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走,我也不走!”萧蓓倔强的说道。

    林辉本就压抑得极沉重的心情顿时恼怒,“叫你走你就走!难不成你还想被抓去?还是想就此死在这里?”

    “我不想再跟你分开。”萧蓓的泪水忍不住就流了下来,哽咽道。

    闻听此言,林辉再怎么恼怒也发不起火来,心顿时一软,“小蓓蓓,听话,你先去附近的城池等我。放心,我现在已经是筑基期的修为,只要不冒很大的风险,是不会出什么事的。等我事情办完后,就立即去找你。”

    “你已经是筑基期修为了?”萧蓓止住哭泣,陡然大惊道。

    离开时,林辉可是只有练气期五层修为而已的。不过短短两个多月时间,就从练气期五层一跃到了筑基期,这是何等恐怖的速度?即便是单一灵根修士,在不断地灵药供应之下,也不可能修到筑基期。林辉,究竟有何等机缘,才造就了此番修为?萧蓓百思不得其解。

    自然,萧蓓是无法想象得到,林辉几人走了百多年的路程才换得的修为。任何修为的提升,都不可能一蹴而就的,都必须要经历时间的沉淀。否则,根基不稳,突破过快,必然导致爆体而亡。

    林辉点了点头,道:“所以你尽可放心离去。我一人足够了。你留下来,反而我会束手束脚,行动不便。”

    萧蓓满脸不情愿,但林辉说的话又有道理,只得苦着一副脸,说道:“那我去哪座城池才好?”

    “汉水城。”林辉沉思一会,说道。

    ……

    下午,将两个装着炼器炼丹材料的储物袋交给萧蓓,让她好生琢磨这些材料如何使用,便送其离开坊市,直奔附近的汉水城。

    夜幕降临,林辉出了坊市,依循着熟悉的路线,往点玄派山门赶去。走的是同样的路,但心情却截然不同。

    不多时,便靠近点玄派。

    看了眼站在山门前的四位陌生修士,林辉身子偏移,避开四人的视线,悄然进入门派中。凭他筑基期的修为,那些练气期三四层的修士自然无法发觉他。

    专拣些偏僻小径走去。眨眼间,外门弟子所住的地方落入视线中。而此时,那些房屋内,住的修士,有陌生面孔的,也有熟悉的。毕竟,林辉在外门待了那么长时间,对外门弟子还是非常熟悉的。而修仙一途,大多修士都只注重能否长生,对门派的感情反而比较冷淡。谁掌控点玄派,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一如既往的给他们提供平静地环境继续修炼。所以,外人入侵点玄派,那些底层的弟子临阵倒戈或战后投降都是很平常的事。

    站在一处隐蔽的地方,遥遥看着远处一座座屋舍,仿佛心中的某种东西被别人拿走了一般。林辉的心犹如滴血一般的疼痛,眼眶一热,就要流下悲痛的泪水来。

    没想到,一趟黑幕森林之行,再回来时,竟然物是人非,连回自己的门派都要偷偷摸摸的了。而看着那些熟悉的屋舍,以及偶尔看见的熟悉人影,林辉心神恍惚,不知真幻。一股陌生的感觉,竟就此在心底滋生出来。

    那些屋舍,他再也不能随意出入。

    那些人影,他看着便厌恶。

    林辉身子一动,离开此处,来到他身为外门弟子时所住的房屋前。

    突然,一声女子的娇笑传入林辉的耳朵中。那笑声,蕴含无穷春意,在这迷人夜色中尤为勾人。

    林辉脸色一变,一股怒火在伤痛的心上燃烧起来,使得林辉整个人都阴森起来,面孔变得阴沉可怖。缓缓挪移着脚步靠近房屋,杀气随着他的每一步落脚而厚重。

    到最后,林辉靠近房门时,他身周的气势充满了肃杀,眼瞳有着一丝血丝在游走。

    “谁?”

    屋内的人意识到有人靠近,感应到林辉散发出的杀气时,立即惶恐的大喝道。

    林辉脸色冰冷,陡然踹开屋门,身子一动,灵力鼓荡周身,袖袍一挥,一股磅礴灵力挥手而出,那名仅有练气期五层,上身赤裸的男子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便仰面倒下,双目圆睁,死得不能再死。

    筑基前期巅峰的实力对战练气期五层,可谓绝对的压倒之势。不过半息时间,就将那人解决掉。

    随后,林辉冷冷的看向那位穿着一件花红色肚兜的女子。

    此女,林辉有印象。

    “林……林师兄!”女子身子蜷缩在一起,躲在墙角,颤抖着嘴唇,满面惊恐的说道。

    林辉一拍腰间储物袋,手中多出一个香包来。正是林辉在参加门派大比时,一位女弟子所赠送的香包。而那位女弟子,便是眼前此女。

    厌恶的扫了眼女修,林辉将香包扔下,没有杀她,转身离开房屋。从头到尾,未说过一句话,他的胸中有的只是杀气,憋得心慌,憋得他说不出话来。

    由于林辉作为外门弟子时所住的那间房屋本就有些偏僻,而林辉动作又快,仅仅挥手间便将那位练气期五层的修士杀死,故而并未惊动他人。至于那位女弟子,不知为何没有说一句话,蜷缩在屋子的墙角,目光痴愣的盯着眼前的香包,泪水淹没了脸颊。

    夜色醉人。

    林辉出了房屋,便将杀气收敛起来,扫视一眼外门弟子所住的一排排房屋,心情压抑。忽而抬头看向山顶内门弟子所住的地方,停顿了片刻时间后,身子一动,立即朝着山顶方向快速行去。

    霎时,林辉那萧瑟的背影隐没于夜色里。

    山顶,管普的院落,稀稀拉拉的燃着几盏烛火,没有一丝声音,四周一片寂静,仿佛睡着了般。

    林辉倒背双手,默然站在身为核心弟子时所住的房屋前,很想掏出那枚玉牌,进入屋子内再看几眼,把里面的一切都记住,以免在迷茫中不至于丢失记忆。但他终究还是暗叹一口气,在沉默中转身离开。

    突然,那间房屋的门被从里面打开,一个熟悉的人影落入林辉的视线内。

    “林师兄!”屋内之人惊呼道。

    停顿了几个呼吸时间,那人又紧接着说了一句,“你没死?”显然,林辉的出现,让他大吃一惊,目露不可置信之色。

    林辉目光冰冷,阴沉道:“莫非方师弟希望林某死?”

    “林师兄误会了,方某没这个意思。只是霍彬师兄回来说前去黑幕森林的师叔和师兄弟们都死了。没想到师兄活了下来。”方越急忙解释道。

    “霍彬?他回来了?”林辉顿时将压抑住的杀气全都释放出来,四周霎时一片肃杀。

    “半月前回来的。”方越感受到林辉身上的杀气,心底陡然大震,竟然有种越来越看不透林辉的感觉萌生出来。短短两个多月时间,面对同一个人,竟有如此之大的变化,方越大为困惑。

    “他现在在哪里?”林辉目中寒芒闪烁,冷冰冰的说道。

    “在他师傅段长老的院落里。”方越心思一动,暗自冷笑一声,脸上却面不改色的说道。

    瞥了眼方越,林辉冷哼一声,道:“这次我不杀你。希望下次见面,我依然不会杀你。”话语中,警告之意十足。而后,林辉转身朝霍彬所在院落极速赶去。

    方越心底一震,背后冒了一把冷汗。看着林辉的背影,面色阴晴不定。

    出了西院一段路程后,林辉骤然止步,目光阴沉的抬头看向前方,双手不禁紧紧握起来。在那里,站着一人,如雕塑一般,似乎专为他而等。但林辉感受到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魔气,却不由恨意大生。

    “筑基前期?”管普转过身,看着林辉,脸色一变,骇然道。

    “没想到你投靠了魔,自己也成了魔。”林辉愤恨的说道。从霍彬能再返回宗派,以及管普身上散发出的魔气,他就敢断定四大宗派被灭的事一定与魔脱不了干系。

    管普对林辉的愤恨只是撇了撇嘴,充满了不屑,乜斜一眼林辉,没有回答他的话,反而“嘿嘿”一笑,阴森森的说道:“既然来了,就没必要走了。最近为师刚学了一种异类的秘术,叫搜魂术。想在你身上试一试,看管不管用。”

    闻听此言,林辉嘴角一扯,勾起一抹冷笑,“就凭你,筑基中期的修为?若非成魔,恐怕仍是筑基前期的修为吧!”

    “杀你,足够了。”管普阴笑道。

    蓦地,话未说完,管普便张嘴一喷,一柄裹着淡淡魔气的飞剑从嘴里喷出来,双手迅速掐诀,一段繁琐复杂的印诀不到一息时间就落在飞剑之上。

    霎时,飞剑魔气大涨,仿若一把滔天凶器。

    若在野外空旷之地,林辉恨不得用魔刃一次就将管普杀了。但如今身在灵雾山上,此地人人皆为敌人,若用了魔刃,定然自己也会丧命于此。显然,林辉不可能这么做。为了杀一个筑基中期的管普,曾今的师傅,而将自己小命搭上,不值得。

    顿时,林辉身子一动,摆出体技土的第一个姿势,似慢实快,一股庞然巨力充盈双手,周围凝结出一圈圈的气劲密密麻麻的将林辉挡住。随着十三个姿势的做完,那些气劲不断旋转,一会后竟出现一个气劲漩涡,挡在他身前。

    林辉还是练气期八层修为的时候,就敢以体技土的十三个姿势对抗拥有结丹期修为的魅魔。而此时,他修为已然达到筑基前期巅峰,对面的又仅仅是一位筑基中期修士而已,以体技土来杀之,不难。即便对方是魔。

    带着破空之声,管普放出的本命法宝卷着浓浓魔气,直奔林辉。眨眼间,就进入气劲漩涡中。

    “什么?”管普陡然大惊。他与那把飞剑的联系竟赫然被切断了,不由脸色大变。

    但见那把飞剑在进入漩涡后,随着漩涡不停打转,最后转到漩涡最中心处时,“啪”地一声碎裂开,最后在漩涡不停搅动之下化为齑粉彻底消失。

    “噗!”管普猛然喷出一大口鲜血,脸色瞬间煞白。

    当又一次完成体技土的十三个姿势后,身前的漩涡终于彻底凝形。林辉抬头瞥了一眼管普,眼里只有愤怒和恨意。他成为管普弟子才几天,跟他并没有产生什么师徒情分。反而因为管普投靠魔,成为门派的叛徒而仇恨不已。

    愤怒、仇恨之下,林辉要杀人!

    怒杀!

    嘴角扬起一抹邪恶的笑容,林辉陡然双手往前一推,那个漩涡竟骤然间演化出成百上千个漩涡,向管普席卷而去,转眼间此地遍布漩涡,管普再无可逃之处。

    管普眼睛暴睁,几欲掉下来。恐惧乍起,迅速侵袭全身。一股死亡的危机,向管普笼罩下去。

    “林辉,你要弑师吗?”管普爆喝一声,惊恐道。

    “你还配做我的师傅吗?”林辉冷冷的回了一句,顿时打消管普的一切幻想。

    “你杀了我,也休想逃出灵雾山。”管普绝望,歇斯底里的咆哮道。紧接着,运使灵力大喊一声,在那些漩涡即将吞没他的身子时,竟自爆了身子,在这寂静的迷人夜色里发出一声“轰然”巨响。

    灵雾山被惊醒了。

    霍地,数道乌芒向管普的院落奔来,几乎眨眼时间,最快的那几个就落到地上,现出八个人影来,将林辉团团围住。后面,还有无数个人朝这边赶来。

    “筑基前期?林师弟,你又让为兄震惊了。”

    “霍彬!”林辉脸色阴沉到极致,目光若能杀人,围着他的八人已经遍体鳞伤。

    “是我!上次被你跑了,这次可没那么走运了?杀了他。”霍彬冷然道,手指着林辉。

    霎时,八人同时动手。而八人,竟全是筑基期的修为。除此之外,还有无数人正往这边赶来,只要稍微被拖上一时半刻,就当真是再也无法离开此地。

    林辉没打算自寻死路,他还想长生呢!

    霍地,但见林辉一拍腰间储物袋,光芒一闪,手中立即多出两枚五阶妖丹出来。当时,以一枚五阶巨蟒的妖丹,就能重伤魅魔乌。眼下,两枚不知是何种五阶妖兽的妖丹,要攻击的对象仅仅是筑基期。一旦引爆,出口将立即被打开。

    若非身上带着被灵石吃剩的二十六枚妖丹,林辉是断然不敢在灵雾山上杀人的。要知道,点玄派可是有两个结丹期老祖的。而能灭掉点玄派的势力,必然有两个结丹期以上的修士存在,否则难以攻破点玄派的山门。

    灵石,是那枚丹药化形后的小女孩的名字。在回来的路上,那小女孩途中醒来,林辉痛恨她吃掉七叶雾莲和二十二枚妖丹,不知浪费多少灵石,看见她便来气。所以,心思极为龌龊的帮她取了个“灵石”的名字。

    而令林辉震惊的是,神识扫过灵石的身体时,发现她竟然是罕见的冰灵根体质。不知是因吃了两片七叶雾莲莲瓣的原因还是在阴寒的火坑中导致的,林辉不懂。但灵石此时已然拥有筑基前期的修为,倒是令林辉嫉妒了好长一段时间。吃掉二十二枚妖丹,其中还有一枚疑是七阶的妖丹,再加上两片七叶雾莲的莲瓣,化形后的短短时间里就拥有了筑基期的修为,而且体内灵力一点不乱,还十分稳固的样子。林辉怎能不羡慕??

    谁不想修为能在稳定的情况下得到快速提升?

    当然,林辉几个月的时间,就从一个练气期一层的小修士到了如今筑基前期巅峰的修为,落在他人眼里,也是羡慕加嫉妒的。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