哈罗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武侠无敌剑客 > 第五十章 总督府内
    副将下意识的瞧了一眼赵少阳,为难的说:“上官大人,事情是这样的,我们的确找到了落花镖局的人,也按照大人的要求,将他们引入森林之中。”

    上官羽:“那货呢?人呢?”

    副将:“我们不是落花镖局的对手,全军覆没,货也没有得到。”

    上官羽脸色大变,一拍桌案:“没用的废物,本官让你做点小事,想要提拔你,你却白白错失了大好时机!”

    副将低着头:“大人息怒,是那杨镇海太过厉害,小的实在没有办法。”

    上官羽紧盯着对方:“那么多人,打不过一个杨镇海?他的武功有那么高?别骗我了,我可知道杨镇海是个什么东西。”

    可就在这时,赵少阳出手了,他以极快的身法来回跳步,犹如无数个幻影,同时出现在了上官羽四周。

    没等对方反应过来,赵少阳伸出手指,点了对方身上六处要穴。

    上官羽立刻动弹不得,犹如一座雕像。

    他的脸上也露出震惊之色:“这是怎么了?”

    赵少阳笑道:“上官大人,你手下那些官兵都是我杀的。”

    上官羽立刻准备大喊。

    可赵少阳反应极快,伸手捂住了对方的嘴:“大人,随便喊叫可不是什么好事,容易把狼给招来。”

    上官羽一脸惊惧,双眉也拧成一团,但就是说不出一个字来,只能任由他人摆布。

    副将也在此时露出笑容:“上官大人,小人也是身不由己,这位大侠武功极高,小人只要稍微不从,怕是小命不保。”

    赵少阳:“他说的没错,上官大人,我想和你谈个条件,只要你答应,我就放了你,如若不然,我现在就杀了你。”

    上官羽露出不满之色,想要反驳。

    赵少阳立刻拔出,架在了对方的脖子上:“上官大人,这把剑上还沾着血呢,你想不想也试试?”

    看到长剑,上官羽的蛮横之色瞬间消失,没精打采望着对方。

    赵少阳:“很好,上官大人,这些珠宝我们可以给你,你也可以收下。但之后的事情,与落花镖局和我们无关。”

    “如果你执意纠缠,我就潜入你这总督府中,亲手杀了你。你方才也看到了我的实力,纵然有朝廷保护你,也无济于事。”

    上官羽无奈,只有点头答应。

    副将称赞道:“上官大人果然识时务,了不起。”

    上官羽的脸上露出厌恶之色,但嘴被捂着,一句话也说不出。

    赵少阳:“上官大人,你已经答应了我,就千万不要忘记。你若是不小心忘了,后果自负。至于你的穴道吗,半个时辰后自然会解。”

    说完,他脱下铠甲,施展轻功,从窗外跳了出去,几个纵跃便来到了屋顶上。

    在的帮助下,敌人连赵少阳的身影都没看到,被他轻松逃走。

    只留下了原地发呆的副将。

    赵少阳刚来到总督府的外面,就听到里面有人大喊:“有人行刺总督大人。”

    他笑了笑,并不在意,转身而去。

    没过多久,赵少阳就回到了落花镖局和衡山派众人面前。

    衡山弟子纷纷行礼:“拜见掌门师兄!”

    赵少阳微笑点头。

    云万里正靠着一棵大树,懒洋洋的躺在那里,鼾声如雷。

    可赵少阳刚走过来,他就睁开双眼,笑着问:“赵掌门,看来你这次很顺利啊。”

    康文渊:“顺利?掌门师兄,你成功了?”

    赵少阳点点头:“不错,两广总督虽然不情愿,但还是答应了我的要求。”

    云万里:“康少侠,我之前说的没错吧?这种事情给赵掌门做,定然手到擒来。”

    康文渊眼中充满敬佩之色:“是啊,掌门师兄真是有勇有谋。”

    杨镇海认真的问:“赵掌门,事情的经过如何?”

    赵少阳便将事情简明扼要的说了一番。

    杨镇海笑道:“赵掌门真了不起啊,没想到竟然让上官羽同意了。”

    赵少阳:“他是忌惮我的武功,随时可以出手杀他。否则的话,他一定不会像现在这样。”

    说完,众人就再次上路,浩浩荡荡的来到广州城。

    赵少阳继续带着衡山弟子暗中跟随,不露面。

    杨镇海则带着落花镖局的众多镖师和那些货物,安全送达总督府。

    两广总督上官羽亲自出来迎接。

    他的脸色不太好看,似乎很不情愿。

    但上官羽还是说道:“欢迎杨总镖头。”

    杨镇海虽然知道对方就是陷害自己之人,但也没有发作,拱手道:“东西我已经送到了,希望上官大人清点。”

    上官羽:“好。”

    说着,他让手下的官兵们检查了一番,在确定无误之后,将这些货物运送到了府中。

    杨镇海如释重负,高兴的说:“我的任务完成了,上官大人,告辞!”

    说着,他便带着落花镖局的众人离开了这里,马不停蹄。

    上官羽站在后方,一脸愤恨的望着他们,但也无可奈何。

    赵少阳在暗处瞧着这一切,心中更是乐开了花。

    来到客栈之中,杨镇海高兴无比,特意请众人吃饭。

    广州城很多上好的食物都端到了四方桌上。

    赵少阳和衡山派弟子也得以享用美食。

    杨镇海在这时从怀中拿出两千两银票,交给赵少阳:“赵掌门,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虽然不足以表达感谢,但有胜于无。”

    赵少阳笑了:“杨总镖头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云万里则问道:“杨总镖头,以后有朝廷找你押送东西,可要小心了,不要再成了官场之争的牺牲品。”

    杨镇海苦笑着摇头:“我能保住性命,全靠赵掌门,从今往后,我会尽量不跟朝廷合作,遇到实在避不开的再说。”

    云万里提醒道:“杨总镖头,你说的不错,以后要少跟苏州知府往来,免得被他们利用。”

    就在众人相谈甚欢之时,门外却响起了“咚咚”的脚步声。

    这声音越来越大,赵少阳不由得抬眼望去。

    只见一位短发大汉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身穿虎皮大衣,赤手空拳,但身形却格外强壮。

    在来到这里之后,大汉找位置坐了下来,粗大的手掌一拍桌子:“小二,给我来一坛竹叶青,要二十年的!”

    小二不由得后退几步,哆嗦着说:“卢大人,你已经赊账三十多次了,小的不敢再给你酒喝了。”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