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从九龙夺嫡开始 > 第四十二章 武林大会
    宁波三月!

    三月,又是到了春耕的时刻。

    又是到了种地的时刻,农民在田地当中耕作着,农民在忙着春耕。

    春耕,对于一个国家而言,重要至极,没有之一。

    田地当中,李牧正在耕地,挥汗如雨。

    没有耕牛,没有骡马,李牧扛着曲辕犁,埋头前进着,挥汗如雨,好似一头老黄牛,后面是孙梦兮推着。几个义子义女,大的十二岁,小的七岁,紧紧跟着后面,也在撒着种子,撒着粪肥,

    想要当他的侍女,注定是无法享福了。这位孙家的大小姐,此刻好似村妇一般,耕作着。至于义子义女,虽然小些,可也要劳动。

    前世,李牧没有种过地,四体不勤五谷不分。

    可穿越后,却是经常下地干活。

    一开始是为了体察民情,毕竟不知道粮食亩产多少,不知道粮价多少,不知道百姓疾苦,不是一个好县令。到了后来,喜欢上耕地,喜欢上种地的感觉。

    制造不出拖拉机,只能仿制出曲辕犁,开始的时刻,还是驱赶着黄牛,可后来嫌弃黄牛效率太差了在,直接上前扛起曲辕犁,当起了黄牛。练武之后,尤其是先天之后,力气很大,速度很快,二百多亩地,只是几天时间,就是耕作完毕了。

    耕完一幕地后,李牧站在大树下纳凉,孙梦兮、七个义子义女也是树下休息着。

    远方,知府吴镛走过来,只是他身穿官袍,气息威武,这才是真正的官。

    “吴大哥,发生了什么?”李牧问道。

    “严打,做的有些过分了,惹怒了那些人!”吴镛悠然道。

    很多灰色势力背后都有白道,黑道作为支撑。那些大侠,自然不能从事灰色产业,于是交给无数的小弟;那些大魔头,也不能从事灰色产业,也是交给无数的小弟。很多灰色产业,背后都有那些门派的影子。

    “那又如何?”李牧说道:“我已够给面子,这些年不断妥协,已经眼睛能容下沙子了,已经够给面子。若是还不够,本官不介意撕破脸!大不了通判不当了,到江湖去当大侠,或者是当大魔头!”

    “我若成佛,天下无魔;我若成魔,佛奈我何!”

    说着,李牧眼中带着森然之色,带着冷酷之色。

    江湖的世界,从来不是简单的替天行道,快意恩仇,也不是简单的厮杀,白道与黑道的交锋,而是无数利益的博弈。

    当了通判之后,李牧只是打拐、慈幼局、严打等,三个事情而已,可无数的门派,就是不满了。

    抵抗不断,多次与一些门派交锋,冲突,差些火拼在一起。

    最后,吴镛上前调节着,才没有爆发出来。

    当然,李牧先天武者的实力,也是起着威慑的作用。有着强大的武道修为,那些江湖人士才服气。

    “你还是太硬了,这样难以升官!”吴镛叹息道。

    “当通判,我做梦也没有想到的官,现在当了,即便是罢官也值当了!”李牧感叹道。

    一个二十五岁的副市长,前世做梦也梦不到这样的场景,可今生却是做到了。他干的这些起事情,此刻在吴镛眼中,是能吏,干的不错;可在前世只是不合格,不罢职,也是给面子。

    他做的太少了。

    只可惜,手下的能吏太少了。

    手下的官员不是庸吏,就是贪吏,这样的人占据七层之多,李牧想要干很多事情,也是心有无力。直接,将他们罢免,可又找不到好的替代品,若是一蟹不如一蟹,那就悲剧了。

    “宁波,要召开武林大会!”吴镛说道,“只要你在武林大会上,取得较好的名次,就有话语权!”

    “我一个狗官,前去参加武林大会,这可以吗?”李牧皱眉道,“我适合吗?”

    “有什么不适合的?”吴镛平静道,“有些话可以当真,有些话不能当真。替天行道,行侠仗义,除暴安良之类的听听就可以,不能当真。可实力至上,强者为尊,却是要当真。”

    “在宁波府,先天武者的数量其实很少不超过五十人。一百武者当中,能有一个突破先天就不错了。”李牧回忆了一下,先天的数量的确很少,认识的也就那几个而已。

    他能从七品县令提升到,五品通判。先天武者的加分很大。毕竟没有武力当保证,很难压住那些牛鬼蛇神。

    “好,我答应了!”李牧回应道。

    ……

    做了宁波通判,有些事情可以不说,但是不能不知道。

    三把火已经烧完了,可还远远不够。

    还要继续烧下去。

    那些江湖门派的阻力越来越大,需要动手了,一棒子打死不可能,讲道理,让他们退让也不可能。

    那就展现出自己的武力,让他们做选择题吧。

    收好锄头,回家而去。

    二百亩地春耕也结束了,开始进入下一环节。

    ……

    “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吴镛有些迷惑。

    刚刚上任三把火,烧了过去人不敢烧的地方。

    地方势力波动很大,有人让百姓闹事或是罢市威胁。

    结果他强横的处置了,严厉的镇压,丝毫不留情。

    似乎是一个清官的样子,把那些人送给他的钱照样收不误,事后用来筹办慈幼局。

    他是清官,是能吏,可是某些黑暗手段照样使用。

    做事情灵活性大,眼睛里能容下沙子,可有些问题丝毫不妥协,下手很辣。

    ……

    宁波府,碧云山庄。

    一群人汇聚在一起,有的是富家翁,有的是钱庄的东家,有的是车马行老大,有的是粮店老板,有的是鱼帮巨头,或盐帮巨头。

    他们的身份各不相同,相同的是在宁波很有影响力,关系百姓的衣食住行。

    他们都是先天武者,没有先天武者的实力,根本没有资格坐在这里。

    暴利的行业,往往很暴力。

    最暴利的行业,就是当皇帝开创一个王朝,向天下百姓征收税收,这需要上百万大军,无数的顶级武者,还有无数的文臣作为支撑。

    其次就是开创大世家或开创大门派,成为某个地区,某个大州的无冕之王。

    最差的就是成为某个帮派或某个先天武者,垄断某个府,某个县的行业。

    想要有小成就,就靠个人的聪明,个人的努力。

    可想要有大成就,就需要靠实力。

    在低武世界,体现为背景人脉。在高武世界,体现为个人实力。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