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绝品佳婿林羽何家荣江颜 > 第369章 不平等对待
    虽然林羽相信以自己的能力可以应付任何状况,但对于规则,还是提前有所了解的好。

    “其实具体的比试内容我也不知道,因为韩国卫生部已经跟我们这边商量过了,为了公平起见,希望这次比试的具体规则和内容由英皇室进行确定。”郝宁远说道,“我们联系过英皇室那边,他们也答应了,既然交给他们,那肯定跟以往的比试方式不一样,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

    “英皇室?”

    林羽微微一怔,有些担心的说道“这个似乎有些不妥吧,他们崇尚西医,对中医不太了解,交给他们,可能定制的比试规则会有所偏差。”

    “我们和韩国卫生部都给他们提交了一定的相关资料,让他们对中医也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而且英皇室那边也说了,无论什么医术,归根结底也是落实到治病救人上面来的,他们会秉承这个理念来确定比试的规则!”郝宁远说道,“奥,对了,因为朴尚俞跟你挑战的主要是针灸,所以这次的挑战内容也主要是以针灸比试为主!”

    “好的,我了解了。”林羽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

    “还有一点,这件事在国际上发酵的厉害,很多知名的西方媒体也都已经陆续赶了过来,所以,家荣,事关国粹和国家尊严,你可一定要全力以赴啊!”郝宁远轻轻叹了口气,“我知道,你这么年轻,就把这么重的担子压在你身上,难为你了,但是毕竟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他的语气中隐隐带有一些愧疚,这段时间来他一直往林羽身上压担子,确实有些难为林羽了。

    “没关系,郝部长,为了祖国,我本当鞠躬尽瘁!”林羽郑重的回答道。

    接下来的两天,国内外的一众媒体和英皇室都已经陆续的到达了,整个华夏瞬间也成了世界上最瞩目的存在,很多国内的大牌明星也都齐聚京城,希望能蹭一蹭这个热度。

    国家同样对这件事也高度关注,政府部门的人亲自出面接待了英皇室的成员,同时也提供京城大会堂作为本次医术比试的场地。

    整个京城可谓是热闹非凡,但是作为这次医术比试之一的主角,林羽却在家里一手捏着一本书,一手抓着一根银针,胡乱的在空中乱点着。

    突然间,他面色大喜,自言自语道“魂归门!原来是这一穴!当真是魂归门!”

    他实在是太激动了,没想到在比试前的前一天,他终于弄懂了达摩针法里的第四针魂归门!

    目前为止,达摩针法六针,他已经掌握了四针!

    而且这一针魂归门据说有奇效,能让濒死之人回光返照,但是跟常见的回光返照又不一样,这一针是真的能够让人回复极好的精神状态,并且延长一定的寿命。

    但是同样的,收益越大,风险越大,这一针对人的体质有特殊的要求,需要扎针人根据患者的体质特征进行针法的调整,否则稍有不慎,便会弄出人命。

    虽然林羽掌握了这第四针,但是心里仍旧有些担心,毕竟没有找人试过针,效果如何,还真难说。

    晚上的时候,刚吃过晚饭,林羽正准备跟老丈人杀上两盘解解压,结果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江颜赶紧起身去开门,只见门外来了三个身着西服的男子,当先的一个男子看起来五十左右,浓眉大眼,个子不高,甚至比江颜都要矮一些,连一米七都没有达到。

    不过他的身上却散发着一股长期久居人上的优越感和威严感。

    “你好,请问这里是何家荣何先生家吗?”男子用流利的中文说道。

    “奥,是,请问你是……”江颜疑惑的说道。

    “我是韩国的医圣,韩医学协会的会长,朴尚俞!”朴尚俞自信从容的笑道。

    “是你?!”

    江颜面色一惊,没想到比试前夕朴尚俞竟然会主动来拜访林羽。

    “不错,是我。”朴尚俞笑呵呵的说道,“何先生在家吗?”

    “在!”

    此时林羽也已经不紧不慢的走了过来,刚才听到来人是朴尚俞之后,他也不由有些意外,不知道这老小子来找自己是玩的什么把戏。

    这是林羽与朴尚俞第一次见面,两人目光一接,皆都闪过一丝精芒,带着明显的敌意。

    “何先生你好!”

    朴尚俞主动冲林羽伸出了手。

    林羽犹豫一下,还是跟他握了握,疑惑道“你这么晚来,有事吗?”

    “方便去您的书房谈吗?”朴尚俞笑道。

    “不方便,我没有书房,就楼道这里凑合凑合吧!”林羽摇摇头。

    “……”朴尚俞。

    “呐,给你钥匙,去楼下爸妈住的房子谈吧。”

    江颜拿手拽了林羽一下,冲他使了个眼色,接着将楼下的钥匙递给了林羽。

    林羽这才不情愿的带着朴尚俞等人去了楼下。

    “何先生,不知道您师承是?”朴尚俞坐下后便开门见山的问道。

    林羽一听这老来摸底细来了,直接爱答不理的说道“没有师承,自学成才。”

    “……”朴尚俞。

    随后朴尚俞呵呵笑了笑,说道“既然何先生不方便透露,那我也就不多问了,何先生可知道我师承何处?”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林羽摇摇头。

    “……”

    朴尚俞被林羽的话噎的都要吐血了,不过他还是厚着脸皮说道,“我三岁跟随我们韩国的一个针灸大师学医,而我师父的师父姓王,是你们宋代针灸大师王惟一的传人,所以我的祖师爷可是说是王惟一大师,我徒弟先前给您看的天圣铜人,就是我师父的师父传承到我手里的!”

    林羽翻了个白眼,他信他个卵子!华夏人怎么可能把天圣铜人送给韩国人!

    对于这帮韩医学的无耻林羽早就领教过了,所以也懒得理他。

    “何先生,我祖师爷王惟一的一本《铜人腧穴针灸图经》我早已烂熟于心,而且结合祖师爷研制的天圣铜人,我已经将这套针法练习了无数次,所以,这世上,再也不会有一个人的针灸技艺会超过我!”

    朴尚俞昂着头自信的说道“你这次跟我挑战,是自取其辱!你那些扎针封穴的手法,不过是雕虫小技而已,你要是现在弃权的话,还来得及!”

    林羽听到这里终于知道了这个朴尚俞来的目的,感情是来给自己下马威来了!

    “你还真是大言不惭,一口一个祖师爷叫着,那这么说明你是我们华夏人的孙子了?”林羽翘着二郎腿,满不在乎的说道,特地把“子孙”说成了“孙子”。

    朴尚俞面色微微变了变,随后笑道“我是韩国人,我的祖祖辈辈,都是韩国人!不过在针灸这项技艺上,我们韩国的后代明显比你们华夏的后代更有天赋!针灸传到你们手里,真是玷污了它的威名,它应该是我们的国家的!”

    “那好,那咱们就明天实力上见分晓!”

    林羽彻底被他这番无耻的话激怒了,眼神冰冷的扫了他一眼,冷声道“您就别在这里跟我废话了,请回吧!”

    朴尚俞站起身,看了眼手表,笑道“何先生,距离明天早上九点,还有十一个小时的时间,也就意味着你还有十一个小时的时间考虑自己是否弃权!”

    说完这话,朴尚俞便心满意足的走了,他来这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就是为了挫挫林羽的锐气。

    林羽望着他的背影冷笑了一声,暗暗下定了决心,他明天不只要胜,而且要大胜!

    林羽锁上门刚要往楼上走,这时郝宁远的电话突然打了过来,笑呵呵的说道“小何啊,今下午路易王子和王妃接见你,都聊了些什么啊?”

    “接见我?”林羽笑了笑,说道,“王子没有接见我啊?”

    “什么?没接见你?”

    电话那头的郝宁远语气一变,急声道,“今下午没有人去你们家接你吗?”

    “没有啊。”林羽有些纳闷的说道。

    “太过分了!太过分了!”郝宁远顿时勃然大怒,“他们接待完朴尚俞之后说过要接待你的,我说我派人去接你,结果皇室的人让我告诉他们地址,他们亲自派人去接你,没想到他们跟我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郝宁远气的身子都颤抖了起来,在他认为,这是对他们中医学极大的不尊重!

    “没事,郝部长,明天过后,他们将会彻底的记住中医这个名字!”

    林羽眉宇间也颇有些不悦,声音中多了一丝寒意。

    “好,那你早点休息吧,明天就看你的了,到时候我在礼堂外面亲自等你!”郝宁远语气郑重道。

    林羽回去后便洗漱睡觉了,第二天早早的就起来了。

    林羽的母亲和老丈人丈母娘以及佳佳也都起来,都换上了一身光鲜亮丽的衣服,准备好跟林羽一起去大会堂。

    江颜和叶清眉也都打扮的分外美艳,两人细心的替林羽把身上的西服捋平。

    “先生,走吧,玉轩在下面等着呢!”厉振生笑呵呵的跑上来催促道。

    “好!”林羽看了眼时间,见才七点半不到,不由摇头笑了笑,这个玉轩还真是个急性子。

    林羽带着一家人刚要往门外走,这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李千珝打过来的。

    “喂,李大哥,什么事啊?”林羽笑着说道,知道李千珝多半是要嘱咐自己一些话。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电话那头的李千珝语气十分的惊慌,颤声道“家……家荣,我知道你今天要去挑战韩医学,不应该打扰你,但是我……我妹妹她晕倒了,情况很不好,我妈说甚至比第一次晕倒的时候还要严重……”

    “啊?!”

    林羽面色猛然一变,自己最近只顾着研究达摩针法了,都忘记距离自己上次给李千影施针,已经过去二十多天了!

    自己上次在医馆见到她的时候就发现她面色很不好,当时自己还准备问她的,结果被张家叔侄一捣乱,竟然给忘了。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