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少帅大人,请高抬贵手顾轻舟司行霈 > 第495章 可以跑,不要死
    顾轻舟出门。

    她是让自家司机送她去咖啡店,再从咖啡店的后门出来,乘坐黄包车去圣母路的。

    一路辗转,顾轻舟的心情糟糕到了极致。

    “我行得端正,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顾轻舟坐在颠簸的黄包车里,反问自己。

    是司行霈!

    他太无良,又太恶毒了。

    他比顾轻舟聪明,比她有手腕,而且比她有权力。

    他从各个方面碾压顾轻舟,顾轻舟在他手下,只有艰难求生,所有的智慧全部打了水漂。

    所以,她才走到了这一步。

    因为司行霈,也只是因为司行霈!

    命运跟顾轻舟开了个极其残酷的玩笑。她微微阖眼,心中一片冰凉。

    到了圣母路的银行门口,顾轻舟看到远处的小胡同口,站着一个穿咖啡色衬衫的男人,是司行霈的副官邓高。

    邓高远远就看到了顾轻舟,冲她咧嘴笑。

    顾轻舟就走了过去。

    胡同旁边,停着一辆黑漆奥斯丁汽车。

    汽车的副驾驶坐椅子后仰,司行霈把脚搭在汽车的前窗上,正在阖眼打盹。他肤质幽深,仍是看得出眼底的淤暗。

    像是好些日子没有睡觉了。

    “师座!”邓高低声喊了句。

    司行霈这才慢腾腾睁开眼。

    瞧见了顾轻舟站在旁边,他微笑起来,人也懒得动,指了指车门“上车。”

    顾轻舟既然来了,也就没打算矫情什么,自觉上了汽车的后座。

    邓高上了驾驶座。

    司行霈利落从前面翻过来,坐到了顾轻舟身边。

    车子一路出城。

    “又瘦了。”司行霈捏住她的手腕,似白玉般皓腕,纤瘦得一下子就能折断般。

    顾轻舟抽回手“没有。”

    “多吃点饭。怎么不长肉呢?”司行霈道。

    顾轻舟冷漠“你若是不打扰我,也许我能长几斤肉!”

    “那也是痴长的肉,不是幸福的肉。”司行霈毫不要脸,“我不找你,你过得行尸走肉一样,有什么意思?”

    顾轻舟心中一涩。

    她只觉得他可恨,偏偏这些讨厌的话,全中了。

    顾轻舟深吸一口气。

    “说吧,又要干嘛?”顾轻舟转移话题,“你就别绕圈子了,我知道你没安好心。”

    前头开车的邓高,嘿嘿笑了。

    司行霈蹙眉,踢了椅子一脚“笑什么!”

    “不是,师座,我觉得顾小姐最了解您了。”邓高道。

    邓高也觉得司行霈不怀好意。

    司行霈反而很高兴,再也不顾忌什么,把顾轻舟抱到了怀里。

    “能不了解吗,我养大的女人!”司行霈笑道。

    顾轻舟心中一惊。

    她遇到他那年,她刚满十六岁,稚气未脱。

    她在他身边养大,她崇拜他,下意识模仿他,终于身上打上了他的烙印,所有人都觉得她像他。

    不是容貌像,而是某些行为举止,如出一辙。

    车子出了城,到了一处很熟悉的地方。

    这是一家跑马场,司行霈的地盘,他曾经带顾轻舟来骑马、练习射击。

    车子到了门口,邓高就停下了车,高兴笑得合不拢嘴“师座,那我也去骑马了啊。”

    司行霈道“去吧。”

    邓高就高高兴兴的一溜烟跑了。总感觉他也有点孩子气,虽然是傻大个子。

    顾轻舟看着邓高跑远,还没有收回视线时,已经被司行霈按在了座椅上。

    他欺身而上,靠在她身上。

    顾轻舟以为他又要耍流氓时,他却只是靠着她。

    “轻舟,我好累,三天三夜没合眼了。”司行霈低喃,“我睡一会儿,你别跑了,知道吗?”

    顾轻舟微愣。

    司行霈的头慢慢下滑,枕到了她的腿上,他的腿半蜷起,几乎顶到了奥斯丁汽车的车顶。

    这种很不舒服的姿势,他却真的进入了梦乡。

    顾轻舟听到了他均匀的呼吸,一阵错愕。

    “怎么了?”顾轻舟低声问,“怎么三天三夜没睡,又出事了吗?”

    顾轻舟没有动。

    五月的阳光是温暖的,光束落在他们身上。

    司行霈睡得安稳。

    他这么打盹,半个小时候才醒过来。

    他坐正了身子,推开车门下车。

    顾轻舟也走了下来。

    司行霈点燃了雪茄,用力吸了两口,人才彻底清醒。

    顾轻舟问“怎么了?”

    “剿匪。”司行霈轻吐云雾,“平城的土匪胆子太肥了,只当我是李文柱,派人跟我和谈,说若是我不答应,就破坏我的铁路。

    我带着人,在山里游荡了三天三夜,把他们老巢给端了。若是他不犯我,我倒不想浪费那些子弹和兵力;可他们蹬鼻子上脸,我岂能容下他们?”

    他笑了笑,又道,“一直都只有我司行霈去威胁别人的,我何曾被别人威胁过?”

    笑得一脸狡诈。

    顾轻舟心想恶魔!

    不过,匪患是历来军政府头疼的,司行霈这也算为当地百姓做了一件好事。

    “你来找我,就是炫耀威风来了?”顾轻舟问。

    司行霈笑道“当然不是,我找你还有更重要的事。”

    “什么事?”顾轻舟问。

    司行霈剿匪之后,土匪的二当家很机灵,溜下了山,抢了司行霈一辆汽车,把副官打得头破血流。

    结果,那二当家不会开车,车子直接撞到了树上,他自己当场死亡。

    司行霈的兵都觉得好笑,只有司行霈陷入了沉默。

    他想起了顾轻舟。

    上次顾轻舟逃跑,也是这样匆忙去开车,结果车子陷入泥里而熄火。当时司行霈跟那些副官们一样,也是啼笑皆非。

    可现在,司行霈笑不出来。

    他想“轻舟从来不肯服软,若是她下次也撞到树上”

    司行霈一刻也不能耽误了。

    把善后的事交给手下的人,司行霈带着几名随从,急匆匆赶到了岳城,还开了一辆新车过来。

    他想教顾轻舟开车。

    无论如何,一定要教会她。

    哪怕是跑,也要让她安全的跑。跑了可以找回来,死了就灰飞烟灭了。

    这话,司行霈自然不好告诉顾轻舟的,要不然顾轻舟还以为他盼着她跑。

    顾轻舟问他来做什么,他直言不讳道“这辆汽车,我打算送给你。”

    “我要汽车干嘛?”顾轻舟道,“再说了,军政府多的是。”

    司行霈表情肃然“军政府是军政府的,这是我给你的,就是你个人的。顾轻舟,你一定要给我学会开车!”

    顾轻舟蹙眉。

    她也想起了上次的逃跑。

    眯起眼睛,顾轻舟斜睨着他,不知他到底搞什么鬼。

    “你怎么了?”顾轻舟问。

    司行霈叹了口气。

    他踩灭了雪茄蒂,一把将顾轻舟抱起来,放到了驾驶座上。

    他自己绕到了副驾驶座上。

    “学车其实很简单的。”司行霈手把手教她。

    一边教,一边把土匪偷车身亡的事,告诉了顾轻舟。

    他说“学会了开车,不管什么时候跑起来都多一分活命的机会。”

    顾轻舟心中倏然发暖。

    她紧紧握住了方向盘,手捏得有点紧,才没有失控扑到他怀里。

    “轻舟,你们的命太脆弱了,要好好珍惜。”司行霈道。

    顾轻舟回神,听着奇怪“你的命不脆弱吗?”

    “不,我一般都死不了。”司行霈道。

    顾轻舟翻了个白眼。

    她翻白眼的时候,司行霈就捏她的脸“别不服气,那时候你叫人打了我一枪,就打在胸口,我都没死。要看看伤口吗?”

    说着,他就想脱衣。

    顾轻舟的呼吸凝住。

    她知道那是他应得的,可他这样的口吻,愣是让她感觉自己错了一样。

    顾轻舟猛然踩住了刹车。

    她想要下车“我不学了!”

    身子已经被身手敏捷的司行霈给抱住,留在了驾驶座上。

    司行霈笑“好好,我不惹你了,好好学!你不想看,没关系,我知道你忌讳什么。我答应过的,一个月之后再给你看。”

    一个月之后,他就要公开顾轻舟和司慕离婚的消息,那时候她就完全属于他。

    顾轻舟被按在驾驶座上,动弹不得。

    她沉默着,微微阖眼,把所有的情绪都敛去,才睁开了眼睛。

    “我不想看,你的生死跟我没关系。”顾轻舟道,“若是我在场,我会亲手打你那一枪!”

    她的话音刚落,下颌就被司行霈用力箍住。

    他狠狠吻住了她的唇。

    良久之后松开,他的情绪很紧绷。

    “小东西,不许你再发狠!”司行霈言语失去了温柔,“在我面前放狠,你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再敢故意说话刺我,我现在就剥了你的衣裳!”

    他也会难过。

    他知道实情,却不想听她说。

    司行霈可以接受顾轻舟的每件事、每句话,独独不能听她说她不爱他!

    况且,她根本下不了手,非要逞强!

    “你”顾轻舟的眉眼也凛冽。

    她这般冷冽,更刺激了司行霈,司行霈又按倒了她。

    三番四次之后,顾轻舟终于低垂了眼帘,不说话了。

    司行霈松了口气,轻轻摸她的头发“这才乖。”

    又是吻,又是哄,一下午就过去了。

    黄昏的时候,顾轻舟学会了开车、停车、打弯、上坡下坡,急刹等。有了这些,她就能驾驭汽车了。

    司行霈很满意。

    “可别真的开车跑了。”司行霈低声,将她抱在怀里,“轻舟,你什么时候能温顺些?”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