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少帅大人,请高抬贵手顾轻舟司行霈 > 第1974章 二妹有男朋友了
    康书弘满脸欣慰的进了庄园,逢人就说二小姐是与男朋友约会回来的。

    于是,康琴心刚进家门就被叶妩拉去沙发上盘问。

    叶妩握着女儿的手无比温柔的询问“心儿,你哥说刚刚是你男朋友送你回来的,可是真的?”

    康琴心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朝对面的阿姐投去求救的眼神。

    康画柔视若无睹,继续拿着水晶果叉吃了块香橙。

    她只得正视了母亲关切的目光,摇头答道“妈,没有的事,你别听大哥胡诌。”

    “书弘说亲眼见你从男人的车上下来,怎么会是胡诌?”叶妩满脸费解,朝楼梯处找寻长子的身影。

    康书弘正好换了衣服下楼,边系着袖扣边开口“妈,二妹害羞,她既不肯承认您就别追问了。左右都是熟人,您就放心吧!”

    他一脸知情的走过来,瞥了眼康琴心又说道“二妹素有主张,等时机到了必定会告诉我们的。您和爸平日里总替她的将来操心,殊不知二妹心里啊,早就有了主意。”

    “怎么能不操心?妈在她这个年纪的时候阿柔都出生了。唉,如果不是早些年战火连天没个安生,心儿的婚事也不会被耽搁。”叶妩忧心忡忡的望向两个女儿。

    康画柔神色稍不自然,放下了果叉。

    “妈,如今时代不同了,您当还是那旧时期呢?英国那边女子二三十岁成家的多了去。”康琴心满是不在意。

    叶妩理解她这种想法,只是固守的礼规总不是说否定就否定的,心里总是着急,故而再看向儿子,问他道“书弘,妈怎么听着你的语气你知道是谁?”

    “我是没看见人,不过就认识送二妹回来的那辆车而已。”

    康书弘说着看了眼康琴心,一副故意替她隐瞒情况的好兄长模样,改走向门口“妈,我还有个饭局,先出去了。”

    “书弘!”叶妩呼唤。

    康书弘已然出了门。

    叶妩又看向康琴心。

    康琴心有些后悔自己赌气抢车的行为了,加上康书弘刚刚的言辞,若是不说实话反而显得欲盖弥彰了,于是轻描淡写的回道“没什么,就是路上碰见了司家二少,他派车送我回来而已。大哥瞧见是司家的车,可能浮想联翩去了吧。”

    “就这样?”叶妩满脸不信。

    康琴心朝楼上走,轻声轻气的“嗯”了下。

    等她身影不见了,叶妩看向康画柔,蹙眉道“阿柔,你知道你妹妹的事吗?”

    康画柔笑了笑,直言道“妈,您怕是多想了。依着二妹的性子,断没有交了男朋友还藏着掖着不告诉家里的,多半是书宏误会了。”话落起身,“我上楼去看看她。”

    菲佣已将她从百货公司买的东西都送了上来,康琴心也无心拆拾。在美容院的时候她给郭南打了个电话,伤势不重但赌馆里损失不小,她越想心里越不舒服,司雀舫未免太欺负人了。

    想起他那副嚣张猖狂的德行,正想去书房翻本新加坡的政令书,见阿姐倚在门边,她收起不服的表情唤了声。

    “今日在外面吃亏了?”康画柔穿着旗袍,面露关切的走进来。

    康琴心倔强“哪有,谁能让我吃亏?阿姐没见我满载而归吗,还做了新发型!”

    康画柔了然的笑了笑,“你啊,凡事太好强。书宏有句话说的不是没道理,你趁早定下终身大事,爸妈都能安心。”

    “阿姐,怎么连你也这么讲?”康琴心语气气恼。

    康画柔拍了拍她,“阿姐与你开玩笑呢。说说吧,出什么事了?”

    姐妹感情好,康琴心也不隐瞒,言简意赅的将永华巷里发生的事告知对方。

    康画柔虽极少外出,但对人对事都颇有见解,想了想道“能让司二少亲自追捕的人必定涉事严重,又发生在永华巷。既然他们都公然不顾叶家的颜面冲进去搜了,又怎会卖你人情?你与他对峙本就占不了便宜。”

    “那是我今日没带人!”康琴心嘟哝。

    康画柔瞧她那倔强的表情,忍笑道“即便是带了人,你还要和司家动手不成?”

    “本就是他们不讲理在先,我就没见过这么蛮不讲理的人!”

    “你啊,过去在英国不明情况。二少说的司家可代政府行事的权力并非子虚乌有,前些年新加坡处境不好,内有反政之党夺权,外有日本侵犯,真可谓是内忧外患,若非司家帮着总督府处理,可没如今的太平。”

    康琴心支着下巴思索,“那也都是司伯父的本事,仗着父兄的功绩逞威风,我怎么就这么不待见他呢!”

    康画柔笑容柔煦,拉她起身道“好了,别总念着外边的事情。舅舅让你照看场子不过是随口一说,谁还真让你去掺和了?”

    “我不过问,难道就由着哥哥只手遮天吗?阿姐,你别看舅舅从没说过什么,但哥哥在叶家场子里的所为,姐姐心里都清楚的,只不过是看着爸妈的情分不提而已。”

    康画柔面色为难,“书弘其实是很疼你的,不过是怕你……”

    “怕我和姑奶奶那样,做了康家第二个女主人?”康琴心是个直肠子,没好脸的气道“天天巴不得我早些嫁出去,早不是从前的哥哥了。”

    康画柔默了会道“不说这些了。你若得空,明儿陪我去姑姑那帮忙。”

    康琴心颔首,“姑姑的孤儿院里孩子越发多了,我瞧着早该扩建了。”

    康画柔叹息,“是啊,多是随着父母逃难来这里,大人路上出了事便只能在异乡流浪了,晌午姑姑打电话来就是和我商量这个的。”

    康琴心想着要去孤儿院帮忙,本准备早些休息,没想到九点多的时候叶家伙计打电话过来,声称白日里司家的人去而复返,把郭主管带走了不说,还封了叶家的赌馆。

    康琴心本来心里就憋着气,挂上电话下楼开了车就想去永华巷,结果刚出庄园铁门就碰上了司家侯在门口的兵,声称是来请她大哥康书弘的。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