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辉点头,将那罐茶叶收进储物袋中。

    当即,二人走出竹屋,正打算要去旁边一间竹屋时,脸色却霍然一变,他们看见了一位女修正在靠近竹林。此女修赫然是那位结丹期女修。而以此女修的速度,恐怕不超过十日便能进入竹林内。

    “快!抓紧时间。”林辉拉起张紫妍来到一间竹屋前,没有丝毫耽搁的直接推门一步跨了进去。

    在推门那一刹那,他们明明看见竹屋里只有两排书架,上面摆放着的是几捆竹简。但一步踏进来后,竟仿佛进入了一个藏书阁一般。里面一排排书架,数之不尽,书架上都摆满了一捆捆的竹简。如此多的书架都摆满了竹简,这需要多长时间的积累才能完成啊?

    林辉和张紫妍纷纷惊叹,甚至对收集这些竹简的人佩服起来。

    “看来,此地应是近古时期哪位魔修的洞府了。”张紫妍拿起一捆竹简,打开看了几眼后,说道。

    “近古修士?”林辉惊疑道。

    “嗯!也只有近古时期的修士才以竹简为主。而到我们这时代,早已普及玉简了。什么法诀,都是直接记录到玉简中便可,哪里还用这么繁琐,一字一字的写到竹简上去?况且,竹简的制作,也不是那么轻松的。”张紫妍淡然笑道。

    五日后,林辉二人从那间竹屋里走出来,腰间储物袋明显有三个已经满了。旋即,二人一刻都不敢耽搁的进入另外一间竹屋。

    此间竹屋,又如上一间一般。推门之际,乍看是只有一堆材料摆放在一个角落里,并没有多少的样子。但脚步一旦踏入竹屋中,就仿佛进入另一方世界一般。出现在眼前的竟赫然又是几间竹屋排在一起,屋门上分别挂了一块竹片,上面或写花草或写灵果或写石材等等,都对材料进行了细致的分类。

    林辉二人直接进入一间竹片上写着“妖兽”二字的竹屋里。

    屋内,有不少的妖兽材料。但凡能用来炼器或炼丹的,通通都有。林辉的视线一路扫过去,最终停留在妖丹上面。对于妖丹,林辉记忆犹新。一枚五阶妖兽的妖丹爆炸,就可以对一位结丹期修士造成重伤,甚至一个不好直接将结丹期修士杀死也不是不可能的事。而若非他有那枚巨蟒的妖丹,恐怕现在已经丧命于乌等魔的獠牙之下了。

    “五阶……六阶……奶奶的,都是宝贝啊!咦?还有一枚妖丹,竟然连我都无法分别出等阶来,莫非是七阶妖兽的妖丹?”林辉看向一枚妖丹,心底一震,惊骇道。

    此地的妖丹,竟没有五阶以下的妖丹。除一枚林辉无法分辨出等阶,疑是七阶妖兽的妖丹外,清一色的五阶和六阶妖丹。而妖丹的总数,赫然有五十八枚。这五十八枚妖丹,看上去虽然没有多少,但想想每一枚妖丹可都是一头妖兽啊!五十八头妖兽,若是聚集在一起,且都是些五阶六阶的妖兽,该是多么恐怖的场景?

    只是稍微想想,林辉就胆寒。

    径直走过去,将那些妖丹通通收入储物袋中。

    霍地,一声轻轻地嘤咛声从储物袋中传出来,但由于声音太过细小,此时的林辉正处于兴奋中,却是没有听到。

    收了五十八枚妖丹后,转而看向其它材料。

    此时,张紫妍正在辨别着一件件妖兽身上的材料,在这一过程中已然收了不少的材料进入储物袋中。

    张紫妍仅仅三个储物袋,若非此次来黑幕森林,按照平时的话,她身上绝对是只有一个储物袋的。而林辉却不同,他身上挂着满满的足有十个储物袋。眼下,已有三个储物袋装满。

    四天时间,一晃而过。

    林辉和张紫妍再次从竹屋中走出来时,张紫妍腰间有一个储物袋满了,而林辉又有两个储物袋满满的。而此时,还有四间竹屋未进去。若这四间竹屋都如上两间一般,二人的储物袋明显是不够用的。

    二人正待要进入竹屋时,突然一道“轰隆”声乍然响起。

    顷刻间,在二人眼前,赫然出现一位貌美如花的女子,只是她的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的样子,竟一片煞白。此女,正是为玉简而来的玉仙子。

    没想到,玉仙子竟领先结丹期女修一步,来到竹屋。而看此女的样子,明显是以破阵的方式来到这里的。当然,她并未完全将阵法破掉,只是稍微从阵法中撕开一丝缝隙容自己来去自如便可。否则,一旦阵法破掉,那位结丹期女修身子一晃便可达到此地。

    通过在阵法中的百多年岁月,玉仙子的修为也到了练气期十层大圆满的境界。但此女不知是何原因,出现时竟是容颜不变,也未如张紫妍一般苍老得无法动弹。

    不久。

    距离竹林已然极近的结丹期女修,也顺利走出阵法,身子一晃,出现在林辉二人身前。

    “筑基期?造化果然不小。”结丹期女修扫了林辉一眼,声音微冷。显然,对于林辉二人能先她一步到达竹林中,心里很不是滋味。

    而女修的修为,也达到结丹前期巅峰,可以冲击结丹中期了。

    但以此女现在的修为,即便林辉只是筑基前期巅峰,她也不敢轻易动手。要知道,在林辉还是练气期八层时,他那诡异的出手姿势,就令女修大感威胁,何况现在修为大增。秀眉颦蹙,女修越发感觉到荒谬和无奈。自己一位结丹前期巅峰的修士,竟对一位筑基前期巅峰的修士束手无策!

    玉仙子心急玉简,哪里顾得了那么多,稍作调息,就直接看中一间竹屋,要走过去。

    “找死!”结丹期女修目光一冷,扫向玉仙子,袖袍一挥,一股庞然大力挥手而出。

    “噗!”玉仙子骤然喷出一大口鲜血,怒视结丹期女修一眼,不敢说半句。毕竟。实力摆在这,练气期十层的修为,在结丹期女修眼里就如同刚出生的婴儿一般弱不可击。

    “我们走。”林辉瞥了眼结丹期女修和玉仙子,牵着张紫妍的手,直接推门进入了一间竹屋中。

    此屋,最开始映入眼帘的仅仅是一个鼎炉。当林辉二人一步踏进去后,屋中乱七八糟,废弃材料、废丹和报废的魔器散乱一地。而在一个角落处,有一潭浅浅的泉水。这是一间用来炼器炼丹的屋子。

    “灵乳。”张紫妍手指那潭泉水,惊呼一声,“没想到这处小小的灵泉,竟然生出了一些灵乳来。”

    但见在泉水中心处,有一小部分乳白色的液体与周围的泉水格格不入,就仿佛一部分其它物质扔进泉水中没有被化解掉一样。

    林辉心里大喜,立即一拍腰间储物袋,手中多出两个玉瓶来,走到那潭泉水旁,将灵乳小心翼翼地装进瓶中,其中还有一瓶未装满。递一瓶装满灵乳的玉瓶给张紫妍,道:“你拿着一瓶,万一情况危急时,能及时派上用场。”

    张紫妍本欲不要,但听林辉这么一说,细想一番,还是点头接过玉瓶。不过,她拿的却是林辉另外一只手中那瓶未装满灵乳的玉瓶。对此,林辉无奈一笑。

    取了灵乳,此屋再无其它可取之物。

    两人出了竹屋。屋外,已然没了结丹期女修和玉仙子的身影。

    “咦!你看,那是谁?”张紫妍手指一处方向,脸上布满疑惑。

    “彭青云?!”顺着张紫妍手指的方向,林辉抬头看去,皱眉思索良久,才隐约从那苍老的容颜中寻回一丝彭青云的影子。修为没有进入筑基期,凭借练气期十层巅峰的修为,以年迈的身子,彭青云竟能走出阵法,不得不说此人即便没有大运气,但凭借大毅力也能造出大机缘来。

    张紫妍疑心顿去,点头嗯一声,“确实是彭道友。”

    顿时,二人身子一动,依然来到彭青云那个方向的第一根竹子旁,举目望过去,眼含鼓励。

    若不是竹林中有了结丹期女修的存在,林辉二人不敢担保再进入一间竹屋后出来时,彭青云会不会撞着结丹期女修从而发生意外。而据林辉的推测,顶多一日时间,彭青云便能走出阵法。

    所以,他没有进入下一间竹屋,直接来到第一根竹子旁,等着彭青云安全抵达竹林。

    彭青云看见近在眼前的林辉和张紫妍,苍老的容颜上浮起一抹温馨的笑容,眸子陡然熠熠生辉,顷刻间脚步又快上了一些。

    时间一点点流逝,每过一个时辰,彭青云似乎就近了一点。当一日十二个时辰过去后,彭青云终于抓着第一根竹子,并用了短短的片刻时间,恢复成入黑洞之前的模样。

    ……

    两个月后。

    林辉、张紫妍、彭青云、结丹期女修、玉仙子,还有另外两位筑基期的修士站在七间竹屋前。

    此时,七位修士腰间的储物袋已然装得满满的,再也装不下分毫,只能满脸不舍的看着竹屋,想着屋中的宝物,大为不甘。

    但是,想想之后,他们又不得不面对现实。

    该如何离开此地呢?

    已经满载,但如何归去成了一个问题。原路返回,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此地,可是魔的洞府。虽说大部分魔已经丧命,但这里距离黑幕森林极近,谁知道会有什么变故发生?若是此地足够的安全,他们自然巴不得能在这里多待一些时日。竹林外的地方,可是一个修炼的好去处。

    “禁制!一定是禁制。”两位筑基期修士,其中一位筑基后期的开口说道。另外那位筑基中期的修士闻听之下,脸色大变,显然很是赞同筑基后期修士的说法。

    进入洞府后,禁制无处不在。一旦涉及到无法破解之地,都会不自觉的联想到禁制。这已经成了进入此地之人的共识。

    而此地,最能破禁的自然是玉仙子。其它人,大都对禁制一窍不通。即便知道的,也是涉及到一些皮毛,一知半解而已,起不了什么作用。

    “看出什么来了?”结丹期女修看向玉仙子,淡然问道。

    刚进入竹林时受了女修一记灵力攻击,直至现在玉仙子都还记忆犹新,对女修暗自生恨。看也不看一眼女修,就摇头低声道:“没有。”或许,即便真的看出什么来了,她也不愿说出来。

    七人凝神看着七座竹屋,人人陷入沉思中。

    良久……

    张紫妍似乎看出什么来了,脸色变得惨然,喃喃道:“这是……七绝阵。”

    七绝阵?

    其他几人闻听皆是一愣,唯独玉仙子凝眸看着七间竹屋,神色越来越凝重。

    “什么叫七绝阵?”林辉疑惑道。

    “七绝阵,便是断了一切的破禁之法。故以绝来命名。”意外的是,说话之人竟是那位结丹期女修。

    “难道此阵就没有破解之法了?”那位筑基中期的修士面色瞬间变得苍白无血,颤抖着问道。

    结丹期女修瞥了眼那位修士,不屑之意十足,“任何阵法,都有方法破解。只不过,此阵的最薄弱之处在哪里,需要找出来,然后以蛮力破之,方有望破解。”

    “最薄弱之处?”林辉拧眉沉思,忽然余光瞥过之际,看见玉仙子的神色,顿时心中一动。

    竹屋外,总共七个修士,除林辉、张紫妍和彭青云三人外,便只有四人而已。进来时,有两千多人,但能安全出去的却仅仅四人。即便是另外两个结丹期修士,也丧命于此洞府中。

    造化难得!偶有机缘,却动辄陨落。

    修仙……不易!

    “玉仙子,是否找出了此阵的最薄弱之处?”林辉试着轻声问道。

    “果然是你!没想到你竟然没死,反而在短短几个月时间里,修为飙升到那么高,造化真是不小。”玉仙子不答反而如此说道。单凭林辉能叫出她的名字,早有怀疑的玉仙子便敢断言林辉就是当时楚天狐四人追杀她时在玄荫山脉遇见的那位练气期一层的小修士。

    “能得到玉仙子的牵挂,是林某的福气。”林辉笑道。面色淡然,未露丝毫轻佻之色。阵法中的百多年虽为虚假,但却真实经历过,此条炼心之路使得林辉沉稳了很多。

    陡然,林辉轻呼一声“哎哟”,腰部被张紫妍狠狠捏了一把,扭头看过去,但见张紫妍正脸色平静,眸子深处却蕴含冷芒的盯着玉仙子。

    玉仙子瞥了眼张紫妍,便看向林辉,突然又收回视线,暗自沉思一会,缓缓抬起手,指着一间竹屋说道:“若是我没猜错,此阵的最薄弱之处应该是那间竹屋。”

    此屋,正是林辉从中得到玉简和一罐茶叶的那间竹屋。

    林辉和张紫妍二人眼神变得怪异起来,各自心里有所思,大体脱不了一个想法,为何布下此绝阵的人会将一枚透着古怪的玉简放在阵法的最薄弱之处,那人究竟是何想法?

    “那就破阵吧!”结丹期女修冷然道。

    顿时,几人各自掐诀施展法术对那间竹屋展开攻击。林辉和玉仙子二人也没有落下半分。七人所施展的法术先后落到竹屋上。然而,当最后一个法术落到竹屋上时,那看似弱不可击的竹屋竟巍然不动,未曾遭到丝毫的损坏。。

    顷刻间,人人面露古怪之色。

    突然,那位筑基中期的修士一拍腰间储物袋,从中取出一件四品灵器的魔器来,并小心翼翼激发,当达到爆炸灵界点时立即甩手扔向那间竹屋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