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有了金刚不坏 > 54.人数减少
    前后两幅画,所包含的意味迥然不同,竟完全相反。前面的画蕴含着“生”的意境,而后面那幅画全是“死”的意思。

    “生?”“死?”

    林辉暗自琢磨着,脑子慢慢转动起来。

    莫非两幅画包含了某种玄机?一幅生,一幅死?生?死?有生有死,生是死的开始,死是生的结束。正是一前一后。前后一个轮回。

    虽说从画面上能做出这些判断,但此幅画究竟又说明了什么呢?画中,到底有什么?

    林辉不知道。总之,那幅代表“死”的画,他是不敢再看了。而当他看向那幅“生”的画时,竟也沉醉其中,只不过这种感觉很舒服,似乎宁愿就此迷失在里面而不愿回来。若一直迷失在里面,那时间长了,同样是死亡。

    一幅本就彰显“生”的意境的画,亦同样能带来死亡。

    好一幅画卷!

    林辉暗自冒出冷汗,惊叹的自语。

    “这两幅画,肯定有什么玄机的。若能侥幸出去,以后慢慢揣摩这两幅画,或许能有什么收获。”林辉沉吟道。

    随即,他不再多想的将前后两幅画都取了下来。

    陡然——

    此间石室剧烈的震动起来,仿佛立即就要塌下来一般。

    林辉脸色一变,心想定然是自己同时拿走两幅画,才导致此番结果的。顿时,林辉拔腿就跑,哪里还敢多留?即便他肉身相对普通修士来说,已经很强悍,也不愿被那间倒塌的石室压住的。

    但林辉没跑出几步,一时情急之下忘记了此处的禁制。骤然间仿佛有一只大手突然凭空身了出来,带着一股庞然撕扯之力,将他硬是拉进了虚空之中。

    “狗日的禁制!”

    这是林辉被拉进虚空前破口大骂的一句话。

    几息时间后。

    “奶奶的!这东西是老子的!谁也别抢。”一个练气期十层大圆满的中年修士暴喝道。

    但见在一群修士面前,是一个深坑,而坑中燃烧着妖异的火焰,火焰的温度极冷极寒,站在很远,便能感觉到火焰那种刺骨的寒意。

    当然,这些妖异的火焰也不值得这个练气期十层的中年修士如此激动的大喊。更不值得那不下于二十人的最低修为仅有练气期四层的修士为之疯狂的。

    真正让他们惊喜和疯狂的是火焰之中那一枚跳动着的丹药。此枚丹药充满了灵性,在火焰中跳来跳去,颇像一个顽皮的小孩子在戏耍。

    竟是一枚已经产生灵根,即将破丹为人形的丹药。能化为人形,可见此枚丹药即便自己练气期的修为无福消受得了,匿名拿去拍卖会拍卖的话,也能获得一笔庞大的灵石,足够修炼到元婴期的灵石消耗了。

    一旦谁知道此地拥有一枚要破丹为人形的丹药,恐怕就连那些返虚期的高手都会抢破头的来争抢。谁又能想象得到,一座名不见经传的阴月山,会有一座近古修士的洞府,而且此座洞府内还会有一枚已经无法用目前修仙界正常等阶来衡量的丹药?

    更不可置信的是,被禁制挪移到此地的修士,最高等阶仅仅是练气期十层而已。以这些练气期的修士,自然无法知道此枚丹药的重要性。他们只能从表面上判断出此枚丹药肯定价值不菲,究竟值得多少灵石,却是心里没底的。

    若是那三个结丹期的修士能有一人被挪移到此地的话,一定会为了这枚丹药彻底疯狂。谁跟他抢,就如同在杀他一般,会与人拼命的。

    此地的修士,只有那位中年修士是练气期十层而已。其余的二十三人,最低练气期四层,最高也就有三个是练气期八层,以练气期五六层的居多。连练气期九层的修士,都没有一个被挪移过来的。自然,那位练气期十层的修士在这里,即便那三位练气期八层的修士一起上,他也没什么好惧怕的。

    故而,他敢说出那般张狂的话语。

    那二十三人,若三位练气期八层的修士能联合起来,并有七八个修士加进来的话,兴许能与那位中年修士一战。但这些人,都是来自各国各地,即便认识的交情也不是很深厚,自然无法结成深厚的同盟关系。

    顿时,这些人心痒难耐之下,齐齐露出愤怒的眼神,眼巴巴的看着那位练气期十层的中年修士。随之,这些人又互相看了看,面面相觑,终究无法达成一起战中年修士的共同心理。

    “这枚丹药,一定能卖个好价钱啊!”中年修士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神色激动,满面笑容的说道。

    顿时,中年修士就要催动灵力将那枚丹药吸到手中。

    蓦地。

    在那处深坑前,空气一阵波动,慢慢的扭曲变化之下,从空气中凭空冒出一个人来,身穿青衫,面容普通。

    正是因为拿了两幅画而导致石室崩塌,逃跑之时被禁制挪移到此处的林辉。

    “那么热闹?有什么好事啊?”林辉一出来,就脸带笑容的伸手向大家打着招呼。那乐呵呵的样子,还真有那么几分惹人喜爱的劲儿。

    但回应他的却是集体的沉默。那二十三位修士都用怪异的眼神打量着他。至于唯一的练气期十层的中年修士却是撇了撇嘴,神识扫向林辉时,发现他仍不过是一位练气期八层的修士而已,也就在不经意之间流露出不屑的神情来。

    在中年修士看来,此人不足为惧!

    “爆!”

    “爆!”

    “……”

    一处宽阔的场地,无数的爆裂声轰然响起,一柄柄或是中品法器或是上品法器,全部自爆开来。将那群凶狠的妖魔炸得碎尸万段。

    几十个筑基期的修士,面对着上百个妖魔和无数的恶魔,都显露出疲惫之态来。

    而地上,已然躺着无数的恶魔尸体和几具修士的尸体,都已经面目全非,看不出本来的模样。

    周围的禁制,时刻威胁着那些修士,稍有不慎,触碰到禁制不是被挪移走就是遭受禁制的攻击。当真是凶险万分,一个不慎便有可能丧命于此。

    ……

    那处药园内。

    攻击禁制的修士们,全都累得筋疲力尽,却依然无法破开那些禁制。以他们这上百个修士,几个朝夕时间内,是断然无法破开这强大禁制的。

    笼罩阴月山的禁制,都在所有修士的努力下,耗时一个月才破开。而如今才那么百来个修士,几天时间就想破开药园的那座丝毫不下于笼罩阴月山的禁制的禁制,无异于痴人说梦话。

    张紫妍知道自己练气期五层的修为,即便那座禁制被破除了,也无法从中获取什么好处的。仔细的搜索了一遍,没有看到林辉后,她就离开了药园,小心翼翼地往药园的出口走了出去。对她来说,找到林辉,确定林辉的安全,才是最紧要的事。其它,都是浮云。

    ……

    三个结丹期修士,在那个魅魔的捣鼓下,也都被分开了。魅魔用禁制将三人暂时围住,打着一一歼灭的主意。

    在魅魔的指挥下,上百个妖魔围攻一个结丹期修士。而妖魔的实力,基本上等同于人类修士中的筑基期修士。一个结丹期修士,同时面对百来个筑基期修士的话,也会脸色大变的。虽说结丹期修士与筑基期修士的实力,一个天一个地。但筑基期修士若以人海战术来对抗结丹期修士的话,实力的差距将荡然无存。死了一个,还有另外一个,前仆后继,直到将结丹期修士体内的灵力耗完,到最后结丹期修士也只有仰脖待宰的份。

    妖魔和恶魔,尤其是恶魔,似乎没完没了的,死了一批又来一批。

    除了在洞府外那批练气期修士残杀一会,死了不少修士外,进入洞府中的修士仍然还是有一千五以上的。

    但宝物还没得到什么,练气期修士却遭到无数恶魔的袭击,筑基期修士则面对妖魔。到目前为止,洞府内剩下的修士,只余四五百人。剩下这批修士,不是战斗经验极为丰富便是修为还不错亦或是有很多灵器在身上,可以随意拿来自爆作为防身之用的。

    彭青云从恶魔丛中杀出来,身上浑身都是伤。远远的离开那批仍在战斗的恶魔和修士们,选了个地方歇息。他能侥幸从那群恶魔丛中出来,完全是因为他自爆了一直在使用的那件极品法器,否则以他练气期六层的修为,是断然无法从恶魔丛中活着逃出来的。

    自爆了极品法器后,彭青云的处境将会更加的危险。他现在只能使用上品法器,无论是攻击力还是防御力都会大大衰弱。

    如今,身处险境,自身的力量越弱,就越难活下来。

    这座洞府的现世,带来的是无尽的诱惑。这种诱惑,与其说是宝物的诱惑,还不如说是死神的诱惑。

    人数,在急剧的减少!当然,恶魔和妖魔的数量也少了很多。但相比修士来说,依然还是一个庞大的数字。

    ……

    阴月山山腹之中一处洞,竖着一块墓碑。墓碑上没有任何的字,却有很多类似符文的符号布满了整块墓碑。

    在墓碑前,端坐着一位皮肤为黑色、头发雪白的中年人,双眼露出妖异的碧绿光芒。背部没有翅膀,嘴上也少了獠牙。正是洞府内唯一的一个魅魔。而在距离魅魔丈许之外,站着三个没有翅膀的妖魔,恭敬的站在那儿,似乎在守候着魅魔,又或许是在随时恭候魅魔的命令。

    突然,魅魔露出一抹阴森的冷笑来。

    “阴魔大人即将出世,这批人类修士却想在此时破坏大人的洞府。嘎嘎!进来容易,出去可就没那么容易了。”魅魔阴笑道,“曳,乌何时到达?”

    那位名为曳的妖魔恭敬地说道“还有一个时辰,乌大人就能赶来了。”

    “哼!乌那奸猾的老家伙,此地距离黑幕森林如此之近,竟然也耽误了那么长的时间。莫非是想眼看着本魔的下属全都死绝了才肯赶来吗?若是耽误了阴魔大人的大事,本魔倒想看看他怎么向阴魔大人交代。”魅魔突然冷哼一声,低沉道。

    三个妖魔全都沉默。他们的这位大人与乌大人之间的纠葛,是他们魅魔的事,可不是妖魔能参与的。魔之间,等级非常森然。高阶魔随时拥有剥夺低阶魔生命的权利。换句话说,低阶魔在高阶魔的眼里,一文不值。这种森然的等级关系,比修仙界还要来得明显。再怎么说,在修仙界,一个筑基后期的修士若能杀死一个结丹期的修士,那这位筑基后期修士将会得到结丹期修士的尊重,并视为平辈之人对待。但若是低阶魔杀了高阶魔,那后果可就是所有的魔都来剿杀你了。

    在魔的世界里,低阶魔必须绝对的服从高阶魔。

    如此阶级关系的好处便是能最大限度的凝聚魔的力量,以便对抗修士。在一定的时期内,这样的等阶关系,能发挥出一股强大的力量,对修士造成巨大的伤害。

    可以说,魔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魔的这种等阶关系。这也是修士不愿意轻易招惹魔的原因。而经历那么长时间的代代流传,魔被传得越来越可怕。以至于魔成了修士的禁忌,甚至达到谈魔色变的地步。

    “去!传我命令,警告乌,若半个时辰内无法抵达,他就不用来我这了。本魔不欢迎他,让他直接去向阴魔大人请罪吧!”那个魅魔阴沉道。

    “是!离大人。”一个妖魔恭敬地应了一声,就倒退着走了出去。出了洞穴后,方转身急急的离去。

    林辉随意的说了一句,意识到众人怪异的表情,视线一转,就看到了眼前深坑处那团妖异的火焰上跳动着的丹药。

    顿时,林辉激动了!

    “好丹!真是好丹啊!”林辉兴奋得面色潮红,语无伦次的颤抖着嘴唇说道。一颗心立即蹦蹦的极速跳动起来。

    “好丹是好丹,但却不是你能享用的。”那位练气期十层的中年修士眼露讥讽之色,冷言道。

    “嘿嘿!这位大哥,话可不能这么说。既然是好丹,那自然是见者有份,各凭本事拿去。你又怎能说小弟无福享用呢?”林辉嬉皮笑脸的说道。

    “哼!你不过是练气期八层修为,难不成也想图谋这枚丹药不成?”中年修士目光一冷,脸色微寒的说道。

    “别生气!别生气!千万别生气。和气生财,嘿嘿!和气生财嘛!大哥,小弟修为虽说弱了点,不过……”林辉嬉笑着说了一会,面色突然一变,大怒道“你以为你练气期十层的修为就很牛逼了么?大爷才不怕你呢!这枚丹药,说什么大爷也是要定了。谁跟大爷抢,就是在跟大爷拼命。”

    唰!

    所有人的目光都愣愣的齐看向林辉,都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刚才还一脸奴才相,骤然之下却变得如此彪悍!这……还真是一个极品啊!

    每个人都痴呆了,大脑一片空白,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就连那位练气期十层的中年修士也睁着一双大眼,愣神的看着林辉,忘记了说话。

    林辉头一扬,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暗道“大爷风骚的时候来了!”

    蓦地。。

    “找死!”中年修士缓过神来,勃然大怒道。

    顿时,中年修士一拍腰间储物袋,祭出一柄飞剑,看样子似乎仅仅是一件中品法器。而对如今出手就是极品法器的林辉来说,中品法器已经不放在眼里。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