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绝品佳婿林羽何家荣江颜 > 第953章 最凉不过人心
    这是当时林羽帮那个小女孩治病的时候,从她这里要走的一条红绳,距今以后过了三四个年头,上千个日夜,她本以为林羽早不知将这红绳遗落到了何处,没想到他一直好好的保存着,而且也一直带在身边。

    往事一幕幕在眼前涌现,江颜的眼泪也越来越盛,不停的用手抹着脸上的泪水,宛如一个孩子一般泣不成声。

    李千影看到这一幕微微一怔,瞬间便猜到了,这个红绳对于江颜和林羽而言一定具有特殊的意义。

    她心里一柔,有些心疼的上前抱住了江颜,轻轻的拍着江颜的后背,轻声安慰道,“放心吧,家荣用不了多久就会出来的,他一定会出来的!”

    她的声音笃定而坚决,既是在安慰江颜,又是安慰自己。

    话说送走袁槿淑和李千影之后,袁赫并没有急着从审讯室离去,而是冲一旁负责看守的手下说道,“快到饭点儿了,去,让厨房整几个好菜,再去后勤找老陈,要两瓶茅台送过来!”

    “是!”

    守卫立马点了点头,转身快步往外走去。

    “记住,让老陈把那两瓶珍藏的方印珍品拿出来,我今天要跟何长官一醉方休!”

    袁赫急忙又嘱咐了一句,这才转过头走回了审讯室,吩咐另外一个手下帮林羽把玻璃室的门打开。

    那个手下顿时迟疑了一下,接着转身要去外面的置物柜取锁链。

    “不必这么麻烦了,何长官是自己人!”

    袁赫皱着眉头冲他呵斥了一句。

    那个手下这才跟着袁赫进去帮林羽把玻璃室的门打开。

    林羽坐在床上,笑眯眯的望着袁赫,既没说话,也没动。

    “行了,家荣,别生我的气了,我不是不想来见你,只是……有些事不知该怎么跟你说……”

    袁赫轻轻的叹了口气,知道林羽指定是因为自己这几日不来见他的事儿生气呢。

    林羽闻言笑了笑,倒也大度,背着手缓步走了出来,笑眯眯的说道,“袁处长,您就这么把我放了出来,就不怕我对您做出什么不利的事?!”

    “你要想做的话,早就做了!”

    袁赫不以为意的冲林羽摆摆手,接着让人搬了一张桌子和两张椅子过来,示意林羽坐下。

    “家荣,不瞒你说,袁老这次来就是想救你的,但是你也看到了,就连她老人家也无能为力!”

    袁赫轻轻的摇了摇头,叹息道。

    “看来这个上面的人,不是一般人!”

    林羽淡然的一笑,但是心里却感到了一丝巨大的压力。

    “其实这也不能怪上面,因为这件事关乎的利益集团太多了!”

    袁赫轻轻的摇头叹息道,“我早就跟你说过,这个玄医门不是一般的门派,所涉及的势力错综复杂,他的面子上面的人可以不买,但是境外那些势力的面子,上面却不能不给!”

    “境外势力?!”

    林羽闻言面色不由一变,显然有些意外,没想到竟然还能牵扯到境外的势力。

    “你以为呢?”

    袁赫面色顿时变的慎重起来,低声冲林羽说道,“这个玄医门的老掌门荣鹤舒可不是一般人,向来高瞻远渡,早就跟国外的一些党团、财阀和组织建立了稳固的关系,对于普通人而言,打通这些关系或许非常困难,但是对于要钱有钱,要医术有医术的玄医门而言,并不是什么难事!”

    林羽闻言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袁赫这话不假,玄医门凭借资源优势确实容易打通很多关系。

    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荣鹤舒这个老狐狸竟然如此狡猾,早早的就跟国际上的一些财阀和势力建立了合作关系。

    “他花了很大的代价维护这些关系,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用的上,现在他儿子死了,他自然不遗余力的对付你,这些境外的关系立马便帮着他对我们国内进行施压!你也知道,国际形势千变万化,利益纷杂,上面为了维稳,为了考虑综合利益,不得不这么做!”

    袁赫叹了口气,说道,“其实你也不要埋怨上面,玄医门的意思是想让你直接死的,但是上面一直在努力保全你!”

    林羽面色愈发的凝重,皱着眉头想了想,随后笑道,“袁处长,照这么说的话,我还得感谢你把我关在这儿了?保住了我一条命!”

    袁赫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就是个听命办事的角色,你谢也好,恨也罢,都不必落到我身上!”

    他们说话间,出去置办酒菜的人便返了回来,将酒菜和餐具摆在了桌上。

    “来,这可是88年的茅台方印珍品,在市面上,能卖到两三万的!”

    袁赫说着帮林羽倒了杯酒。

    林羽直接端起来一饮而尽。

    “你……”

    袁赫颇有些无奈的看了他一眼,只好再次帮他倒上。

    “听您这话,我是不是可能这辈子都出不去了?!”

    林羽神情严肃,有些迟疑的冲袁赫问道。

    袁赫倒酒的手微微一顿,望着林羽说道,“如果这辈子都出不去了,你后不后悔?!”

    林羽神情微微一变,接着面色坦然的摇摇头,定声道,“不后悔!”

    “我替你后悔!”

    袁赫抓过桌上的酒杯,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显得有些苦闷。

    林羽不由有些意外,笑道,“你替我后悔?什么意思?!”

    “没什么!”

    袁赫直接一摆手,也没有明说。

    “我现在都这样了,您还有什么可瞒着我的?!”

    林羽摇头苦笑。

    “我……我是怕说出来你伤心……”

    袁赫叹了口气说道。

    “怎么?我家人出事了?!”

    林羽顿时紧张了起来,沉声冲袁赫问道。

    “没有没有!”

    袁赫赶紧摇了摇头,“我已经派人去你们家楼下蹲点去了,就是玄医门再膨胀,也不敢在京城,在军机处的眼皮子底下杀人啊,他们要是真这么做了,我们倒有借口对付他们了!”

    “那您是什么意思?”

    林羽长出了口气,笑道,“既然我家人没事,那我便没有什么可伤心害怕的!”

    袁赫叹了口气,问道,“家荣,我问你,你杀荣桓是为了什么?!”

    “我不说过了吗,为了公理,为了正义,为了被他们害死的数千上万名病人!”

    林羽语气坚定的说道。

    “为了公理,为了正义就可以了!”

    袁赫摇头叹息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

    林羽皱着眉头疑惑道,“难道那些死去的人命,就不值一提吗?!”

    袁赫摇头叹了口气,说道,“有些人,是不值得你去拯救的……毕竟,这世上,最凉不过人心……”

    说着他神色一变,转头冲林羽问道,“虽然你杀了荣桓,虽然玄医门勾结各方势力给上面施压,但是倘若最后证明,你杀死的确实是一个害死成千上万条人命的穷凶极恶之徒,那上面也能借助这点帮你平反!”

    “难道荣桓不是吗?!”

    林羽皱着眉头沉声说道。

    “他不是!他只是一个被你错杀,冤死的好人!”

    袁赫沉声说道。

    “放屁!”

    林羽“砰”的一声将手中的酒杯握碎,冷声冲袁赫问道,“你这话是何用意?!替荣桓开脱吗?!那么多证据摆在眼前呢,你分明是睁眼说瞎话!”

    “不是我替荣桓开脱!不是我睁眼说瞎话!”

    袁赫摇摇头,定定的望着林羽说道,“是死去的成千上万病患的家属,替荣桓开脱!是他们,在睁眼说瞎话!”

    林羽面色陡然一变,惊疑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