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绝品佳婿林羽何家荣江颜 > 第373章 截然相反的运气
    与此同时,从里面已经走出来一众身着病服的病人,全部都是欧美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出来后站成一排,背对着观众,每个人身上都贴着一个醒目的标号。

    之所以让他们在抽签前出来,就是为了保证比赛的公正性,提前把他们的号码展示给在场的众人。

    “大家不要害怕!他们所患的疾病都不是传染病!”路易王子的助理立马冲大家解释了一声,随后示意林羽和朴尚俞抓紧时间开始抽签。

    “请吧!何医生!”

    朴尚俞眯了眯眼,示意林羽先抓。

    林羽倒也没有跟他推脱,直接走过去从箱子里抓出了三个黄色的小球,因为号码写在里面,所以从小球外面看不出任何的信息。

    朴尚俞皱了皱眉头,接着走上前将自己的三个小球也抓了出来。

    随后两个工作人员走过来将他们各自手中的小球取走,对着观众念出了标号。

    “请念到标号的病人留下,其他人请回!”路易王子的助理高声说道。

    没念到的几个病人立马走回了后台,而其他的六个病人则按照指示坐到了早就准备好的六把椅子上,面向了自己的主治医师。

    林羽分到的三个病人一个是六七十岁的白人老头、一个是六岁左右的黑人小孩、一个是二十出头的金发年轻女人,年轻女人不知什么原因,嘴上戴着一个口罩,而且林羽扫了他们一眼,从气色上来看,他们三个人得的病病情各异,而且差别较大,这无疑中增加了医治的难度。

    相比较林羽,朴尚俞则要幸运的多,他的三个病人全是男病人,其中两个病人都是三十左右的小伙子,另一个也没有超过四十,而且有两人的病情看起来较为接近,都是颈椎或者腰膝之类的骨病。

    虽然这种病除根较难,但是运用针灸之术能够短时间内极大的缓解病人的痛苦,那么自然也就容易获得病人的认可。

    “小子,这下我看你怎么赢!”

    身为一名资深的医生,万士龄也看出了林羽的三个病人比较难医治,不由松了口气,脸上浮起了一丝得色。

    “哈哈,这下何家荣恐怕是要把华夏中医的脸都输光喽!”旁边的一个中医协会会员也无不讽刺的笑道,似乎“华夏中医”这几个字跟他毫无关系。

    “这次要是输了,我们中医协会就狠狠的羞辱他一番,看他还怎么在京城待下去!”另一边一个老医师也不由冷笑了一声,满脸的恬不知耻。

    在场的一群华夏观众虽然看不出林羽三个病人的病情,但是看到他们的年龄和性别具有如此大的差异,自然知道医治起来很麻烦,尤其是从通常情况来看,小孩子不懂事,老人秉性苛刻,女人天性要求高,这些不确定性因素无形中再次降低了林羽获胜的可能性。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英皇室在故意刁难林羽呢。

    但是抓阄的时候他们是亲眼所见,确实是林羽自己抓的,所以他们只能跟着感叹一声倒霉。

    “好了,两位,你们的病人全部都已经确定了,记住,你们对于每个人的医治时间,只有四十五分钟!而且时间不能累积!”

    路易王子的助理解释道,“如果你们中间有什么需求的话,可以尽管提,我们会尽量满足,但是时间不会因此而暂停!”

    在他们皇室认为,既然是针灸比试,那就老老实实的用针灸进行医治,如果还需要一些其他的药物,他们也可以提供,但是这需要时间,如果因此输掉比赛,那后果只能自负。

    说完后他立马一招手,工作人员便赶紧抬了一个屏风过来,挡在了林羽与朴尚俞中间,以防止互相打扰,同时他们两人身边也立马走过来两个身着职业套裙的女翻译,方便替他们和病人进行交流。

    “两位准备好了吗?”

    路易王子助理得到两人的肯定后,立马按下秒表,同时喊道“开始!”

    随后林羽和朴尚俞立马开始坐起了诊。

    “老大爷,请把手放在这上面!”

    林羽指了指诊桌上的枕垫,女翻译翻译完后那个老头立马把手放到了枕垫上。

    林羽把手往上一探,便知道了他患有严重的高血压,直接说道“老人家,你这属于久年高血压,时常伴有心慌胸闷,总是感觉体力不支,而且心虚血瘀,精神衰弱,对不对?”

    一旁的女翻译赶紧将林羽的话翻译给了老头儿,老头儿陡然间睁大了眼睛,显得极为震撼,用力的点了点头,嘴里不停地喊道“yes!yes!……”

    “他说什么?”林羽除了几声“yes”之外,其他的话有些听不太懂,因为这个老头话说的太快,而且情绪太为激动。

    女翻译皱着眉头稍一迟疑,说道“他说如果您能治好他的话,他给您打一百分!”

    “你告诉他,这种病只需三次我就能治好他,这一次针灸,我就能让他感觉到他的身体有了明显改善!”林羽跟女翻译说道。

    其实他完全可以骗这老头说一次性就能给他治好,好让他给自己打一个一百分,但是林羽深知作为一个医生要讲诚信,所以对老头如实相告。

    “ok!ok!”

    不过老头倒也是用力的点了点头,他这种情况的高血压看了很多医生,吃了很多药,但都没有太大的疗效,如果林羽三次便能治好他,对他而言已经非常难得了。

    林羽点点头,随后让他伸出左手,在他手腕神门、内关、大陵三处穴位分别扎了一针,以养心,紧接着又在其足三里与丰隆穴各扎了一针,以通降阳明之滞。

    紧接着又在其董氏奇穴中的三皇,即天、地、人皇三穴的位置各扎了一针,扶正固本,化瘀理血,同时以太冲理心气,平肝阳,几个穴位交替着针灸了十数次,这才将针收回来,冲老头儿笑道“老人家,你用力呼吸呼吸,感觉如何?”

    女翻译翻译完后,老头赶紧大口大口的吸了两口气,面色大喜,显然十分震惊,他一直以来的胸闷淤积症状竟然一扫而空!

    而且整个人身心都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轻松感,他起身用力的甩了甩胳膊和腿,只感觉精力充沛,颇有种梦回年少的感觉。

    老头儿立马竖着大拇指冲林羽一遍遍的喊着不可思议、神医等词语。

    林羽笑着冲他点了点头,建议他在京城待几天,再去回生堂治疗两次,自己就能完全将他治好。

    紧接着林羽赶紧坐到了黑人小男孩身旁,开始替他诊脉。

    因为时间不能累计,所以林羽手一探到小男孩身上,一旁的计时员立马重新开始计时,依旧是四十五分钟。

    林羽给小男孩把完脉后皱了皱眉头,发现他竟然得过小儿麻痹,而且他的嘴明显有些向右倾斜,左眼也无法闭合,显然是上次小儿麻痹留下的后遗症。

    林羽见他沉默不语,便冲他问道“你在三四岁的时候是不是得过小儿麻痹?”

    女翻译翻译完后黑人小男孩点了点头,眼神中带着一丝惊慌。

    “你告诉他,让他不用害怕,我会把他治好的!”林羽轻声道,希望能缓和一下小男孩的紧张和不安。

    女翻译翻译完后小男孩再次乖巧的点了点头。

    “你,不能说话?”林羽见他一直没有开口,指了指自己的嘴。

    小男孩这次没等翻译,便用力的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一丝痛苦之色。

    林羽冲他报之一个温暖的笑容,温和道“没关系,马上你就可以说话了!”

    女翻译说完后小男孩的眼中明显闪过一丝光亮。

    林羽找出银针,在他的颊车、上下关、四白、地仓、迎香、合谷等穴位两侧同取,施以银针,先轻泻右则,后重补左侧穴位,同时辅以灵力,整个过程持续了足足半个小时。

    林羽这才将银针取回来,只见此时的小男孩嘴已经恢复了正常,而且左眼也已经能够闭合了。

    因为小男孩这属于金燥水亏,邪热灼伤血脉,风木内动,上络脉而致病,通过针刺这几个穴位,可以很好地曲风活络,所以只针灸了一次,小男孩脸上的痿症便有了明显的改善。

    不过小男孩此时还不知道自己的变化,仍旧双眼怔怔的望着林羽。

    林羽冲他淡然一笑,接着问一旁的工作人员要了个镜子,递给小男孩。

    小男孩看到自己脸上的变化后,顿时面色一喜,满脸童稚,显然十分兴奋。

    “你可以开口说话试试!”林羽冲他笑道。

    小男孩听完翻译后,张着嘴啊了一声,见自己喊出声音后,他兴奋的啊啊的叫了叫,用模糊的发音说着“山克右”。

    可能因为他长时间没说话的原因,所以他的发音很不标准。

    随后他突然跳下椅子,走到坐着的林羽身边,踮起脚,轻轻地在林羽脸上吻了一下。

    林羽的内心猛然间被什么东西猛地击中了一般,顿时感觉无比的柔软。

    他知道,他这看似简单的几针下去,改变的,或许是小男孩一生的命运。

    对于他而言,这才是身为一个医生最珍贵的东西!

    “不客气!”林羽轻轻的抚摸了抚摸小男孩的脸,接着开了个药方,写明白剂量,让翻译人员翻译着抄了一遍,递给工作人员,嘱咐工作人员一定要把这药方交到孩子的家长手里。

    随后林羽走到金发女郎跟前坐下,工作人员赶紧重新开始计时。

    金发女郎仍旧戴着口罩,深邃的眼睛望了林羽一眼,没有说话。

    林羽也没多问,直接伸手在她白皙的手腕上试了试,眉头突然一蹙,冷声道“你没有病?!”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