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只想安心修仙 > 第三十二章:花灯节
    道人走下牵着驴子临江而立,看着那抢花灯的盛景,还有岸上连连的欢呼声。

    种种繁华美景,不似人间似天阙。

    果然下山一趟还是值得的,山上虽然清净幽雅,但是人间繁华烟火,也是不一样的体会。

    道人仿若不经意的随口问道:“五神教江州的一个本土宗教势力,它要毒神坛这么大的情报组织做什么?”

    风雨生小心翼翼的说道:“我只是从毒神坛里听说了一些消息,我们搜集的情报,大多数都是要送到王府上去的,毒神坛甚至还有这一条通往王府的密道,不过我也不知在何处。”

    风雨生虽然加入毒神坛不久,但是毕竟也是一位护法,知道的东西还是不少的。

    “各地门派盘踞一方,小门小派不过把持一方商道,高门大派甚至能够控制一方地界,如同土皇帝一般。”

    “朝廷早就对江湖中人不满,所以建立了武仪司,收容各路江湖高手,以江湖人对付江湖人,逐渐打压江湖势力。”

    “我们五神教虽然依仗方面和太祖的关系以及亲自敕封的玄朱火德真君诏书,在江州扎根多年,不过如今这些情分早已耗尽,反而因为势力庞大,成为了朝廷的眼中钉肉中刺。”

    “所以在江州,才和这位王爷合作,王爷需要五神教的势力,五神教则需要王爷来顶住朝廷的压力。”

    “王府?”道人下山未久,对于这大周其实也并不是熟悉。

    风雨生也并未多想,从之前的道的消息上来看,这位可能是前朝时期就上山隐修,直到最近才下山的老怪物。

    转眼间便是改朝换代、物是人非,下山不知今朝之事,也属常理。

    风雨生便详细说来:“是建王府,建王是我大周圣上的第四子,不过太子是皇长子,国本已立,其他皇子自然都被分封到各地,建王颇受宠爱,被封在了江州。”

    道人点了点头,看起来这五神教的势力确实庞大,上有皇帝敕封的大义和建王府,中有一众江湖高手,下有扎根于江州近百年的无数信众。

    不过道人此来是降服那五神教的剩下四个妖孽的,这五神教也是依托这些妖孽才建起。

    妖孽一除,这以人为祭的五神教自然会散去,就算有残余,也不过是江湖庙堂之事,常人就可解决,不成气候。

    至于其他的王侯将相,江湖之事,和自身无关,高羡也懒得去关注。

    “你现在回毒神坛,装作一切正常,告诉他们贫道正在赶来江州的路上,你得知消息匆匆赶来回报。”

    “然后查一下,毒神坛的毒神,到底在何处。”

    “如果可以调查出五神教的其他三神的下落,当然更好。”

    “若是办得好,此间事了,我便解了你身上的天罚印。”

    风雨生连连点头:“大仙放心,风某一定办的妥妥当当。”

    转身离开,刚转过街角,风雨生就整个人贴在墙上,人都好像虚脱了一般。

    面对这一人一驴的护法压力,直接差点将他压垮。

    瘫坐在地上,再也没有了丝毫风度。

    “被这样的神仙给盯上,我神教看起来是外婆死了崽殁舅没救了,还是想办法救自己吧!”

    看清楚了局面,也作出了选择。

    风雨生拍了拍烧出了几个大窟窿有些透风的外衣,七分窘迫三分潇洒的大摇大摆走出。

    “年轻时我们都以为自己是风。后来才发觉我们都是草。”

    面露苦涩之后,然后又迅速换上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笑脸。

    “哪来的那么多豪气云天天下无敌的大侠,我这种随风摇摆的草才是真正的江湖客啊!”

    一跃上屋檐,消失黑暗里。

    牵着驴沿着繁华江岸一路走一路看,沿途都有小贩呼喊,糖人、小吃、木偶、花灯等等,应有尽有。

    沿途还有着各种杂耍、舞狮舞龙、不经意之间,两三个时辰就过去了。

    道人也没有什么想买的,走到一出四处都是戏台唱大戏的地方,突然碰到一群散去的人潮。

    “看见没有?果然是红鸳女侠!”一位看上去应该十四五岁的少年和私塾的同伴拥挤在一起,激动莫名。

    “我就说了,这次元宵灯会红鸳女侠肯定来江州吧。”胖乎乎的少年挺着胸。

    “没错,不仅仅带来了最新的新作,还有傀儡戏啊!”

    “你看了没有,今天红鸳女侠的傀儡戏仙女泪?”一位带着侍女和家丁的少女,看上去眼眶通红,仿佛是因为着傀儡戏感动得落泪,迎面碰上熟人,就忍不住说起。

    “这次灯会红鸳女侠也来了?我竟然不知道。”

    “就在前面,不过马上就要散了,你没看到,实在是太感人了,好多人哭的衣衫都湿了。”

    散去人潮看上去不少人意犹未尽,不断谈起刚刚的傀儡戏的细节,还有那位大名鼎鼎的红鸳女侠。

    高羡牵着驴子站在台下的时候,台上的傀儡戏已经结束了,名扬江南之地的红鸳女侠正上台带着一群女伴在收拾东西。

    唐瑶看上去满面红光,这次傀儡戏很成功,堂下满座,哭的稀里哗啦。

    “我这故事编的太好了,傀儡戏表现的张力十足,果然我红鸳女侠出手,必定都是大作。”

    抱着精致的人偶,沉醉在成功的喜悦之中,转过身,突然一愣。

    在下面散去人群之中,唐瑶好像看到了一个牵着驴子的道人身影。

    唐瑶浑身一个激灵,再凝神望过去的时候,却发现人已经不见了。

    “不好!”

    唐瑶觉得自己太高调了,这才会想起,当初碰到的那道人,好像说的目的地,也是江庭。

    匆匆收拾,拜别一同傀儡戏的女伴,带上小帽,背上木箱,一路如同做贼一般,绕了七八条街,才回到自己的狡兔三窟中的一窟。

    唐瑶别看身上穿的普普通通,但是却是一顶一的有钱。

    看看这豪宅,虽然不大但是精致典雅,而且是在寸土寸金的宸德坊,价格堪比京城最豪华的地段。

    “呼!”

    小心翼翼的推开门,小心翼翼的插上门闩,红鸳女侠这才长呼一口气。

    不过回过头,就看到十五那高悬的月亮投影之下,一道人正背对着自己,站在自家大树之下。

    “啪!”

    红鸳女侠很没有骨气的跪下了。

    五体投地,屁股翘得老高,双手合十字伸出。

    “大仙饶命,红鸳下次再也不敢了,以后定然改过自新,重新做人。”

    道人转身过身:“贫道路过此地”

    话还没有说完,脸贴在石板上的红鸳立刻说道:“这座宅子以后就是大仙的了,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道人微笑着点了点头:“贫道岂会贪念你这宅子,等到游历天下,自会归隐山中,只是道观”

    “咚咚咚咚!”

    话依旧没说完,贴面跪在地上的红鸳女侠匍匐上前,双手碰上一张银票:“这是三百两香火钱,小女子罪孽深重,神厌鬼弃,还请大仙帮我烧给道尊,帮小女子积攒功德。”

    可能是这红鸳太过识相了,弄的空尘大仙半晌没说出话来。

    良久后才看了看手中银票,悠悠说道。

    “可是贫道听闻,某人靠着卖一些污秽不堪、造谣生事的书,赚了不少黑心钱啊!”

    唐瑶浑身一抖,心中有些后怕。

    幸好我早有准备啊,要不然这次真的小命不保了。

    唐瑶立刻上前,递出了一张清单:“唐瑶以后再也不敢了,我知道大仙看不上这些东西,看重的是积善修德,劝导小女子向善,所以到了江州之后就已经安排好了。”

    “那等污秽不堪、造谣生事之书所赚的钱,都会救济和施粥各地流离失所的百姓,替大仙积累功德。”

    “这是购买粮食和各地的单子,大仙请看,小女子一个子也不敢留。”

    道人顿时有些卡住了,最后只能面露欣慰笑容:“嗯!甚好,甚好!”

    “贫道也是这么想的!”

    唐瑶大松了一口气,幸好女侠我聪明啊,早早猜到了大仙是瑶下山积累功德,将钱做了好事。

    要是还将钱留着,这次就真的没命了。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