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土地公升官记 > 第25章:你难道想一直留在地界吗?
    山神庙后院。

    跟山神神殿对立的河伯神殿专属空间之内。

    冯忠勋将院内的花花草草清理了一下子,然后背负着双手眺望了一下天上的太阳,目光之中闪过一丝幽愤。

    “算一算时日,上面应该发动了吧?”

    “该死的刘凤龙以为自己是谁,居然想要让我吃冷板凳,天天给他赔笑,给他当傀儡,真是痴心妄想。”

    “这一次就算不能动他,也要让他伤筋动骨一百天,不敢随意动我的人才行。”

    “只要他隐忍一段时间,我就可以一步步夺回属于我的权利和地位。”

    冯忠勋不是一个没有跟脚的人。

    相反他跟脚极深。

    事实上他并不是西丰镇土生土长的神灵,而是跟叶小虎一样,从上面调配下来的神灵。

    不过他运气比较好,在雪龙城的人脉也比较扎实,因此一下来就被分配到河伯的高位,掌控大面积的土地和属下。

    按照他和他后台的计划,他在河伯任上干满一届,立上一些大功劳,就想办法把他调任雪龙城城隍庙神殿当差。

    只可惜。

    人算不如天算。

    他在河伯任上居然出现了意外,导致领域之内人口锐减,灾难不断。

    所以无奈之下,只能放弃驻守自己的神殿,选择跟西丰镇山神刘凤龙合殿共同发展。

    不成想刘凤龙却是一个权欲滔天的人,妄图吞掉他的功德,霸占他的人马,让他成为一个光杆司令。

    那是他不能接受的。

    所以他表面上对刘凤龙恭恭敬敬,暗地里面却一直在运作着。

    这一次城隍庙来人,就是他冯忠勋暗中联络人达成的。

    “单一的举报和恶件对刘凤龙的影响恐怕不会太大。”

    冯忠勋站起来走动了几步,然后略微思考了一下子道:“所以不能指望希望村的叶小虎,还得在其他方面也布局一下子,尽量将刘凤龙一巴掌拍死才行。”

    想到了这里。

    冯忠勋直接打了一个响指。

    紧接着昔日河伯治下的一个土地神,来到了冯忠勋的神殿道:“河伯大人,您有事急招我?”

    “恩。”

    冯忠勋点点头,然后盯着对方道:“你跟随我多少年了?”

    “回禀大人,已经三百余年了。”

    “三百年了,真快啊!”

    “是啊!当初小人还是大人您手下的一个童子,如今依靠大人的帮助,也混成了一个神灵,守卫一方土地了。”

    “那是你的能力,一切都是你应得的。”

    冯忠勋十分欣赏对方的能力,所以一路提拔对方。

    因此当其他人都对他产生二心,甚至投靠了刘凤龙之后,也只有眼前的这个小土地公,依旧站在冯忠勋的身边,对他忠心耿耿。

    因此冯忠勋对他十分信任,并且询问的道:“希望村那边的女冤魂安排妥当了吗?”

    “大人放心,那个女冤魂已经触发成功。”

    “可留下线索?”

    “线索应该有留下,不过叶小虎能不能被发现属下也无法保证。”

    “只要留下线索就可以,那么第二计划开始行动吧!”

    “遵命。”

    冯忠勋的心腹土地公点点头,然后直接一个遁地消失在原地。

    冯忠勋站起来看向山神殿所在的位置,并且喃喃自语的道:“多炮齐发,哪怕打不疼你这只老虎,我也要让你惹上一身骚,无力在掣肘我。”

    ……

    希望村。

    老道士将小道士等人安排到了猎户一家之后,就独自一个人前往了西丰镇,去调查女冤魂举报的事情了。

    于是猎户一家变得格外热闹。

    因为五行仙门的弟子都跑来蹭饭了。

    另外解大宝也回来了,还带来了一个探亲的客人。

    因此大家一起聚聚,热闹热闹。

    在这样的情况下,自然不免说起来女冤魂的事情。

    “小天,你们真的遇到了女冤魂?”

    “二虎哥,他们没有撒谎,确实是遇到了女冤魂。”

    “我的天,真是让人难以相信。”

    “可怕的是神灵不是人人心善,也有人是恶神,为了达到自己的目地不择手段。”

    “是啊!我们应该感谢叶小虎土地公,如果不是他保佑我们,换成那个杨树林的话,估计我们都完蛋了。”

    “对。”

    当小道士一行人诉说自己遭遇的时候,却没有注意到人群之中的骑驴老人,目光之中渗透出来一股慑人的神光。

    他特别注意小道士等人描述女冤魂和杨树林恩怨的事情,不敢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就这样一顿饭吃的十分满足,小道士等人开开心心的回到五行山门休息。

    至于骑驴老人则在猎户一家的隔壁,一个已经空置的宅院里面休息。

    当夜幕来临。

    所有人都已经入睡的时候,骑驴老人的身上诞生一股神光,紧接着骑驴老人变成一个十分威严的文官形象。

    须叟。

    他的神魂就从骑驴老人所居住的地方,直接来到了叶小虎的土地庙。

    只见他目光扫荡了一下子四周,发现叶小虎的土地庙格外干净,显然猎户一家经常为叶小虎擦拭神庙。

    这也是一种信仰,一种民心的体现。

    这让骑驴老人十分满意,于是他直接穿过土地庙,进入里面的土地公神殿。

    他一进去。

    立刻惊动了正在修炼的叶小虎。

    只见叶小虎一个闪身,直接从自己修炼的房间走出来,然后目光死死的盯着骑驴老人道:“你是谁?”

    “文判官。”

    “城隍殿?”

    “不错。”

    “请进。”

    许多地方有判官,不过叶小虎附近唯一的判官,就是城隍庙文武判官。

    这可是一个上官,因此叶小虎主动将他引到自己的宴客厅。

    双方入座之后,文判官盯着叶小虎道:“我这一次受人之托,给你捎一个口信。”

    “给我捎口信?”

    叶小虎微微一愣,他熟悉的人里面似乎并没有一个人认识文判官。

    除非……

    叶小虎想到了一种可能。

    就在这个时候文判官盯着叶小虎,表情严肃的传达道:“对方让我来询问你,你难道就打算留在地界,猫在这个希望村的土地庙里面一辈子,就不想要上进一下子,回天宫,又或者谋一个好前途吗?”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