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少帅大人,请高抬贵手顾轻舟司行霈 > 第2130章 放过我们吧
    叶岫面有疲惫,康琴心看着他有些担心,推开眼前的那些文献,与他道“你这几日都没回来,最近很忙吗?”

    “还好。”叶岫一语而过,并不愿提自己的事,只望着她说,“倒是你,要掌管银行,要应付陆家,还要和瑞士那边合作,必是分身无暇。”

    “你看到报纸了?”

    她带来的那份晚报,直接搁在了擦桌上。

    叶岫点头,笑道“原来是你的手笔,不错。”

    “司雀舫替我安排的。”

    她答得顺口,但叶岫听后脸色就不对了,沉声不悦“你又见他了?”

    “昨日与他出去走访了几家瑞士工厂。”

    “琴心,你若需要帮忙大可直接和我说,为什么总去麻烦不相干的人?”他的语气很不满。

    “我没想麻烦他,是我从沈家回银行时被他撞见了,他看见那文件袋上有沈家的标记就问了。

    我告诉他之后,是他主动提出帮我处理的,说若是寻常的媒体可能不敢报道这样的信息,我觉得有理。”

    “你觉得有理?”

    叶岫冷笑一声,“琴心,你不是三岁小孩了,不要那么天真,他接近你能安什么好心?

    还有,为什么又有沈家人插手?他沈家内部都了乱成那样了,居然还有闲工夫去替你查陆家?”

    “小舅舅,你怎么了?”

    康琴心觉得他不对劲,留意着对方神色,解释道“司家是什么样的人家,你我心里都清楚,他能对我安什么坏心思?

    至于沈君兰帮我查陆家,确实是我意料之外,但我想着陆家和沈家早有合作,或许是牵扯到了沈家的其他什么事情,所以他顺道查了,就卖我一个人情。”

    她把沈君兰当朋友,倒没怎么见外,但说起司雀舫时虽然面色镇定,但心底却已有心虚。

    叶岫怎能看不出来,烦躁的来回走了两步,突然过去把那些资料文献都收拢起来,“我若知道你同意用这种手段,我早替你张罗了!琴心,你别再见司雀舫了,这些瑞士的事情也别管了。”

    康琴心按住他摆弄文件的手,语气坚定“不成,我们都签合同了。”

    叶岫的语气有些着急“那就解约,违约的资金我替你赔给司雀舫。”

    “不要。”康琴心还是一口拒绝。

    叶岫逼近两步,追问道“为什么不要?你舍不得和他解约?”

    这语气,就有些咄咄逼人了。

    “你到底怎么了?合同的事情我不是上次就告诉过你了吗?”

    “我不阻拦你做生意,可正常的生意伙伴关系,他会对你的事如此上心吗?你和他是什么关系,值得你动用关系替你去打压陆家。那陆家,和他司家才是沾亲带故的。”

    叶岫的声音,越来越重,脸色也越来越生气,“你若再跟他接触,难免不被他骗了。我对你的再三提醒,你都不放在心上,是吗?”

    “这些事,我会处理好的。”

    康琴心并不愿和长辈谈论自己的感情问题。

    叶岫双手按住她的双肩,低声道“最好的处理,就是你不再见他。心儿,你若想做生意,叶家的产业随便你做。

    你若不乐意,我也可以和你合作发展其他的。就是瑞士,那也不止恩格斯先生那一条路,我可以亲自去瑞士谈,你想做的,还是可以做到。”

    康琴心被他这样的眼神吓到了,掰开对方的手,避过视线“小舅舅,你今天状态不对,我改日再来。”

    她拿起旁边的那沓资料,准备离开。

    叶岫却很快的拽住了她的手,“你别走。”

    康琴心一手抓着资料,一手挣扎他,转身与他说“舅舅,我是成年人,可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不糊涂,你关心我我很感谢,但请你不要限制我的人际关系。”

    “限制?”叶岫听到这个词,整个人一怔。

    她是这么想他的?

    谁给她灌输了这种观念?

    康琴心点了点头。

    叶岫突然就把手松了,他知道自己失态了,侧过身道“你走吧。”

    “舅舅保重。”

    康琴心连忙出门。

    郭南在院里,见她出来,主动开车送她。

    本来康琴心并不想这么早回去,甚至觉得避开家里的康书弘,留在这住几日也无妨,谁知道小舅舅忽然就那样了。

    她匪夷的同时,又有些担心,问郭南最近小舅舅在忙些什么。

    “左不过是矿里的事情比较忙,倒没其他。”

    “那他最近接触了什么人?”

    郭南又如实道“都是叶家的老客户,谈生意的,私下并没接触谁。”

    康琴心更匪夷了,方才小舅舅明显很激动。

    难道只是因为司雀舫?

    她胡思乱想时,忽然见前方路边停了辆车,有抹熟悉的身影站在那。

    在路灯的照射下,康琴心很快认出了是董世媛,遂吩咐郭南“前面停下。”

    她下车走去,等近了发现果然是董世媛。

    “琴心,你怎么会在这?”

    看见叶家的车,董世媛立刻反应过来,“你刚从新泉山庄出来?”

    康琴心点点头,见她的司机正起着汽车盖子在拿工具修,就道“车坏了?”

    董世媛叹了声,无奈道“突然事故了,唉,这附近也没个地方能打电话,只能看小王能不能修好了。”

    “让郭南先送你回家。”康琴心邀她上车。

    二人旧友,董世媛没有拒绝,上车后与她唉声叹气。

    “出什么事了?”

    董世媛不答反问“你看晚报了吗?”

    “你说陆家的事?”

    “嗯,本来明天是陆氏银行的剪彩礼,谁知道今天却发生了这样的事,陆氏声名扫地,明天还不知道要怎么样呢。尔蓝打电话让我过去,这不才回来嘛。”

    董世媛说着说着,想起陆家和康家的立场,讪讪道“差点忘了,你现在执掌康氏银行。”

    “没关系。”

    康琴心无所谓的笑笑,心底却感觉自己和世媛的感情和从前不同了。

    也没关系,朋友越走越远,是人生常态。

    至少,康琴心已经不会再把她当至交了。

    董世媛自顾自道“我家和陆家是旧相识,我和尔蓝他们从小就认识,我爸甚至还想过要把我许给尔蓝的哥哥。

    只是我和陆云霄谁都瞧不上谁,见面就吵架。但现在陆家有难,我见他们兄妹那样,看着挺不舒服的。”

    她说着侧首看了眼康琴心,忽然道“琴心,你放过陆家吧。”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