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了七绝阵后,林辉来不及抓住张紫妍,就被一股大力拉扯进了虚空,当他再出现时,便是刚才那幅画面。方一显身,就发现下方潭中的女子,立即毫不犹豫的做出了正确英明的决定,成下落势。

    “砰!”

    林辉跌落到潭水中,不偏不倚地扑到女子身上,准确率非常高。那只手,似乎早有预谋一般,极为无耻的扯住女子的肚兜。

    唇对唇。

    林辉能如此“意外”的一亲芳泽,享受之极。

    女子美眸大睁,短暂的大脑空白之后,顿时勃然大怒,用尽全身力气,将林辉一把推开。

    “啊——”

    又是一声悠远的尖叫。

    女子赶紧双手环胸抱住,挡住那两团白嫩嫩的受惊兔子。殊不知,她如此作为却更易勾起男人掩藏在心底的原始欲望。女子的脸色因羞怒而变得通红,看着林辉的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

    林辉手里拿着女子的肚兜,脸上看不出任何的尴尬和羞涩,眼睛反而肆无忌惮的欣赏着女子的身子,一副极为老练的样子。一如几个月前在坊市中摆地摊,扫视那些女修曼妙身姿的情形一般无耻。

    一股热流自心底燃起,几欲焚烧林辉的身子。

    “流氓!”泪水在女子的眼眶中打转,泫然欲泣。

    “不好意思啊!意外,纯属意外。”林辉看得差不多了,眼见女子又一副要哭的样子,赶紧将手中的肚兜扔回给女子,脸上适时的流露出“尴尬”的神色。

    “转过身去。”女子带着哭腔叱责道。但落入林辉耳中,却一点气势都没有,反而像是情侣打情骂俏一般。惹得林辉心中一荡,差点又要无耻了。

    一会后。

    “我要杀了你!”悄然退到岸边,将衣裳穿上的女子,手里提着一把剑,对着林辉掷了过去。

    以林辉的修为,即便背对着女子,对女子的一举一动也了如指掌。

    “嗙当!”

    利剑仿佛撞上了铜墙铁壁,未能刺进分毫,就被稍微弹回一些,掉落到潭水中。

    林辉修炼五灵淬体九变诀进入血变后,以血肉之躯抵挡一件中品法器都不是问题,更何况仅仅是世俗间的一把普普通通、稍微锋利一点的剑而已。

    霎时,女子美眸陡然大睁,一副见鬼的模样盯着林辉,满脸的不可置信之色。

    “一把破剑也想杀大爷,幼稚!”林辉两指夹住那把利剑,不屑之意十足。“还给你!想杀大爷,回去再练几年吧!”

    那把利剑顿时落在女子身旁,已然弯曲。

    女子傻了一般,愣愣的看着那把利剑,复又看向林辉。长那么大,她还从未见过此等诡异事,那流氓竟然刀枪不入?他修炼的到底是什么武功?问世间,有哪种武功能刀枪不入?

    “这地方风景不错,是个洗鸳鸯澡的好地方啊!”突然,林辉环顾一眼四周,发出一句邪恶的感慨。

    “无耻!”女子羞愤。

    “无耻?嘿嘿!大爷就让你见见什么叫做无耻。”林辉这荡货果真在说完之后做了一件极度无耻的事,竟当着女子的面将衣服一件件的脱下来,随手扔到潭水边的岩石上。

    女子恨得咬牙切齿,大骂道:“流氓!我南宫玉总有一天会亲自手刃你,让你碎尸万段,死无全尸。”

    “切!瞎吹吧!就凭你,也想杀得了大爷。嘿嘿!下次再遇见,大爷就吃了你。”看着女子近乎于落荒而逃的背影,林辉撇撇嘴,随即又想到了什么,淫笑道。那样子,猥琐之极。

    “也不知道紫妍还有彭兄现在何处,但愿不要出现什么意外!千万不要让紫妍出现在男人的澡堂里。”林辉虔诚的祈祷道。

    舒舒服服的洗了一个澡之后,林辉起身穿上衣服。

    选了个偏僻的地方,开始清点起此次前往黑幕森林的收获。

    一柄魔刃、一把魔剑、一套魔甲。以林辉眼下的修为,倒也勉强能使用一次魔刃。魔剑,是得自那七间竹屋中储放灵器的屋子,是一把等阶至少为七品灵器的魔器,当然具体是什么等阶林辉也没法知道,这是他留下的一件唯一没有自爆的灵器。魔甲,是打碎那块墓碑时,飞出的七团黑气中的一团。至于那六团浓浓黑气里是什么,又去了何处,林辉自然不可能知道。

    一枚玉简和一罐茶叶,被林辉特别放好。尤其是那枚玉简,玉仙子此次出现在洞府中,定然也是为这枚玉简而来。林辉暗自琢磨道。

    还有无数的炼器炼丹的材料,被林辉收在两个储物袋中。他不是很熟悉这些,决定拿回去通通交给萧蓓这位炼丹大家。

    一品灵乳。能在灵力耗尽,关键时机,喝下一滴,便灵力尽复,挽救林辉一条小命。

    两幅画卷,一幅意味着生,另一幅意味着死。两幅合在一起,就是生死的寓意。但画卷究竟有何用处,林辉仍不知。再怎么琢磨,也不明了。

    然后便剩下最后一个储物袋。

    这个储物袋中,放有一朵得自黑幕森林外围水潭中的七叶雾莲,还有一枚得自洞府中即将化形的丹药,以及得自竹屋中的五十八枚妖丹。

    除此之外,林辉修为提升到筑基前期巅峰,也是一个巨大的收获。是其它东西都无法比拟的。对于修者来说,修为最重要,其它一切都是外物,只有修为上去了,才是距离长生越来越近。

    还有,进入镯子中,发现五灵塔,并习得体技土,也给林辉增加了一张保命符。凭借十三个姿势,他能越阶挑战结丹期的高手。

    黑幕森林一行,林辉可谓收获丰厚。

    任是哪一件,拿出去拍卖,都是价值连城之物。甚至很多都是无价的,比如那枚玉简,谁知道藏有什么秘密呢?又比如那两幅画卷,一生一死,生死可谓天道,又岂是寻常之物可拿来交换的?

    拿着最后一个储物袋,里面装有一枚即将化形的丹药、一朵七叶雾莲和五十八枚妖丹,林辉没有多想什么,直接神识探入储物袋中……

    “咦?”

    林辉心里陡然一惊,心念一动,在他眼前立即出现一位长着天蓝色头发,外表看上去七八岁样子的小女孩,全身光溜溜的未穿一件衣服,此女孩躺在地上,紧闭双目,呼吸匀称,竟在沉睡。

    而储物袋中,已然没了丹药的影子。

    “难道……这女孩……是那枚丹药化形后的样子?”林辉双眼霍地圆睁,不可思议的呢喃道。

    “怎么会一下子就长得那么大?”

    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林辉立即神识进入储物袋中,一扫而过。

    “我的七叶雾莲!我的妖丹!啊——”

    霎时,一声悲愤怒吼自林辉颤抖的嘴唇里咆哮而出。声音悠远,久久未消散。附近的鸟兽,惊慌失措,纷纷奔走逃离。

    将储物袋中剩余的全部倒出来。

    但见装着七叶雾莲的玉盒不知何时被打开,里面的七叶雾莲少了两片莲瓣,显然是被小女孩吃掉。而妖丹,原本有五十八枚,此时竟只剩下二十六枚,那枚疑是七阶的妖丹也被小女孩吃去了。

    林辉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绿,看向小女孩的眼神燃烧着熊熊怒火,林辉全身充满了浓烈的火药味。

    “灵石,大爷的灵石全被你吃完了。你给我醒来……醒来!”林辉猛然向前,抓狂似的掐住小女孩的脖子,疯狂的摇晃。

    小女孩吃了过多的妖丹,陷入沉睡中,任凭林辉如何摇晃,都面色不变,双眼未睁,呼吸匀称。

    “奶奶的!吃了大爷那么多灵石,迟早要在你身上找回来。”林辉眼见无法弄醒小女孩,只能落下一句狠话,便将小女孩单独收入一个空的储物袋中,似乎仍不解气的样子,拿着储物袋用力的晃了几下,才重重的挂在腰间。

    站起身,放出狂妄剑,身子一跃,踩在剑身上,就要御剑飞行。修为达到筑基期后,已经可以御剑飞行了,但林辉修为突破太过迅速,没有时间去了解学习御剑飞行的技巧。所以,当他踩在剑上时,顿时身子一歪,狂妄剑倾斜,立即就要倒下的样子。

    林辉陡然一惊,赶紧稳住身子,灵力充斥双脚,控制着身子和剑,缓缓向前行,一边飞行一边摸索。半日时间后,林辉已经能勉强御剑飞行了。

    既然从黑幕森林中出来了,他就必须尽快赶回门派,向掌门封承运禀报黑幕森林中搜集到的关于魔的信息。只是,此番包括赵、陈两位长老一共三十人,最后却只剩他一人回去,仙道崎岖,荆棘坎坷,每一步都不容易啊!稍有不慎,便小命不保。

    玄荫山脉,绵延数千里。林辉御剑飞在高空中,很容易就看见了远在近万里外的玄荫山脉。顿时,控制着狂妄剑,林辉享受着御剑飞行的快感,极速向玄荫山脉飞去。

    半个月后。

    林辉距离玄荫山脉百里之外时,降落到平地上,凝神看着前方的高空,心里莫名的生出一丝阴霾,情绪骤然间沉重起来,似乎有股不祥的预感在心里滋生。

    “奶奶的!怎么感觉有点阴森森的,不会是发生什么事了吧?”林辉苦着脸,暗自闷声道。

    “先去坊市里,找萧蓓,将两个装着材料的储物袋交给她再说。好久没看到这小妞了,娘的,竟然有点想她了,难不成大爷当真是喜欢上这小妞了。”林辉咧咧嘴,无奈地想道。

    当即,林辉身子一点地,立即纵身跃起,每一步,都有数丈之远,在空中留下一片残影。眨眼间,身子就淹没在了丛林之中。

    以林辉如今筑基期的修为,依靠脚步赶路,赶到坊市中,也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坊市中,表面上看没有任何变化,如往常一般。但稍微细致点便可发现,那些人的面部表情都不是很自然,显得极为别扭,仿佛在心惊胆颤着什么似的。

    林辉眉头紧皱,越看越不对劲,便走到一边的摊位上,询问老板。

    “老罗,这坊市中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怎么人人看上去都人心惶惶的?”林辉靠近一位中年人,低声问道。

    “说不得!说不得!”老罗连连摇手,脸上全是惊恐之色,压低声音说道。

    林辉心底一震,愈发觉得事态严重,一把拽过中年人,面露狰狞,低喝道:“奶奶的!你这老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大爷不动粗,你就不知道大爷的厉害!给大爷说实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林小哥,你就饶了我吧!真的说不得啊!”中年人被逼得差点要哭,苦苦求饶道。

    “我靠!天塌下来也不用你撑着,你怕个鸟!有什么话说不得?快快说来,不然大爷先要了你小命。”林辉抓着中年人脖子的手突然一用力,恶狠狠的说道。

    “我说,我说!你快点松手!我要喘不过气来了。”中年人因呼吸不畅,面色涨得通红,艰难的说道。

    林辉也不怕中年人跑到哪里去,放开中年人,说道:“快点说。”

    中年人东张西望了一番,做贼似的靠近林辉,悄悄说道:“玄荫山脉上四大宗派被灭了。”

    “什么?”林辉陡然大惊。

    “小声点,小声点!别让人听见,否则你我就没命了。”中年人脸色一变,立即哀求道。可想而知,这段时间里,他心里的恐惧达到了何等程度,简直是闻风便要丧胆了。

    “到底怎么回事?”林辉面色悲愤,声音嘶哑的低吼道。

    “具体情况,我也不知。只是听说在一个月前,有一大批修士突然出现在玄荫山脉,梦玄宗、玄灵门和玄风洞三大门派短短三天时间就被攻克,而贵派则耗时半个月,最后两位结丹期的老祖宗被杀了,才攻下来的。”中年人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知道的低声说出来,那谨慎的样子深怕他人听去似的。

    从老罗处离开,林辉又去问了其他几位熟悉的人,得到的情况都差不多,心情不由愈发沉重。

    点玄派没了,就如同家没了一般。从此之后,他就只能四处漂泊,居无定所,成了个无家之人。

    懵懵懂懂的走到萧蓓租房处,他脑子浑浑噩噩的,仿佛丢了魂。

    站在门前,林辉没有像以前一样打出一道灵力到禁制上,而是激发手中的传讯玉符,通知萧蓓。半晌,房门开启一丝缝隙,萧蓓从里面探出半个头来,显得小心谨慎,发现是林辉时,她一张绷紧的脸顿时放松下来。

    旋即,眼眶一热,泪水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思念,萧蓓跑向林辉,猛地扑入他的怀中,痛哭道:“这段时间吓死我了。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被掠夺者抓过一次,萧蓓心灵上的伤痕还没有恢复过来,又遭到玄荫山脉四大宗派被灭,导致坊市中人心惶惶,萧蓓更加害怕,深怕又被谁抓去。若不是因为要等着林辉,她早就远离玄荫山脉这处是非之地了。

    “我回来晚了。”林辉伸手轻拍着萧蓓的后背,低声说道。仿佛是在对萧蓓说,又似乎是对点玄派说。

    两人进入租房内,重新将门掩上,坐定后,林辉皱眉说道:“小蓓蓓,眼下四大宗派被灭,此地已成是非之处,留不得。你一会就收拾东西离开此地吧!”。

    “那你呢?”萧蓓容颜楚楚的看着林辉,问道。

    林辉沉吟道:“我暂时走不了。”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