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少帅大人,请高抬贵手顾轻舟司行霈 > 第1348章 谁占了便宜
    叶姗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了宴席上。

    她脑子里嗡嗡的,被华云防搅合了成了一锅粥。

    往事历历在目。

    他们刚刚占领了山寨,就下山打地盘了。

    在叶姗的出谋划策下,他们先占领了一个小镇,把镇上的守军占为己有。

    这些守军,也是胡乱被拉起来的,他们的小军阀是个地主的儿子,异想天开做皇帝梦,却偏偏平庸得可怕。

    这算是叶姗的第一场胜利。

    他们接手那纨绔的钱财、枪和人马,占领了他的“司令部”,当天晚上就大肆庆祝。

    叶姗喝醉了。

    她的头终于好了,但是她不愿意去翻开自己的记忆。

    她知道自己叫什么,却装傻,只让华云防叫她阿姗。

    其他人的人,则都叫她“夫人”,就是默认她是华云防的女人。

    华云防开心极了。

    旁人开心是喝酒,他开心是吃蜂蜜。

    酒席还没散,他就拉着叶姗离场了,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他们俩一直睡一起。

    主要是她之前生病,华云防怕她半夜死了,不敢让她独处,后来就形成了习惯。

    华云防抱了一坛蜂蜜进来。

    叶姗兜头扇了他一巴掌“你是熊吗?瞧你这小身板,连做熊都没资格,天天抱着坛子吃蜂蜜。”

    华云防傻傻的笑。

    叶姗不吃,他就在旁边吃得满嘴蜜香。

    “阿姗,咱们以后就在这里落脚吗?”他问叶姗。

    叶姗听出了弦外之音,问“怎么,你不想?”

    “我想去广州。”华云防道。

    一个整天就盼着有好吃、好穿的二百五,居然有了理想。

    叶姗诧异。

    她端着茶,一边喝一边醒酒,问他“干嘛要去广州?”

    “因为柳棠棠回了南靖,南靖是个县城,它就在广州。”华云防道。

    叶姗当时就来了点兴趣。

    她没想到,这么妩媚的一个男人,居然还有心上人,很是稀奇打算围观一下,长个见识。

    叶姗一直跟他睡,也是真没把他当男人。

    “柳棠棠是谁啊?”

    “妓院的。”华云防道。

    叶姗鼓励他往下说。

    华云防就如实道“我们家败落之后,我跟着家里人逃出来走散了,被人口贩子卖到了妓院。

    妈妈和客人们可喜欢我了。我只弹琴,不唱歌,一晚上能赚好多钱呢。后来呢,我总不开口,客人们不满意了。

    妈妈想了个办法,让柳棠棠躲在我身后的帘幕里,我一开口她就说话。她声音好听极了,人也漂亮。

    她是南靖县人,被拐卖到了这边。她那时候才十四岁,妈妈说要等几年才给她接客。她吓死了,我就护着她。”

    他说起那段经历,丝毫不悲伤,反而兴致勃勃。

    叶姗嘴角抽了抽,只感觉那些拿着他幻想的客人们可真倒霉。

    “她可好了,她给我做好吃的,给我做衣裳,还给我买蜂蜜。她赚到的钱,都给了我。

    后来,当兵的来了,妓院被抢空了,我们就逃了出来。她带着她去了北平,找到了她的亲戚。

    她亲戚是她的姨母,说会送她会南靖的。她还把身上所有人的钱都给了我,我们就分开了。”华云防道。

    叶姗从没过过苦日子。

    她想了想,道“那她对你很重要吧?你要找到她,和她结婚吗?”

    华云防重重点头。

    “不错。”叶姗道,“那好,咱们打到南靖县去,到时候给你弄个大帅当当。”

    华云防开心极了。

    后来,他们又打下另一个小镇,抢到了镇长家里,得到了不少的好东西,又是一翻醉生梦死。

    叶姗那天是真喝多了。

    她要安抚手下的人,华云防那狐狸酒量不行,叶姗就要代劳。

    后来,她就人事不知了。

    她只记得自己做梦,梦到了王游川。在梦里,她格外的大胆,死死扣住了王游川的手,将他按在床上。

    等她醒过来时,浑身酸痛,不着寸缕和华云防滚在一起了。

    她当时懵了。

    她还没怎么样,华云防醒过来先哭了。

    他那嗓子,又粗又响亮,几乎能把房子给嚎塌了。

    叶姗连忙去劝,可惜劝不动,因为她夺了华云防的贞|操。

    这真没地方说理去,叶姗很想做我的贞操去找谁哭?

    华云防哭起来没完没了,觉得自己对不起柳棠棠,还说要娶柳棠棠的,现在没戏了,被叶姗给占了。

    叶姗“”

    她头疼了一个上午,所有的手下都知道叶姗昨晚把华云防给办了。

    从那之后,叶姗反而更服众了,因为手下人都叫她“大帅”,而是把华云防叫“少爷”。

    叶姗整个人都要疯了。

    华云防闹了好几天的脾气,用五坛蜂蜜才把他哄好。

    “你还是能去找柳棠棠结婚的,只要你不说,我也不说。”叶姗道,“再说了,我将来也是要找其他人结婚的。”

    “这怎么行,你跟睡了我啊!”华云防大声道。

    叶姗“”

    遇到一个二百五,心好累。

    如果时间倒退到昨晚,她绝不喝酒,喝了也绝不梦到王游川,梦到了也绝不那么作死按住他。

    “那你到底想要怎样?”叶姗问。

    华云防道“我想想,等我想好了告诉你。”

    发生了此事,他们俩分了房间睡。

    没过半个月,他们又和好了,华云防又主动搬到了叶姗这边。

    他住在炕上,叶姗睡在床上。

    然而这天晚上,他不停的磨着叶姗“阿姗,我想要你。”

    叶姗一脚把他踢了下去。

    他不依不饶。

    叶姗就问他“这次不怕失了清白吗?你的柳棠棠怎么办?”

    “我会找到她,跟她说清楚的。”华云防道,“如果她愿意,她可以做妾。”

    叶姗道“呵,你还真是渣得合情合理。”

    这晚是没有成功的。

    而后,他们往南推移。

    叶姗本能想要往南走,以为她觉得自己必须要远离北方,却不知道为什么。

    她那时候脑子里还是混沌的。

    后来她被子弹打伤了小腿,只是轻伤。

    华云防照顾了她半个月,两人慢慢熟悉了起来。

    等一切水到渠成的时候,他们俩自然而然睡到了一起。

    叶姗还以为,他心知肚明。

    直到她有一处无意听到了华云防喝醉了吹牛。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