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澡之后,康琴心无心睡觉,便站在窗边吹风。

    康画柔在外敲门。

    康琴心猜测是阿姐,应道“请进。”

    见她走来,主动道“阿姐是来问康书弘的事吧?”

    康画柔手中拿着牛奶,将杯子递过去,摇了摇头“你还能闲定在家,就知道出不了什么大状况。若是司家二少真的要书弘的命,你早带人打过去了。”

    康琴心被她的语气逗乐了,苦笑道“阿姐可别太高看我了,司家哪里是我能打得过的。”

    “你的性格,岂是打不过就不打了的。”康画柔也笑。

    康琴心喝了口牛奶,顾左右言其他“家里换新牛奶了?”

    “是啊,方才和妈从医院里出来,去附近逛了逛,本来方才就想让你尝的。结果出了书弘的事,大家都没有心情,我也给忘了。”

    “挺好喝的。姑姑的腿怎么样了?”

    康画柔摇头,“不太好,撕脱性骨折,医生说是由于跌倒时什么肌肉保护性激烈收缩导致的骨质部分撕脱,挺严重的。

    姑姑那么要强的人,从手术室里出来时脸都白了,忍不住和姑父喊疼,听说后面复位的时候还要受苦。”

    “好端端的怎么会出现枪击呢?”康琴心实在费解。

    康画柔亦是皱眉,“好像是针对沈家少东家去的,现在人还下落不明呢。我瞧着这沈家也不太安稳……”

    她目光渐深,认同般说道“心儿,你拒绝妈的提议是对的。”

    “姐,你可别提这事了。”康琴心将杯子放下,坐在床边,又说“阿姐好像对康书弘的事不急?”

    康画柔纠正“阿姐是相信你。”

    “我刚刚听到妈在房里给司家夫人打电话呢。”

    “妈到底还是打了。”康画柔叹息,“这不是让人家为难吗?司家的公子再孝顺,也不好在这等大事上徇私枉法吧?妈平时多明白的人,碰见书弘的事就乱了分寸。”

    “那能怎么办呢,总不能不管不顾吧?”

    康画柔再问“你今日出门就是为了这事?”

    康琴心立马否认“哪能呀,我好好的在外面和表哥玩呢,后来还去了美容院,若不是出了这档子事,我现在应该还在外面乐呵着。”

    “怪不得守门的人说见新荣的车进了庄园,我和妈却都没见着,原来是约了你。新荣对你也是够有心的,凡事都紧着你。”

    “表哥是挺照顾我的。”康琴心没能领会她的深意,愁恼道“我觉着妈回头还要打电话给小舅舅。”

    “舅舅知道了吗?”

    “自然是晓得的,说起来康书弘的事最先还是出在赌馆里的呢。何况小舅舅本来就是回来处理和司雀舫砸他场子的事,总能听见点风声。再者……”康琴心语气微顿。

    康画柔就问“再者如何?”

    “再者过不了多久这事就得闹得沸沸扬扬了。”

    “这事要闹大?这怎么成,书弘现在对外代表的是我们康氏银行的形象,他若是出了污点,银行也要受不小的影响。

    咱们在新加坡立稳脚跟不容易,难道就压不下去?”康画柔语气激动。

    康琴心忍不住调侃,“我怎么听着阿姐的意思比起康书弘,更在意银行的形象呢。”

    康画柔闻言就皱眉,“我与你说正经的呢。”

    “现在人证的线索断了,司雀舫拿康书弘是有用处的。我今日也和他见了,眼下没有其他的办法了。阿姐,他这次真要受点教训。”康琴心说完,看了眼门外,又压低嗓音道“你可别对妈和嫂子讲。”

    康画柔点头,复问“你今日还见了司家二少?那见着书弘了吗?”

    “没见。”见她仍是忧心,康琴心语气故作轻松“司雀舫那样身份的人,说了会留他性命就不会出尔反尔。何况,妈和他母亲也是数十年的师生情了,总不可能丁点儿不顾及。”

    她劝走了阿姐,披了件衣裳又下楼去找康英茂,交代他最近银行别对外放贷借款了。

    等康书弘的丑闻一出来,银行里的日子也不好过,定会有很多客户去取款,不多准备些流动资金怕是撑不过去。

    康英茂虽说不明究竟,但还是答应了。

    康琴心还是睡不着,便独自在花园里散了会步。

    过了会,阿岚找到她说“二小姐,您的电话,是董小姐打来的。”

    董世媛是她在英国留学时的好友,也是同在新加坡为数不多的同学之一,虽说两人平时感情要好,但这么晚了康琴心还是有些意外。

    董世媛邀请她参加明天贸易公司开业的剪彩礼。

    康琴心举着电话笑道“果然是有钱任性啊,你们家在香港生意做得那么大,你还特地跑新加坡来创业,你爸还真同意了你开贸易公司的想法。”

    “那可不是,我爸和我妈不同,他觉得我既然学了金融就该有用武之地,趁着年轻就该多尝试。琴心,你看这么多国家我就选择了来新加坡,就是因为舍不得你啊,你明日必须得来。”董世媛在电话里声情并茂的,生怕她不去。

    康琴心道“好,我肯定去。”

    “还有个事想麻烦你。”

    “什么事?谈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咱俩多少年的同学了,你不必客气。”

    董世媛迟疑道“琴心,你知道新加坡也不像英国,我在这里真的是人生地不熟。明天公司开业,我想请几位有声望的企业家过来帮我撑场面,不知你爸爸有没有空?”

    “你怎么忘了,我上次和你说过的,我爸和叔父去丽山岛度假养病了,人现在不在市里。”康琴心语气为难。

    “对,瞧我这什么记性?那不然喊你哥哥过来吧,虽说你们兄妹关系不好,但我这边缺个重要席位。”董世媛可怜巴巴的语气,“你可得帮我啊,这不能刚开业就闹笑话吧。”

    “你别慌,不找康书弘。”康琴心想了想“你这时间太紧了,短时间内也不好找人。不然这样,我让我小舅舅过去,你看成吗?”

    那边语气有些不确定又似有些惊喜,“叶先生吗?”

    康琴心“是,你见过的,就是以前经常去英国看我的小舅舅,你还和他吃过饭呢,不算陌生。”

    董世媛立马兴奋道“好,那就麻烦叶先生了,琴心谢谢你。”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