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绝品佳婿林羽何家荣江颜 > 第74章 五毒雷火灸
    “不错,看来何老弟这消息也挺灵通的啊。”

    郑世帆笑道,“这个人来头可不简单,京城有名的几大家族之一的长孙,这次来清海是特地过来谈汽车生意的,虽然我们家在清海实力出众,但也不是一家独大,还有一个很有力的竞争对手,所以我才想让何老弟出手相助,如果你能帮他妹妹看好病,我们家自然多一分机会。”

    “好,那我一定尽力,郑大哥。”林羽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行啊,何神医,现在请你看病的络绎不绝嘛。”江颜侧着头望着林羽,眼神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欣赏。

    她实在太好奇了,好奇何家荣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让他发生了如此翻天覆地变化。

    至于林羽说的什么天赋,鬼才信呢,她就是学医的,自然知道学医的难度。

    林羽嘿嘿一笑,说道“赏月,赏月。”

    江颜和林羽回到家后,一开门,就看到老丈人和老丈母娘正待在客厅里,只不过老丈母娘坐着,老丈人却站着。

    “你成天就知道这些破字画破字画,我问问你这些字画能变成你孙子吗?!”李素琴怒气冲冲的说道,“你看看人家老张家,一男一女,你就一点不触动吗?!一大把年纪了,孙子没着落,就知道倒腾这些破烂。”

    “你骂我也不管用啊,孩子们回来了,你骂他们吧。”江敬仁看到江颜和林羽后如临大赦,急忙叫着老婆调转矛头。

    “颜姐,今晚月色真好,我有些意犹未尽,要不我们再出去看会儿?”林羽急忙道。

    “可以。”江颜附议道。

    “给我回来!”李素琴沉着脸说道,“既然你们俩回来了,我就跟你们好好说道说道。”

    对自己的宝贝女儿,她可从没有过这种态度,但是今天不上纲上线显然是不行了,正是因为对女儿的放纵,所以导致自己一把年纪了还没抱上孙子。

    她怀上江颜的时候本来就比同龄人晚,现在同龄人都抱上孙子了,自己这里连个影儿都没见到,自然心急不已。

    尤其是今晚上看到老张家那一对龙凤胎,更是羡慕的不行,这个糟老头子就知道跟人家比字画、比面子,就不知道跟人家比比这些正经事。

    所以她整个席间都窝了一肚子火,回家后跟江敬仁说起来,江敬仁推的一干二净,说不关他的事,这才惹得她大发雷霆。

    林羽和江颜见她这么生气,只好又从门外走回来,俩人互相看了一眼,随后江颜立马走到李素琴跟前,坐到沙发扶手上,给李素琴捏着肩说道“哎呀,妈,有什么事好好说嘛,瞧你发这么大的火干什么,多伤身子啊。”

    “不发火,不发火你们能认真对待吗?!”

    李素琴火气消了一些,但是语气还是十分不悦,“我要是再不发脾气,可能到死都抱不上孙子了!”

    “妈,瞧你说的什么话啊。”江颜撅了噘嘴,有些不高兴。

    “我说的是实话,你说说你们俩,结婚两年多了啊,你们俩干了点什么?我当初为什么急着叫你俩结婚,还不是为了让你们早点给我生个孙子!”李素琴气呼呼地说道。

    “妈,我们这不是一直在努力嘛。”林羽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

    老丈母娘看来今天是真受刺激了,要搁在以前糊弄几句就过去了,今天可好,没完了。

    “努力?努力个屁了,我告诉你何家荣,你别占着茅坑不拉屎,现在想娶我闺女的,都一抓一大把呢!”李素琴又被林羽这一句话勾起了火气,指着他怒气冲冲道。

    每次她一提这个话题,林羽就是努力努力,努力到哪去了?!

    江颜脸上一红,说道“妈,你怎么能这么说呢。”

    “你别以为给我们家赚了点钱就了不得了,我告诉你,没用,我不要钱,我就要孙子!”李素琴气的一别头,暗自生气。

    “就是,你们俩听着点,颜儿,你也别光让家荣努力,你也得努力!”江敬仁背着手训斥道。

    江敬仁这话说的无意,但是江颜听来却羞臊不已,这都哪跟哪啊。

    “放心,妈,我们一定按你的指示办。”林羽笑呵呵的说道。

    “反正我把话搁这了,我最多给你们宽限到年底,要是年底你们两个还没动静,就给我离婚!”

    李素琴气呼呼的说道,接着起身进屋,砰的摔上了门。

    “你妈这是说气话呢,你们别往心里去,别往心里去。”江敬仁急忙冲他俩劝道。

    林羽倒是心头一动,不知道老丈母娘这话说的是真的还是气话,如果年底真逼他们俩离婚了,对自己而言或许也是一种解脱,但是对家荣兄而言就太不公平了。

    自己用了人家的身体,竟然没替人家履行相应的义务。

    江颜看了眼林羽一眼,咬了咬嘴唇,面色羞红,没有说话,进了屋。

    晚上还是按照以前的模式睡的,林羽依旧躺在地铺上,只不过他望着窗外明晃晃的圆月,一直无法入睡。

    床上的江颜同样也睡不着,感觉心里仿佛有团火在烧一般,她现在对林羽可以说已经有一定的好感了,但是还谈不上喜欢,更不用说爱了,要是让她彻底的接受林羽,仍旧有些难度。

    但是父母确实上了年纪了,急切的想要抱孙子,也情有可原,她觉得自己确实有些不孝。

    林羽见江颜睡不着,小声问道“要不,要不……”

    “不行,我这几天来那个了。”江颜说完脸上一热,将头转向了另一边。

    林羽不由苦笑了一下,其实他见江颜睡不着,是想问问她要不要帮她按按头部的。

    第二天上午,郑世帆就给林羽打来了电话,亲自过来接着他去了新区的香格里拉酒店。

    酒店大厅里站着几个身着黑衣,佩戴耳机的西服男,得知林羽和郑世帆是去顶楼的总统包房后,对他们进行了搜身,确认没有问题后,这才带着他们进了电梯。

    到了总统包房后,客厅里已经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个五十多岁的胖子,看起来面色红润,稍显油腻,还有一个是个四十多岁的男子,穿着很简单,脸上戴了一副黑色的墨镜,目不斜视。

    郑世帆在看到胖子两人之后颇有些意外,胖子看到他后脸也立马沉了下来,冷冷瞥了他一眼,吭都没吭。

    “郑总,这位应该就是您的竞争对手吧?”林羽压低声音在郑世帆耳后说了一声。

    郑世帆点点头,眼睛在那个墨镜男身上扫了两眼,这个人他也不认识。

    “不好意思,让二位久等了,我妹妹一会儿就过来。”

    这时从卧室走出来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身着一身整齐的蓝色西服,走路说话,气势不凡,正是楚云玺。

    “郑总,您也来了?”楚云玺看到郑世帆后立马笑道。

    “楚少。”郑世帆急忙起身笑着打了个招呼。

    “坐坐。”

    楚云玺赶紧招呼手示意他坐下,接着自己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看着墨镜男说道“您学医多久了?”

    “三岁跟师父学医,到如今,四十年有余。”

    墨镜男微微侧了侧头说道,目光并没有落到楚云玺身上,看样是个瞎子。

    郑世帆一听这个瞎子是个医生,不由有些意外,转头望了油腻胖子一眼,冷哼了一声,没想到竟然被这死胖子捷足先登了。

    这个胖子叫石耀阳,也是清海市汽车行业的一个巨头,同样是唯一能与郑家掰一掰手腕的人物。

    “您学医这么久了,那医术一定相当精湛啊,像我妹妹这种病,您以前见过吗?”楚云玺有些兴奋道。

    “听说过,小姐这病应该其实不是病,是体虚的一种表现,少年时身子肯定受过委屈。”瞎子说道。

    “不错不错,我妹妹小时候有次偷偷跟人跑河上去滑冰,结果冰面碎裂,掉了进去,幸亏被人及时救了上来,否则性命都不保,自那以后,就落下了这个毛病,这次来清海,可能是气候的原因,身子虚弱的格外厉害。”

    楚云玺急忙讲述道,言语间对妹妹的疼爱显而易见。

    “不妨事,让我给她把把脉,确定病症后,医治应该不难。”瞎子自信道。

    这些年他走南闯北,见过的奇病异症不少,这点小毛病应该难不住他。

    “楚公子,这个神医可不是一般人啊,是我花了大力气从岭南地区找来的高人。”石耀阳急忙邀功道。

    “那就先多谢石老板了。”楚云玺笑呵呵的说道。

    郑世帆一听急了,这要是被石耀阳找到的人治好了楚小姐的病,那自己这笔生意多半就黄了。

    “少爷,小姐来了。”

    这时从外面进来一个略显单薄的身影,那张绝美的面容上微微泛白,带着一丝病态,给人一种弱柳扶风之感。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妹妹,楚云薇。”楚云玺面带微笑道,赶紧起身让妹妹坐在了自己的位子上。

    “感觉好点了吗?”楚云玺柔声问道。

    楚云薇点点头,但是却轻轻的咳嗽了两声。

    她抬头环视了屋里的人一番,在看到林羽的刹那,不由神情一怔,眼睛眨也不眨的望着林羽,眉头微蹙,眼神中涌起一股异样的情感。

    林羽被她看的有些发慌,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还以为自己脸上有什么东西。

    “妹妹,这位是郑老板,这位是石老板,还有这位是石老板特地帮你请来的医生,倪先生。”

    楚云玺轻唤了楚云薇一声,楚云薇这才把目光林羽脸上挪开,跟众人打了个招呼。

    “楚小姐,可否方便让我把把脉。”瞎子说道。

    楚云薇没有拒绝,伸出白皙的手臂放到脉枕上,瞎子便认真的替楚云薇把起了脉。

    过了片刻,瞎子自信一笑,说道“楚小姐,我没诊错的话,你的体温最近应该一直保持在三十五度左右吧?”

    “不错,打来清海那天便这样了,时常感觉闷热烦躁。”楚云玺急忙回道。

    “而且食欲不振,时常腹痛,对吧?”瞎子接着问道。

    “嗯。”楚云薇轻轻应了一声。

    “大小姐营卫不和,加上以前受凉落了个病根,所以导致体虚气弱,只要将体内的湿寒之毒去掉,便可痊愈。”瞎子从容说道。

    “请问先生,该如何治疗?”楚云玺急切道。

    妹妹受这个病折磨十几年了,一直都在调理,但是治标不治本,如果能除根,实在是太好不过了。

    “雷火灸即能见效,但是大小姐这个湿毒之气已经浸入皮肤,一般的雷火灸恐怕不行,需要加需五毒,以阳毒攻阴毒。”瞎子说道。

    “五毒?”楚云玺眉头不有一皱,有些担心。

    “楚大少,五毒指的虽然是五种毒物,但是从他们身上提炼的毒素,是可以用来治病的。”瞎子笑呵呵道。

    “全听先生的,只要没有风险就行。”楚云玺听完松了口气。

    “放心楚大少,一切包在我身上。”瞎子笑了笑,十分自信。

    “你这五毒雷火灸虽然……”

    “你是什么人?这里什么时候轮得着你插话了!”

    林羽刚要开口,楚云玺突然冷冷的呵斥了他一声。

    楚云玺虽然嘴上说话客气,但是内心等级制度分明,在他看来,林羽不过是一个随从跟班,根本没有插话的权利,他还没说话,林羽就敢插嘴,是对他的大不敬。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