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天宗之弱水三千 > 第七章 往事
    翌日早上,若水慢吞吞的吃着嘴里的包子,看着认真选马的涂山诺,越发的为此次的决定感到庆幸。幸亏没有一意孤行的单独行动,不然还没到碧落苍穹自己肯定先饿死了。

    涂山诺回头看看君若水一脸崇拜的眼神,再看看她头上的簪子,干的更卖力了。能从君若水那万年不变的冰块脸上看到一丝崇拜的表情,涂山诺也是长了一双火眼金睛。

    “去往碧落苍穹,咱们···”

    不等君若水说完,涂山诺立即捂住了她的嘴。

    若水一脸疑惑,脸上顺便挂了点红晕。

    看出了若水的不自在,涂山诺有些吞吞吐吐,“那个。刚才不好意思。”

    “现在在凡间历练,我们还是不要提碧落苍穹的好,我们可以用北漠代替。毕竟人多口杂。”涂山诺盯着君若水低声道。

    若水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嗯。我刚才想问,去,北漠,我们为何不御剑呢?这样可以节省很多时间。”

    “北漠还有半个月才开启呢,我们去那么早难道是去吃风沙宴嘛?”涂山诺宠溺的笑笑,“而且你不想趁这个机会多在凡间玩玩?”涂山诺将一匹小红马的牵绳递给君若水,继续哄骗。

    玩玩?若水微微皱眉,在凌水阁的时候师尊也劝自己不要总是修炼,要多出去玩玩。可是自己呢,根本就不会玩,也没有人愿意和她玩。天宗那些弟子,说是喜欢自己,可是根本就不会和她玩,从小到大她都是自己一个人这么过来的。

    对了,小时候有一个人倒是和自己玩过几天。幼年的雷云恕性子比现在还要莽撞,只是带自己玩过一次,就把她给弄丢了,最后居然还嫌她腿短。那次她自己在天一山脉下的小树林里呆了三天。从此以后,师尊再也不让自己出去和那些臭小子们玩了,并且还扬言:见雷云恕一次打一次。

    若水想着想着竟然笑了起来。

    涂山诺有些失神。这两天见她笑了两次了,若是流仙上仙知道,自己会不会被打断腿。

    若水回过神来就看到涂山诺呆呆的看着自己,若水伸出一根手指头在涂山怒眼前晃了晃。

    “咳咳。君姑娘。”

    “涂山,你不要叫我君姑娘了,叫若水吧!”

    看着若水分外澄清的眼睛,涂山诺郑重的点点头。可以称呼名字了,太好了,关系又进了一步。涂山诺内心狂舞着,谁让他是她的头号迷弟呢。

    “涂山,你以前经常下山吗?”若水装作无意的打听道。

    涂山诺偷偷笑着,假装听不出来其中的意味。“也没有,自从拜入师尊门下就没有下过山了。师尊他从不带我们下山。”

    若水点点头,她的师尊也是如此,断不会让这些琐碎影响了修行。

    “可是,你怎么对凡间的事这么熟悉?”想起这两天来涂山诺的表现,若水有些好奇。

    涂山诺失笑,故作轻描淡写:“我在百草园长大的,百草园你知道吧?鬼王谷的外门。我在里头负责种植草药,也经常随百草爷爷下山采买。”

    若水点头,她也是最近才知道百草园的,天宗有很多这种外门分支,里面的弟子多半没有什么天赋,却又不肯放弃修行,为了借助天一山脉的灵气,他们自愿选择加入外门。据她所知,这些外门弟子在天宗是没有什么地位的。

    “听说过,但是一直没机会去过。”

    听到这句话,涂山诺脑子懵了。她说没去过百草园。怎么会,十几年前那个身着蓝衣的小女孩是谁。

    天宗对于仙袍的颜色有着不一般的执着,各大分支更是以颜色来区分。凌水阁是蓝色的仙袍,鬼王谷绿色,火云宫红色,长生殿金银两色,而梅山则是藏青色。五支中只有上仙和嫡系弟子才有资格身着其他款式或者颜色的衣服。像他,自始至终都只喜欢身穿粉色的衣物。而嫡系弟子即使想身着其他颜色的衣物也断不会选择和别的派系撞色,就如自己的二师姐,即使再喜欢红色也不会去穿红衣。

    涂山诺仔细思考了半天,确定整个天宗能穿蓝色仙袍的只有君若水一人。凌水阁弟子本来就少,而有资格穿如此繁复奢华仙袍的弟子就只能是君若水。至于莫雨那个小包子,十几年前她还没有出生呢。

    “若水,你当真没有去过百草园?”

    君若水牵过马,纵身一跃,似乎有些跃跃欲试。“嗯。我从来没有去过天宗外围,就连我们凌水阁的外门都没有去过呢。”

    涂山诺汗颜,璇玑峰的外围就是海,这凌水阁哪有什么外门。如果真要说有,那也只有蓬莱仙岛了,可是人家岛主无双公子也不会承认呀。

    “哦对了,我小时候倒是下过一次山。”君若水思忖片刻。

    涂山诺瞬间瞪大了眼睛。

    想起那次的囧事,君若水决定长话短说,“我在山下的一片小树林里呆了三天,那里有好多灵兽,还有好多药材。”

    对了,就是那里,那是百草园后山的迷雾森林,自己被鬼王谷的嫡系小弟子捉弄,被打成重伤扔进了迷雾森林。若不是遇到了君若水,恐怕自己早已是九死一生。

    “在那个小树林里我遇到了一条灵犬,后来也是他带我走出了小树林。”

    画风不对呀,涂山诺有些丢脸,直觉告诉自己,不要和君若水相认了,她应该说不出什么好话。

    自己记得那是被丢进迷雾森林的第二天,他饿的不行,好不容易找到一颗浆果,偏偏遇到了迷雾灵犬。涂山诺便做出了此生最丢脸的一件事,和一条狗,抢吃的。那条小狗还是幼犬,而自己也身受重伤,因此在外人看来的小打小闹成了他们眼中的生死大战。最终一人一狗也都晕了过去。

    等到他醒来的时候,便看到一抹蓝色的身影抱着灵犬,在一点一点的喂它浆果。他忍不住咳了一声,那人才发现了他,似乎还是很吃惊的样子。涂山诺有些狼狈的看看自己,灰头土脸的,身上的墨绿衣服早就和地上的落叶混成了一个颜色,倘若就这样把自己扔到树林里,还真没人能认得出来。

    那是个就跟天仙是的小姑娘,身着浅蓝色的仙袍。她翻了翻自己的荷包,随手就给了他一颗仙药,没有多说一句就转身走了。

    那颗仙药是什么自己也不知道,只是吃了以后,身上的伤以可见的速度恢复,而且体内的灵气也越来越丰厚。往后的几年,涂山诺也偷偷找了几本古籍修炼,可他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小姑娘。直到五年前的拜师大典,他被收为梅冉上仙的关门弟子。他再一次见到了她,她就站在流仙上仙的左边,他一眼便已认出。

    ()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