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弄个世界出来怎么办 > 第307章 北极冰原
    张俊不敢飞太快,因为担心弄出风声。段宗虽然看不到张俊人影,但凭借模糊的感应,也能知道张俊所在的大致方位,于是瞬间便扑了过去,右掌当先拍出,只见一只巨大的掌印朝张俊压落。

    张俊当即驱出巫人,因巫人力大无穷,一拳把便掌印击散了,拳头余劲未衰,直朝段宗砸下,带起一股尖锐的风声。

    段宗看到如此巨大的黑人,而且模样丑陋不堪,顿时在空中硬生生地停了下来,然后急促跳开,避免与对方碰撞。巫人大吼着又继续砸拳,一声爆响,空间居然被他砸出了一道巨大的沟壑,而且沟壑边缘一路爆开无数裂纹。

    段宗身为一族之长,自非泛泛之辈,身形连闪几下,已到了巫人后背,提起右掌,呼一声,直劈而下,带起大片璀璨的掌芒,这一斩比普通刀剑厉害得多。但他万万没想到,巫人这副身体远比他想象中坚硬得多。只见掌芒斩在巫人背部,居然“嗞嗞”作响,火光飞溅,只剖开了表层的皮甲,并没有伤到巫人的筋骨。

    不过,这也令巫人大怒,吼声如雷,一个转身便连环出拳,嘣嘣的爆响,声势十分惊人。

    两人同是高级大巫师,巫人以蛮力见长,硬碰绝对是段宗吃亏。不过,段宗身法极快,在空中闪烁不断,像风中落叶一样,无论风多大也无法将落叶吹碎。

    段宗在闪避间,已向远处的家族长老发出了一道传音符。

    仅四五个呼吸间,段翼便带着众长老赶来了,团团地将巫人围住,正想联手攻击。只见巫人突然间化为一阵光影消失不见了。

    众长老大吃一惊。

    “这是怎么回事”段翼惊讶无比。

    “另有其人,他抢了我的青巫镜,绝对不能放他走。”段宗咬牙切齿地说。

    “谁”

    “一个隐形人。”

    “什么又是隐形人”

    段宗听出他另有所指,于是问“你见过他”

    “不是我,是长宁。他的兽魂盒也是被一个隐形人抢了,之前隐形人在海岛上还夺走了龙巫手,长宁说,那人是张俊。”段翼摇头叹息一声。

    “张俊岂有此理那小子竟敢干出这种事他不是长虹转世么”段宗听了顿时大怒。

    “应该是他胡说八道,依我看,长虹肯定飞升到次神界了,哪有转世之说”

    “可是,大乘剑诀却不假。”

    段翼淡淡的说“现在大乘剑诀已经流传开了,会使的人不止他一个。我看他多半是得了剑谱练习了几招罢了。”

    他们到处,却不见张俊踪影。

    这时,张俊早已远远离开了,躲藏在一处破烂的房屋里。如此轻易便得了青巫镜,他不禁欣喜若狂,将青巫镜收藏在储宝器里,用神念牢牢地封住瓶口,而这个储宝器又收藏在吞天瓶里,等于二重保护,即使青巫镜已被段宗滴血认主,恐怕也不可能召唤出来。

    不过,张俊想强行破去人家的血滴法也没这么容易,因为滴血之人未死,一般级别低的人是破不了的,绝非比对方高级的修士。张俊自然会请殿主出手破除,现在也不必着急,先离开北冥州再说。

    他取出绿巫镜,飞身进入了镜里,神念一动,直向北面飞遁。只见绿巫镜变成一道绿色电芒,一闪间便在空中消失了。

    张俊目的是去北极冰域,寻找剩余的古巫书页,他知道殿主对此十分在意,得先去一趟。虽然风里乾坤说的地方很凶险,但张俊拥有众妖帮忙,更有实力强悍的殿主,自然不害怕。

    片刻间便到了北极冰原上,这里的冰川远远不及南极,但同样是冰荒世界,一望无际。想找到风里乾坤所说的冰洞,并不容易。张俊站在一处冰峰上,四下观望,昏暗的天色里,能见度不高。

    张俊看不出哪个地方相似,心想难道冰川融化再生,改变了模样

    要是这样,寻找起来更加麻烦。

    他不禁摇摇头,幸好,这里足够宁静。于是他在一处冰面坐下来,先将青巫镜的问题解决了再说,因为段宗与青巫镜有联系,难保他不会通过感应找上门来。

    他手掌一翻,将青巫镜弹出。

    谁知,青巫镜刚一出现,立刻“呼”的直向南边飞去。张俊大吃一惊,急忙掠上前,用手牢牢地抓住,只感到镜子在他手里依旧想挣脱。可见段宗通过滴血法在召唤,张俊当即用法力锁住镜面,然后用神念撞入镜里,只听到轰隆一声,神念居然被反弹回来,撞得他脑袋隐隐作痛,顿时不敢再试了。

    “殿主,我无法破解滴血法。”张俊只得出声求殿主帮忙。

    只见殿主一下子飞了出来,口中笑道“没想到你这么轻易便从段宗手上拿到了青巫镜,看来祖巫镜的确和你有缘。”

    “你早看出了”

    “当然,要不然怎会跟在你身边。”殿主哈哈一笑,拿起青巫镜看看,又连声赞赏,然后左手屈指一弹,一道绿光飞入了青巫镜里。

    青巫镜顿时散发着阵阵青光,嗡嗡作响。过了一会,听到剧烈的爆炸声响起,整只镜子开始微微抖动,仿佛振动器一样,终于慢慢地停了下来。

    殿主冷哼一声说“破是破了滴血法,但段宗肯定知道这里的地点,先离开吧。段宗并不可怕,关键是那个段祖,实力不在我之下。”

    “段祖”张俊吃了一惊,“原来他还在世。”

    “那老家伙我也没见过,只是听说过罢了。”殿主将青巫镜交给张俊,一闪身又钻回了蓝巫镜里。

    张俊收敛了气息,直向西面的冰原飞遁而去。他虽然没动用绿巫镜转移,但他本身是初级大巫师,飞掠速度自然不慢,很快到了冰原的边缘地带。

    远远看到一座光秃秃的山峰,顶部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白冰,不过半山之下并没有看到冰雪。张俊觉得那孤峰有些奇特,于是飞过看看,近了才发现山上大多是岩石,而且显得很古老。

    原来之前这山峰全都覆盖着厚冰,只是近几年才慢慢融化的,风雨侵蚀没多久,所以岩石还带着远古之色。。

    张俊坐在一处凹坑里,然后咬破指尖,开始对青巫镜施展滴血认主之法。只见鲜血一涌入镜面,立刻散发着阵阵波动,很快,张俊便感到青巫镜归驯了,认了自己做主人。

    张俊长长松了口气,现在就差橙巫镜和两枚九龙珠,看来得再去一趟天行宗。不过,在去之前,必须先提升自己的实力,起码多一些保障手段,免得阴沟里翻船。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