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绝品佳婿林羽何家荣江颜 > 第157章 求求你收下吧
    其实他这话说的并没有别的意思,句句出自真心,他是真担心那个玄清子再找过来。

    再说,三个人睡一屋也没什么嘛,一个是自己的老婆,一个是喜欢自己的女神,完全没任何问题嘛,而且他还是打地铺,又不是跟她们同床同被。

    但是他自以为真诚的笑容落到了江颜和叶清眉的眼里,便显得有些猥琐了,江颜毫不客气的狠狠瞪了他一眼,说道“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何老师,平日里看你挺正经的,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叶清眉咬了咬嘴唇,面色微红,也有些难为情。

    “是啊,先生,过分了。”

    “赞同。”

    厉振生和秦朗也一了点头。

    “我……”

    林羽刚想解释,但是人家四个人压根都没理他,转过头热切的说起了话,他只感觉胸口阵阵泛疼,近乎吐血。

    最后叶清眉和江颜一起回了江家,还不让林羽跟着,林羽只好无奈的去了母亲那里。

    更过分的是,江颜和叶清眉俩人这一睡,似乎睡上瘾了,叶清眉一连几天都住在了他们家,让林羽无家可归。

    林羽只好一连几日都住在母亲那里,心里委屈不已,颇有种小媳妇被赶回娘家的感觉。

    这天早上吃完早饭,林羽照常送佳佳去了学校,接着回了医馆,刚进门,谢书记便打来了电话。

    “小何啊,有时间吗,陪我和书杰去趟医院,你那个药啊,真是神了,这才几天啊,郭总就能张嘴说话了,人家点名要见你呢,想当面感谢你。”

    电话那头的谢长风笑的有些合不拢嘴。

    “谢先生,感谢就算了吧,只要郭总没事了就行。”林羽淡淡的笑了笑。

    “小何啊,就当给我个面子吧,郭总可是跟我千叮咛万嘱咐了,让我务必把你请过去,说有要事要跟你说。”谢长风笑呵呵的说道。

    林羽见谢长风这么说,也不好拒绝,只好答应了下来。

    等他赶到医院之后,谢长风和曾书杰早就已经到了,两人在大门口等着他。

    林羽顿时受宠若惊,赶紧小跑了过去。

    “谢先生,曾先生,您两位亲自这里等我,我可承受不起啊。”林羽苦笑道。

    “没事,郭总病房里正好去了客人谈生意。”谢长风背着手笑了笑,伸了下手,示意他往里走,“这会儿应该谈的差不多了吧。”

    林羽和谢长风他们进了住院楼,往郭兆宗病房走的时候,便看到四五个人从郭兆宗病房里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些类似图纸的东西,一边说一边往楼梯口那走去,其中有一个戴着墨镜,穿着深蓝长裙的女子。

    林羽看到她后不由有些意外,虽然她用墨镜遮着脸,但是林羽还是认出她来了,正是前几天在宝玉阁跟他和江颜起过冲突的阮玲玲。

    她不是回国给她干妈祝寿来了嘛,怎么又跑清海来了?

    “谢书记,他们就是来跟郭总谈生意的吗?”林羽好奇的问了一句。

    “不错,好像是从陵安过来的,什么的广告商还是代理商来着,我忘了,反正无非是想跟影视城达成合作关系,这几天都来了好几拨了。”谢长风皱着眉头想了想,看了林羽一眼,问道“怎么了,你认识?”

    “不算认识。”林羽摇摇头。

    林羽和谢长风等人进病房后郭兆宗刚躺下,看到林羽后又噌的站了起来,顾不上穿鞋,赤着脚就冲林羽迎了上来,双手紧紧的抓住林羽的双手,眼眶含泪道“何医生,你救了我一命,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啊,我郭兆宗给你磕头了!”

    说完他作势就要往地上跪,林羽赶紧扶住了他,急忙道“郭总,郭总,您客气了,你要是这样,我可就走了啊。”

    郭兆宗这才赶紧站了起来,拉着林羽坐到床上。

    “喉咙感觉怎么样了?痒吗?”林羽笑道。

    “痒,这两天痒的有些厉害。”郭兆宗急忙回道,说话间声音还是有些沙哑低沉,显然还未痊愈。

    “痒是好事,我特地给您带了一些药丸,你每次痒的难受时就吃上一粒,可迅速解痒固本。”林羽说着掏出一个小瓶递给了郭兆宗。

    “多谢何先生,多谢。”郭兆宗双手接过去,连声道谢。

    随后郭兆宗朝谢先生和曾书杰笑道“谢先生,曾先生,今天您两位都在,何医生也来了,我有话就直说了,关于影视城的项目,我已经决定了,就投在咱们清海了。”

    “哎,郭总,您先等等。”曾书杰赶紧伸手制止了他,正色道,“这个您可是要三思而行啊,才这么短短的几天怎么就做好决定了?您该不会是觉得何医生救了您,想特地报答我们的吧,这可不行啊,这是两码事。”

    “嗯,书杰说的对,项目是项目,恩情是恩情,两码事。”谢先生附和着点点头。

    他们虽然很想郭兆宗把项目投在清海,但是也不能道德绑架啊。

    “两位误会了,我选择投资项目的第一出发点自然是商业利益,其实去看地的那天,我心里就有了主意,无论是从城市地位、地块位置,还是长远发展来看,清海都要优于陵安。”

    郭兆宗急忙解释道“而且,清海市是我获得重生的地方,是我的福地、宝地,我相信把项目投在这里,也一定会红火无比!”

    说完这话,郭兆宗有些感激的看了眼林羽,没有林羽,他还重生个屁啊,估计这会儿自己已经投胎转世了。

    谢长风和曾书杰面带微笑的互相看了一眼,虽然脸上镇定,但是内心早已乐开了花。

    其实他们猜到了,此次事件过后郭兆宗肯定会把投资的天平倾向清海,但是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做出了决定,他们俩人心里的一块石头也算是彻底的落了地。

    “郭总啊,那我可就代清海的两千万老百姓多谢你了。”谢长风笑呵呵的感激道。

    “至于具体的合同,到时候等我助理拟定好了,咱再签。”

    郭兆宗笑了笑,接着冲助理招了招手,助理赶紧拿过来一叠白色的文件,恭敬的递到林羽的面前,同时递给他一支笔。

    “嗯?”林羽有些纳闷的看了助理一眼。

    “何医生,这是影视城项目的股份转让协议,我自愿将影视城百分之十的股份转让到您名下。”郭兆宗赶紧跟林羽解释了一句。

    百分之十?!

    众人闻言皆是一惊。

    饶是谢长风和曾书杰这种见惯大场面的人也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内心震撼不已。

    百分之十的股份啊!数百亿的项目啊!

    这以后项目建成,一切稳定下来之后,根据预估的收益情况来看,百分之十的股份,每年的收益分成就是几十亿呐!

    林羽虽然对这个收益情况不是很了解,但是也知道这百分之十的股份绝对价值连城,根本不敢要,急忙推脱道“郭先生,您这太客气了,我不能要,救人性命,我从来不图回报,您别难为我。”

    “何先生,您要是不收,说明您还在生我的气啊!”

    郭兆宗长叹一声,满脸沉痛,说道“好,那这项目我也不投了,以后我也不再踏足内地了,等到您什么时候原谅了我,我什么时候再重回大陆!”

    他说这话的时候伤心不已,显然是发自肺腑,还在为当初慢待林羽的事情悔恨不已。

    一听这话谢长风和曾书杰立马急了,这怎么好端端的项目说不投就不投了呢,俩人赶紧冲林羽挤吧了挤吧眼。

    “小何啊,郭总一片好意,你就收下吧。”

    “就是,你看郭总多伤心啊,你要觉得太贵重,就别把它看成钱,把他当成一种友谊的象征,不就行了嘛。”

    谢长风和曾书杰两人一唱一和,极力劝说林羽把股份收下。

    “是啊,何医生,你就赏我个面子,让我高攀一次吧。”郭兆宗面带恳切道,“以后我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您指点呢。”

    经历过这次事故之后,郭兆宗对林羽的话可是深信不疑,既然林羽能看出他命中丑未相冲,不担钱财,那也肯定有办法帮他解决这种状况。

    而且这点利益对他这个亿万富翁而言,不过是块小蛋糕而已,他还害怕林羽嫌少呢。

    “哎呀,郭总,您这不是难为我嘛。”林羽满脸难色。

    “别推辞了,小何,收下吧,人家郭总都这么求你了。”

    “就是,给人郭总个面子。”

    谢长风和曾书杰说这话的时候感觉有些怪怪的,他们活这么久,还是头一次见到送巨款给对方,还得求着对方收下的情况。

    “那好吧,那我就却之不恭,受之有愧了。”

    林羽十分无奈的在股份转让协议上签了个字,那样子就跟要送他上刑场似得。

    而郭兆宗在看到林羽签字之后,笑的合不拢嘴,心里的石头也一下落了地。

    几个人坐了一会儿,林羽为了方便谢长风和曾书杰跟郭兆宗商量项目的具体事宜,便识趣的起身告辞。

    “何先生,过几天我出院,到时候咱可一定要好好的喝几杯啊,我郭兆宗必当舍命陪先生!”郭兆宗赶紧盛情的邀请了一番,跟林羽互换了联系方式。

    “好,没问题。”林羽笑着点头答应。

    出来后林羽长出了口气,感觉心里有愧,这百分之十的合同转让给自己,这郭兆宗还挺乐,自己怎么反倒有种趁火打劫的感觉。

    好几日没在家睡觉,他也已经好几日没见江颜了,冷不丁分开这么久,还真有些想她,所以从住院楼出来后他也没回家,直接去了江颜的科室。

    江颜这会正跟办公室的几个人聚精会神的讨论病例,根本没有看到他,林羽也没敢打扰她,蹑步走到角落的办公桌前坐了下来,随后拿了本桌上的医学书看了起来。

    “江颜,你这个贱人!烂货!你给我出来!看我不撕烂你!”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泼辣的叫骂声,随后一个身着深蓝长裙的女子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正是刚才林羽碰见的阮玲玲。

    “江颜,你这个骚货!婊子!”

    阮玲玲扫了一眼,看到江颜后立马破口大骂,表情狰狞无比,似乎与江颜有着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