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少帅大人,请高抬贵手顾轻舟司行霈 > 第2131章 不算什么朋友
    康琴心不由失笑,“世媛,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知道是你。”

    董世媛语气笃定,“这么多酒店,做假账避税的人还少吗,华民税局为何会突然会去查丽华堂?

    陆家在这里不是没有关系,但找人却都说没办法,又偏偏发生在今日,华民税局的人去的那么突然,什么证据都准备好了。还有媒体那边报道得那么快,肯定是早就准备好的。”

    “你觉得,我是不满陆家开银行与我家作对,所以故意陷害?”

    康琴心没觉得伤心。

    一旦决定不再把她当朋友,对她的任何话,康琴心都很坦然。

    她认真得很无辜“世媛,如果是陷害,自然会还他家清白。”

    “你若高抬贵手,让你的人收手,陆家才有可能摆平。”

    “我为什么要高抬贵手?”康琴心望着她,再好的脾气,也起了怒火,冷冷看着她,“世媛,我们是朋友,我不防直接和你承认。

    是我朋友替我查的丽华堂酒店的账,也是我这边安排人报道出去,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闹得沸沸扬扬。但陆家若不是自己行止不端,怎么可能会有今日?”

    董世媛拉住她的手,“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都是我的朋友,我不希望看见你们闹成这样。”

    “你也是从商的,怎么会不明白其中的道理?”康琴心声音更冷,“谁都希望自家的产业发展的顺顺利利。

    我康氏最近遭遇的危机,你也听说了,过得很艰难,你宽慰我一句?这其中就有陆氏的一份力,你可知情?”

    她讲得这么直,董世媛不好再说下去了,只是为难着脸色望着她。

    康琴心对前面的郭南道“开车吧。”

    意思再明显不过。

    董世媛是识分寸的,直到下车都没再提陆家。

    郭南见她终于走了,边开车边道“表小姐,你这位朋友可真有意思,从前为了接近咱们少爷没少讨好你,现在却肯为陆家向你开口。”

    “泛泛之交,不算什么朋友。要是朋友都如此混账,那‘朋友’二字都被玷辱了。”

    郭南笑了起来。

    “她还惦记着咱们少爷,你知道的。”

    康琴心冷笑了下。

    等回了康家,发现康书弘竟然在。

    康琴心不想和他说话,准备直接上楼。

    康书弘拦到她面前,问“陆家的事,是你做的吗?”

    怎么都要来问她?

    康琴心还在琢磨叶岫的异常,不耐烦的绕开他答道“算是吧。”

    “生意场上怎么能用这么卑鄙的手段呢?”

    “康书弘,你搞清楚点,你该向着谁!”康琴心厉声呵斥他,“你有这功夫去管别人家的闲事,还不如去银行陪陪嫂子。”

    “你知不知道,你让我被人耻笑?”

    “谁耻笑你了?丽华堂酒店的那事是假的吗,有证有据的难道还冤枉了他们?”

    康琴心实在冷不住教训他,“你前阵子不是已经幡然醒悟了吗,咱家银行被害的那么惨,适当反击怎么了,你还同情起敌人了?”

    “此一时彼一时,我和云霄现在是朋友。你这样做,背后捅陆家刀子,算怎么回事?”康书弘颜面受损,与她争辩。

    “所以你现在是为了你的朋友来指责我了?”

    康琴心翻了个白眼,指了指那边父亲的书房门,“你有事,明天找爸说,看爸怎么想。”

    康书弘哪里敢为这事去找康昱?

    本来因为姜玉兰的事情父亲就在生气,若是知道自己胳膊肘往外拐,为外人找自己妹妹麻烦,肯定会更生气。

    但他今天在朋友面前丢了脸,被好些人指责,又实在憋屈。

    于是,他道“明天就是十五。”

    “是啊,不知道明天陆家的银行还不会如期开张。不然,你还是去参加下剪彩礼吧,回头告诉我下场面情形。”康琴心话落,往上走了两步楼梯。

    但她又转身,突兀冲他微笑,带着几分不怀好意,“不过你如果真去了,落在陆家人眼中,或许就是去落井下石看热闹的。”

    康书弘见她这样,特别想吼,却怕惊扰到房中的父母,只得忍着。

    回房后,康琴心就把康书弘这段抛之脑后,只是专心看资料。

    她是真的想做这些。

    房门声响,康画柔拿了杯牛奶进来。

    “阿姐,你还没休息?嫂嫂怎么样了。”

    “嫂嫂情况很稳定,妈白天去替了我,我下午睡过了,现在没什么睡意。”

    康画柔在床尾坐下,望着书桌前的妹妹,见她拿着笔还在是辛苦,有些心疼。

    “那现在谁在医院陪她?”

    “姜家的人在,你放心吧。”

    康画柔说着又叹息声,“唉,这事都惊动姜家了,书弘也不肯去,让人看着怎么想?玉兰身上的那些伤可遮不住的。”

    “他自我感觉优越得很,估计是无所谓姜家人怎么想的。”

    对于康书弘,康画柔也觉着无语,便改了话题“对了,我听英茂说,你下班后去了新泉山庄?”

    想到叶岫,康琴心默了一会,才应“是,原是想找他借些香港经济方面的相关书籍,结果回来时却忘了。

    “舅舅对你定是有求必应的。”

    康画柔本想开解妹妹,故意说些温馨的事情。

    谁知想到小舅舅,康琴心心里沉闷极了。

    当晚,她没睡好。

    第二日,精神就不太好,吃早饭时还把叶妩担忧了把,让她在家休息半日再去银行。

    康琴心摇头,“不行,今天陆氏银行开张,我得去广源的。”

    正看着报纸的康昱开口“陆氏也是了不起,都闹成这样了,还要剪彩。”

    “场面恐怕不会如想象中那样热闹了。”

    出了丽华堂酒店的事,以前很多和陆家有合作的人肯定都会避而远之,那份参席名单上能去的人不会有几个了。

    康昱赞赏的看了眼康琴心,但没说什么。

    坐车到广源,车还没停下,康琴心就看见了银行门前的那抹纤影。

    她抚了抚额,有些头疼,又有些后悔。

    早知道今天还是蹭英茂哥的车了,那样他还能帮自己挡一下。

    康琴心真是纳闷,陆家不是剪彩礼吗,她陆大小姐不在他家银行里,跑这儿来做什么?

    听见动静,陆尔蓝走向康琴心。

    康琴心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开口“陆小姐,早。”

    出乎意料,陆尔蓝回道“康经理,早。我是来办业务的。”

    康琴心顿住了脚步,微微一笑“行啊。”

    别说办业务,来买银行她都欢迎,就喜欢看砧板上的鱼儿无助挣扎!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