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梦踪道影 > 第一百九十五章 挥两袖而舞
    名震天下的姬昆家丁威慑秦国鬼骑的故事……纪少瑜当然知道,他听惠施说过,姬昆便是这一场战争中一战成名,传闻秦国后来也就是忌惮姬昆,才没有向周王室发难。https://

    知道归知道,他会真的以为姬小银要回去报告她的父亲么?

    “怕了吧?”姬小银在惠施的鼓动下,又来了脾气。

    “小银,你魔障了吗?我带你众目睽睽下去闯秦国邢水,你父亲姬昆才会杀了我吧。”纪少瑜摆摆手道:“这事儿没有商量,你跟惠施在宋国好好呆着,要不然就回你父亲那边去,我这边忙得很。”

    “啧,还是那么怕死……”姬小银撅着个嘴,有些沮丧,她说不过“庄周”,从小到大就说不过“庄周”,今天又惠施帮忙,都还是说不过。

    惠施望着姬小银尴尬一笑,传递了个我已经尽力了的意思。

    房间里顿时安静了下来,半晌之后,姬小银耷拉着个脑袋,垂头丧气地告辞,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庄子,你现在连秦国都敢闯,我还以为你终于要娶小银了呢,你明明就心系小银多年,结果还是这样,多好的一个姑娘家呐。”惠施望着小银离去的背影,眯着眼摇了摇头,似乎极为可惜。

    “我什么时候心系小银了?惠施,你脑子里一天想些什么东西?”纪少瑜微抬一眼,郁闷,这几个月好不容易平复了这方面的心思,又被惠施和姬小银三两句话勾了起来。

    “庄子,你明明……”惠施还想说话,却被纪少瑜一只手打断。

    “惠施,我知道你喜爱将事物分门别类,所追大道讲究一个概念,我现在给你一个慢慢去想的事情。”

    “哎,庄子请说吧。”惠施好似对纪少瑜和姬小银的事情比当事人还沮丧。

    “借命之术,这个名字听起来不响亮,而且没有攻击性,要想让此术广大门楣,引起江湖震动,还想请惠施帮我这种法术想一个响亮的名字。”纪少瑜看起来郑重其事地说道。

    他实在是需要惠施消停一会儿,随意找了个事情给他做。

    他在现实世界的印象当中,惠施今后是名家大师,纪少瑜其实不太清楚名家具体是干嘛的,不过顾名思义的想,估计就是分门别类,取取名字之类的。

    “取名字?”惠施不知纪少瑜心中所想,所以没有感到对自己学问的侮辱,就当是朋友帮忙在思考:“容我思考片刻。”

    房间里又安静了下来。

    纪少瑜长舒一口气,心却很难平复,想起姬小银转身离开那失望的眼神,心头忽然一阵绞痛。

    专心致志要去想如何找到杨朱的事情,努力控制着自己的神念,但那一丝若有若无的情愫,虽然细微,却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老祖啊老祖,我附身于你,可你的思想以及记忆都没留下,却留下一份情愫,真是折磨晚辈日日夜夜……”

    “我想到一个字!”就在纪少瑜心绪不宁之时,惠施忽然大叫一声,把纪少瑜吓了一大跳。

    “什么字?”纪少瑜回过神来,这么快?

    “且让我慢慢向庄子解释,你这法术,是将人分离成为两个人,可谓是分身,一人变为两人之术,对吧?”

    “是的,大致是这样。”

    “但却并非真正是两人,被载入神念的容器其实是原主人的一个部分,是也不是?”惠施越说越兴奋。

    “没错。”

    “那么,则如炎黄时期的古人一般,挥两袖而舞!”

    “挥两袖而舞?”纪少瑜嗯的一声:“非常贴切。”

    “你觉得这个字如何:巫?”惠施用桌上清水为墨,食指为笔,在桌子上写了一个大大的“巫”字。

    纪少瑜看着桌上之字,脑袋嗡的一声,久久不能言语。

    惠施以为是庄周惊艳,继续开口道:“你看,既能表示一个灵魂分饰了两个人的意思,又蕴含了挥两袖而舞这一个意境。”有些得意。

    “巫?”纪少瑜脑袋里面出现了数不清的画面。

    “由于庄子是创造此术之人,所以可以被称作:巫主,够有威慑感了吧?”惠施大袖一挥,说道。

    纪少瑜的神念却并未和惠施在一个频道上,他眼前恍惚地盯着空白处,如眼前有幻觉一般:

    苍雾森林里和小黑并肩战斗之时,那一声“巫主大人,你回来啦!”仿佛就回荡在房间之中。

    他分明看见一个老者跪在自己面前,不仅如此,周围树枝上站满了弓箭手,拱手而跪,齐声拜见:

    “巫主大人!”

    “这是在苍雾森林的时候……”纪少瑜喃喃,用手去抓,幻觉破灭。

    ……

    “感谢巫主大人。”

    眼前又浮现出另一个场景,原生梦境不知多少年前,纪少瑜在修真世界的坊间看到的一幕:一群百姓跪在苗果阿兰面前,不断地磕头,而站在一边的王立,扶起了众人。

    苗果阿兰看起来十分憔悴,但是转头望向王立的时候,又饱含着成就感和幸福。

    “这是苗果阿兰和王立在与瘟疫战斗的时候,当年贺鬼才和我还以为是苗果阿兰创立的巫术……”

    ……

    一幅幅画面在纪少瑜眼前闪过,猝然寸寸龟裂,散为碎片,它们化为一种有形的力量,在纪少瑜识海中卷起风浪。

    “我给宋王表演的取念之法,不就是当年苗果阿兰救治瘟疫病人所采用的巫术吗?”

    “那个苍雾森林里的刑人部落长老,看见苗果阿兰的神念,顿时便跪下叫我巫主大人,显然是王立或者苗果阿兰曾经向那个部落交代过什么!”

    “还有刑人,刑人这个名称的由来,居然是我老祖庄周为了解释中原版进化论而创造出来的!”

    “巫术也是!不对,巫术不是老祖所创,严格来说……是我创造的。”

    画面幻灭之后,一道道思绪又充斥了纪少瑜的识海,那些自己一直疑惑之事,被照亮,而又出现了一大堆未知的问题,就好像自己的灵魂在拓展疆域,永远没有尽头。

    “我和王立夫妇,到底是什么关系?”

    纪少瑜越想越觉得心颤,他开始怀疑:“这个梦仙葫里的小世界,到底是一个什么存在?”

    他已经打断了这个小世界是自己老祖回溯梦境的想法了,回溯梦境最大的特点是,它只是一个容器,和原生梦境不一样的是:回溯梦境里不能做梦。

    “这是个什么世界?”

    梦踪道影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