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诸仙黄昏 > 卷一 人情冷暖各自知 第五六章 山中灵笔初显威 庄周梦蝶天地白
    逍遥山中段一处山峰半山腰上,数十名人阶弟子正在围困一只百年碧莽,当一柄赤红长枪插入碧莽的三角头颅之时,一个白衣少年拿起腰间的灵牌看了一眼,上面的数值也是由壹佰变成了贰佰,随后少年摊开手掌在灵牌上一划,一排数字便映射在虚空之中,待看得居于前二的名字之时,少年阴沉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一抹妖艳的笑容。

    “言炔师兄,只怕是熊老三几人已败了。”一个少年看着虚空中的数值之时也是在言炔耳边轻声说道。

    言炔丝毫不以为意,示意跟随自己的几人处理好碧莽的肉身之后,眸子转了转,在先前说话的那名少年耳边嘀咕了一翻后,后者也是露出满脸阴笑,拱手与言炔道了声别之后,隐匿在山林之中,消失不见。

    言炔将手中灵牌抛了抛,随后揣进衣兜内,目光遥遥望及山巅积雪处,好似喃喃:师弟,看来我还是小瞧了你。

    江山与殷紫月一道出了幽兰谷,雪地中的脚印朝四面八方分散开去,想来人流便是从此出开始形成小队,江山眉间挑了挑,眸子在雪地之中的脚印上看了半晌,最后选择脚印最少的方面。

    “师姐,这获取灵值与各峰的实力到底有何关系?”行至半程都未见灵兽,仅只采摘了几株灵药,江山也是觉得尚是晦气。

    “获取灵值的多与少,能够直接反映出各峰数名弟子的合作能力与实力,之后的演武轮比则是各峰翘楚之间的比试。”殷紫月对江山那是知无不言,将灵药丢入空间戒指后也是甜甜说道。

    江山点点头,算是有些明白,就目前的灵值来说,还是稳居前二,江山索性悠哉悠哉的放缓脚步,毕竟猎杀灵兽采摘灵药增加的灵值是在太低。

    就在江山准备在一处松木树下略做修习之时,耳边突然传来急促的窜动声,好像有个体型较大的动物穿梭在林间而发出沙沙声,江山浑身一振,如果灵兽在自己的精神力感知的范围内毫无征兆的出现,只能说明两种情况,第一种是吃兽极擅隐匿,其二便是此兽的修为已是远远高出自己几个大境界,而此时的情况已经很显然是后者。

    江山一把拉过殷紫月,隐藏在抱大的树干之后,侧过身子紧紧的盯着声响之地,想跑那是绝非可能。

    穿梭在林间的沙沙声愈来愈近,江山狠狠的咽了口唾沫,之间十丈外的某处茂密杂树处,积雪几个抖动全部被振落下来,紧接着便是见到一双略带寒芒的弯月獠牙从杂树缝隙处伸出来,当积雪全部落地之后,杂树瞬间抖动起来,而后便是见到,一个犹如屋舍大小的狼猪正在抖动着身上的积雪,狼猪鬃毛竖立,全身漆黑,漆黑得反光的锋利毛发下,好似有淡淡的肉身符文在轻轻闪动,手臂粗大的尾巴鞭甩在树干上,顿时落下茫茫白雪。此狼猪怕是已活千年,肉身成婴了。

    江山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殷紫月拉着的手掌也是一紧再紧,如果要与肉身成婴的狼猪硬干,紧筑基期的江山来说那是痴然说梦,肉身已经达到这个级别的狼猪,就与百瘴谷内的千年古猿是一个级别,当时猎杀千年古猿是何其之难江山还历历在目。

    江山伸出中指在嘴边作了个静声的动作,殷紫月也是极为听话的点点头,江山转过头去继续盯着狼猪,不敢有丝毫松懈,见狼猪正张着獠牙在松树跟下极力翻拱之时,江山对着殷紫月推推手,示意悄悄离去。

    而就是在这时,一个极其让江山欲哭无泪的声音忽然在雪地之中响起,也是在这时,正在翻拱的狼猪浑身一震,火红双目登时朝着江山看来。

    “萧浩天,你丫就不知道先看看情况在逼逼么。”见狼猪喷着大气怒目看来,江山嘴角一抽,也是没好气的看了一眼满脸欣喜的萧浩天。

    “额,这...这...这...”萧浩天伸手拦住身后的六位青松峰弟子,也是狠狠咽了口唾沫。

    “别逼逼了。”江山翻了个白眼,沉沉的呼了口气,而后对着身后的殷紫月道:“师姐,你先与浩天撤离此地,越远越好。”

    “江山...”殷紫月自然是看出了狼猪的厉害,一脸担忧的看着江山。

    “师姐放心,你们在这边我施展不开手脚,有逍遥游在,想脱身并不难。”江山紧紧的盯着双目发红的狼猪,最后一把将殷紫月推想不远处的萧浩天。

    “照顾好我师姐,如果她少了一根汗毛,定拿你试问。”见萧浩天有话要说,江山伸手打断,最后随手一挥,一股浑厚的灵力瞬间将殷紫月揽住,飘向山下。

    “放心,保重。”萧浩天虽然对江山有好感,但是面对狼猪而言,自己实力尚低,确实会拖住江山的手脚,也是抱拳说了声保重之后,领着几人消失在山林之中。

    玉竹峰上,看着玄天镜内出现的狼猪,亚楠已是殷桃小口都张成了“0”字,满脸忧虑的看着玄天镜内那道清瘦的背影。

    “此狼猪从外形上来看,怕是与之前百瘴山内遇到的千年古猿有得一拼了。”一旁的秦如玉口吐幽兰。

    “不错,千年古猿尚好,这狼猪可是专修肉身,不说制服,就是想在它嘴中逃脱都是极难的。”一旁坐在椅子上的闫天石也是吧唧了下嘴巴,淡淡说来。

    就是连在东侧阁楼上的太虚真人萧伯言,再见到狼猪之时也是眉头微皱。

    见殷紫月萧浩天众人已经走远,江山提着的心终是放了下来,而后从玄天镜里便是见到,那个清瘦的少年稚嫩的脸上,并没有出现所谓的凝重及担忧,反而是见到其舔舔嘴角,双目微眯。

    “已经太长时间没有战斗过了,再这样下去怕是这双杀人之手都要废了。”江山五指成拳,紧紧握在一起,瞬间,双拳之上便是扑腾出两团火红灵气火焰,而江山的漆黑眸子之中,两朵火焰若隐若现的看向不远处的狼猪。

    “莫不是这江山要硬上不成?”闫天石见状,也是收起跷着二郎腿的脚。

    “你还别说,这小家伙连百瘴山都敢闯。”亚楠也是满脸苦笑。

    当江山双拳之上灵火扑腾起来之时,狼猪怒目爆红,朝着江山就是一声怒吼咆哮,使得整个林间数目都轻微颤抖起来,积雪纷纷坠落。

    “肉身成婴么,便让我瞧瞧这元婴阶的凶兽,到底能力如何。”

    江山邪魅一笑,双拳化掌极具节奏性的锤至腰间,也是在此时,漫天乱坠的雪花竟是明显一滞,而后从山脚下刮起阵阵狂风,风中灵气光束闪烁,几吸之内便是缭绕到江山身边,浑身散发着灵气光束的江山此时看起来就好似神魔临世,好不霸气。

    狼猪见小小筑基期的修士胆敢挑战其威严,又是两声咆哮,两股雪白的雾气从鼻子中喷出来,当怒目火红达到极致之时,嘴边的两只弯月獠牙出现轻微的颤抖,而后便是见到狼猪四条腿狠狠的插入雪地里,整个身子微微向侧后仰去,当整个身子的力量崩到极致之时,狼猪的就如同弹簧一样,瞬间朝着江山急奔过来。

    獠牙撕裂虚空带起空气的爆裂声响,径直对着江山的胸口撞来。

    江山瞳孔猛缩,如山的狼猪在瞳孔之中逐渐变大,当达到极致之时,江山急速远传体内灵液覆盖在皮肤表面上,当灵液覆盖达到极致之时,江山暴露在空气中的裸露部位竟然隐隐形成一串符文,符文东牵西连,最后竟是在整个身体表面形成形成一幅如薄冰的符文,符文纹路极具规律,蕴藏着淡淡的灵液,有着丝丝的银光。

    “不止你修肉身。”

    江山眉眼一冷,右腿猛然向后蹬去,而后便是整个身子都飞至半空,提起火红的拳头径直对着狼猪大脑砸去。

    嘭~

    火红的灵气光幕在空中破碎开来,狼猪的身子明显一驻,在雪地中踉跄几步,最后斜装在抱大的松树树干上停下来。

    而江山整个人就如同断线的风筝,当与狼猪相撞之时便被力量反震出去,在空中画了道弧线后,硬生生撞断了三根抱大的树干后,这才倒在雪地上,陷入积雪之中。

    江山喉咙一甜,刚欲吐血却是双拳一紧,狠狠的咽了下去。

    “灵级肉身与元婴肉身确实是一个天一个地。”江山从雪地中爬起,双腿都有些发软,伸手往嘴角一抹,又是急速的运转体内的灵气。

    “既然肉身如法比较,那便试试肉身加功法,看能伤你几分。”江山深吸口气,眼中多出几许凝重,如果今日连这狼猪都解决不了,那过几日出山历练,怕是也只是空谈而已,更别说林家那些金丹境的长老与羽林卫了。

    江山扬起头颅,双臂缓缓摊开,雪地之上瞬间吹起银白风卷,当风卷刮得整个林间都呼啸起来之时,江山手臂虚抱,一直悬停在半空中的风卷风卷袭击过来。

    罡风吹起,刮得皮肤火辣辣的疼,江山牙关紧咬,最后又是狠狠虚抱,徘徊在身边的风卷瞬间被吸入体内,当数百风卷全部被吸收之后,江山整个人都变得浮肿起来,点点光斑溅射在皮肤上,看起来甚是诡异。

    “画笔,来!”

    江山双目睁开的刹那,一道银芒一闪即逝,伸手虚空一握,一只赤红的灵笔便是出现在手中。

    “墨淋漓,砚成冰,沧澜之笔,天地留白!”

    江山握笔在虚空挥毫,淡黑色的墨水在雪白的虚空中留下优美的弧线,随后笔锋猛然一停,欲滴的墨锋瞬间化成晶冰,点墨成冰。

    天地留白,江山从来未有施展过,以前是实力不允许,而此刻,却是要看看,无需真人传授的这套庄周梦蝶,到底厉害在何处!

    猛然间停驻的笔锋又是动了起来,江山整个人已化身成为画师,天地灵气为墨,虚空为书,在虚空中不停的描绘着,几吸之后,在雪白的虚空上,一副冬雪山崖图便是栩栩如生的描绘而成。

    冬雪山崖图两侧山峰顶积雪成冰,山峰之下一条浪涛江河滚滚流淌,气势磅礴,江山眸子猛然一转,周身的灵气随着江山的转动都是泛起阵阵涟漪来。

    “我不要这青山常绿,我不要这四季如春,凛冬将至,我要这天地留白!”

    灵笔夹带着浑厚的灵气猛然一甩,整个山林瞬间被幻象取缔,此时的江山与狼猪,已是来到了冬雪山崖图内。

    看着身边浪花滔天的长河,狼猪几声咆哮,却是有些胆怯的后退几步,而江山悬空而立,闭目仰头伸手虚抱天空,几吸之后,双掌猛然一握,整个浪涛长河瞬间停滞下来,浪花凝至半空,就如同浩空弯月,甚是美丽,只不过其内蕴含的暴动力量却是与美丽毫无干系。

    江山猛然睁开双眼,看向正在后退的狼猪,眸子一凝,紧握的双拳猛然张开,在双拳张开的瞬间,凝结在半空中的浪涛瞬间松垮下来,如奔流的瀑布一样,直接轰砸而下。

    整个冬雪山崖图也是瞬间坍塌下来,洁白的浪涛,洁白的冰雪瞬间淹没在幻象之中,而狼猪整个身子,都陷入了冰山之中,消失不见,整个世界都只剩下白茫茫一片,当真是天地留白。

    几吸之后,江山之前强行咽下去的血液终是冲破牙关,而江山整个整个身子都跌落在地,匍匐在雪地上,气息有些萎靡。

    幻象破碎,山林重现,看见如屋舍的狼猪已是七窍流血,江山终于是挤出了一丝笑容,不过,刚松下的心却又是一紧,因为在身后,几道阴冷的气息正在锁定着自己。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