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少帅大人,请高抬贵手顾轻舟司行霈 > 第2028章 绯闻满天飞
    “康小姐。”

    康琴心转身,眼前是一身便服的宋和真。

    见是他,她下意识就朝街道左右看了看,竟没发现司雀舫,虽有些奇怪,但还是笑着道“宋副官,你今儿休假?来这边看电影还是吃饭?”

    宋和真忙摇头“康笑了,我替二少来传话,请康小姐进去坐坐。”

    他指着旁边一家法式餐厅,客气有礼。

    康琴心随之望去,隔着落地的玻璃窗也没瞧见那抹身影,倒是店内客来客往生意极好,服务员正忙着穿梭上菜。

    门口也没有司家的私兵,她心下诧然,这么低调?

    似是知晓康琴心的目的,宋和真好意提醒“康小姐,二少在楼上。”

    康琴心讪讪的收回目光,却也没再抬头找寻,心下略有迟疑。

    小舅舅和母亲的问询言犹在耳,那关于自己和司雀舫满天飞的新闻也无法忽略,要进去吗?

    康书弘已经被放出来了,银行的事情也解决了,嗯……她和司雀舫之间还有什么可谈的事情?

    答案显而易见,没有。

    于是,康琴心委婉道“宋副官,二少在这里定是有客,我不方便上楼打搅吧?”

    宋和真一副“你想多了”的表情看着她,“康小姐别误会,是言卿小姐邀您上楼。

    您的顾虑大可不必,今日不是正式场合,只是二少带表小姐出来用晚餐,没有旁人。”

    康琴心“哦”了声,提步进内,暗自埋怨他不早说。

    姜玉兰母亲的手术顺利,还多亏了裴言卿的父亲,那日她在医院主动说回去请她爸多多关照,是应该当面道谢的。

    这是间开放式餐厅,装潢简单,也没有设包间,只是在各处隔栏间摆了些盆景吊篮,显得别致朴素。

    确实只有司雀舫和裴言卿。

    见宋和真带她过来,司雀舫连刀叉都没有放下,只微微抬了抬眼皮。

    反倒是裴言卿面色激动,甚至还站起了身“康表姐,又看见你了,怎么一个人在这附近?”

    康琴心回道“原是与我阿姐出来的,她有事情先走了。”

    裴言卿请她坐在自己身边,又取了菜单给她看,热情道“康姐姐吃什么?”

    她提了几个建议,康琴心都点头了,坐下向服务员要了杯水。

    裴言卿要让人给她倒红酒,康琴心微微摇头,“裴小姐,今日我就不喝了。”

    “我们前前后后也见了好多回了,我随阿希唤你了声姐姐,便没有将你当做外人,康姐姐还要总这样裴小姐裴小姐的唤我吗?”

    康琴心见她这般较真,从善如流的唤道“倒是我忘了,言卿。”

    裴言卿展笑,又去看自顾自吃的司雀舫,故意干咳了两声。

    对面没反应,便在桌下踢了踢他。

    司雀舫慢条斯理的咽下食物,望着裴言卿道“食不言寝不语,你的规矩是都忘了吗?”

    裴言卿哼了哼,低声抱怨道“又不是在吃年饭,舅舅舅母都不在,你穷讲究规矩!

    说好听是陪我出来了,倒还像我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吃饭,你还不如宋副官有趣呢。”

    旁边站着的宋和真受宠若惊,满脸“不敢当”的看看裴言卿,再去观察司雀舫面色。

    裴言卿如此埋怨,司雀舫也不搭理,径自言道“康小姐都是老熟人了,没必要招呼。”

    裴言卿眯起眼笑着道“难道外面报道的都是真的?表哥你上次可不是这么说的。”

    “报道了什么?我又说了什么?”

    他如此无辜的语气,引得裴言卿想继续追问,心知司雀舫说话只凭心情不理问答,便去看康琴心。

    但毕竟不算熟络,是以仍旧客气的旁敲侧击“康小姐前几天和我表哥去喝咖啡了,是吗?”

    “你是指新丽大道那边的咖啡馆吗?”

    “是啊,报纸上都拍出来了。”裴言卿凑近了她些。

    康琴心颔首,望向司雀舫诚心道“那次还要多谢二少。”

    “康小姐哪里话?互利合作罢了,我替银行破除危机流言,你替我抓到了重要犯人,两不相欠。”司雀舫面无表情的说。

    裴言卿不解“表哥,你怎么了?”

    康琴心也觉得莫名其妙,那次他走时好像就心情不悦,但自己真不记得何时得罪他了,便迷茫的望过去。

    司雀舫不答反问“康小姐这几日过得惬意,可忘了什么事情?”

    侍奉应侍上餐,康琴心后仰了身子避让,倒没怎么听明白,“不知二少指的是何事?”

    “你难道忘了还有个人在我那边?”司雀舫语气稍不善。

    “什么人?”康琴心重复,还真有些没听明白,改而去看宋和真。

    宋和真惶恐,连忙看向司雀舫。

    司雀舫神色渐冷,语调怪异“我的副官常年无休,还真是劳康小姐惦记着了。”

    宋和真站立不安。

    “没,不是说宋副官休假的事情。”康小姐也尴尬,心知那通电话被眼前人听着了,便解释道“我是没听明白二少的话,所以想让宋副官给我个提示。”

    司雀舫脱口就道“那个女人,有了身孕的女人。”

    他在说莉莉。

    闻言,康琴心面色严肃,“那是严索明安排在康书弘身边的,罪人之一,与我何干?”

    “她肚子里怀了你们康家的骨血,真的和你无关吗?”

    司雀舫语中含怒,直言道“送个怀着孩子的女人过来给我审问,康小姐你是真的想大义灭亲不顾你亲侄儿的性命呢,还是想借我之手除了那个孩子?”

    “二少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不需要顾及康家。”

    司雀舫再问“这是康小姐的决定,还是康家的决定?”

    康琴心好笑的抬眸,不答反问道“有什么区别吗?当时二少拿康书弘为饵时怎么没问我是否能代表康家了?现在不过就面对个女人,您倒是顾及诸多了。”

    “我是怕这孩子没了,伤了你母亲的心。”

    司雀舫言语认真,语气稍缓,“康夫人常来我们府里,我母亲与她感情甚好,我总不能一声不响将她的孙儿弄没有了吧?”

    他竟然能顾及司夫人和母亲的师徒情分,这点倒是让康琴心感到意外,也为先前的态度感到抱歉。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