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绝品佳婿林羽何家荣江颜 > 第516章 剑应归公
    像向南天这种身份和地位的人,“死了”十年之后再重新活过来,必然会引起数个国家,甚至整个世界的动荡!

    林羽猜测福山之所以着急离开,为的就是赶着去跟倭国那边的上层进行报告。

    毕竟向南天的“复活”将直接影响倭国对华夏的政策,毕竟这次剑道宗师盟来访,极有可能就是一个试探,探测一下军情处和华夏的实力已经到了一个什么程度,所以方才德川才会一直咄咄逼人,狂傲不已。

    这也是向南天今天为何要急着过来,以及上面给向南天特批的原因。

    一个人,有时候真的可以凭借一人之力影响整个世界的格局!

    这也是林羽最佩服向南天的一点,或许以前的他一直希望小富即安,安安稳稳的活着就可以了,但是在他见到向南天、何自臻这些顶天立地的人之后,内心的豪情壮志也被激发了出来,正是因为这些人以自己的胸膛将黑暗遮挡住,才有了亿万华夏人民光明幸福的日子,而他现在,也希望能够步向南天和何自臻的后尘,成为能能够为自己同胞遮挡黑暗的人,也希望日后能成为一个靠着中医搅动世界风云的人!

    向南天听到林羽这话十分赞同的点点头,说道“不错,福山和德川这俩老小子哪有那么容易被吓到,他们不过是急着回去跟他们的上面汇报……”

    谁知向南天话说着说着突然一顿,身子突然猛地一颤,不受控制的往后仰去。

    “师父!”

    步承急声呼喝,一个箭步冲过去抱住了向南天。

    林羽面色一急,也立马冲过来一把抓住了向南天的手腕替他试起了脉搏。

    “老首长!”

    胡海帆和范少将等人也是面色焦急,急忙围了过来,但是都没敢说话,怕打扰林羽把脉。

    林羽替向南天把完脉后不由松了口气,轻声道“大家放心,向老身体无恙,只是刚才用尽气力,身体虚耗,气血亏损,所以晕倒了。”

    可见刚才向南天刚才为了打消福山和德川的疑心,透支尽了自己的体力。

    众人听到林羽这话才陡然松了口气,随后赶紧将向老送到了军情处的一处休息间内,林羽给向南天针灸了一番,向南天便苏醒了过来。

    得知自己晕倒的事情,向南天忍不住摇头苦笑,轻轻叹了口气,苦笑道“不行了,老了,才折腾了这么一会儿就晕倒了……”

    “向老,您这话实在是太过谦了!”范少将急忙笑道,“您老可是宝刀未老啊,这次能够挫败剑道宗师盟的锐气,可多亏了您老啊!”

    “这话可就是违心了啊!”

    向老摇摇头,望向林羽说道,“这次我们军情处能够挽回颜面,靠的可全都是小何啊!”

    “啊……对,对!”

    范少将有些尴尬的一笑,说道,“瞧我,还忘了何少校了!”

    “不错,这次当真是多亏了何少校力挽狂澜啊!”

    胡海帆满是赞赏的瞥眼望了林羽一眼,担保道,“何少校,你放心,这次我们军情处一定跟记一次大功,同时还会跟军委和国委进行上报,让上头也对你进行表彰!”

    他这话话音刚落,旁边几个中高层干部脸色不由微微一变,眼神也显得有些阴沉,看向林羽的神情似乎都带有一丝敌意。

    在他们认为,如果年轻人锋芒太露,对他们的地位可能会造成一定的威胁。

    毕竟林羽这次立下的功劳实在是太巨大了,对军情处现在甚至以后长远的发展都具有极大的积极意义!

    军委和国委的领导得知后也定然会格外赏识他!

    林羽似乎看出了这些中高层眼中的意味,淡淡的一笑,冲胡海帆说道“首长,我身为军情处的一员,为军情处分忧是本分,我不要求记什么功劳,也不希望您上报,只希望首长能够答应我一个请求!”

    “哦?什么请求?!”

    胡海帆疑惑道。

    “我希望您能给我一个随时可以去一号密仓看书的机会!”

    林羽满是期待的说道,上次他在一号密仓里面总共才待了一个小时,而且最后只拿走了三本书,收获实在有限。

    “这个……”

    胡海帆顿时迟疑了下来,有些为难道,“家荣,这件事我一个人做不了主,得等我们军情处的二号首长和三号首长跟我共同开过会议之后才能确定!他们两位外出执行任务去了,人在外地,得过几天才能回来!”

    他这话说的确实是事实,一号密仓、二号密仓和三号密仓是军情处的军机要地,里面的东西全部都是受到最严格管控的,需要他们三位首长共同同意才可以让林羽进入,上次林羽进入一号密仓以及允许林羽带走三本书,都是他们三人一致商量通过的。

    所以这次纵然林羽立下了如此大功,他也无权擅自答应林羽。

    可能是害怕向南天责怪,胡海帆说完这话后还有些为难的看了向南天一眼,说道“老首长,希望您也能体谅我们,毕竟规矩就是规矩!”

    “哎,小胡,你不用看我的面子,我既然已经不在军情处了,自然不能插手军情处的事情,你们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按照规矩和国家政策来!”

    向南天冲胡海帆摆了摆手,悠悠道,“不过我可提醒你一点,要不是你们先前让小何去一号仓库借走了那本关于‘至刚纯体’的书,恐怕今天将无人识破服部那个假的‘往生圣体’吧?!”

    胡海帆面色凝重的点点头,低声道“老首长说的是,正所谓物尽其用,您放心,我心里有分寸!”

    “对了,家荣啊,你那把剑,能够给我看看吗?!”

    向南天转过头望向林羽,眼含深意的笑道。

    林羽无奈的一笑,既然他一开始舍得把剑拿出来,那便已经做好了失去它的准备了,所以倒也洒脱,闻言二话没说,接着将手里的剑递给了向南天。

    向南天眼前一亮,接着身子往上窜了窜,倚靠在床上,双手将林羽手中的纯钧剑接了过来,看到手中古朴温雅却又寒光毕露的纯钧剑,忍不住连连感慨道“好剑!好剑呐!”

    这种旷世名剑,哪怕是见多识广的向南天也是头一遭见到,比他自己怀里和他送给步承的那把匕首,强的不是一星半点!

    范少将等人看到向南天手里的这把纯钧剑也是满脸欣喜,很多人脸上直放光,恨不得将这纯钧剑据为己有。

    “俗话说得好,宝剑配英豪,家荣啊,以后你拿着这把剑,可要好好利用啊!”

    向南天呵呵一笑,接着将手里的纯钧剑递还给了林羽。

    林羽不由一怔,委实没想到向老竟然会把剑还给他,随后他心里一暖,知道向南天这是故意想当着众人的面儿将剑交还给他,让这把剑不至于被上缴上去。

    不过一旁的范少将等军情处的中高层干部见状面色陡然一变,急忙出声劝阻。

    “老首长,这把纯钧剑可不是什么私人财产啊,是国家所有啊!”

    “对啊,老首长,要是严格说起来,这何少校私藏青铜剑,本来就是犯错误了啊!”

    “什么犯不犯错的,只要何少校现在把剑交出来,我们应该既往不咎!”

    “是啊,这种神兵利器要是到了我们军情处,那当真是如虎添翼啊!”

    他们几个人说话的时候全部都两眼放光,迫切的想将这纯钧剑从林羽的手里抢过来。

    人都是有嫉妒心的,他们可以看到美好的事物为众人所共有,但是见不得这种美好的事物为个人所私有!纵然这美好事物的发现者,也不可以!

    步承眉头猛然一皱,冷声道“你们这些人还知不知道什么是廉耻,何先生拿出这把宝剑帮了你们,你们竟然想着将这宝剑从他手里抢过去,不觉得有些太无耻了吗?!要是何先生不帮你们,你们这帮人早就将军情处的脸面给丢光了!”

    “你……你怎么说话呢!”

    “我们也是按照政策办事啊,你见那把青铜剑归属过个人!”

    几个中高层干部被步承骂的面色一变,不过碍于向老的缘故,也没敢回骂回去,只能低声嘟囔了几句。

    向南天笑呵呵的说道“不管是再厉害的名器,有人用,那才是名剑利器,要是一直束之高阁,充其量不过是一块废铁而已!”

    “老首长,您说的对!”

    范少将恭敬的一笑,说道,“但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我们总得根据规矩来办事不是?!”

    向南天呵呵一笑,点头道“是我老头子多言了,你们军情处的事情,还是你们军情处自己做主吧,海帆,你是一号首长,这事还是你来表个态吧!”

    他话音一落,众人立马转头望向了胡海帆,迫切的等待着他的决定。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