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武侠之全能高手 > 第四百六十九章迟疑
    不至于无法动弹,动作却被严重迟滞了,正是地灵熊的天赋妖法之一。

    夏泽对妖兽不算了解,就算从对方口中听到地灵熊的名字,也没能有所防备。一时间措手不及,眼看熊掌拍下,只能横枪格挡。

    “嘭!”

    一股庞然巨力袭来,夏泽只感觉浑身骨头发出暴鸣,若不是在雷泽中被雷电反复祭炼过,只怕浑身骨骼早已散架,被拍成。

    命虽然保住了,可夏泽的情况却不容乐观。人尚在空中,他就意识到自己绝不是陈思年的对手,此人不可力敌,只能逃了。

    撞断两棵树干后,夏泽摔落在地,呕出两口鲜血,抓枪的手有些颤抖。

    长枪微微颤抖,似乎在为他悲鸣,挣扎着要脱手而出。心意相连,他能感受到枪中传出的情绪,要去为他报仇。

    一直躲在一边的蜀阳跑了过来,担心的看着他,问:“你怎么样,没事吧?”

    夏泽扯了扯嘴角,微微摇头,“死不了。”

    “咦?竟然还不死?”陈思年这下真的惊讶了,地灵熊的一掌之力有多可怕,他可是深有体会。当初为了得到这头地灵熊的精魄,是他求几位师兄联手,好不容易才将其诛杀。

    按理说就算是金丹后期的修士,也早该被他拍成才对,哪怕是妖兽也难以幸免。可夏泽怎么看都是个人族,怎会如此抗揍,难道他的身体竟比妖兽还强横?

    夏泽表现出来的实力和潜力越强,陈思年的杀机便越重。本来他的目标只是蜀阳,对杀不杀夏泽其实可有可无,若是他识相,放他一马未尝不可。可如今闹到这种地步,他心里清楚,此人今日若不杀,日后必成大敌。

    看着陈思年迈开大步而来,夏泽擦擦口角的鲜血,挣扎着站起,对蜀阳说道:“等会儿记得跟紧我。”

    蜀阳不明白他什么意思,却连连点头。

    随着陈思年步步接近,夏泽心中默数,当地灵熊的脚步再次落下,他眼睛骤然一眯,手中疾速掐出法诀。

    “走!”

    地灵熊一脚落下,周围顿时爆出大片雾气,同时地上的草木开始疯长,沿着地灵熊的双腿蔓延而上。不等他挣脱束缚,迅速将其捆绑成一个大粽子,外面的植物仍在继续。

    与此同时,夏泽带着蜀阳转身就逃,对于阵法能困住陈思年多久,他心中并无把握。本来若是正常情况下,借助阵法他甚至有可能反杀陈思年,可没想到他竟然能化身地灵熊。对于这种强大的妖兽,夏泽对自己随手布下的阵法压根没做太大指望,只希望能尽量多拖延一会儿。

    两人朝着水声轰隆处跑去,前方植被渐渐稀疏,很快来到一处断崖。右下方有河流改道而来,撞击在左侧山壁上后轰隆下坠,汇入下面的弯曲大河。

    夏泽毫不犹豫,拉着蜀阳纵身跃下。

    没过多久,恢复正常样貌的陈思年追了上来,脸色极为阴沉,目光在下方一扫,从腰间取下一个灵兽袋,一只小巧可爱的黄羽小鸟飞了出来。

    黄鸟绕着他一阵飞舞,随后扑扇翅膀往下方瀑布飞去,在河道周围盘旋了一阵,最后又飞了回来,冲他清脆鸣叫。

    “废物!”陈思年突然出手。

    陈思年还不死心,神识在周围仔细扫过,没有发现异常。又来到下方河道旁来回打量,最后看向下游方向,闪身追了过去。

    山壁左侧水流冲撞处,经年累月的冲刷形成一个天然凹洞,夏泽和蜀阳正拼命收敛气息躲藏着。两人身周笼罩着一层薄薄的光罩,有混淆神识的作用,先前能感受到有神识从他们身上扫过,却并未发现二人。

    “走了?”即便周围水声巨大,蜀阳却不敢正常说话,压低了嗓音问道。

    夏泽点了点头,却不敢大意,低声道:“再等等。”

    又过了一阵,空手而归的陈思年回到原地,瞥了眼地上黄鸟的尸体,目光在四周一扫,满脸不甘的转身离去。

    足足等了一天的时间,不见外面有什么动静,两人才小心翼翼从瀑布里钻了出来。

    “没事了?”蜀阳脸上满是劫后余生的庆幸。

    夏泽警惕着四周,看到了地上黄鸟的尸体,若有所思。

    “此地不宜久留,快走。”夏泽脸色苍白,藏在水洞中连疗伤都不敢,他此刻的状态极差,却不得不抓紧时间离开这里,害怕陈思年会再次返回。

    蜀阳连连点头,看向他的眼神很复杂,心里却多了一份踏实。

    两人相处的时间并不算长,彼此之间的情谊也不算深厚,陈思年的目标是他,生死关头夏泽明明可以独自离开,却甘愿冒着风险留下来。他虽然没怎么接触过外面的世界,可跟着仇龙的那段时间,也见识过一些修真界的人心险恶,像夏泽这样有点傻的人,真的不多了。

    十天后,走出山林的两人看到一片荒原,远方隐约有一片城池。

    “那就是内城吗?”蜀阳指着远方天际的黑线问。

    “应该是吧。”夏泽有些不确定,没听说中州城内除了内城还有其他城池。

    两人在低空御枪飞行,随着不断接近,前方的城池越来越大。临近了,能感受到城池外面有阵法守护,地面上排了一队人,如同世俗城门口一样排队进城。

    两人在远处落下,走近了一看,发现排队的竟都是修士,从筑基期到金丹期都有,还有一两个看不出修为深浅。城门口坐了个白胡子老头,半眯着眼睛一副懒洋洋的样子,面前放了个白瓷碗,每个进城的人都往里面放了一些灵石。

    排队的人不算多,等了一会儿就都进城了,白胡子老头往碗里看了一眼,打了个哈欠,眼皮一抬扫见了不远处的两人。花白眉毛微微一动,懒洋洋道:“是不是要进城?筑基期下品灵石一块,金丹期中品灵石一块。”

    两人略迟疑,夏泽上前行礼,问:“前辈,敢问这里可是中州城的内城?”

    “内城?”老头一愣,抬头看了看他,突然笑了起来。

    夏泽不知道他笑什么,他刚才都看遍了,,并未发现城池四周有什么标识,似乎是一座无名城。

    “前辈?”夏泽又喊了一声。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