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寻叶记 > 第三十五章 卖药
    第三十五章卖药

    少年走后,酒肆问道:“这小子平日里肯花钱的地方也就独眼老奎的包子铺,这次怎会转了性子,连向你借钱这等亏本买卖都做了?”

    老乞丐将钱袋收起,背靠门板,敲着二郎腿。手中一转,凭空多了本破书。

    老乞丐冷笑一声,将书丢给了酒肆:“看看吧,连这玩意儿都用上了,那两个臭道士还挺下功夫的。”

    酒肆接过书,仅是扫了一眼,书中内容便了然于心。他微微皱眉,问道:“真得?”

    老乞丐笑道:“真真假假又有何意义,重要的是外面的人希望告诉世人是怎样的,那就是怎样的。不过这书里倒也不全是胡诌,那人确实是干过那打家劫舍的勾当,不多不少,一个馒头,丢了半条命。”

    酒肆点头,恍然大悟:“难怪现在这么爱吃馒头。”

    ——————

    当叶凡带着钱急急忙忙地回到那棵老槐树下时,卖书的老先生不知去了何处,只剩下一地狼藉,像是被人砸了摊子。

    少年有些失落,他是真喜欢那书,故事有趣的很,觉得该是和自己有缘。不过比起那位一出手就杀光所以山贼的侠士,叶凡更觉得那魔头更有人情味些,有怨报怨,有仇报仇。不会因为是就心生嫌隙,也不会因为是而有失公允。

    少年在老槐树下又等了一会儿,没有等来那卖书的老先生,只好垂头丧气地回了酒楼。欠老乞丐的两文钱还得还上,一去一回,就平白亏了一文,如何高兴地起来。

    落雨轩的店门口,老乞丐似乎早有预料,笑嘻嘻地等着少年从钱袋里掏出两文,然后丢在了自己的破碗了,还不忘道:“下次还想借枪钱,尽管来找我老头子,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嘛,利息我就算你便宜些。”

    叶凡没闲情跟这老无赖扯皮,转身欲走,视线偶然一撇,却见那柜台上摆了本破书,页角泛黄,不正是自己想要的那本传记吗?

    他立马走进店内,拿起那书就问:“掌柜的,这书是从哪来的?”

    酒肆还未答话,门口的老乞丐就骂骂咧咧道:“刚才有个鼻青脸肿的老东西来店里要了碗酒喝,穿得人模狗样的,没想到是个穷鬼,没钱付账,就压了本书在这,还说是什么传家。现在,估计人早跑没影了。”

    叶凡喜出望外,没想会迎来这林暗花明又一村的好事。

    “这书能给我吗,酒钱我来付。”

    酒肆沉默了一下,又望了望门口,老乞丐没反应,他就道:“三文。”

    少年爽快地掏了钱,将书揣进兜里,背上竹筐便回书院了。

    酒肆有些不解地看向门外,问道:“你究竟在打什么算盘,绕了这么大一个圈,不怕他看完那书后再想起些什么。”

    老乞丐不置可否,舒服地躺在竹席上,嗤笑道:“过了这么久,又死了那么几世,那人早就不在了。现在剩下的,不过是咱镇子里从小孤苦无依,上山拾柴求生活的臭小子。”

    酒肆没有反驳,确实如此。

    ——————————

    孩子们走后,书院里就冷清了不少,没有沸沸腾腾的吵闹声,自然也没了以往的欢声笑语。

    途径书院的必经小道上,有位扯着大白帆布的卖药郎中驻足而立,帆布上写着‘妙手回春’四个大字,口气不小。

    白帆一抖,卖药郎中的身旁蓦然出现了个灰头土脸的老人,踉踉跄跄,险些跌倒。

    “映岚兄,为何如此狼狈啊?”郎中不解道。

    老人唉声叹气道:“不知怎的,被一个独眼汉子平白打了一顿,又被那老乞丐用一手神通关进了那棵老槐树里,这才给放了出来,一身的晦气啊。”

    卖药郎中闻言,立马后退两步,躲得远远的。

    道家门人最忌讳这个,气运不济,坏了天时,再好的材料也会炼成废丹。

    老人对此也不在意,反而庆幸道:“好在兜兜转转,那书是送到了那人手里。”

    郎中点点头,随即视线望向胡同口,老人心领神会,身子一转,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多时,少年背着竹筐从远处走来。

    郎中立马换了副姿态,大声叫卖道:“祖传良方,包治百病。有病治病,无病驱邪啊。”

    少年止步,今日真是稀奇,不但多了个卖书先生,又平白冒出个卖药郎中,听那吆喝,便觉得有趣。

    叶凡上前问道:“你这药真有这么厉害吗?”

    郎中俯下身子,掏出一颗黑不溜秋的药丸,吹嘘道:“一颗可去百病,两颗强身健体,三颗延年益寿。”

    “怎么卖?”

    “不贵,一文钱十颗。”

    ……

    少年无语,这药怎么跟糖豆似的。他觉得这种来路不明的药还是别买的好,吃不死人算小事,就怕落下什么暗疾,以后都没处哭去。

    见少年转身欲走,那郎中又叫道:“年轻人,我观你印堂发黑,眉间有煞,不日将有血光之灾啊。”

    叶凡脸色一黑,得了,不当卖药郎中,改行当算命先生了,为了买卖,还真什么招都使出来了。

    “我不会买药的,你还是到别处去忽悠人吧。”叶凡诚恳道。

    卖药郎中不死心道:“要不让我先给你把个脉,不收钱,灵不灵再说。”

    少年转身,睁大眼睛问道:“免费的。”

    郎中点点头,白帆扬起,颇有点世外高人的架子。

    叶凡将信将疑地把手递了过去,郎中伸出两指,探听脉搏,一会儿皱眉,一会儿舒张,看得叶凡都都有些紧张了。

    许久之后,郎中收回了手,叹息一声。

    叶凡急忙问道:“先生,怎么样?”

    郎中略作思索,问道:“最近可是吃得多,睡得也多?”

    少年忙不然地点头:“先生高见,正是如此。”

    郎中笑着点点头,然后蓦然脸色一变,大吼道:“那就给我回去继续吃,继续睡,安心当个猪仔,别出来瞎晃悠了。”

    少年被骂的一愣一愣,不明白好好的这人干嘛要骂自己,不过泥人尚有三分火气,更何况血气方刚的少年。当即踹了那郎中一脚,气呼呼地走了。

    少年离开后,卖书的老人再次出现,轻声问道:“检查过了?”

    郎中点点头:“大道根基尽毁,经脉受损,气穴闭塞,确实是凡人之躯无疑。”

    “那回去?”

    郎中摇摇头:“还是再等等,心里总觉得有根刺。那人的路数,不该这么简单。”

    老人笑道:“是怕回去触那霉头吧。”

    心思被拆穿,郎中也不遮掩,大大方方道:“还是瞒不过映岚兄,这苦差事落在你我兄弟二人身上,还真不讨好。”

    老人也是微微叹息,监视那读书人可不是什么好差事,太松了是失职,太严了又怕惹事。就像这次,要不是有两位初出茅庐的仙人抢着献功,这灾祸还真不好受。

    这天下有四位得看着,除去深渊和蛮荒的两位,还有两个,在这浩然天下。

    一个地位太特殊,没人敢去。另一个就是那读书人,只是看着也就只是‘看着’,凭他二人的道行,人家真要瞒着他们做些什么,是不会留下任何蛛丝马迹的。

    他们发现了,只是因为人家想让他们知道罢了。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