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少帅大人,请高抬贵手顾轻舟司行霈 > 第2132章 请叫我康总
    陆尔蓝这样的开场,康琴心自然不能拒绝。

    银行开门,就是做生意的,哪有把客户拒之门外的道理?

    看来陆尔蓝是摸透了康琴心心性,准备死缠烂打,不容她不见。

    只是,康琴心也不是善类,引着对方朝银行门前走,等进了大堂对刚换好工作服的堂内经理道“小严,带陆小姐去休息室稍等,好好招待。”

    而后她径自往内部办公室的方向走。

    “康二小姐!”

    陆尔蓝连忙相唤,待人转身,疑惑的望着她。

    康琴心礼貌一笑,公事公办的语气“陆小姐您来早了,我行八点半才开门办理业务。

    你瞧,行里的工作人员都还没到齐,按理说你本该等在外面,但我与陆小姐也不是完全陌生,允你进来坐着等也是应该的。”

    她话落,似才想起来般再提醒道“对了,在银行,还请陆小姐唤我康总。”

    陆尔蓝喉间一噎,只能眼睁睁望着对方离开。

    康琴心进了办公室没多会,康英茂就走了进来,还意有所指的望了眼门外,“陆家千金来银行里找你?”

    “是啊,大清早就在门前堵我,她可真有毅力,不过我是一行之长,说不见她就不见她。而她就算打着办业务的名义来,寻常业务也不需要我出场。”

    “她特意过来,不见到你把该说的话说了,是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康琴心不慌不忙“她陆氏剪彩礼有吉时要求的,哪里真能在我们这边耗时间?”

    说着狡黠一笑,添道“英茂哥,你去和外面的经理说,让陆尔蓝就在柜台那边办业务。

    当然,她若办的业务够大,比如什么委托拍卖名下产业、贷款数额,或者在我行开户存钱也行。

    嗯,想来这存钱最容易的,那五万以上的定期就你亲自去接见,超过二十万就让她来找我,我亲自接见。”

    康英茂被她这副认真斟酌的模样逗乐了,笑得灿烂开心,“二小姐你这是在故意讹她,二十万定期换见一面,太贵了吧?”

    康琴心知道他在揶揄自己,虽然也笑得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一本正经的语气“我是堂堂银行老总,她若随随便便的业务就要见我,岂不是自跌身价?

    再说,我们广源名声这么好,定期存款的利率也不低,把钱存在我们银行里怎么了,又不会亏了她!”

    康英茂往门口走了两步,临闭门前还不由确认“二小姐,真这样传话?”

    康琴心点头,催促道“快去,若陆家肯真肯存个二十、三十万的,咱们一个月的业绩都有了,上下都能轻松,那我见她一面辛苦些也不算什么。”

    康英茂想想也是,就真找柜台人员和堂内经理转述了总经理的意思。

    陆尔蓝听到要求时,恨不得原地跳起脚来。

    这康琴心,实在是太过分,二十万买一面,她以为自己是王母娘娘啊!

    都是有身份的人,又有共同的人脉圈子,谁还能这样不要脸面?

    但转念,她又觉得康琴心不过是说说而已,并不会真的这么做,毕竟传出去对她名声也不好。

    陆尔蓝找准机会逮住了秘书长朱秘书,缠着她替自己通报。

    朱秘书没料到堂堂陆家千金会如此行事,脸色震惊的望着她。

    这时候,就是比谁能拉下脸皮的时候。

    康琴心那离谱的要求,摆明是铁定心思不肯见,然陆尔蓝也绝不退缩,客气道“实在是麻烦朱秘书了,我表妹是你家总经理的好朋友。

    裴氏医院你定是知道的,我妈妈是裴家的姑太太,我找康二小姐,不,找你家康总真的有要事,你再替我去通传一次……”

    朱秘书见她搬出了这么多关系,没有办法只能去敲总经理办公室的门。

    陆尔蓝满脸希冀。

    好不容易等到朱秘书回来,却听她回道“陆了,您若是以客户的身份来见她,那烦请按照我们银行里的规矩。

    各式业务都有对应的同事来替您办理的,我们银行对谁都是一视同仁的。

    但您若是与以康总有过几面之缘的路人朋友来见,那也请您等到她休息时候再见。

    毕竟,公私分明嘛,行里这么多人看着,我们康总身为表率,可不能公私不分。”

    朱秘书语气有礼而冷淡,还真往大堂墙上挂着的洋钟看了眼,好意提醒道“我们十一点半开始用午饭休息,中间有一个半小时,那时候您有什么要事都够说的,现在还请您稍坐。”

    “十一点半?”

    陆尔蓝也去看时间,现在才九点半,她们陆氏银行的剪彩选的吉时就是十一点,哪里能等那么久?

    她气得脸都涨红了。

    朱秘书像是察觉不到,随手招来位小秘书接待她,自己则回了秘书部做事。

    陆尔蓝哪能想到,康琴心真会如此不近人情?

    又坐了二十分钟,她实在耐不住了,于是出去找了家店打电话到裴氏公馆。

    她找裴言卿过来,就不信康琴心能拒绝不见言卿!

    那边裴言卿很快接了电话,她声音雀跃,旁边还有人走来走去,像是很忙。

    “尔蓝表姐,你找我有什么事?”

    听对方语气还算亲近,陆尔蓝控制着情绪道“言卿,你有时间吗,我想见见你。”

    那边似乎有点为难,“表姐,我中午约了人吃饭,不得空呢,准备准备就要出门了。你有什么急事吗?”

    于是,陆尔蓝抿唇纠结了下,终于开口“我记得你和康氏银行的二小姐关系不错。言卿,你能帮表姐给她打个电话,请她接见下我吗?我找她有急事要说,很快的。”

    裴言卿没有正面回答,只反问她“今天陆氏不是有剪彩礼吗,怎么表姐还去找琴心姐姐了?”

    “你可以帮我打个电话吗?”

    裴言卿想了想,终是道“可以倒可以,但我算着时辰她都该出门了。今天中午,琴心姐姐和我二表哥要请我妈吃午饭呢,我也正准备出门。”

    似是为了肯定她此言非虚,陆尔蓝才听得发懵,电话里就传出自己那堂舅母司琼枝催促言卿出门的声音。

    陆尔蓝直愣愣的站在电话旁,她恍然大悟,原来舅母临时推脱说有和剪彩礼冲突的要事,指的就是去陪康琴心和司雀舫吃饭!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