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是人间斩仙客 > 第二百八十四章 趁机坑两件
    幽黑的十五印神笺从少年的眉心脱落,全然暗淡,不复光泽,本来整洁的笺纹像是耗费空了能量。

    正是初入星海时,风晌融合的三道灭笺之一,千钧一发之际,此笺发挥了神效,将黑暗神锋完整剥离了出去。

    “唔,你小子的宝贝还真多。”

    云海老人诧异道,方才那一瞬,他也是心惊胆战了一把,那黑暗神锋不简单,隐隐有一股至暗衰咒的气息。

    风晌面色灰败,轻轻喘息着,艰难撑起半边身子,胸膛一起一伏。

    他的状态并不好,黑暗神锋虽然被长生灭笺剥离,但那一瞬间残留的伤害还在,灵动光灿的气息萦绕在他体魄,徐徐回溯时光,修补伤势,结果异常的缓慢,炼星宝气在这里也受到了很强的限制。

    平凡少女见黑暗神锋失效,微皱眉头,想到自己有诸多布手,在这里却无法实现,而对方的炼星宝气还能用。

    真够好运的

    方才她吐出的黑暗神锋,已是催动仅有的几丝神力才勉强施展出来。

    若要继续,还需要点时间。

    “咻”

    月白色诛剑破空,锋芒炽盛,再度朝地上的少年喉咙斩去。

    风晌瞥了眼她,咬了咬牙,分出一部分光灿气息去抵挡。

    “小娃娃,还没完没了”

    云海老人怒了,风晌好歹是他的寄主,三番两次在他眼皮底下被杀,若阻挡不了,是驳他的面子。

    轰

    一片时光雪潮涌动,灿烂夺目,撞向平凡少女的腹部。

    晃铛

    平凡少女横飞而出,手中长剑跌落在地上,而她本人倒没什么事,从地上站了起来,纤秀圆润的一双长腿发力,踏力惊人,突破了音障,快成了幻影。

    “咦神主级的身体素质”

    云海老人面色一变,他本以为少女至多也就是个斩逆境而已,谁想到对方的身体居然这么强悍,隐藏了修为

    轰

    时光雪笺出现,仅有六道笺纹,涌动着浪花般的奇特力量,大白潮涌去,铺天盖地,跟平凡少女撞在一起。

    砰

    她快成幻影的身躯被那雪潮擦中,微微一滞,手掌抓向前,把空气抓得爆裂而鸣,火星四射,她想逆流而行,结果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倒退回去。

    “竟然欺瞒真实修为,混入这里,老夫不管你是怎么做到,简大人留下的东西,是给有天赋的小辈们的,绝不是你这种杀心重的人能拥有”

    云海老人漂上高空,严肃正怒,一指点在时光雪笺上,刹那爆发出一束威力巨大的白光,射向她的头颅,结果她身法奇快,这束白光也只是洞穿她的肩膀。

    鲜血绽放,嘀嗒落下。

    她捂着素肩,踉跄的后退两步,指尖蔓出几丝神力落在伤口。

    深深看了眼云海老人,平凡少女伸手就欲捡起一旁的长剑。

    “咻”

    一束光灿的气息绕住剑柄,拽着此剑飞到风晌的身边。

    风晌气血虚弱,拿此剑戳在地上,当做拐杖支撑起身体,脸色难看的看着她。

    “还不快滚”

    云海老人呵叱道。

    平凡少女心念一动,招呼月诛飞来,结果此剑沉寂,没有一丝回应,里面的剑灵因为这里的特殊陷入沉眠。

    再度看了眼云海老人,平凡少女捂着肩膀,向后方退去。

    “这女子杀心还真重”

    云海老人收回视线,却见风晌盯着手里的长剑怔怔不语,疑惑道:“给吓傻怔了”

    风晌深吸了一口气。

    “原来是她难怪眼熟,几次三番费尽心机想要杀我,连简神界都潜了进来,真是够阴魂不散的”

    月白色的长剑,晶莹剔透,三尺有余,哪怕沉寂着,辉芒收敛,仍可以感到里面的诛杀之气,而在剑柄上面,赫然刻画着一个月牙形的美丽印记。

    风晌脸色难看。

    飓风世界,那个叫做夏的女子

    “宇剑月诛风小子,吓退这个女子,老夫也算使了不少力。此剑交给老夫保管理所应当吧还有那啥,五色通天碗、风华绝仙钱,你也用不着,一并给老夫保管吧”

    云海老人看见宝贝,可谓两眼放光。

    风晌一听觉得有道理,这次还多亏云海老人相救,他倒真心想感激一下,这把剑反正也不是他的。

    正要送予,风晌忽然一顿,不知是动了什么心思,无中生有气一吐,扔出那把漆黑色的无灵刀吞。

    “前辈,此刀就交给你保管吧。”

    黑色吞刀被扔到云海老人面前,云海老人捡起此刀,错愕无比,他可是清楚风晌有多抠门,上次为几件道宝都能叽叽歪歪,讲大道理,与他计较半天。

    这次怎么这么大方

    “唔”

    云海老人瞧了眼风晌虚弱的面色,逐渐有些明白,刚刚经历一场生死,对自己的人品应当是多了几分佩服吧

    自己要不要趁机再坑两件

    “嗡”

    正睡着不省人事的白下天,忽然伸出小手,揉了揉自己眼睛,惺忪的睁开眼睛,可爱的喃喃道:“这是哪儿啊,怎么感觉做了一个梦似的,好困”

    风晌摇了摇头。

    小孩子就是单纯。

    “咦风晌你怎么搞得,喉咙上怎么有一道血痂,受伤了么”白下天注意到风晌灰败的脸色,顿时回过了神,惊奇道。

    “有么”

    风晌下意识摸了摸喉颈,一道细细的血色疤痕确实存在,无中生有气还在修补,叹了口气:“我受伤了。”

    “受伤了,要不要紧我有舞神尊给的天皑灵膏,能够修复伤口,给你擦点吧呀我的灵力怎么使不出来我没修为了”

    少女咋呼个不停。

    “不是你修为没了,是此地限制,你我都和凡人无异”

    “是么”

    白下天恍然大悟,放下心来,注意到云海老人,见他漂浮空中,又立即变色,结巴道:“风晌这个袖珍小老头是谁,你不是说大家都没修为么他怎么能飞该不是他把你打伤的吧

    完了我们都是凡人,怎么打得过他”

    “这位是云海前辈。”

    “哈哈,小丫头真有趣,别多想,老夫乃神笺之灵,为简大人亲手炼制,方才那伤害风小子的人已经被老夫打跑了。”云海老人哈哈大笑道。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