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琴心与他说明了莉莉的情况及706房间的古怪,等到新丽格酒店附近,康英茂过来道“二小姐,莉莉小姐进去有半小时了,还没有出来。”

    康琴心望向身边的司雀舫,“这家酒店的老板身份不简单,得由二少您出面了。”

    司雀舫环视了下四周,终于找到了那家所谓的咖啡馆,含笑道“这点小事,还值得你带我亲自过来?和真,你带人进去。”再瞅向康英茂,话则是对康琴心说的“我的人不认识那女人,还需要你们配合。”

    康琴心冲康英茂点了点头。

    康英茂就随宋和真领着司家的兵去了。

    “既然到了,康小姐该履行承诺了。”司雀舫如是说。

    康琴心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爽快的应了话。

    咖啡馆装潢简洁明亮,钢琴声优雅动听。

    依窗而坐,馆内更是静谧,好些人见军人进来便陆陆续续离开了。

    康琴心玩笑道“二少这么大阵仗,不花钱就有了包场的感觉,只是苦了老板。”

    本来咖啡馆生意很好,现在却连外面的路人都避着走道了。

    司雀舫仰着身姿靠在沙发上,满脸惬意,对她的话不置可否,目光如炬。

    他在打量她。

    “二少在看什么?”康琴心实在无法忽视这道目光,便直接问了。

    司雀舫忽而道“康书弘见了监狱,你们康家就得让你出头了吗?”

    “我出头怎么了?事情不照样解决了吗,现在银行里的危机没了,司家我也没得罪,二少难道觉得我处理得不妥?”康琴心对他惊讶的语气有些不满。

    “很妥当才奇怪。你的本事可比你那个草包哥哥强太多,康家埋没了人才。”

    虽说康琴心看不惯康书弘,但终归是兄妹,她不喜欢别人用这样轻视的口吻说自己家人,认真道“二少,注意你的措辞。”

    司雀舫浅笑,“还挺护短。”

    既然谈到了康书弘,康琴心便直接问“如果706房间里的人真是严索明,你们抓住了,是不是就能放了康书弘?”

    “那得带回去拷问了再看,若没有什么有用的消息,怕是还得委屈康公子一段时间。”司雀舫语气直白“其实我这么做不是挺好?你哥哥若没有犯事,你父亲和银行的人都认可不了你的才能。他若回去了,康小姐又要无用武之地了。”

    “银行是我父亲的银行,我是康家的一份子,替父亲守护银行在情在理,不需要谁的认同。”

    “你就真的没丁点儿不满?”

    康琴心松开搅拌咖啡的细勺,与他对视道“二少旁敲侧击的想问什么?难道非要我说出我想打压了康书弘再接管银行的话来您才满意?那对不起,我没这份心思。”

    她有些动气了,语气也不好,追问对方“司师座有三子一女,难道贵府里就有手足相斗以争家产加权的事情?”

    司雀舫绷住脸,“康小姐,司家的事,不是你能开玩笑的。”

    “我知道司夫人持家有方,贵府的少爷小姐和睦友爱,不曾出现过嫌隙。我这样说,并非是对司师座和夫人不敬,只是提醒您,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司雀舫见她故作严肃的表情,笑道“伶牙俐齿。”

    他见康琴心像是真的有些生气了,暗道了句“话。又过了会,对面人还是没动静,咖啡馆里静得可怕。

    于是,司雀舫启唇“康书弘的伤势你不用担心,必要的审问无非也是为了洗清他的清白,若不这样,只凭康辞就要证实他的清白是远远不够的。拍摄了新闻所需的照片后,我就命人将他送去就医了。”

    “多谢二少。”

    司雀舫“嗯”了声,添道“让你母亲也放心吧。等会若是抓住了人,你也不必再瞒着府里了。”

    “好。”

    一时相互无言。

    过了会,终于见宋和真领人押着一男一女出来。

    康琴心激动的站起身来,司家人办事果然靠谱,可惜了她也不认识严索明,根本不能确定,便准备出去问康英茂情况。

    “是他吗?”司雀舫询问。

    “女的是莉莉,男的不知道。”康琴心请他出去。

    司雀舫盯着她杯中的咖啡,不紧不慢道“康是来请在下喝咖啡的,这咖啡还没喝完,怎么就要走了呢?”

    康琴心觉得莫名其妙,瞅瞅他又看看咖啡杯,拿起来一饮而尽。

    司雀舫定睛看了看她,站起身,大步流星的往外走。等到了外面,吩咐下属押人上车,直接扬长而去。

    康英茂走上前,轻声道“二小姐,他怎么了,你们闹不愉快了?”虽说拿捏不准两人关系,但司雀舫能亲自去银行撑场面可见也是有些交情的,怎么现在风风火火的就走了,连招呼都不打?

    康琴心更加一头雾水,“他这人阴晴不定的,我怎么知道又哪里惹他不快了?”她将这事忘至脑后,只问那人是不是严索明。

    康英茂摇首,“不是,是以前跟在严索明身边的人。”

    康琴心失落,那这事一时半会还解决不了。

    康英茂安慰道“虽说不是严老板,但莉莉和他接头至少证明了一点,莉莉明面上是江永旺送给少爷的,实际上是严索明的人。现在抓住了他的亲信,或多或少都能吐出点东西来,只要有用,少爷就有救了。”

    “但是打草惊蛇,亲信被抓,那严索明更不会露面了。”康琴心感慨。

    康英茂道“这是司家的事。对了二小姐,我之前和朱秘书打过电话,她说司二少去银行存钱了,是小姐请去的吗?”

    “嗯。”

    康英茂理解她的做法,然还是面色犯忧,“但小姐和他同进同出的,还让记者们报道,这对小姐的声誉不好。”

    “左右我也没再银行里任职,声誉如何影响不了银行形象,你就不用担心了。”康琴心无所谓的笑了笑,同他问“现在银行里应该不紧张了,你是回去呢还是和我回庄园?”

    康英茂观了观她,脸色疲惫,遂道“我先陪小姐回庄园吧,再换身衣裳去银行,新局新气象嘛。”

    康琴心感念他的体贴,没有拒绝。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