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少帅大人,请高抬贵手顾轻舟司行霈 > 第1454章 裴诚的误会
    裴诚的手,很轻落在她的肩膀上,拍了拍。

    他怕此举僭越,让人不愉快,故而一拍即收。

    “没事,你声音不大,不算吼。”裴诚道。

    司琼枝叹了口气。

    这声叹气,声音也不大,却格外的绵长。

    裴诚当时没什么感觉,只是陪着司琼枝坐了片刻,直到她的情绪过去。

    可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时,裴诚后知后觉的想“她为何有那么大的反应?”

    不像是单纯为了徐培。

    司琼枝算是个很理性的女孩子,不会把私人感情表达得那么明显,而且也不会被快速激怒。

    她好像是忍着一口气,直到梁枢那席话时,才忍无可忍。

    水流堆积得太高,冲破了堤坝。

    裴诚这时候才明白“她在担心梁千然。”

    这个念头,简直是一把利器,一下子就戳进了裴诚的心里,把他的胸口戳得血肉模糊。

    他难以置信的想“这就是缘分吗?后来者居上的缘分?”

    梁千然一直追着她跑。

    难道,女孩子都喜欢这种多余的温情,然后被感动吗?

    裴诚第一次正视自己。

    他暗恋玩得这么熟套,有什么用?

    这天,裴诚的情绪一落千丈,甚至会不由自主去观察司琼枝的表情。

    司琼枝好几天都紧绷着脸。

    她绷着脸,裴诚绷着心,谁也不能好过。

    直到四天后,肿瘤科室的检查报告出来了,梁千然的肿瘤并非恶性。

    司琼枝大大松了口气。

    裴诚紧绷的心,被狠狠撞了下。

    他已经确定,司琼枝是在替梁千然担心了。

    他眼前要发黑,那个瞬间似乎失去了行走的力气。

    方法错了,再浓的感情有什么用?

    司琼枝的心情则是不错,这天她下班之后,给玉藻买了好几样小点心。

    “终于天晴了。”顾轻舟在饭桌上道。

    司琼枝不解。

    这几天又没下雨。

    顾轻舟含笑看着她“怎样,坏心情过去了吗?”

    司琼枝恍然。

    她有点尴尬。

    司督军也问“你这几天烦什么?看你的脸,黑得都能赛锅底了。”

    司琼枝轻咳了声。

    她道“没有烦躁,就是很为自己的医德犯愁。”

    她仔细说了梁千然的事。

    其实,她当时是忍耐着性子,想要捉弄一下梁千然,把他吓得屁滚尿流,才让他去做个检查的。

    “我想起来就后怕,工作的时候,怎么能不成熟,带入太多的个人感情?假如我不是那么刻薄,想要捉弄他,就会打发他。

    他说小腹疼,正常情况下,我都会按一下看看是哪里的问题,但是没有对他上手。如果我把他赶走了,他因此而病逝,算不算我的孽果?”司琼枝叹气。

    医生在看病的时候,应该把所有的感情排除,做个圣母。

    这是她的医德。

    她大嫂就能做到。

    梁千然是命大,因为司小姐想要吓他,才意外发现了他的肿瘤。

    司督军听了,道“工作时的确应该专心,这点反思得很好。”

    司琼枝点点头。

    “同时,你也意外发现了他的肿瘤,这是好事。既然是好事,就没必要计较它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享受它带给你的成就感即可。”司督军又道。

    司琼枝看了眼自己的父亲。

    司督军笑笑没再说什么。

    司行霈也道“阿爸这话不错,你发现了肿瘤,这就是你事业上的功劳,甭管怎么发现的。”

    司督军、司琼枝和顾轻舟一起抬头,震惊看着司行霈。

    这么多年,第一次听到他叫阿爸。

    几乎是把他从他外祖家接过来,他就没叫过司督军。

    司督军被震得眼眶都红了。

    司行霈也回神。

    他懊恼得差点把自己的舌头给咬了。

    他之所以能脱口而出,除了顾轻舟天天阿爸长、阿爸短,还是因为他正在教自己的两个儿子叫“阿爸”。

    还没有教会,他倒是把这两个字说熟了,到了能随便说出来的地步,而不是像从前那样别扭。

    他看着司督军不自然的表情,以及微微发红的眼眶,就想到了自己的儿子。

    一瞬间,他好像能体会到了司督军的心情。

    他尴尬咳了咳。

    司琼枝就笑起来“大哥,这是你第一次叫阿爸吗?”

    司行霈用筷子敲她的头“就你长了嘴会说话?吃饭!”

    他恶狠狠的言语里,透出从未有过的亲昵,让司琼枝笑得更厉害。

    他们从未像此刻如此亲近。

    这个破冰的喜悦,让司琼枝心里暖融融的。

    也许,她一直也盼望这样的家庭关系吧?

    以至于她上班的时候,神采奕奕,脸上阳光灿烂。

    不过,司医生并非时时刻刻似高岭之花,故而她很开心,旁人也不会诧异,只觉得她心情好。

    也许是睡了个甜美的觉,也许是听了个很好的笑话,总之正常人的好心情,没什么值得深究的。

    只有裴诚看在眼里了。

    他的情绪,更是一落千丈。

    “梁千然是今天下午手术吗?”旁边有人和司琼枝说话。

    司琼枝道“是今天。”

    “谁做助手?”

    “应该是孙医生。”司琼枝道。

    同事有点羡慕,同时问司琼枝“这是你接到的病人,怎么不是你做助手?”

    “上次那台手术,就是我做助手的,总不能全是我吧?”司琼枝笑道。

    她拿起病历表,去了梁千然的病房。

    正如同事所言,这个病人是她接到的,故而住院的时候都是她在照顾。

    她进门的时候,梁家不少人都在。

    “下午三点手术,不要紧张。主治医生是裴诚,他是我们医院最好的医生之一。”司琼枝道。

    梁家众人纷纷道谢。

    “老头子,你们先回去,等明天再来。”梁千然道,“你们都挤在这里,我没空和司医生说话。”

    他花花公子的派头至今不减。

    梁家的人看向司琼枝。

    司琼枝道“你们帮不上忙的,在这里只会造成病人休息不好,以及多余的感染。”

    梁家的人听从了医嘱,道“那我们明天什么时候来合适?”

    司琼枝道“明天下午四点之后吧。”

    梁家众人离开,梁千然笑着对司琼枝道“你可是救了我两次,而且都是性命相关的两次,送你个小礼物好不好?”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