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隆!”

    巨响传来,未激起丁点粉尘,竹屋亦安然无恙。

    一件四品灵器的自爆,竟无法撼动竹屋分毫?而此屋,还是这座七绝阵的最薄弱之处?霎时,就有三位修士用怀疑的目光看向玉仙子。三人都是筑基期修士,其中一位自然是林辉。

    眼见三人看向自己,玉仙子不屑地冷笑,“若是七绝阵如此容易破掉,还配叫七绝阵么?”

    “奶奶的!一件灵器不成,就用十件。十件再不成,就用二十件,直到轰掉这件破屋子为止。”林辉咬牙发狠的说道。随即,一拍腰间储物袋,从中一下子取出两件灵器来,一一激发之后,砸向那间竹屋。

    另外两位筑基期修士遭受玉仙子的嘲讽,一阵羞噪,也不忿的从储物袋中取出灵器,纷纷引爆。彭青云、张紫妍、玉仙子,以及结丹期女修同样取出灵器引爆后扔向竹屋。洗劫了一下竹屋中的宝贝,如今七人除灵石和丹药外,几乎什么都不缺了。灵器材料一大把。几人一直心存疑惑,此地明明有废丹存在,却无一粒成品丹药,莫非此地的主人不会炼丹?还是炼制出来的丹都被用去了?

    当然,林辉心里只怀疑此地炼制出的丹药,已经被用掉。毕竟,他在此座洞府中已经得到了一枚即将化形的丹药。丹药能化形,足见此洞府的主人在炼丹上的造诣极高。否则,无论历时多少年,丹药在炼制的过程中结构没有达到最完善的地步都无法化形的。就如同人由骨头经脉血肉架构起来一样,丹药也有它的组成方式。

    一件件魔器自爆,传出一声声“轰隆隆”巨响。竹屋始终没有任何损坏。

    果然不愧是绝阵!就连最薄弱之处,都能抵挡如此多件等阶为灵器的魔器自爆而毫发无损的。

    七人的储物袋中,等阶稍低的灵器纷纷自爆完,却无法撼动得了竹屋。七人脸色骤然间变得难看起来,甚至心里不禁浮现出“此阵无法破”的想法来。但他们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三四品灵器自爆完了,就用五品六品的灵器。

    六品灵器,即便是魔器,都已经是能让元婴期修士为之动容的灵器了。大多元婴期修士,尤其是元婴前期的,都只能用六品灵器而已。而七八九品的灵器,一般都被元婴中后期的修士搜刮去了。

    如今,为了破阵,为了活着出去,再好的灵器,也不得不拿出来自爆。刚从竹屋中获得的魔器,有一半过都拿出来自爆了,却损坏不了竹屋。七人大感泄气。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刚得到的灵器,还没捂热呢!就又拿来自爆掉了,心不甘啊!”林辉苦着一副脸,很悲哀的说道。

    “哼!都什么时候了,还在想着这些魔器。难不成你想成魔?”玉仙子冷哼一声,讥讽道。

    “切!凭本大爷的心性,怎么可能去做一个魔。倒是某个容易上当的小屁孩,说不定会被哪个魔骗去做一个小魔女呢!”林辉撇了撇嘴,反击道。

    显然,林辉说的是当时玉仙子相信楚天狐的道誓而将玉简交给楚天狐的事。

    玉仙子大为气怒,瞳孔猛然一缩,最后却冷哼一声,将头撇过一边去,不再看林辉。

    张紫妍扫了眼林辉和玉仙子,没有说什么,仍然不断地从储物袋中取出魔器激发之后攻击那间竹屋。

    突然,结丹期女修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件还没有激发便散发着滚滚魔气的灵器,脸色阴沉。

    “好强的魔力!”彭青云脸色一变,低沉道。

    “这是什么等阶的魔器?”那位筑基后期修士面色煞白,喃喃道。

    “白痴!一件至少是七品灵器的魔器也拿出来自爆掉,难不成这阵缺了你那件魔器就破不了了么?”林辉看着结丹期女修手中的魔器,暗自腹诽道。

    一件七品灵器的魔器,可以令一位魔修或有志成为魔修的人为之疯狂了。拿来自爆掉,实在是太可惜了。

    说是这么说,但结丹期女修眼看那么多魔器拿来自爆掉,都无法撼动得了那间竹屋,心中自然焦急。既然低等阶的魔器无法损坏竹屋,从而破除此座七绝阵,她只能取出身上更高等阶的魔器,希望借此能震出一些损坏来。即便只是一丁点,也能给七人希望,说明此阵还能破。

    “轰!”

    那件等阶至少为七品灵器的魔器撞上那间竹屋后,轰然自爆。此件魔器的自爆响声,将其他几人甩出的魔器爆炸的响声硬生生压了下去。此地,似乎只有结丹期女修甩出的魔器爆炸而已。

    “咔嚓!”

    一声极其细微的响声传来,顿时令七人面露喜色。

    但见竹屋的那些紧凑在一起的竹片,在发出细响之后,开了一条条浅浅的裂痕。也就是说,在无数魔器的自爆之后,结丹期女修以一件更高等阶的魔器自爆成功打开了此屋的坚硬外壳,给几人破此阵拾回了信心。

    霎时,为了活着离开此地,寻回信心的七人再度激情高涨,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件件魔器,激发之后,达到爆炸灵界点时立即甩手扔出去。

    然而,数十件五品、六品的灵器扔出去,都无法再给竹屋造成丝毫损坏。仿佛,这些在如今的修仙界,元婴期魔修都常用的魔器在破此座七绝阵最薄弱的一环时也没多大用处。

    “奶奶的!好不容易得到的魔器,莫非一件都带不走?”林辉暗自恨道。一拍腰间储物袋,也取出一件等阶至少为七品灵器的魔器,扔给结丹期女修,道:“前辈,靠你了。”

    林辉筑基前期的修为,最多能引爆六品灵器,七品灵器就不是他这个修为所能控制得了的。即便是六品灵器,他也要耗费很多的灵力才能勉强控制住。至于张紫妍、玉仙子和彭青云三个练气期十层的,更是只能控制住等阶为三品的灵器自爆。

    结丹期女修拂袖接过那件魔器,眼眸闪过一丝意外,但没说什么,直接引爆那件魔器,甩手扔了出去。

    “轰!”

    又是一声能掩过其它声音的巨响。

    烟消雾散之后,呈现在七人眼前的竹屋,裂开的裂缝又多了一些,并且稍微深了一点。但也仅此而已,并未真正对竹屋造成致命的损坏。

    七绝阵,依然将他们牢牢困在此地。

    “妈的!大不了不要这些魔器。”那位筑基中期的修士怒吼一声,从储物袋中一次性将他所得到的两件等阶不明,至少为七阶以上的魔器甩手扔给结丹期女修。

    两件高等阶魔器自爆后,竹屋的裂痕又深了一些。但依旧巍然不倒。

    而此时,张紫妍、玉仙子和彭青云三人所能控制得了的灵器已然自爆完,都不得不待在一旁,脸色奇差。

    林辉和另外两位筑基期修士身上的魔器,亦是快用完了。

    “前辈,这是晚辈得到的三件等阶不明的魔器,有劳您了。”那位筑基后期的修士一拍腰间储物袋,从中取出三件魔气滚滚的魔器出来,扔给结丹期女修。

    结丹期女修自然不会客气什么,接过之后,就立即一一激发,然后甩了出去。

    三声轰然巨响,竹屋仍是裂开缝隙而已。不过,缝隙已然很明显了。但几人身上的魔器已经快用完。若用完之后,竹屋依然未倒,又该如何?

    “林兄,这是我身上剩余的魔器,你拿去吧!”彭青云从腰间摘下一个储物袋,递给林辉,说道。

    林辉接过储物袋,神识往里面扫了一眼,道:“这些魔器的自爆对竹屋没用的。你还是留着,日后或许会有些用的。”

    “我们修的是仙道,留着魔器能有什么用处?你还是拿去引爆吧!再怎么说,也能起到一点作用的。蚁多亦能咬死象,可别小看几件魔器。”彭青云淡笑道。

    “那好吧!”林辉收回储物袋,点头道。随即,从储物袋中取出魔器,激发之后达到爆炸灵界点立即甩手扔出去,一件接着一件,很快就扔完了。然后,将储物袋交给彭青云。

    紧接着,张紫妍也将储物袋内剩余的无法激发的魔器交给林辉。

    跟张紫妍,林辉就不会客气了。温和一笑,便接过储物袋,取出魔器,一一引爆。

    两人储物袋中的无法激发的魔器,少说也有三四十件,全都引爆后对竹屋竟仍然是没有造成多大的损坏。

    林辉和张紫妍,以及彭青云的脸色变得愈发难看起来。甚至,心中生出一股挫败,既而一抹绝望心态渐渐衍生。

    即便是一位化神期修士,在如此多的魔器自爆之下,都会陨落的。而此竹屋竟巍然不倒,即使到处开了裂缝,都未显露出任何要倒下的迹象。当然,他们几人没见过化神期修士,甚至连元婴期修士都只有结丹期女修机缘巧合之下见过一位元婴前期修士而已,自然不会知道化神期修士的恐怖,亦不知元婴期修士究竟有多强。

    “我这些魔器,你也拿去吧!”玉仙子摘下腰间一个储物袋,突然对林辉说道。当即,将储物袋扔给林辉。

    “怎么都给我?那不是还有两位大哥也是筑基期修士么?莫非大爷的英武雄姿打动了这位玉仙子,要主动投怀送抱了?”林辉接过储物袋,神情略显别扭,心里暗自嘀咕道。

    若没有张紫妍在一旁,说不得林辉又要无耻的风骚一把了。但佳人在一旁,就不得不将他的风骚收敛起来。一脸的正人君子模样,看起来十分欠扁。只见林辉谦和一笑,道了声谢,便从储物袋中取出魔器,一件件的激发引爆。然后极为不舍的将残有玉仙子身上余香的储物袋还给她。

    至此,所有七品以下的魔器都被引爆完。

    竹屋再多的裂缝,也巍然屹立,不肯折腰。昂然站在那儿,似乎在嘲笑眼前七人的愚昧无知。

    见此,结丹期女修又从自己的储物袋中取出一件高等阶的魔器来,引爆后投向竹屋。

    竹屋的裂缝再次加深。但也仅限于此。

    七人全都停下来,不知是没有魔器再拿来引爆,还是自知再多的魔器也无法破开此阵法来。一个个忿怒的盯着那间要倒不倒的竹屋,眸子中燃烧着憋屈的怒火。

    “他娘的,魔器没了,老子还有道器。”那位筑基中期修士一拍腰间储物袋,从中取出一件等阶为二品灵器的道器来。若非此时情况危急,这位筑基中期修士是断然不肯拿出一件二品灵器的道器来引爆的。

    毕竟,对于修仙道的修士来说,道器的等阶即便仅是二品,也比四五品的魔器要强。用魔器易成魔,用道器则无碍。相信此地的几个修士,没有谁是愿意成为一名魔修的。

    随即,筑基中期修士激发手中的二品灵器,达到爆炸灵界点时,立即甩手扔出去。

    “轰隆隆!”

    仅此一件灵器自爆,传出滔天巨响。

    但见那间三四百件魔器自爆都无法轰塌的竹屋,在一件二品灵器的道器自爆之下,轰然崩塌。竟就此倒了下来。

    与此同时,此处周围环境立刻扭曲变形。速度极快,让人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瞬间便将七人挪移出去。七人脸色骤变之下,被这股诡异的力量拆散开,挪移到各处不同的地方。当他们身子再出现时已然身在他处。

    ……

    “不!”

    七绝阵被迫的同时,黑幕森林地下世界,传出一声滔天怒吼。一连串噼里啪啦的响声后,那些禁锢着阴魔尊者的禁制,竟在其暴怒之下奇迹般的被挣脱开。但也因此喷出一大口鲜血来,显然因此受伤极重。

    他的鲜血,不再是黑色,赫然是血红色。

    “恭迎魔尊出世!”那些魔,不管身在地下世界何处,纷纷跪倒,齐声大吼。

    但见从禁制中走出来的阴魔尊者,身高再不是三尺之躯,已达到人类的高度,有六尺之高。长着飘逸的长发,皮肤透着一股病态的苍白,黑瞳幽暗,额头处似乎开了一条裂缝,里面冒着森森血光。

    没有理会那些跪倒在地的魔,身子一闪,隐没于空中,再出现时,已然身在阴月山下的洞府中,眼见满目疮痍的洞府,脸色顿时阴沉下来,陡然又仰天咆哮道:“是谁?”

    “啊——”

    一声尖叫,群鸟惊悚,纷纷展翅飞走。瀑布流淌而下的声音,似乎在这声尖叫之下,也黯然失色。

    整座森林,都沸腾了。

    这是一处占地不是很广的密林,林中有一处高约四丈的瀑布。如今是枯水期,从高处流淌下来的水远不及盛况之时。瀑布之下,是一个水潭。潭中,有一女子,清丽脱俗,被水打湿的黑发配上她那白皙的俏颜暗含妩媚。

    然而,只穿一件素色肚兜的女子,此时却花容失色,尖叫一声之后,整个人便愣住了,大脑一片空白。。

    但见高空中,一位身穿青衫、面容普通的青年色咪咪的盯着潭中的女子,嘴里“哗啦哗啦”地流下淫荡的口水。

    “凹凸有致……容颜倾城……这娘们,长得真他妈的让人热血沸腾,典型的祸国殃民啊!大爷的桃花运来了!”身在空中,林辉看着潭中的女子,心里不断地品评、嚎啕。以林辉如今筑基前期的修为,完全可以凭借灵力悬浮在空中,但这淫荡的家伙却极为无耻的做跌落势,朝着女子猛地扑下去。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