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第七量劫 > 第一章 下山
    末法时代,诸天退隐,仙道不显。

    如今的地球不过只是洪荒仙界一个缩小版的投影。

    成于仙界,脱于仙界。

    云滇境内十万大山。

    自古至今便是充满着神秘色彩之地。

    在茫茫大山之中,有一孤峰上立着一座不大的道观。

    道观占地不过六十来个平方,大殿之中摆着两个蒲团,一张案桌。

    案桌之上放着一座拳头大小样式古朴简单的青铜香炉,炉中燃着三柱细香。

    缕缕青烟从香中燃起,却是凝而不散,在道观顶梁之中缭绕。

    这座道观很是极其古怪,大殿之中没有供奉任何道家仙神,除了蒲团、案桌和香炉外,便只剩下其上留着岁月痕迹的斑驳墙壁。

    道观外,绝壁处,有着一块不小的青石。

    青石上有一剑眉星目、棱角分明的少年身着紫色道袍,闭目盘腿打坐。

    从绝壁下不时有大风刮起,扬起少年身上紫袍,但少年面容沉稳依旧,不动如山,丝毫不受影响。

    随着少年的修行,空气中渐渐出现点点的白色莹光。

    这些莹光围绕着少年旋转,随后慢慢浮向少年,融进了少年的体内。

    在莹光接触少年的霎时间,少年只感觉一股温柔的力量如水一般将他包裹,温暖柔和。

    少年的身体开始发生变化。

    少年的额间眉心亮起一抹象征着旺盛生命的绿芒,少年感受到自己脑中的识海突然开阔明朗,自己的精神也变得格外轻松宁静。

    随后少年感觉身体窍穴一阵肿胀,人体窍穴四百零九,整整四百零九下刺痛过后,少年周身窍穴也如额间眉心一般亮起绿色光芒。

    空气中的莹白光点也因为少年周身窍穴的亮起浮现出更多,少年吸收着这些莹白光点的速度也比之前快速了不少。

    十分钟后,少年周身依旧亮着绿芒,不过空气中却再是没有莹白光点出现。

    无奈之下,少年只能停止了自己的修行,睁开了双眼。

    少年缓缓抬头望向天空,感受着身周越来越少,甚至已经渐无的天地之炁,心中有种难以言明的感受。

    十八年修道,如今总算是小有成就,这本该是一件开心的事情,可少年一想到今后修行所需的天地之炁就是万般惆怅。

    末法时代持续已是数百年,过去时间因为末法之因,修道之人由最初的修仙变为修武,再至今时今日就连修武也都是极难。

    就在少年望天感慨之际,一个披头散发,身上道袍满是褶皱,腰间还别着一个酒壶的老道士突然出现。

    老道士此时笑得很是高兴,在少年境界突破之际他便已经感受到了,于是他咧着满是胡茬的大嘴,快步就跑向了少年。

    “哈哈哈哈哈,你小子果然没有丢我的脸啊,才十八岁就有现在这样的道行了,为师很欣慰啊,你真不愧是为师的好徒儿啊,林见。”

    老道士用力揉着林见束好的头发,很快林见的头发便被揉做了乱糟糟的一团。

    林见的好心情瞬间被破坏了,没好气的伸手打开了老道士的手,重新用黑色长巾束好了自己的长发。

    “老头,你又想干什么,你这样准没有什么好事儿。”

    深知老道士脾性的林见,眯着双目看向老道士,一副我早已将你看穿的表情。

    “咳咳”

    老道士尴尬的咳了两声,然后一巴掌拍向了林见的脑袋,正义凛然的说道:“我怎么就收了你这么一个逆徒,想当初老道我可是冒着生命危险在电闪雷鸣风雪交加之夜,在满是危险的林中将你从野兽口中给抢了过来,然后又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了这么大,你说你怎么就一点感恩的心都没有,就这么对你师父的吗!”

    老道士越说越气,越说越委屈,甚至双眼还隐隐有些发红,泫然欲泣。

    林见嘴角抽了一抽,无奈的看着自己这个从没有正经时候的师父,只感到一阵头疼,瞬间服软,心如死灰的说道:“说吧,师父,你又给你的宝贝徒弟我挖了什么坑了啊?”

    果然在听到林见答应之后,老道士转瞬便就露出了笑颜,伸手又摸向了林见的脑袋,一脸慈爱的望着林见,说道:“徒儿啊,如今你修道也算有成了,为师虽然很是舍不得,但也到了该放手的时候了,被庇护在雄鹰翅膀下的雏鹰永远也不会长大展翅翱翔,所以为师今日就决定了让你下山去,寻缘,修道,斩妖,除魔,如果没有在俗世红尘中历练过,又何谈哪来的大道呢。”

    老道士说的极为感人,处处为林见以后修道着想,不过对自己师父了解的一清二楚的林见根本就不为所动,内心甚至还有些慌张。

    “老头,你究竟想干什么,之前我一直求你让我下山,你怎么都不准,还说只要我敢踏出这个山头半步就打断我的腿,今天你会这么好心?”

    林见注视着老道士的双眼,丝毫不让。

    “咳咳”

    又一次被自己徒弟揭穿自己的演戏,老道士又是一巴掌拍向了林见的脑袋,立时就吹胡子瞪眼说道:“为师叫你下山你就下山,哪来的这么多为什么!”

    说着,老道士似乎还是觉得不够解气,又一巴掌拍向林见的脑袋,“叫你给我顶嘴。”

    林见捂着脑袋,幽怨的看着老道士,却也只能挨着,能怎么办呢,谁让这是自己的师父呢。

    走回道观,林见收拾了一些行李,背在背上,然后走到了老道士的面前。

    “师父,我走了啊。”

    林见突然有些想哭,心里莫名有些酸酸的,平时嘴上虽然一直嚷嚷着想要下山,但此时真的让他下山后,他又很舍不得自己师父,“老头,饭我之前就已经做好了的,你记得去吃啊。”

    “嗯,我知道了,你自己在山下小心点啊,如果遇到打不赢的不要逞强,不要傻乎乎的去和人家打,回来告诉师父,师父下山灭了他。”

    老道士难得温柔的为林见整了整乱了的衣领,轻轻的揉着林见的脑袋。

    “我记住了师父,那我走了啊。”

    林见笑着点了点头,转身下山。

    老道士看着林见离去后,缓缓抬头,望着天空。

    天空上云涌风飞风景无限大好,而他眼中的天空却是遍布了裂痕,裂痕中溢散着缕缕浓浓的七彩雾气,这些雾气常人无法得见,但却在以一种极快的速度蔓延着这整个世界。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