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梦踪道影 > 第一百九十六章 雪中酒馆
    纪少瑜现在唯一知晓的两个“天外来客”之中,李耳不愿透露这个世界分毫,看来这个杨朱,更是要非找到不可了!

    ……

    “庄周~”仿佛遥远的天边传来一声呼喊,其实惠施已经连叫纪少瑜多声了,可纪少瑜就在那里双眼无神的站着。https://

    “你中邪了?”惠施上了手,翻开纪少瑜的眼皮查看。

    “哦,没有,想起了一些事情。”纪少瑜将惠施的手挡开,回过神来说:“巫字不错,就这样吧。”

    惠施得意道:“论起名字,我可是远近闻名,你恐怕又忘了。”面带笑意。

    半晌后,纪少瑜深呼一口气道:“惠施,我此行路途遥远,小银……你就好生照顾着,等我回来。”欲言又止。

    “你看,你明明就……”惠施兴致又起,正准备说话,却还是被纪少瑜打断。

    “别再废话了,等我处理好了这一切,会娶她的。”纪少瑜淡然道,心里却在询问老祖:

    “对吧老祖?你最后娶了这个女人的吧?”

    ……

    又是三个月后。

    花开花落,时间一晃,已是寒冬腊月。

    一位少年身后背着一把弓,踏雪而行,大雪埋了千里,脚踩下去,立刻就会被填平,隐匿着一切行客的踪迹。

    那把弓,出发的时候被姬小银硬塞给他防身,推却不掉。

    大雪中,隐约有一丝火光闪烁,远远望去,只见一旗被风雪吹得笔挺,猎猎作响,借着火光照耀,隐隐可见上书一酒字。

    少年向四处看了一看,朝着火光踏步而去。

    少年走近,敲了敲门,吱呀一声,门被人从里面打开。

    这位少年,正是一路飞掠而来,但临近秦国边境邢水之后,怕万一惹得秦人注意,遂改为步行的纪少瑜。

    这里离秦国已是极位临近,宋齐两国的军队驻扎之地都甩在了身后,已经可以说是在秦国边境线上了。

    “风雪大,快进屋吧。”一位老头儿立于门口,左右看了看,招了纪少瑜进屋,而后又立即将门掩上。

    纪少瑜目光扫视了一下屋内四周,酒馆里就一桌客人,三人,猎手打扮。他取下了斗笠,拍拍身上的雪,找了个空桌坐下。

    半晌,一壶温好的酒被老头儿提了过来,翻起桌上的一只酒碗,熟练斟满,推向纪少瑜。

    纪少瑜接过酒碗,一饮而尽,道声:“好酒。”

    这是普通的黄酒,可这味道,却是人间的滋味。

    老头儿笑笑不说话,将酒壶放在桌上后,便转身欲进里屋。

    “老大爷。”纪少瑜叫住:“问下路,邢水方向怎么走?”

    “哦?小伙子要去邢水呐。往西边再走二十里就到了,这个酒馆呐,是离秦国最近的一处歇脚的地方喽。”老者佝偻着身子,眼睛眯成一条缝,似乎经常回答这个问题。

    纪少瑜看在眼里,心里有些意外:“去邢水的旅客很多?”

    “前两日,有几个官兵经过,车上载了几头黄牛,也来小店问过路,嘿嘿。”老头点了两下脑袋,回应道。

    纪少瑜也点一下头,这应该就是宋康王派来送黄牛的队伍,继续问道:“我听说附近要打仗了,你这店子不关门吗?”这也是纪少瑜觉得此店奇怪,进来一看究竟的原因。

    “咳咳,打不起来的,做做样子罢了。”老头摆摆手,看起这位客人问题很多的样子,佝偻着身子慢慢走了过来。

    纪少瑜拉出一根长凳,让老头入座,左手翻起另一只碗,斟满,将酒碗推过去问道:“大爷,此话怎讲,你认识这边带兵打仗的军官?”

    老头接过酒碗,小酌一口:“秦国那边是死地,没有人啦,哪儿来的仗打呢?”

    纪少瑜微惊,拿出一粒银子放在桌上继续问道:“大爷居然知道邢水另一边的情况?”

    心中暗惊,这各国暗探皆无法渡过的邢水,难道当地百姓却有办法?

    “当然知道!”老头肯定地说,耸拉着眉毛又小酌一口道:“我们是邢水河这边的猎户,在这里打猎半辈子,自从十多年前秦国封国之后,就没看见邢水那边有一个人出现过,你说是不是死地?”

    “原来如此,不过这仅仅可以说秦国边境没有人气,大爷又是如何知道整个秦国的情况呢?”纪少瑜端起碗来,又饮一杯,他还以为宋康王的情报有误,结果这位老头儿是用肉眼得到的片面情报,做不得真。

    “小兄弟你有所不知,老板说得没错,秦国多半是一片死地了。”忽然,隔壁桌一个穿着兽皮大衣的男子转身过来说道:“别怪我们没提醒你,千万别渡过那条河。”

    “邢水?”

    “是啊!”另一位满脸通红的男子也转身过来,凑热闹的样子:“以前邢水河畔生机盎然,又野兽出没,可是近年来,河对面那是一只麋鹿都没有出现过啦。”

    纪少瑜沉默起来,这样说,倒的确有些古怪。

    老头有些担心:“小兄弟真的要去邢水?”

    “去河边走走,试试运气,大家不必担心”纪少瑜见问得也差不多了,两粒碎银置于桌上,起身道:“多谢各位大哥。”来到门口。

    屋子里的人摇头叹息:“又是一位送死的壮士。”看着纪少瑜背影的眼神,不知是怜悯,还是敬意。

    推开门,漫天风雪。

    火光越来越远,纪少瑜独自一人消失在了茫茫雪夜之中。

    “唰!”一道黑影,依然是那位纪少瑜从不曾觉察到的娇小黑衣女子,一直呆在酒馆屋顶,她一个闪身之下,便瞬间消失了身影。

    但这一次,还有另一位不速之客跟随。

    就在那道黑影消失后不久,又有一位身材娇小的女子,身后背着一把弓,敲响了酒馆的门。

    “哦?是位女侠,请进。”酒馆的门打开,而又立即掩上。

    这位女子,便是千里迢迢,担心着纪少瑜的安危,一路追随而来的姬小银。

    “老板,刚才那人去往何处?”姬小银一锭银子捧在手心,雪花点缀着她那双明亮含水的眸子,映照着她那倔强无比的眼神。

    ……

    大约一日以后,还是雪夜,无月。

    “先生!”

    五位身披甲胄,正围着一堆篝火的男子,此刻看见庄周独行而来,立马向前抱拳一拜。

    梦踪道影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