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绝品佳婿林羽何家荣江颜 > 第90章 传道授业
    晚上回家之后,林羽惊讶的发现江颜已经做好了一大桌子菜,十分丰盛,而且老丈人和丈母娘竟然都不在家。

    “今天怎么你下厨,爸妈呢?”林羽诧异道。

    “去朋友家吃饭了。”江颜淡淡道。

    “我们两个吃这么一大桌子菜,不合适吧?”林羽挠挠头。

    “那你别吃了。”江颜自顾自的坐下开始吃了起来。

    林羽见她神情不对,赶紧洗手坐好,拿起碗筷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赞不绝口“嗯,好吃,这个也好吃,这个更棒。”

    但是任由他怎么夸奖,江颜都没有反应,默不作声的吃着。

    “奥,那什么,薛沁今天来找我,是有事情要跟我谈,真没有别的,厉大哥当时也在。”林羽突然想起来什么,急忙解释道。

    “我也没说你们两个有什么。”江颜淡淡道。

    “有什么话就直说吧,都老夫老妻了。”林羽知道她这种状态肯定是有事啊。

    江颜的手一下停住了,顿了一下,语气有些低沉的说道“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情绪低落,其实你帮史密斯治好了病,我是很开心的,可是,同时我也觉得你是那么的陌生,有那么多的事情瞒着我。”

    “啊?你是说我的医术吗,我不是跟你解释过吗?”林羽心里一慌,是啊,自己最近只顾着看病救人了,无形中也暴露了太多。

    “包括现在,你还在骗我。”

    江颜抬起头,面色冰冷,眼神中却透着一股悲伤,“中医科的项老今天给我们讲过,现在中医界能将透天凉运用到炉火纯青的人,除了你恐怕再无别人,你难道还想用天赋那一套骗我吗?”

    其实她一直都知道林羽在骗他,原本普普通通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变得如此厉害?

    可是以前她懒得戳穿他,但是现在不一样,她突然有些忍受不了林羽的欺骗。

    或许,是因为在乎吧。

    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对眼前的这个男人产生了感情,说喜欢也好,说依赖也罢,反正她已经愿意跟他在一起了。

    江颜的话低沉而落寞,林羽心里仿佛被什么东西猛地击中了一般,说不出的难受,伸出手轻轻地握住江颜的手,柔声道“对不起,我确实一直在欺骗你,但是有些事,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因为连我自己都没有弄明白。”

    江颜抬头看向林羽,眼中光亮闪动。

    “我答应你,等以后时机合适了,我一定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你,到时候,不管你接受我也好,拒绝我也罢,我都坦然接受。”

    说到这里林羽手上的力道不由加大了几分,想起日后可能会与她分离,心里竟然涌起一股难以名状的压抑感。

    这怎么可能呢?

    她是何家荣的老婆,自己怎么会对她产生感情呢?

    自己不过是在替何家荣履行义务罢了。

    林羽极力的劝说自己。

    “好,我等你。”

    江颜迟疑片刻,缓缓道,声音不大,却分外坚定。

    眼前的人怎么会如此熟悉而又陌生,他还是何家荣吗?

    可是,他好端端的坐在自己面前,不是何家荣,还能是谁呢?

    无论他是谁,自己都会接受他的,对吧?

    纵然……他不是何家荣。

    江颜也极力劝说着自己。

    第二天一早,林羽刚到医馆,发现门外竟然站满了排队的人,见到他后都客气的打招呼,“何先生早!”

    “大家早!”林羽笑道。

    “先生,上次跟那个西医诊所一闹,咱现在名气可大了。”厉振生笑呵呵的说道,“附近的街坊都知道你医术高超,天还没亮呢,就过来排队了。”

    现在已经进入了初冬,昼短夜长,他这话倒还真不是夸张。

    “您这是血虚发热,西医叫再生不良性贫血,我给您开个方子益气养血,服七剂发热便止。”

    “阿姨,您这是感冒引发的肺炎,应该解肌祛风,温肺理气,我给您开个方子,您服七剂便会缓解,然后加上我标注的这几味药,再煎服七剂,症状全消。”

    “你这肌肉抽搐是缺钙,回去吃点钙片和维生素d就行了。”

    “呦,忙着呢。”

    林羽正给病人看病,宋老和李浩明两人说笑着走了进来。

    林羽可是有些日子没见宋老了,赶紧起身跟他打了个招呼。

    “你忙,你忙,忙完再说。”宋老赶紧招手道。

    等林羽忙完已经是中午了,四个人一起去旁边的小饭店叫了几个菜和两瓶白酒。

    “小何啊,我一回来浩明就给我讲了你的事迹,你这次真是给中医争光了。”宋老笑呵呵的说道,脸上的宠溺之情溢于言表,内心惋惜不已,年纪轻轻为什么要想不开结婚?为什么呢?

    “何老过奖了。”林羽笑道。

    “中医的兴盛就看你们这帮年轻人了,我们都老喽。”宋老笑呵呵的说了一声,接着兴致勃勃的问道“小何,我跟你商量个事,不知你愿不愿意?”

    “您老请说。”林羽急忙道。

    “既然你医术这么厉害,有没有想过传道授业啊?”宋老笑眯眯的说道。

    “宋老的意思是说让我收徒,教授医术?”林羽不解道。

    “收徒才教几个人啊。”宋老赶紧摆摆手。

    “何老弟,我和宋老商量过了,希望你能去大学里面,把中医的知识传授给更多的人,为振兴我华夏中医尽一份力。”李浩明跟他解释道。

    “那当然好啊,只要是真心想学的,我就愿意教。”林羽笑着说道,“不过不知道人家大学那边答不答应啊,也不知道该去哪所大学教。”

    “这个我早帮你想好了。”李浩明急忙道,“现在清海市最好的就是清海市医科大,你就去这里教学吧,他们校长跟我是老同学,我跟他打个招呼就行。”

    “那感情好啊,以后我每周都可以抽出一天去学校上课。”林羽笑道,能够将中医传授给更多的人,也是他的愿望之一。

    更何况自己将要去教学的,还是自己的母校,从一个学生转变为一个老师,想想就觉得兴奋。

    “那得了,回头我跟他说一声。”李浩明笑着说道。

    “小何啊,辛苦你了,我为中医能有你这样的人才感到骄傲,来,我敬你一杯!”宋老跟林羽一碰杯,立马一饮而尽。

    三天后,两辆豪华的林肯轿车驶向清海市人民医院,看到车牌后,早就接到通知的保安立马把拦车杆升起,啪的打了个敬礼。

    “这来的是谁啊,排场这么大。”一个保安好奇的问道。

    “干啥的不知道,但是听说是个外国娘们。”另一个保安吸了吸鼻子说道。

    车子在门诊大楼前停下,随后下来六个洋人,四男两女,其中一个身材高挑,前凸后翘,比例匀称的女子格外引人注目。

    女子皮肤白皙,满头金发随意的披散在背后,身着一件长款风衣,让模特般的身材尽显无遗。

    虽然她脸上一副硕大的黑色墨镜将容颜遮了个严实,但是从她紧翘的鼻子和红润性感的嘴唇来看,任谁都觉得她是个大美人,尤其是她身上那种孤清的气质,鲜有人及。

    “安妮,你终于来了。”杰森满脸笑意的跑出来跟安妮拥抱了一下。

    “这就是清海最好的医院吗?还不错。”安妮环视了四周一眼说道。

    “哎呀,安妮会长,欢迎您啊。”这时祁院长带着一帮主任迎了出来,要知道米国医疗协会在世界医学界可是北斗泰山般的存在啊,他自然怠慢不得。

    两拨人进行了简单的介绍后,安妮便直入正题,“麻烦你们带我去见一见史密斯先生吧,我听说他已经站起来了?”

    安妮语气冷淡,颇有一些嗤笑,因为她根本就不相信史密斯能站起来。

    觉得不过是杰森联合华夏人骗她的把戏罢了,她这次来,就是要揭穿这个把戏。

    “这不,来了嘛。”祁院长笑呵呵的往远处一指。

    只见史密斯正在莉亚的陪同下在医院里面散着步。

    “这不可能!”

    安妮大吃一惊,一把把墨镜摘下来,露出一张五官分明、标准欧美范美女的面容。

    “我也觉得不可思议,但是这就是事实,安妮。”杰森摊了摊手,甚至有些得意,为自己寻得了这样的神医而沾沾自喜。

    “祁院长,这个何家荣是你们医院的医生吗,他什么时候方便,我想听他给我做一场报告。”安妮有些迫切的冲祁明青询问道。

    “这个,不瞒你说,安妮会长,他不是我们医院的医生。”祁明青有些无奈道,随后突然想起来什么,急忙道“不过他现在经人介绍去了我们清海市医科大任教,你们倒是可以跟清海医科大联系联系。”

    这时清海医科大校长办公室里,校长汤宗锐正低头忙着写一个文件。

    此时他手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接起来慵懒的喂了声,得知对方是米国医疗协会后,他噌的站了起来,兴奋不已,急忙道“对对,我们中医药学院是有位何老师,你们想听他的课?没问题,没问题,明天?好,没问题,没问题,我安排,我安排。”

    挂了电话后汤宗锐激动不已,有些喜出望外,不知道米国医疗学会为什么会突然要来他们学校听课,这可是莫大的荣耀啊。

    要知道,就连京城的医学院都请不动他们,这次却主动要来这里。

    让汤宗锐很费解的是,他们为什么一定要点名听何老头的课,毕竟何老头中医水平也就那么回事。

    不过管他的,人家愿意听,那自己就安排呗。

    汤宗锐正喜滋滋的准备打电话呢,结果这时门外不合时宜的响起了敲门声,他把电话放下,沉声道“进来!”

    随后门外进来一个面容清秀的年轻人,正是林羽,面带微笑道“汤校长,您好。”

    林羽在这里上了五年学,这还是第二次见校长,第一次是在毕业典礼上。

    “你好,请问你是?”汤宗锐显然不认识林羽。

    “我叫何家荣,是李浩明主任介绍过来的。”林羽急忙说道。

    “奥,是你啊。”汤宗锐面无表情的打量了林羽一眼,不怎么热情。

    林羽有些意外,倒也没怎么在乎,点点头笑道“不知李浩明主任跟没跟您说我过来教学的事。”

    “说过,说过。”汤宗锐急忙点头,接着眉头一皱,说道“不过啊,小何,我们学校现在岗位都满了,要想塞你这么个人,不太容易啊。”

    “您的意思是?”林羽不由有些诧异,李浩明跟他说的是汤校长答应的很痛快啊,而且热烈欢迎,自己今天过来,怎么就这么冷淡了?

    “你别误会,我不是不欢迎你来,不过我们这里岗位确实都满了,李教授跟我说的时候吧,我没好意思跟他直说,这不就等着你来跟你说一声嘛,希望你别见怪,回头有了空位,我再通知你。”汤显祖笑呵呵的说道。

    他已经把话说的很明白了,意思就是他不好得罪李浩明,所以才没当面拒绝李浩明。

    虽然李浩明跟他说过林羽医术多么高超,但是他这里又不是医院,医术高超不高超没什么用。

    况且现在中医衰微,他们学校基本全是西医专业的学生,中医的根本没有几个,好多还是调剂过去的,资源浪费严重,入不敷出,他甚至都考虑要不要把中医药学院关了,所以自然对林羽不买账。

    “既然如此,那就算了,您不用通知我了,我以后也不想再叨扰贵校了。”

    林羽淡然道,对自己的母校心寒到极点,他的医术没有那么廉价,还不至于求着别人让他来教学。

    他也是在宋老和李浩明的鼓励下怀着一腔热血,想为中医出一番力才来的,既然人家不欢迎,那便没有必要了。

    “那什么,你就不用跟李主任说了,回头我跟他解释吧。”汤宗锐急忙道。

    “没问题。”林羽笑笑,接着转过身出去,顺手把门带上。

    “中医?!老掉牙的东西。”汤宗锐看着林羽出去的方向冷笑了一声,不屑一顾,低头继续写起了文件。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