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少帅大人,请高抬贵手顾轻舟司行霈 > 第2164章 开阊番外(2)
    男人演技高超,绘声绘色的把沈成芮说成了想拿好处骗走自己赌气女儿的歹徒,而且还真有路人信了替他说话的。

    “可不是嘛,我刚见这男人在那和话来着,哄了很久。”

    “孩子是不能惯的,这位父亲做得对。”

    “姑娘,我看你年纪也不大,怎么能去抢别人的孩子?”

    沈成芮反倒成了大家眼中拐带女童的坏人了。

    她气极反笑“你这人简直滑稽。我问你,你有什么证据说她是你女儿?”

    男人一愣,忽然道“天地良心,我自己的女儿我还要怎么证明?”

    旁边八卦的人又开始指责沈成芮“你真是强词夺理,哪有要人证明自己是父亲的?”

    “这男人如果不是女孩的爸爸,这么紧张孩子干什么?”

    沈成芮听着这些言论满脸怒意,她身边的“他想拐我去卖钱,起初就拿糖果和玩具哄我,想我跟他走,被我识破后就强行抱着我跑,还好被这位小姐姐阻止。”

    她言语清晰,说得认真极了。

    沈成芮有些意外,没想到这孩子这么聪明。

    路人们有些将信将疑,看看女童又看看男人,似乎在判断谁真谁假。

    男人见舆论不偏向他了,立即道“啥呢,你不能为了跟阿爸赌气就这样说,你这样多伤阿爸的心呐……”

    他如此情真意切,就有人怪小女孩不懂事了。

    沈成芮自然是信孩子所言的,正想帮她说话,就见女童满脸嫌弃道“谁是小花,我才不叫这么恶俗的名字。

    我叫张宣娇,你就别演了!”说着又仰头看向沈成芮,“姐姐帮我。”

    她生得粉雕玉琢的,一双圆溜溜的眼睛漂亮极了,沈成芮一看就喜欢,很自然的摸了摸她的头,笑着温柔道“当然帮你。”

    沈成芮再对众人说“孩子自己都说了不是他女儿,难道你们还非要让她跟陌生人走吗?

    你们就这么相信这个男人的话?

    孩子虽然小,但明辨是非的能力总是有的,如果他真是她父亲,还真能不要阿爸跟我一个陌生的坏人走的吗?”

    男人急了,红着脸问“你、你凭什么说她不是我女儿!”

    终于问到点子上了,沈成芮冷笑“你看看你自己的行头,再看看女孩身上的裙子,你俩能是一对父女?”

    男人没听懂,旁边很多人也很迷茫。

    “不说这孩子头上戴着的这枚钻石发卡,是意大利进口的限量款,就她身上这条裙子,识货的都能看出来是知名设计师手工定制的。

    就你这样的条件,能给女儿穿戴得这么好?

    我看你就是见这孩子出身富贵,想着拐回去要么威胁她家人骗点钱,要么卖了赚钱,十足的人贩子,否则我刚喊你去隔壁护卫司署理论,你怎么不敢?”

    沈成芮言词清楚,满脸肯定,即便路边有人分不清小女孩的钻石成色和衣裙品质,但看男人气质层次,也完全被说信了。

    “原来这男的才是个人贩子。”

    “真是不要脸,还敢说自己是别人的爸爸。”

    “还好这位小姑娘救下了这孩子,否则都不知道会遭遇什么。”

    男人辩无可辩,抬脚就要溜。

    沈成芮眼明手快,伸脚直接将他绊倒,又掰住他双手负于身后,痛得男人嗷嗷讨饶“姑娘你放过我吧。我、我第一次出来做,我也是走投无路……”

    旁边有人递来绳子,沈成芮接了将男人绑住丢在地上。

    “走投无路就能害人吗?还害孩子,更是不可原谅!”

    沈成芮冷哼了声,嗤笑着继续“能溜的时候不溜,非要跟我争!论吵架,我沈成芮还没输过呢。”

    她仰着头骄傲极了,心里也得意,救下了一个孩子,正准备问女孩家住哪里送她回去的时候,突然听见她怯生生的唤了声“大舅舅。”

    然后,沈成芮的手就被她抓住了。

    张宣娇缩到她身后。

    沈成芮转头,就见一冷峻的年轻男人正面无表情的站在自己身后,虽没说话,却能察觉到对方周身的怒气。

    他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

    不,准确的说,是落在被自己挡住的女孩身上。

    周边看热闹的人被这压抑的气氛压得都相继散开。

    司开阊沉声“还不快过来!”

    他身后的人过去提了那被绑男人,沈成芮方才见过的华民司署警官宋新立立即道“司少放心,我们知道怎么处置。”

    司少?

    沈成芮想起方才华民护卫司署里的情形,瞬间就肯定了来人身份。

    提及司家整个新加坡都能想到的那家,政府实际掌权者司师座。

    看这位的年纪,应该是司师座的公子。

    张宣娇磨磨蹭蹭的到了司开阊身前,心虚的低头又喊了声“大舅舅”。

    “长本事了你,让你等我,甩了随从、避开警卫都能溜出来?”司开阊开口训斥。

    张宣娇下意识的道“我机灵,就他们几个哪能困住我!”

    “你还自豪?”

    张宣娇努嘴辩解“那不是无聊!再说也没出什么事。”

    “还敢说没事?没事方才这里是在开大集会吗?”

    司开阊的声音不怒自威,却又带着几分宠溺无奈,“真是越大越不听话了!你真要出来玩不会跟我说?带两个副官在身边,我还能不许吗?”

    “大舅你好讨厌,老是板着脸训我,一点都没二舅舅好!”

    张宣娇也是个骄傲的,被当着这么多人面训斥,哪怕自己有错也不开心了,顿时又逃离司开阊,躲到了沈成芮身后,还探头探脑的说“我都八岁了,你还总让人跟着我,一点自由都没有!”

    “你跟我谈自由?”

    司开阊简直要被这外甥女气死,“我让人跟着你是什么目的,你不清楚吗?”

    张宣娇是家族里的晚辈,仗着受尽宠爱,是唯一敢反驳司开阊的人了,此刻不怕死的接续道“保护跟监视没什么区别。”

    司开阊浓眉紧皱,盯着她又喊道“阿娇!”

    张宣娇灵动的双眸转了转,攀着身边沈成芮的胳膊撒娇道“姐姐快帮我。”

    沈成芮“……”

    啥呢,要自己帮她和鼎鼎大名的司少作对?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