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羽落惊蝉梦浮生 > 四洲行 车轮较斗法 诡毒破烟尘
    两相交战,曾与那中年男子发生过口角的江鹤珏及徐婉珺率先发难。

    只见此刻江鹤珏口中呼出森森寒气,沾染上胜雪的须发后使之极速冰洁,单手持长锋巨笔,毫尖无砚自现墨染,应口中喃喃而凌空画写道

    “寒天苍苍雪,经日凄凄霜,洁馥翳翳丛,青萝朽朽凋。”

    随那凋字最后一折落下,空中每道笔痕似乎都被赋予了生机,扭曲化作一只只冰鸦,飞扑而出。

    冰鸦群后,徐婉珺秀腕翻转,得了两把兵刃入手,右掌持为一柄刃处密布松刺的阔刃长剑,左手反秉一把蛇形无脊短匕,而后莲步轻点,踏冰鸦作阶,腾空而起,利器交错挥舞间刃槽过风,引来脆响,此响昔日四洲名士广称其为凤鸣,今朝却似鸾鸟哀啼,正是徐婉珺独门兵器——凤啼双声。

    闪转腾挪间,冰鸦群及徐婉珺仅一瞬便已杀至桌前,却见那中年男子仍是不慌不忙,嘬一口烟管,嘟起嘴来呼出一道线状烟气,烟气于其身前聚合呈漩涡状,而后自其中钻出锐羽空鹰及长鬃瑞狮各一只,分别与冰鸦群及徐婉珺战作一团。

    霎时,烟尘冰雾四起,狮啸鸦鸣萦绕此间,然谪仙楼状若宝塔,顶层空间本就狭促,加之玄衣督邮又唤出数以百计的幻身来,一时间便更显摩肩接踵,江鹤珏与徐婉珺二人冲在最前,未免误伤,其他人影便只能驻足于二者身后远远观望。

    按说那江鹤珏与徐婉珺虽受螣蛇纳元影响,能为大不如前,但举手投足间仍具移山填海之能势,应可轻易取胜,然二者与烟兽战至三五十合,却仍是胜负未分,究其缘由,可归于那烟兽玄奇,彼时空鹰直冲入冰鸦群中,几番扑闪腾挪,锐羽振翅间,冰鸦半数化为点墨,却未能伤其分毫。它处瑞狮腾空一跃,直扑向徐婉珺,后者低俯身形,脚下生风,施展独家身法,错开瑞狮攻势,旋即凤啼双声斩于其上,却正如斩烟,直穿瑞狮身形而过,可随即那狮尾抽打在徐婉珺身上,却又是实打实的痛。

    一众人影后方,玄衣督邮本就急于取那中年男子性命,然过了半晌,后者尚未出手,自己麾下两员大将便已经陷入酣战,致使其心中颇为恼火,怒而发令道

    “江鹤珏!徐婉珺!你们两个废物,给我退回来!”

    江鹤珏与徐婉珺闻言身形皆是一滞,他二者虽心有不甘,但仍是不敢违逆玄衣督邮的心意,只得齐齐应声道“诺!”而后收起各自兵刃,身形急退,灰溜溜的返回到一众人身后。

    见二者退去,烟兽亦未追击,空鹰先是盘旋于中年男子头顶,而后落于其肩头,以利喙梳羽,瑞狮则蹲伏于男子脚边,如大猫般舔舐其掌心。

    中年男子目光如锥,穿透那一干人影,嘴角上扬呈讥笑状,冲着玄衣督邮说道

    “凛雾雪鹤,凤剑绝杀,也不过如此。”

    手下人不中用,而后又受人讥讽,玄衣督邮扭头望向江鹤珏与徐婉珺的眼中几乎要怒得喷出火来,后二者此刻直感胆战心惊,皆是低垂着头一言不发,然未等玄衣督邮开口叫骂,只听那狭促人影当中,有一道尖锐嗓音响起

    “哼!小子,不过胜了两个废物,可莫要猖狂。”

    话音刚落,自人群中跳出一精瘦男子,屈膝跪于玄衣督邮身前,拜道

    “吾主玄衣督邮,末将墨荆请求出战!”

    玄衣督邮龟目转了转,心中一计,而后说道“好!可许你出战,但需尽全力。”

    “诺!多谢玄衣督邮!”

    墨荆得令再行一拜,而后闪身至中年男子身前,倨傲道“小子,看你懂得不少四洲往事,可知你爷爷我是谁?”

    中年男子上下扫视过墨荆后,淡然一笑,说道“墨荆,人称笑魇诡杀,出身于四洲内最令人闻风丧胆的刺客组织——西牛贺洲墨家,彼位居墨家第七任家主,平生杀伐无数,最出名的战绩大抵便是于彼一世代,成功暗杀过神星城第三任神子——破厄神子许珀里翁。”

    “昔日笑魇诡杀的名号在四洲也算叫得响亮,然你心胸狭隘,致使常行卑劣之举,譬如仗势欺瞒雇主等等,墨家在你治下风光不再,逐渐被南瞻部洲索命门所超越。听说你还有位胞弟,名为墨棘,不论本领才学皆是远胜过你,当年与你一同争夺墨家家主之位,奈何你手段卑劣,先行于其酒菜中下毒,致使墨棘较艺负于你手,不知是否为真。”

    “若为真,那还真是可惜,当年墨家若是由墨棘作家主,该不会沦落至九任家主时遭人报复而灭族。”

    中年男子言至此处,朝向墨荆的面容上已满是讥讽之色,后者闻言姿态一改先前倨傲,转而作怒目圆睁状,厉声喝道“放你娘的狗屁,老子娘胎就生老子一个,哪来的胞弟。”

    “哦?那可就奇怪了。”

    中年男子闻言佯装讶异,转头指向身后说道“这边极力隐藏气息的难道不是墨棘?”

    话音刚落,只见其身后角落阴暗处猛然闪出数道寒光,是为飞刀暗器射来,后有一名身着黑衣的蒙面男子,双手各持一柄雁翎刀,杀将出来。

    世人言刺客者晦暗中巷藏,拭刀赚钱粮,肯为金银作死士,少几仁义绘流芳。

    中年男子知有暗器飞来,也不躲闪,其肩头空鹰无令自起,双翅一振,引发狂暴的气流直接将暗器吹得四散,脚下瑞狮也怒吼一声,直向那蒙面男子扑去。

    却见后者似是不愿与瑞狮正面冲突,猛然间将手中雁翎刀向空中抛去,而后手结智拳印,身形顿时如雾般飘散了去。

    蒙面男子此举正让瑞狮一下扑了空,后者出击无果,正低俯下头,仔细嗅着,却不料空中雁翎刀处,雾气极速凝聚成形,蒙面男子再度现身,松开结印的双手,抓拿起雁翎刀,身形极速旋转,席卷起飓风,直向中年男子斩去,口中低声喝道

    “风绞杀!”

    空鹰见状欲为护其主,振翅迎击,岂不料此番攻势凌厉,竟直接将其绞为烟尘,截至此刻,中年男子仍是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任凭那刀刃向他砍来,蒙面男子见他不躲闪,心中也不甚安定,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也只能尽全力攻去。

    风绞杀作为现已失传墨家独门绝技,彼一世代中四洲无数修士大能皆死于其暴风般的攻势下,然到了那中年男子这,操御着狂风的雁翎刀竟如斩于烟尘之上,直接穿透其身,将他座下木椅劈得粉碎,于地面石板上留下道道深壑。

    这一切,皆发生于电光火石之间,此番巨响,引得瑞狮回身护主,蒙面男子自认没徐婉珺那般能耐,只得身形几个腾挪,回到墨荆处单膝跪下,俯首抱拳道“兄长,阿棘,失手了。”自二人言语间可知,那蒙面男子确为墨荆胞弟墨棘。

    墨荆瞥了一眼身下人,冷语道“我不瞎,看得见。”随即他将目光移至那中年男子处,只见后者正蹲坐在地上,吸纳身周散落的烟尘以修补破损的身形,喃喃自语道“可惜,没得坐了。”

    而后他站起身来,说道“墨荆,想不到似你这等心胸狭隘之人,竟未除你胞弟性命,以绝后患。”

    然未等墨荆回答,墨棘主动站起身来,抢先一步呵斥道

    “住口!荆主明,棘主暗,我与兄长本就为一心同体,岂容你挪揄。”

    “何况真正的刺客,本就该隐于阴暗之中,纵使你功法玄奥,但此一击我必取你性命!”

    墨棘言罢,再度手结智拳印,身形如雾飘散了去。

    中年男子初闻言不禁有些错愕,但旋即鼓掌笑道

    “有趣,有趣,墨荆,想不到你怀柔的手段,竟可使昔日死敌心甘情愿的为你所用。”

    言罢他翘起脚,冲着一众人影之后的玄衣督邮喊道“老王八,你是不是该向他虚心求教啊。”

    墨荆闻言,立马怒斥道“放肆,辱吾主者,吾必杀之!”随即他自怀中掏出一把短匕,欲将出击。

    中年男子见状面露不屑之色,说道

    “呵!区区暗杀之术而已,墨家刺客,又能奈我……”

    “噗。”

    中年男子说着说着,面上笑容顿时停滞,猛然间呕出一大口血来,突感腿下无力,唯有扶着木桌才能勉强维持身形不倒。

    “哈哈哈哈!”墨荆见状直接弃掉手中短匕,先是一番狂笑,而后讥讽道“你说……能奈你何?”

    随墨棘言语,两道雾气于他身旁凝聚成形,一人为墨棘,另一人为手持中通竹竿的男子,且听那后者俯首道“兄长,幸不辱命。”

    墨荆先是满意的点点头,夸赞道“墨丛,做的漂亮。”

    而后望向中年男子,说道“纵使你小子知晓阿棘又如何?老子兄弟三人,最为出色的便是我这三弟墨丛,阿丛,今日便让他死个明白。”

    “是,兄长。”墨丛应过一声后,转而面朝中年男子,冷漠的眼神中未见有一丝情感,说道“吾见尔施术为烟尘状,身亦如此,便趁尔恢复躯体时于尔烟尘中,注入毒雾,此刻当已混入尔脏腑之内,再有三十息,必亡。”

    “我虽不认得你,但敢与我墨家兄弟为敌,当属你一生最大的错误,修为高又怎样,论诡思,论杀人技,尔等不过蚍蜉罢了。”

    墨丛对面,中年男子此刻再没力气站立,双膝一软,就将瘫坐下去,瑞狮见状忙窜上前来,蹲伏下身子,将他接住,然而施术者乏力,瑞狮身形随之淡化。

    生死关头,中年男子仍不失风度,声线虚弱且豁达的说道

    “那还真是……着了你们的道了。”

    yuoliangchanngfheng

    。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