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少帅大人,请高抬贵手顾轻舟司行霈 > 第477章 张九爷的巧手
    顾轻舟想知道,岳城的洪门接下来对上海有多重要,故而她问了张太太。

    张太太摇摇头“不会的,这次是正常更替,没必要的。”

    蔡长亭之前的宴会,张龙头之所以会来,是因为大家都以为洪门放弃了岳城分舵。

    张龙头的出现,是为了岳城分舵镇个场子。

    如今,分舵已经重新成立,旧的龙头被处死,新的龙头继位,就没必要让张龙头亲自出面了。

    同时也告诉了顾轻舟,不太重要。

    “阿姐,假如蔡长亭没死,他现在去了哪里?”顾轻舟突然又问。

    张太太失笑“你转来转去,就是想套话?”

    顾轻舟认真点点头。

    张太太起身捏了下她的脸“无理取闹,像个孩子似的!”

    说罢,张太太就抱着张辛眉去了浴室,看着他刷牙和洗脸。

    顾轻舟也站在旁边。

    她依靠着浴室的门,又问张太太“蔡长亭之前是从日本回来的,他会不会回日本去了?”

    “他死了。”张太太寸步不让,“别多心了。怎么,你很后悔?”

    后悔害死他?

    这个太荒唐了。

    蔡长亭多次要杀顾轻舟,甚至对司慕和颜家下手。

    杀他,顾轻舟从未手软和后悔。

    “他自己违反了帮规,被洪门自己人处死了,阿姐怎么说起我后悔不后悔的话来?”顾轻舟睁眼说瞎话。

    张太太无奈摇头笑。

    不管顾轻舟如何用计,张太太没有半点松动,就是一口咬定洪门的确是处死了蔡长亭。

    第二天,顾轻舟一大清早又来到了饭店。

    张辛眉不愿意跟他母亲去表亲家赴宴,拉着顾轻舟的手“你陪我玩!”

    顾轻舟看了眼张太太。

    张辛眉上次去表兄家,不过几分钟就把人家孩子的胳膊给下了,张太太是特别不愿意带他出门的。

    既然他愿意跟顾轻舟走,张太太乐得清闲。

    “你要听少夫人的话。”张太太叮嘱道。

    张辛眉不情不愿点点头。

    于是,顾轻舟就把张辛眉带走了。

    “去军营!”张辛眉闹腾,“我要去打枪!”

    “不行。”顾轻舟拒绝。

    张辛眉不快“那我要去跑马场骑马。”

    “不行,太危险了。”顾轻舟又拒绝。

    张辛眉气得直跺脚。

    顾轻舟就把他带回了家“给你看我的狼,好吗?”

    张辛眉一惊,立马来了兴趣“什么狼?”

    “就是豢养的狼,又高又大。你见过狼吗?”顾轻舟诱惑他。

    张辛眉漂亮的小眼睛透出孩童的纯真“没有。”

    于是,他心甘情愿跟顾轻舟回家了。

    顾轻舟狡黠而笑。

    张辛眉终于见到了顾轻舟的狼。

    暮山懒洋洋的,不愿意搭理人,木兰则在牛肉的引诱下一蹦三尺高,活泼极了。

    “好玩好玩!”张辛眉眼馋,“像狗,又比狗大多了!”

    然后他指了木兰,“我要这只!”

    “不行,君子不能夺人所好。”顾轻舟道,“这都是我的!”

    张辛眉道“小气的女人!”

    想了想,张辛眉道,“我用我的马儿跟你换。”

    “不换!”

    “哎呀!”张辛眉气得跺脚。

    顾轻舟笑,没把他的恼怒看在眼里。

    “你若是喜欢它们,可以一个月来看一次。”顾轻舟最终让步道。

    张辛眉却说“太麻烦了。”

    “你连这么简单的麻烦都克服不了,还敢说喜欢?”顾轻舟挑眉。

    张辛眉语塞。

    一大一小对视了数眼,最终张辛眉败下阵来。

    他委屈得很。

    “你故意欺负我!”他不高兴,扑到了顾轻舟怀里。

    司慕回来,远远就看到这一幕。

    张辛眉穿着很漂亮的小西装,头发也梳得整整齐齐,粉雕玉琢的,是个十分漂亮的小孩子——假如不知道他恶魔一样的本性,都会很喜欢他。

    故而,司慕看到顾轻舟和他玩闹,倏然心中微热。

    多像一家人!

    母亲带着儿子,旁边还有宠物。

    司慕停住了脚步。

    直到张辛眉先发现他。

    上次他们见过的,张辛眉知道这是顾轻舟的丈夫,很愤怒盯着他。

    司慕走过来,问“张太太来了吗?”

    “是啊,昨天到的。”顾轻舟道,“她今天去亲戚家了,让我带着辛眉。”

    司慕颔首。

    张辛眉则眸光不善,他一直盯着司慕腰间的配枪。

    趁着司慕错身走过去,张辛眉一下子跳起来,将司慕的配枪拔了下来,动作极快。

    “唉!”顾轻舟大惊。

    司慕也回神。

    “给我!”司慕眉宇凛冽。

    张辛眉不同意“我喜欢这枪,我要了!”

    土匪吗你!

    顾轻舟沉了脸“不许胡闹!”

    张辛眉道“你这个女人太过分了,你怎么不骂他?”

    “我凭什么骂他?”

    “他丢了枪啊。若是我,一定不会让人夺了枪。”张辛眉挑衅看着司慕。

    司慕脸上似严霜轻覆。

    他没有司行霈那种刻在骨子里的警惕心,又是在自己家,对面一个小孩一个女人,司慕提防谁去?

    不成想,这么个疏忽,就被这鬼孩子抢走了枪,还羞辱了他。

    司慕怒极,因为他发火也不是,不发货也不是,进退维谷!

    “给我!”顾轻舟道。

    张辛眉冷哼,然后很利落把这支枪给拆了,四分五裂交给了顾轻舟。

    看着他拆枪的动作,娴熟快捷,像用枪的老手,而他偏偏只是个九岁的孩子!

    顾轻舟瞠目看着他。

    张辛眉把枪给了顾轻舟,道“小气鬼,爷才不稀罕你们家的破枪!”

    司慕的眼神更冷。

    顾轻舟无奈摇摇头,把被张辛眉拆得乱七八糟的枪,还给了司慕“能装上吧?”

    “嗯。”司慕快速回房。

    顾轻舟想要把张辛眉赶紧送走,这孩子实在太过于顽劣。

    “我不捣乱,你让我再玩一会儿。”张辛眉道。

    顾轻舟把他带到了自己的房间。

    她去了趟洗手间,出来却看到张辛眉打开了她的衣柜,正在用一根细小的银针戳顾轻舟的保险柜。

    顾轻舟大惊“别弄,弄坏了!”

    说着,她上前想要抱走他,却听到保险柜咔擦一声,开了。

    顾轻舟目瞪口呆,半晌才道“你你”

    张辛眉伸头看了眼,全是印章和钥匙,索然无味道“怎么没首饰呢?这些破东西,放在保险柜里干嘛?”

    这孩子的顽劣,简直是没边了。

    顾轻舟将他抱下来,然后关上了保险柜,心想“卖保险柜的人骗我,不是说最新的吗,绝对弄不开吗?”

    顾轻舟还信以为真,不成想被个九岁的孩子不到一分钟就戳开了。

    “跟我去上海,我送你很多珠宝!”张辛眉看着顾轻舟,“你看你穷的,我姆妈的保险柜里,全是首饰!”

    整个军政府的钥匙和印章都在顾轻舟手里,若她算穷的,那么整个岳城就没有富人了。

    “你再这么胡闹,我让你姆妈打你了!”顾轻舟道。

    张辛眉缩了缩肩膀。

    小霸王最大的怕处就是他姆妈了。

    楼下的司慕,很快把枪装好了,并没有特别生气。

    不知道为何,小孩子再恶魔,司慕都能看到一种希望。

    他对小孩子没有介怀。

    司慕第一次很认真的思考顾轻舟能否给他生个儿子。

    “我是她丈夫!我们的婚书是盖过岳城的公章,我们办过婚礼。”司慕对自己道。

    他已经忘记了,除了婚书之外,他们还有一张协议书。

    那张协议书上,司慕告诉顾轻舟,她需要和他合作杀了司行霈,否则三年之后赶她出门;而顾轻舟说,一旦他碰了她,她会枪杀他。

    顾轻舟和孩子玩闹的场景,似乎给了司慕一种震撼。

    好像心中某个地方隐约的向往,都被点亮,明确。

    他好像一下子就知道自己要什么了。

    他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庭,真正的家庭。

    可他又想到了司行霈。

    “她可以奋不顾身去救他!”司慕想到这里,又觉得无比心灰意冷。

    哪怕顾轻舟将来真的爱上了司慕,司慕就能没有芥蒂吗?

    他重新陷入了两难之中。

    最近,他时常这样纠结。

    张辛眉在顾轻舟这边玩了一整天。

    吃了午饭,张辛眉有点疲倦,就依靠着顾轻舟,坐在沙发上看琴谱。

    顾轻舟想起自己的打算,问张辛眉“你知道蔡长亭吗?”

    “爷什么都知道!”张辛眉道。

    顾轻舟笑起来“那他死的时候,你去看了吗?”

    张辛眉摇摇头。

    “为什么不去,因为害怕?”顾轻舟道。

    张辛眉立马要跳脚“谁害怕啊?告诉你,爷天不怕地不怕!”

    “那为什么不去看处理蔡长亭?”顾轻舟继续问。

    孩子的话里,才有真实的信息。

    张太太这次是铁了心,什么也不会告诉顾轻舟了。

    张辛眉道“阿爸说了,帮规大于天!万刀诛灭分舵龙头,那只能比他地位高的人在场。所以,我阿爸去了、黄伯伯和高伯伯去了,我去不了。”

    顾轻舟哦了声。

    她赞许摸了下他的脑袋“对,帮规大于天!辛眉做得很好。”

    同时,顾轻舟的一分猜测,变成了三分。

    也许,蔡长亭根本就没死。

    他那种人,哪怕是死也要轰轰烈烈的折腾之后,才会认输吧?顾轻舟不相信他能安静受死。

    这次,顾轻舟原本也没打算就能真的赢了蔡长亭。

    猜测到他没死,顾轻舟也没觉得灰心,反而重新保持了她的警惕。

    黄昏的时候,张太太来接张辛眉了。

    张辛眉不肯走“我要住在这里。”

    张太太道“不行。”拒绝得干脆利落,跟顾轻舟的言语差不多。

    张辛眉气愤。

    张太太把张辛眉带走了。

    顾轻舟准备送他们去饭店,在门口的时候,突然有一辆黄包车停在门口。

    下车的,是个中年妇人,神色焦虑。顾轻舟定睛一瞧,居然是慕三娘。

    她大惊,急忙迎上去“姑姑,您怎么来了?”

    没有大事,慕三娘是不会出门的。

    慕三娘的眼泪簌簌掉“轻舟,您快帮帮忙,微微出事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张太太还在旁边,而远处司慕也正好回来。

    看到了慕三娘,司慕露出几分亲切“老板娘,您这是”

    “是何微!”顾轻舟打断了司慕的寒暄,“姑姑,何微怎么了?”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