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第七量劫 > 第四十三章 上古遗事
    上古时代,炎黄二帝相继乘龙登天。

    颛顼为黄帝之孙,理应继承中央天帝之位。

    但其在位期间,却是非常残暴,对世间生灵毫无怜悯之心,竟是命其手下将太阳、月亮和星辰都固定在了北方天空,使它们不能移动丝毫。

    世间就此化作了两极。

    北方终年白昼,干旱、炎热;南方终年黑夜,寒冷、潮湿。

    世间生灵不是饱受烈日暴晒,身处火炉之中炙烤,就是身处冰天雪地,如坠无尽冰窖之中。

    一时间世间可谓民不聊生,死伤无数。

    赤水以北,有一蟒头人身,脚踏黑龙掌管天下水域之神再以无法忍受颛顼暴行,随即起兵反抗,人间帝位之争顺应而起。

    该神便是共工。

    战争尤为激烈,共工和颛顼从人间打到天上,又从天上打回人间,打得是星河黯淡,日月无光。

    共工乃是上神,与颛顼一战之后逐渐占据上方。

    颛顼不敌共工,一路逃到了不周山下一山洞之中。

    共工一路相追,不料却是中了颛顼之计。

    就在共工进入山洞中时,走出一兽头人身,身披红鳞,耳穿火蛇,脚踏火龙之人。

    来者正是颛顼麾下,职火之一司,官名祝融之神。

    共工遇伏,自是不敌祝融和颛顼联手。

    愤恨之下,共工一头撞向了不周山,随即共工身死。

    不过共工虽死,但不周山乃是支撑天地的大柱,被共工一怒之下却是撞得断裂。

    断裂的不周山自是无法再支撑天地。

    天地开始倾斜,被固定在北方天空的日月星辰得此总算挣脱了束缚,纷纷朝着西方移动。

    与此同时,因为天地倾斜,世界的东南有一连接天地的巨绳也因此崩断,东南大地开始塌陷,形成了西北高,东南低的地势。

    从此之后,日月星辰皆是东出西落,大川大河皆是一路东南而流。

    后人为了感念共工一族义举,随即有了“苍天在上,后土在下”一说。

    世界众人虽是得以解放恢复了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但随后又是迎来了一场灭世浩劫。

    不周山塌,天河倒灌,女娲出世,炼石补天,功德成圣。

    一番浩劫之后,人间帝位再无人争,颛顼虽不再将日月星辰困于北方,却又是做了一件事情。

    上古时代,民神杂糅,神可以自由的上天下地,而人也可以通过天梯——即“昆仑山”往来于天地之间。

    为了确保自己帝位再无他人争夺,颛顼想出了将天地分离之法。

    命手下重、黎二人,一人两手托天,奋力上举;一人两手按地,尽力下压。

    天地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天地间的通道都被隔断。

    正因为天地隔断,天地灵炁随天而去,凡人无法再登高天,仙神也因地上灵炁枯竭不愿再逗留人间,纷纷上天居住,甚少下凡。

    转瞬数千年过,正值大唐盛世,西游开端。

    西海龙王之子敖烈纵火烧了玉帝赐下的夜明珠,就此也踏上了西游之路。

    敖烈身为西海龙三太子,自是骄傲,且属性为火,西游一路被观音化作白马驮了金蝉子一路,若非无法挣脱观音之法束缚,敖烈宁死也不甘受此之辱。

    好不容易西行结束,敖烈本以为能恢复自由,却不想在化龙池中虽恢复了白龙之身,更被封为了八部天龙广力菩萨,但一切都是假像。

    终日被盘绕在大雷音寺的擎天华表柱上,与西游之时化作白马驮着金蝉子有何不同,敖烈如何能忍受得了。

    趁着二师兄投胎成为天蓬在天河转世,众家争夺无暇顾及他时,敖烈从大雷音寺逃离。

    为了不被佛门发现,捉回重新缠于擎天华表柱上,敖烈选择逃入了天地灵炁已经枯寂不堪的凡间。

    不过虽是从仙界逃离,敖烈一身修为也是达到了玄仙巅峰之列,在凡间要是有心想躲,在暗流涌动的仙界中,佛门想要找他也需要一些时间,况且因为天蓬之争,佛门一时更无暇顾他。

    天上一天,地下百年。

    敖烈在凡间过得也很是不错,转眼百年而过。

    金末,汴京突起大疫。

    敖烈闻讯,随即前往汴京查望,发现汴京疫情祸乱竟是疫鬼所为。

    黑帝颛顼有子二十四人,其中为鬼,为恶兽众多,为祸汴京,散发疫情的疫鬼正是颛顼之子其一。

    敖烈身为西海龙三太子,脾性虽然暴烈,但心肠不坏,火烧玉帝所赐夜明珠也是因为年轻气盛才铸下大错。

    他不忍看见凡间众人被疫情所害,随即出手打向疫鬼。

    疫鬼虽为颛顼之子,但从小就不学无术,哪里会是玄仙巅峰的敖烈对手。

    敖烈化身万丈长龙,一爪之下疫鬼也就飞灰烟灭。

    不过敖烈虽然解除了汴京疫情之乱,但也因此为自己留下了后患。

    颛顼为帝一生,手下能人颇多,其子疫鬼敢大肆为祸凡间,自是有着能人庇护。

    就在敖烈杀了疫鬼之后,天地间突然风雨大作,一直受命保护疫鬼的计蒙见自己主上之子因为自己一时大意被人一爪灭杀,当即大怒,化出真身就与敖烈战在了一起。

    计蒙上古便已存在,实力更是达到了金仙之境,但因为凡间灵炁不足以让一个金仙修炼,所以计蒙修为一直不曾有过长进。

    但就算如此,也让敖烈吃了不少苦头。

    敖烈与计蒙一路打到了南面,最后在梅河之上决战。

    风卷云残,河山崩塌,天空中成片的血雨落下,两人都是受伤不轻,不过敖烈明显处于下风。

    敖烈身为仙界之人,对于仙界有关颛顼的传闻也是有所耳闻,他虽然不知颛顼为何放任其子为祸人间,甚至还派人守护,但如今仙凡越渐遥远,此时他不将计蒙除去,只怕凡间将会留下大祸。

    明志之下,敖烈开始燃着自身精血,施展专属于他的龙族秘法,以身化作了囚牢带着计蒙落入了梅河之中。

    囚困计蒙上千年,敖烈已经知道了计蒙为何留在凡间,敖烈留着一丝神念不散就是为了警醒凡间之人,如今总算是等来了林见。

    林见脑海中那不属于他的记忆如泡沫般破灭,他的眼睛重新恢复了光亮。

    敖烈最后的神念消散了,林见也知道了敖烈要告诉他的究竟是何事。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