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绝品佳婿林羽何家荣江颜 > 第1328章 悲痛过度的幻觉
    原本安静的病房内瞬间被这句话点燃了,屋内立马沸腾了起来,一众医生凑着头低声议论了起来,其实他们也早就想说这话,但是一直未敢出口。

    这分明是在浪费他们的时间,竟然让他们盯着一个死人看了这么久!

    “哼!”

    这时站在远处的洛根冷哼了一声,沉着脸冷声说道,“我早就说过,这药丸根本就不会有任何的作用,你们这么做,不过是徒增对死者的侮辱罢了!”

    说话的同时,他的心里也不由松了口气,庆幸最终卡尔文所拿来的药丸也没有起作用。

    “萨拉娜!我的女儿!”

    阿卜勒微微一愣,接着瞬间崩溃,再次扑到自己女儿的尸体前崩溃大哭,他也知道,等了这么久,注定已经没有什么希望,要是有什么奇迹的话,也早就发生了!

    伍兹见状也是满脸失望,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满脸愧疚的说道,“阿卜勒先生,你放心,萨拉娜的死,我会承担全部的责任!”

    “你承担什么责任?!”

    洛根冷哼一声,说道,“对于萨拉娜小姐,我们已经尽力了,谁也不想她离开人世,但是病魔是无情的,不过,虽然我们没能留住她,但是好在让她没有痛苦的度过了生命最后的时刻!”

    伍兹出于一个医者的仁心,把责任揽到自己的身上,揽到世界医疗公会身上,他可不想!

    在洛根这种冷冰冰的仕政之人眼里,只有利益!

    此时阿卜勒沉痛于女儿的离世,根本没有心思回应他的话。

    “行了,帮萨拉娜小姐更衣吧,她生前身份尊贵,死后也要体面荣光!”

    洛根冲几个护士吩咐了一声,接着冲阿卜勒说道,“阿卜勒先生,这款寿衣是我们世界医疗公会特意聘请世界知名缝纫大师制作的,专门搭配了金线纺制的,是我们世界医疗公会免费赠予的,只有身份尊贵的客人才能享有这种馈赠,现在,我们将这款寿衣,赠送给萨拉娜小姐,希望她能够安息!”

    几名护士闻声赶紧将寿衣从柜子中取了出来,准备给萨拉娜换上,毕竟尸体一旦僵硬之后,寿衣将会很难穿。

    “等等!”

    安德烈博士沉着脸冲几个护士示意了一下,接着按照惯例,拿着听诊仪走到了萨拉娜的尸体跟前,准备做最后一次确认。

    这是世界医疗公会的规定,身为世界医疗界顶尖的医疗组织,他们任何事都要做到足够精细,更不用说生死这种大事。

    方才他们急救的时候就已经将萨拉娜身上连接多功能心电监护仪的电极片去掉了,所以安德烈便用手动进行听诊,对于他这种级别的医生而言,手动听诊,甚至比监护仪来的还要精准!

    安德烈手法娴熟的将听诊仪的诊头放到了萨拉娜的胸口处,仔细的听了片刻,确认萨拉娜的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这才郑重的宣布道,“病人已经死亡!”

    说着他立马让到了一边,示意几个护士继续给萨拉娜穿寿衣。

    “阿卜勒先生,请您让一让!”

    护士长见阿卜勒还趴在床前痛哭,低声冲阿卜勒劝道,“我们给萨拉娜小姐穿寿衣,可以让她走的更体面一些!”

    阿卜勒压根没有搭理她的话,仍旧趴在床上,放声痛哭着,悲痛欲绝。

    直到现在,他还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阿卜勒先生,人死不能复生,你这样……只会让萨拉娜的魂灵受到惊扰,不得安息!”

    伍兹也无奈的叹了口气,低声冲阿卜勒劝道。

    听到伍兹这话,阿卜勒身子突然猛地一颤,接着一下子抬起了头,睁大了赤红的眼睛,神情惊诧的抬头望了眼病床上的女儿,颤声道,“我女儿没死!她,她的手刚才动了!”

    哗!

    屋内的众人顿时一阵哗然,齐齐转头朝着病床上的萨拉娜望去。

    伍兹和洛根两人也是猛然一怔,同样跟着众人的目光望向了床上的萨拉娜。

    不过萨拉娜仍旧躺在床上动也不动,脸色惨白泛青,双眼紧闭,还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模样。

    “不可能,我刚才听过萨拉娜的心跳了,她确实已经死了!”

    安德烈看了眼萨拉娜,急声冲众人解释了一句,他刚才听的精确无比,萨拉娜的心脏绝对已经停止跳动了!

    洛根原本震惊的神色这才缓和了几分,沉声说道,“想必是阿卜勒先生痛失爱女,悲痛过度,出现了幻觉……”

    “又动了!她的手又动了!”

    未等洛根说完,阿卜勒再次惊声尖叫了一声,噌的站了起来,脸上大喜不已,双目含泪,一手牢牢抓着自己女儿的手,一手抚摸着自己女儿的脸,手掌抖个不停,想触摸女儿的肌肤,但是又不敢用力,仿佛在触碰一件尊贵无比的艺术品,同时声音颤抖的无比激动道,“女儿,你活过来了吗,你醒醒,你睁开眼看看父亲啊……”

    屋内的众人看到这一幕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感觉寒毛直竖!

    阿卜勒现在的神情举止,如果放在正常的情形下看,并没有什么不妥,但是在这种情况下,竟然对着一具死尸自言自语,只让人感觉他是真的疯了!

    “唉,可惜啊,可惜,果然,阿卜勒先生因为太过悲痛,竟然出现了幻觉,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他架开,带到隔壁的病房里去进行医治!”

    洛根见状急忙冲科尔使了个眼色。

    这可是个大好机会啊,刚才他来晚一步,让伍兹等人救治过来了阿卜勒,他还想着如果阿卜勒不依不饶,自己该如何应对呢。

    现在阿卜勒受到了巨大的刺激,人变的疯傻了起来,倒是省去了他诸多麻烦!

    他心里暗暗祈祷阿卜勒能够真的变成一个疯子!

    科尔看到洛根的眼神,立马也心领神会,身先士卒,率先冲到了阿卜勒的身前,一手抓住阿卜勒的胳膊,一手去掰阿卜勒抓在萨拉娜手上的手,沉声说道,“阿卜勒先生,放手吧,让萨拉娜小姐安心的去……卧槽!”

    科尔话说到一半,突然大声惊叫一声,整个人宛如被蝎子蛰了一般,噌的跳了起来,脚下一崴,噗通一屁股摔到了地上,直摔得尾巴骨刺痛万分,刹那间涕泪横流。

    “你他妈干嘛呢?也跟着疯了吗?!”

    屋内的众人也被科尔这突然起来的举动给吓了一跳,洛根忍不住破口大骂。

    科尔面色惨白一片,顾不上抹擦自己脸上的泪水和鼻涕,满脸惊恐的望着病床上的萨拉娜,颤声说道,“她……她……她……”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