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医院,安静至极。

    权淮琛参加了今天的学术讨论后,急忙赶回医院进行一台紧急手术,一直到现在才空下来。

    他拿出手机立即给赵南意发了微信,也不知道这个点,她休息了没有?

    “睡了吗?”

    消息发送出去后,约莫过了一两分钟,赵南意的消息立即传来:“还没有,你什么时候回来呢?”

    她这话,就像是在等丈夫回家的妻子。

    “等会把今天学术探讨的资料整理一下就回来,你赶快睡觉。”

    “那我先睡觉了,晚安。”

    “晚安。”

    随后,权淮琛看了看时间,开始着手整理今天的资料,这些事,他一向都喜欢亲力亲为。

    “咚咚咚”忽然,一阵敲门声响起,打破了办公室内的沉寂。

    权淮琛朝着门口的方向望去,只见穿着当季高定套装、化着完美精致妆容的女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权二哥哥,好久不见。”宋筝焉朝着权淮琛露出了笑容,提了提手中的纸袋子示意道,“知道你在医院忙,没时间来今晚的饭局,所以特地给你送夜宵来。”

    权淮琛笑了笑,伸手轻轻敲了敲桌面,“我正好饿了。”宋筝焉也算是他看着长大的,这心底把她当做妹妹一般,现在妹妹刚回国就给哥哥送夜宵,他当然是面露笑意的。

    “怎么样?我这个小小外卖员来的还算及时吧?”宋筝焉迅速走到权淮琛面前,将手中的纸袋放在桌上,将里面的餐食盒一个一个拿出来。

    “开着跑车、穿着高级定制的外卖员吗?”权淮琛笑着调侃着。

    “权二哥哥!能不能尊重一下送夜宵的宋筝焉?”说着,她指了指自己,露出了极为委屈的表情。

    权淮琛点头,“行,尊重你,感谢你的夜宵。”

    “不客气,你快尝尝好不好吃?”

    “这一看就是我家酒店做的,当然好吃。”

    宋筝焉扑哧一声就笑了,“我怕买其他酒店的,不符合权二哥哥的口味,就干脆在江临酒店买了,而且正好饭局也在江临酒店嘛!”

    权淮琛微微颔首,没有拒绝宋筝焉的好意,一口一口吃着她特地送来的夜宵。

    宋筝焉看着权淮琛手边的一叠文件资料,“权二哥哥,这是什么啊?”

    “今天学术讨论的资料,我正准备整理。”

    “我来帮你吧!”宋筝焉自告奋勇,立即准备动手,可她一个没站稳,直接朝着他的方向倒去。

    权淮琛见状,迅速伸手抓住了她的胳膊,宋筝焉的脑袋撞在了他的胸膛上,有些狼狈。

    “好痛!这地怎么那么滑啊?”

    权淮琛关切的问道:“没事吧?”他的模样俨然就像是一个称职尽责的好哥哥。

    宋筝焉摇头,“我没事,还好权二哥哥你及时抓住我。”

    “看来这次我比较及时。”

    “对对对。”宋筝焉笑着连声应答,“今晚的我们,都很及时。”

    “小心点,站稳了。”

    “好。”

    权淮琛小心扶着宋筝焉站稳身子,殊不知两人如此亲昵的举动,让站在门口的怔愣的人儿有些不知所措。

    ()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