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青衫无墨 > 第五百三十一章 火灯攻城
    听闻诸葛清岚之言,刘真道不禁纳闷,道:“姑娘何意?”

    诸葛清岚道:“刘刺史似是中毒而死。”

    刘真道惊道:“什么?那就请姑娘查验一番。”

    诸葛清岚来到床边,从怀中掏出针灸包。赵谦接过针灸包,将其打开。诸葛清岚从其中拿出一根毫针,玉指悬于针尖,精纯至阳真气渐渐涌出,凝于针尖。

    片刻之后,消毒完毕,诸葛清岚又从怀中掏出一个药瓶,将毫针在瓶中微蘸一下,然后将毫针插入刘道产人中穴,微微转动。顷刻之后,诸葛清岚将毫针缓缓抽出,见毫针渐渐变成淡紫色,赵谦与刘真道均是一惊。

    赵谦道:“是紫蜂炎针之毒。”

    诸葛清岚微点螓首,道:“紫蜂炎针乃微言宗的特制毒药。”

    刘真道道:“我亦怀疑宗兄是中毒而死,曾用银针试毒,并未发现异常。”

    诸葛清岚道:“这瓶药水乃是我门特制药水,可查出寻常方法难以查出的毒物。”

    刘真道道:“原来如此。我宗兄是中紫蜂炎针而死,那么毒死他之人,应该便是微言宗了,而微言宗便是司马文思所创。这个无耻之徒。”

    这时,一名士兵走进,口中喊道:“刘太守,大事不好。”待得走进,却见床上刘道产已毙命,不由错乱。

    刘真道道:“我兄长已离世,你告诉我亦可。”

    那名士兵犹豫了一下,道:“缘沔诸蛮听闻刘太守重病,趁机作乱,大军前来攻城,顷刻便到。”

    刘真道一惊,道:“城内兵权在谁手中?”

    那名士兵道:“征西司马朱修之。”

    刘道锡道:“他现在人在何处?”

    那名士兵道:“已有人前去禀告,他应该赶往城楼了。”

    刘真道快步出门,赵谦与诸葛清岚紧跟而上。刘真道见二人跟来,便停下脚步,道:“二位为何还要跟来?”

    赵谦道:“我二人略通拳脚,稍知兵略,愿助太守一臂之力。”

    刘真道见二人手中并无刀剑,又见二人体格孱弱,脚步无力,不禁生疑。诸葛清岚道:“我二人略同医术,双方交战,死伤必众,我二人可略尽绵力。”

    刘真道道:“也罢,二位跟我一同前来吧。”刘真道并没有相信赵谦二人,但在其看来,倘若对方真有阴谋,让他们在自己眼皮底下,至少方便监视。

    三人来到城墙上,见远处浓烟滚滚,显然大军已经奔来,两炷香的功夫便能到达。

    刘真道暗道:“此时才发现,看来宗兄病后,襄阳的布防已形同虚实,那么朱修之此人定然也靠不住。”他游目四望,对城上卫兵道:“司马何在?”

    城上士兵道:“他不在此处,现下应该在赌坊。”

    刘真道骂道:“这个朱修之,真是耽误军事。”随即掏出随身携带的官印,朗声道:“我乃雍州刺史刘真道,现下大军围城,城中主将不在。希望诸位听从我之号令,众志成城,全力应敌。”

    守城卫兵皆听说过刘真道之英名,见其如此说,纷纷道:“我等听从刘刺史差遣。”

    刘真道连连下令:“关闭城门,让城中百姓回家,不可在街上逗留,准备弓箭、檑木、坠石、抛石机、床弩等守城器械,再派人前往瓮城。”

    城中守军皆是训练有序,依令而行,快而不乱,片刻之后,便准备就绪。而攻城大军也已来到城门前。

    大军首领名为赫连利,在其身边,有一年轻儒生,正是微言宗易天一。

    赫连利对易天一道:“易少侠,刘太守待我等不薄,我们如此做,是否合适?”

    易天一道:“正因为他待你们不薄,你们才更要这么做。”

    赫连利道:“为何?”

    易天一道:“因为下一任襄阳太守不会如刘道产那般对你们,你们的好日子到头了。将军可别忘了,沈庆之是怎么对付你们的,万一是他当下一任襄阳太守,那你们便猪狗不如了。”

    赫连利点头道:“少侠所言极是。”随即令旗一挥,道:“攻城。”

    大军潮水一般攻向襄阳城,云梯、尖头木驴车、冲车、投石车等器械向前推进,密集的大军黑压压一片,箭雨如蝗虫满天,伴随着投石车投来的巨石,令人胆寒。

    刘真道镇定自若,将令连传,滚烫的火油倒下,随之火箭连射,城下顿时燃起熊熊烈火,将云梯、尖头木驴车等器械以及攻城大军点燃。惨叫声响起,撕心裂肺。

    襄阳城有“天下第一城”之称,城高池深、易守难攻、固若金汤。刘道产对此城的防守又极为重视,平日居安思危,兵甲器械准备充足。刘真道又是一名不可多得的良将,指挥得当,将攻城大军的进攻一次次打退。

    赫连利见大军伤亡惨重,对易天一道:“易少侠不是说攻下此城易如反掌吗?怎么我军伤亡如此惨重?”

    易天一道:“刘道产刚死,朱修之又好赌好色,原本以为能将此城轻易攻下,没想到又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个刘真道。不过幸好我们准备了后手。”他微微抬头,见军旗迎风飘扬,道:“风向正好。”

    赫连利点头,下令道:“放孔明灯。”

    卫兵依令行事,无数个有一人之高的孔明灯渐渐升起,顺着轻风,向襄阳城飘去。

    赵谦三人见到孔明灯飘来,均是一惊。刘真道惊道:“不好。”忙下令:“放箭,射落孔明灯。”又对身边一名士兵道:“快去准备水和灭火工具,组织城中百姓准备救火。”那名士兵领命,迅速离开。

    万箭齐射,不时有孔明灯中箭坠落。孔明灯下用绳子系着盛满火油的油瓶。孔明灯坠落在地,油瓶碎裂,火油流出,遇火即燃,城下火势更盛。

    弓箭手射向孔明灯,城下攻城大军的压力顿减,攻势猛增,弩箭、巨石不断射出,发出呼啸声,落在城墙上,守城大军受伤连连。

    城上弓箭手连忙分神对付攻城大军,而如此一来,射向孔明灯的弓箭瞬间减少了不少。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