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少帅大人,请高抬贵手顾轻舟司行霈 > 第940章 朋友是不是太多了?
    宾客散去,顾轻舟的酒意也消散了。

    她没有回去,而是和叶妩住。

    两个人站在屋檐下,看着满地的琼华,宛如薄霜。

    疏疏郎朗的树枝下,漏下点点银芒,寒风就从缝隙中穿插而入。

    顾轻舟浑身发热,就端了杯水站在屋檐下喝,叶妩也跟了过来。

    “阿妩,我今天很开心。”顾轻舟对她道。

    叶妩抿唇微笑了。

    老师为她们做了很多,若只是利用她来转移仇恨,叶妩会非常难受,虽然她的老师口口声声称自己愿意接纳。

    如今,看到老师真正得到了她想要的,叶妩的心情明媚起来。

    让她开心的,不止是老师求仁得仁,还有自己父亲的重情重义。

    若父亲一味坑害恩人,叶妩会非常瞧不起他,甚至心中父亲高大的形象会轰然倒塌。

    如今没有。

    “老师,我很开心你能开心。”叶妩道。

    她这话说得拗口,而且稀里糊涂的,顾轻舟却听明白了。

    顾轻舟微笑“今天是为数不多的好日子。”

    叶妩连忙点点头。

    提到好日子,叶妩又想起一些事。

    她压低了声音,问顾轻舟“老师,你还住在这边吗?”

    既然父亲挑明了顾轻舟和司行霈是贤伉俪,那么顾轻舟是不是要搬去和司行霈一块儿住?

    顾轻舟住在平野四郎的府邸,和叶家一墙之隔,就好似住在一家似的,让叶妩很有安全感。

    顾轻舟在,叶妩就感觉所有的依靠都在。

    “当然会住在这边,我还要教你们啊。”顾轻舟笑道,“我至少要保证你顺利毕业。

    督军介绍我的时候,首先说了我是他爱女的老师,然后才说了我是司行霈的妻子,是太原府的贵客。”

    叶妩忍不住笑起来,眼睛弯弯的。

    顾轻舟也笑了。

    她一笑,就露出一口整齐洁白的小牙齿。

    叶妩从未见过顾轻舟这样笑,像个孩子似的,极其纯真。

    “老师,你今晚好像不太一样。”叶妩道。

    “因为我高兴。”顾轻舟笑了起来,“阿妩,我非常感谢叶家。”

    叶妩心中澄澈。

    原来这就是开心到了极致的老师。老师太高兴的时候,就会像个孩子似的。

    叶妩常常会忘记,她的老师不过二十出头,年纪并不大,是和她一样的妙龄女孩儿。

    她的才智,应该被夸奖,而不是视为理所当然。

    “是叶家非常感谢您。”叶妩道。

    两个人突然就开始客套了起来。

    然后,她们俩开始傻傻的笑。

    初冬的寒夜,寒意驱散了酒意带给她们的燥热,两个人像两个傻子似的,站在屋檐下。

    良久,顾轻舟打了个喷嚏,她们这才回房梳洗。

    顾轻舟睡得迷迷糊糊的。

    司行霈则没有睡,他也没有回家,而是去了城外。

    叶督军也跟着去了。

    程渝在家里等了大半个晚上,不见顾轻舟过来,也不见司行霈回来,有点焦急。

    “叶督军宴请,轻舟应该会跟司行霈一块儿回来的吧?”程渝问周烟,“怎么还没有到呢?”

    周烟摇摇头。

    同时,房间里想起了孩子的哭声。

    周烟会去逗弄孩子,然后给孩子喂奶,却被孩子一口口吐了出来。

    程渝就问她“奕秋的麻疹不是已经退了吗,怎么还不吃奶啊?”

    周烟的女儿前几天发麻疹。

    当时,督军府遇到了大麻烦,顾轻舟躲在平野四郎的府邸闭门不出,叶妩和叶姗不知去向,司行霈也没回来过。

    程渝想请顾轻舟的,周烟却说不必麻烦,抱到西医院也是一样的。

    到了医院,医生说是麻疹,而且发了两天了,应该及早救治。

    周烟吓坏了。

    “不碍事,打一针,慢慢调养就好,这不是大病。”医生又宽慰周烟。

    周烟这才点点头。

    孩子抱起来,麻疹虽然好了,却总是不停的哭,甚至不再吃奶了,让周烟心急如焚。

    抱着孩子再去医院,医生说“这是麻疹的后遗症,病气上攻了,孩子牙龈有点发炎。”

    奕秋还小,医生给大人开了药方,意思是周烟吃这些药,通过奶水再传递给孩子。

    可谁能想到,孩子不吃奶呢?

    周烟很担心,再次看了下孩子的牙龈。嫩红的牙床上,长了两颗牙齿,却红肿得厉害,一碰孩子就大哭不止。

    “去借一根针管,强行塞到喉咙里试试?”程渝给周烟出主意。

    周烟觉得,这个主意可以一试,故而真的去了趟医院。

    医生觉得这是馊主意。

    “你把孩子抱过来,我再打一针。”医生道。

    周烟没办法了,只得回家去抱孩子。

    程渝有点担心,对周烟道“要不,打个电话给轻舟吧?孩子的病,可不能耽误了。”

    周烟心中莫名其妙泛出酸涩。

    她很难受。

    想到顾轻舟对她的帮助,想到以往的种种,她心头千斤重。

    顾轻舟对她的好,一桩桩一件件涌上了心头,让她有点窒息。

    周烟不让自己的情绪外漏,只是个焦急的母亲,道“还是看西医吧,西医更快些。”

    程渝不知缘故。

    自己的女儿,当然要给她最好的,而且西医的确很快,程渝就没有深想,道“也对啊。”

    这次,程渝跟周烟一块儿去了趟西医院。

    程渝提出多叫两个西医,过来瞧瞧这孩子的病,把医生气得不轻。

    “多个人瞧瞧,总归不错嘛。”程渝道。

    在程渝的无理取闹之下,果然来了一名老一点的儿科医生。

    诊断之后,医生给出的答案是一样的,就是这孩子是麻疹的余毒上攻,导致牙龈红肿。

    “打一针就行了,多大点事,闹腾什么?”老医生声色俱厉。

    程渝不敢跟老医生玩花哨,低声道是,就和周烟一起带着孩子去打针。

    见周烟愁眉不展,程渝安慰她“没事的,你看那个老医生那么横!如果孩子有大事情,他是不敢那么横的。”

    周烟被她逗乐。

    她心中发紧。

    程渝陪同着她们娘俩打了针,送周烟和孩子回家,程渝就借口买东西,出了趟门。

    她来到了叶家。

    程渝来的时候,顾轻舟和叶妩刚起来。两个人宿醉初醒,脑壳都疼,正在喝米粥。

    今天是周末,叶妩也不用上学了,睡衣都没换,就盘腿坐在炕上。

    程渝的到来,让顾轻舟略微不安,打起精神问她“怎么了?”

    顾轻舟还以为是司行霈出事了。

    程渝却嗫喻了起来。

    她顿了又顿,然后说“没事。”

    顾轻舟脑壳疼,喝了半碗米粥就去梳洗,等清醒一点再来跟程渝说话。

    等她出来的时候,程渝的表达就清楚多了。

    她犹豫再三,对顾轻舟道“我总感觉,周姐姐好像有什么事瞒着我们。”

    “是吗?”顾轻舟诧异。

    每个人的精力有限,顾轻舟对她的朋友素来是不疑的。

    一旦她将对方化为亲人,她就会无条件信任他们。

    直到此刻。

    “她上次问起司行霈,就挺奇怪的。前些日子,奕秋发麻疹。这算是小病了,可孩子余毒未清,牙龈发肿,我让她来找你,她支支吾吾的,不知缘故。”程渝道。

    顾轻舟心中略微一顿。

    她的朋友从未背叛她。

    顾轻舟在想,自己的朋友是不是太多了点?

    从前选朋友很慎重的,如今她算是过得开朗。

    “我去问问她。”顾轻舟道。

    程渝大惊“当面问啊?”

    她连忙拉顾轻舟,不让她去,说“万一弄错了,多伤人心啊!你等我慢慢查访,找到了原因再告诉你。”

    顾轻舟却摇摇头“猜来猜去,毫无意义。我们常会有自己的逼不得已,我要当面问清楚了,免得自己误会了她。”

    程渝就感觉,顾轻舟行事太过于畅快淋漓。

    她道“这是我的猜测,我去问她吧。万一是我猜测了,我跟她赔罪,别让我成了挑拨离间之人。”

    顾轻舟的态度,感染了程渝。

    对待朋友,就应该有对朋友的姿态,哪怕是错了也要清楚明白。

    程渝从前不懂,如今豁然开朗。

    “那好吧,我们去看看奕秋。”顾轻舟道。

    叶妩问“需要我去吗?”

    “不用了,你改日再去。”顾轻舟道。

    路上,程渝告诉顾轻舟,司行霈昨晚没回来,到底去了哪里,让顾轻舟自己去查。

    “叶督军昨晚也没住在府里,他们有自己的事。”顾轻舟说。

    每次提到司行霈,顾轻舟那笃定的语气,丝毫不质疑的态度,总是让程渝气结,她也很想要这样的爱情啊!

    车子到了司行霈的院子。

    程渝直接去了周烟的房间。

    远远的,顾轻舟就听到了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

    一进门,就看到周烟抱着奕秋流眼泪,母女俩痛哭流涕。

    顾轻舟吃惊,连忙去抱了孩子。

    掰开孩子的嘴,顾轻舟看了下奕秋的牙龈,脸色微变。

    程渝也凑上前。

    她先是闻到了一股异味,像是什么东西腐烂的恶臭。

    然后,她就看到了奕秋通红的牙龈上,开始发出了灰白色,有的地方已经隐约发黑。

    臭味就是从孩子口中发出来的。

    程渝脸色全变了“这怎么变得如此严重了?那个庸医,还说没大事,我要去找他们算账!”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