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少帅大人,请高抬贵手顾轻舟司行霈 > 第944章 叶妩的强悍
    程渝和周烟离开了,顾轻舟回到平野四郎的府邸,情绪低落。

    叶妩放学来找她。

    问起前因后果,也没什么只得隐瞒的,顾轻舟就如实相告了。

    得知周烟虽然被金家抓获,可背后真正主使她到太原府来的,竟是康家时,叶妩大惊“康康家吗?”

    叶妩跟康家的孩子们关系都不错,康暖更是她的至交。

    “这种话,没什么参考性。”顾轻舟道。

    叶妩不解“老师,你是说周姐姐还在撒谎?”

    “不是,我的意思是对方未必说了实情。假如你去威胁一个人,你何必说出自己的身份?”顾轻舟道。

    周烟说,对方直接告诉她,他是康家的。

    这反而说明,对方是想要害康家。

    顾轻舟不排除他就是康家的人,毕竟想要整垮自家的家族败类也是存在的。

    要么是康家的败类,要么是其他敌对势力,总之对康家不怀好意就是了。

    “原来如此。”叶妩大大松了口气。

    顾轻舟嗯了声。

    她斜倚在炕上,手里拿了一本书,慢慢看了起来。

    这是一本山西地域志,是明代版本的,故事都是旧式的,被新时代的学子们唾弃。

    顾轻舟是旧时代的人,故而她读起来津津有味。

    叶妩却感觉她心情不佳。

    “老师,我们去听戏,好不好?”叶妩道,“实在不行,咱们再去天津卫吃鱼,好吗?”

    顾轻舟放下了书。

    她微抬眼帘,道“阿妩,你别担心我,我就是有点寂寞。你去看书吧,或者你就在这里写作业,我看着就行。”

    叶妩道“那我在这里写作业。”

    顾轻舟颔首。

    顾轻舟开了电灯,又捻亮了床头的台灯,让叶妩的视线更加明亮。

    叶妩一会儿就静下心来,认认真真把作业写完了。

    电话响起。

    顾轻舟去接了电话,是叶姗打过来的,问“阿妩哪里去了?父亲刚刚问起,说她不在院子里。”

    “她在我这里。”顾轻舟道。

    叶姗道“也没什么大事,父亲估计是想找她唠点家常。对了轻舟,周末去听戏?”

    虽然叶督军让叶姗和叶妩都叫顾轻舟老师,可叶姗总是改不了口。

    她心中尊敬顾轻舟,也没必要放在口上。

    和顾轻舟协商之后,顾轻舟同意她直呼名字,彼此都很愉快。

    “怎么都想起听戏?”顾轻舟不解,“是有什么名角吗?”

    “聂老板啊。”叶姗道。

    顾轻舟这时才知道,北平的名角聂老板,这个周末要到太原府来,演一场《桃花扇》。

    大家都很热络。

    挂了电话,把意思告诉了叶妩,顾轻舟就问她“我只听过越剧的《桃花扇》,昆曲也有《桃花扇》吗?”

    “有的,原本就是昆曲啊。”叶妩道。

    顾轻舟不太懂戏曲,又因和她理解得有出入,故而愿意一观,请叶姗为她和叶妩买好票。

    可能是有了点盼头,顾轻舟的心情没那么糟糕了。

    周五的晚上,顾轻舟和平野夫人吃晚饭,平野四郎和蔡长亭也在。

    他们用日语交流,顾轻舟偶然也插一句。

    她说得磕磕绊绊,却没人在意。

    平野四郎说了他朋友的调任,意思就是他想离开太原府,仍去东北任职。

    “在这边都没有一年,如今就调任,实在熬不出阅历。”平野夫人劝丈夫,“再等两年。”

    平野四郎对夫人的话,言听计从。他性格沉闷,寡言少语。除了跟平野夫人,他跟蔡长亭的交谈也不多。对于继女,更是没半句话。

    他对顾轻舟非常冷漠,顾轻舟反而挺喜欢这样。

    饭后,佣人上了茶。

    平野夫人就说“周末有一场大戏。”

    平野四郎道“我听不懂,你们自己去看吧。”

    说罢,他就站起身离开了。

    他一走,平野夫人和蔡长亭就改用了中国话,提到了周末的戏曲。

    听他们的意思,也想去看一场,因为这场戏已经红遍了大江南北。

    “我不跟你们一起,约了叶家姊妹。”顾轻舟道。

    “你们三个女孩儿?”平野夫人笑道,“还不如跟我一起。”

    “夫人,年轻的女孩子都怕约束。长辈在场,她们不自在,也扫了您的雅兴。”顾轻舟笑道。

    再说下去,顾轻舟仍是会拒绝。

    她绝不跟平野夫人一起,这是她的态度,平野夫人也听出来了,故而不再多言。

    到了周六,顾轻舟吃过早饭,和平野夫人打了招呼,就去了叶家。

    叶姗正在化妆。

    每次出席重大的场合时,叶姗都要盛装打扮。

    瞧见她这样,顾轻舟问“你很喜欢那聂老板?”

    “对啊。”叶姗道。

    叶妩跟顾轻舟咬耳朵,意思是并非如此,叶姗另有隐情。

    顾轻舟抿唇笑了。

    叶姗道“知道你们俩编排我,我才不在乎呢。”

    然后她还想帮顾轻舟和叶妩化妆。

    顾轻舟已经化了淡妆,叶姗就抓住了叶妩,非要给她描出一条纤细的眉,需要把原本的眉毛拔去些。

    叶妩吓得魂飞魄散,躲到了顾轻舟身后。

    她们厮闹了片刻。

    戏曲晚上才开始,叶姗装扮妥当,就出了趟门。

    下午回来,重新梳妆。

    到了晚上六点,叶家的汽车才缓缓出发。车厢里,有脂粉的甜香,香的发腻,让顾轻舟只顾抵抗这股子气息,再也没空去想其他难过的事。

    到了戏院,门口早已车水马龙,香车宝马停满了。

    叶家的汽车在侍者的带领下,领到了最前面空留出来的场地。

    下了车,叶姗带着顾轻舟和叶妩,径直上二楼的雅间。

    结果,楼梯上人来人往的,就有人撞了顾轻舟一下。

    顾轻舟穿着高跟鞋,若不是抓住了栏杆,就滚落下去。饶是如此,她还是被迫掉下一个楼梯。

    叶妩走在她身后,吓了一跳,伸手扶住了顾轻舟。

    一抬眸,顾轻舟瞧见一张年轻英俊的脸,似笑非笑看着她,正是金家的三少爷金千潼。

    自从阿蘅去世,顾轻舟好些日子没遇到金家的人了。

    公然想要把她撞下楼梯,金千潼只怕也是憋了一肚子的火。

    “你干什么?”叶妩声色俱厉,质问金千潼。

    叶家三小姐娴雅温柔,此刻大声吼叫,四周安静,纷纷望过来。

    叶妩并不觉得自己失态了,继续大声道“金千潼,你想把我们推下楼梯吗?”

    旁边的人,又看向了金千潼。

    金家和叶家的矛盾,似乎只是暗地里的,众人能猜到,却不知到了什么地步,直到叶妩喊了这么一嗓子。

    金千潼满腹怒意,大势之下,只得换上了他俊美至极的面容“三小姐,我是不小心,唐突了啊。您不会抓住这点小事不放吧?”

    叶妩冷笑,道“金少爷,你这倒打一耙的本事可不小啊。你想要谋杀我们,反而怪我小题大做?你若是心中无鬼,何必这般歹毒?”

    一席话,抢占了先机,众人就侧目看金千潼。

    金千潼气炸了。

    他再也没想到,文静寡言的叶三小姐,这样得理不饶人。

    早知如此,他就不应该逞一时痛快了。他这般撞人,不过是发泄怒气,根本伤不了对方,当然对方也拿不住把柄。

    如今被叶妩一番呵斥,金千潼得不偿失,脸色紫涨。

    “三小姐,您消消火。”旁边有金千潼的同伴,纷纷劝慰叶妩,又说金千潼的确不对。

    他们再也不敢说金千潼是不小心,否则叶妩会没完没了。

    “走吧,阿妩。”顾轻舟拉住了叶妩的手。

    叶妩这才停住了教训,上楼去了。

    围观的人,对叶妩改观不少。

    “毫无懦弱之气,叶三小姐不同往日了。”

    “叶督军特聘了名师,岂能白费心血?那个顾小姐,就是她的老师。”

    “金千潼那纨绔,也有今天,真真痛快!”

    “对,除了叶家,整个太原府的人,也没人敢如此骂金千潼。堂堂男子汉,想要把女人家撞下楼梯,手段拙劣。”

    “哪里是拙劣,简直下作。”

    众人议论纷纷。

    叶妩平素好名声,性格谦和,突然发怒,肯定是金千潼惹恼了她,故而舆论的风向在叶妩这边。

    叶姗满脸是笑,对叶妩道“阿妩,没想到你如今这样厉害了!”

    叶妩叹了口气。

    顾轻舟拍了拍她的后背,笑道“别生气,我没事的,根本没撞到我。”

    叶妩点点头,同时又说金千潼恶毒。

    “没见过他这样的。”叶妩道,“万一老师你从楼梯上滚下来,到底算谁伤的?谁也说不清。”

    叶姗也觉得。

    凝神了一瞬,叶姗道“金家实在过分,应该及早收拾掉他们。”

    “他们暗地里势力庞大,要不然督军早已下手,何必等到现在?”顾轻舟笑道。

    叶姗和叶妩微愣,她们姊妹不知这茬异口同声问“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顾轻舟道,“你们居然不知?”

    姊妹俩都摇摇头。

    她们的确不知。她们的父亲,从来不将社会黑暗的一面告诉她们,这是父亲下意识对女儿们的保护。

    “是什么势力?”叶妩问。

    “督军没告诉你们,只怕是暂时不好说。我也是略知皮毛,万一说错了就尴尬了。”顾轻舟道。

    叶姗和叶妩就不再追问了。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