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天宗之弱水三千 > 第六十六章 等待
    王觅以前就是个心地善良的人,若是在平时,王夫人不会多想什么。可是现在王觅好心的对象是一个美貌女鬼,还是害过她的的女鬼,难免就多疑起来。一颗怀疑的种子一旦被种下,那它就会生根发芽,除非被掐断,否则必会酿成祸事。

    随后发生的便如众人想的那样,王夫人因为多疑而变得越来越暴躁,王觅也对她越来越失望。旬娘虽然在一家客栈帮工,却没有与王觅一家产生过多的交集。只是王夫人每天都会不定时来瞅她一眼,后来她也慢慢习惯了。

    直到有一天,王夫人提着鞭子气冲冲的冲进客栈,挥起鞭子便向她抽去。

    旬娘见识过这鞭子的厉害,尖叫出声。

    这鞭子冲着她的脸就挥来,即使她没修习过鬼术,也能感受到其中的杀气。她自觉脸是保不住了,便认命的闭上的双眼。

    可是脸上没有传来想象中的疼痛。旬娘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睛的是王觅的吃痛的双脸。

    他用他的后背替她挡了这一鞭,幽绿色的血从他嘴角缓缓流出。她吓怕了,眼角流出一滴眼泪。王觅替她擦了眼泪,没有说话,站起身回过头,对妻子道:“你闹够了没有!”王觅冷冷道。

    王夫人也没想到这鞭子会打到自己丈夫身上,便愣住了。随后磕磕绊绊道:“是你,你先对不起我的。”

    王觅拧了拧眉毛道:“我何时对不起你!我可从背着你和旬娘见过!不,当着你的面,我都没有见过她!”

    旬娘猛然明白发生了什么,她抬起头,却恰好看到他的后背,血迹早就渗过了衣物,一条和她一模一样的鞭痕赫然在目。旬娘的眼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

    “那为何,生簿上她写下的名字,你不曾拭去!”王夫人哭道。

    “那时因为我的灵力尚未恢复!”王觅拂袖而去,留下冰冷的声音。

    随后王夫人也跟失了魂是的,磕磕绊绊的走出客栈,只剩下她,一个,成为别人指指点点的对象。

    之后的日子,王觅和王夫人的关系似乎更糟糕了,他经常一个人深夜来这客栈喝酒。

    酒喝的越来越多,时间呆的也越来越长。旬娘只是默默的倒酒,从不和他多说一句话。

    王觅就这样默默得到喝酒,看着旬娘里里外外的忙碌。她对待客人总是一张明媚的笑脸,而对他时,总是唯唯诺诺。

    直到一日,他酒喝的格外多,醉醺醺的他一把扯住旬娘的手腕,道:“你怕我?”

    旬娘瞳孔收紧,颤颤悠悠道:“不,不怕!”

    王觅皱眉,都斗成这样了,还不怕?他闷闷开口道:“不怕我,便将这杯酒喝了!”

    旬娘活着时虽是风尘女子,确实滴酒不沾。她是雅妓,弹得一手好琵琶,平时卖艺的钱,就够了而且她素来不喜化妆,一张素颜在一群天香国色的脸面前,自然就没人会注意到她了。她与那书生相恋时也是发乎情,止乎礼,因此在她死时都是完璧之身。

    旬娘畏惧醉酒后王觅,颤颤巍巍的喝了这杯酒。她的酒力确实不行,一杯酒下肚便醉了,小脸红扑扑的,双眼饱含魅意。

    王觅心神一动,抱起旬娘便向包厢走去。

    旬娘早已爱慕王觅,只是碍于他有妻室,便狠狠压抑这种爱意。知道那天,一杯酒将她所有的防备都冲散,她想好好的再爱一回。

    在沉浸之前,旬娘尚且存有一丝理智,弱弱道:“你有妻室······”

    王觅扯开她的衣襟,道:“三月前,我已和离。”说罢便一头扎了进去。

    旬娘满脑子都是“三月前,我已和离”,基本上失去了行动力。

    一夜缠绵。

    第二天早上,旬娘醒来时,床上早已没有了王觅的身影,桌子上放着一盘包子。

    旬娘有些甜蜜的笑了,昨晚他告诉她,他家以前是做包子的,他最想做的是开一家包子铺,而不是做阴差。她还说想吃,结果第二天早上,包子便在桌子上了。他得起的多早去做这包子呀。

    旬娘不知,她的甜蜜也只在这一夜之间,随后她陷入的便是无尽的等待。

    旬娘后来从别人那里得知,那天早晨,王觅早早的去了城主府,辞了阴差的职务。那已经和离的王夫人不知从哪里知晓王觅与旬娘春宵一夜,气觉自己不该和离,竟成全了那对男女。

    先王夫人一气之下向师尊孟婆讨了一碗孟婆汤喝了,抛下自己年迈的父亲便去投胎了。

    那鬼判虽说职位不高,但在冥界也算是德高望重,天天拄着拐棍来骂王觅,骂旬娘。对方到底是个老人,王觅心善,担心他再出个什么闪失,便负荆请罪。

    孟婆本不想掺合徒儿夫妻两个的事。王夫人的脾气越来越暴躁,她是看在眼里的,不然也不会同意自己徒儿去人间历劫。当初徒儿要选王觅做夫君她是不同意的,她早就为两人批过一卦,没有缘分,不会长久。如今果然应愿。

    她只盼徒儿能洗去一身戾气,重回冥界。可是鬼判不这么想,到底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岂不护短,便将一身怒气撒到了王觅身上。

    在孟婆的调解下,鬼判终于消停了,但条件是在他有生之年,王觅不得娶旬娘为妻。

    王觅本有犹豫,可是鬼判要挟要以魂力诅咒旬娘,永生永世不得超生。王觅这才答应了。可是这个原因,旬娘不曾知晓,她只知王觅要替先王人尽孝,不能娶她。

    旬娘怨了几十年,也等了几十年,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

    那鬼判最终是大限将至,应劫了。在他陨殁之前,这些前尘往事也尽数看开。自己女儿与王觅没有缘分,也是强求不得。他劝王觅珍惜眼前人,莫要像辜负自己女儿一样,辜负了爱人。

    王觅参悟这句话参悟了三年,才恍然大悟,于昨晚向旬娘提了亲。

    其实真正点破王觅的是若水的生簿中,清婉死时的那句话,“这些日子都是我偷来的,能和你们一起度过,我很知足。即使现在,魂飞魄散,我也无怨无悔。”

    王觅的心受到了共鸣。他们做鬼的,这些死后的日子不也是偷来的吗?他们是应该过的无怨无悔的。

    ()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