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少帅大人,请高抬贵手顾轻舟司行霈 > 第2174章 开阊番外(12)
    沈成爱要打电话,见沈成芮在电话旁,边走过去边问“你给谁打电话呢,还打这么久,赶紧挂了,我要用电话!”

    她声音太尖了,沈成芮怕吓到张宣娇,且该说的话都说完了,跟那边说了再见就挂了。

    沈成爱白天吃了哑巴亏,心情本来就不好,看见她难免为难,阴阳怪调的问“四妹,你该不会是交男朋友了吧?

    我可告诉你,我们家不兴自由恋爱。以后结婚那都是祖父做主的,你别在外面乱来。”

    “三姐,我不过就是打了个电话,也没说几分钟,你也太能联想了吧?”

    沈成爱“切”了声,“我这是好心提醒你,毕竟我是你姐姐,得多提点着你点。

    否则将来你结了婚,婆家听说了你以往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会误会我们沈家家教不好的。”

    她真的是一分钟不找事就难受的。

    沈成芮很想听自己爸爸的话,在家事多忍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沈成芮望着沈成爱回道“我的事情就不用三姐费心了。

    家里兴不兴自由恋爱我不知道,但姐姐你和童家的订亲是怎么来的,我可还记得的。”

    当年国内经济公有化之后,他们沈家从广州搬去了香港,在香港住了两年。

    期间祖父结交了同做生意的童伯伯,两家渐渐有了往来。

    那时候她和沈成爱才十二三岁,沈成爱喜欢童伯伯的儿子童旭,天天童哥哥长童哥哥短的。

    后来还闹出了点故事,反正童家就上门提亲了,沈成爱这才有了她口中这门引以为傲的婚事。

    但后来家里因为在香港得罪了人,只好搬到新加坡,祖父买下两座橡胶园,全家靠着橡胶园维生,和小时候在广州时的日子不能比了。

    也许是因为这样,沈成爱才天天盯着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争吵。

    “你说什么?我和童哥哥两情相悦,婚事是祖父和童伯伯定的,你休想造谣!”沈成爱有些恼羞成怒,满脸警告。

    算了,那件事也不光彩,沈成芮也懒得提,“你打电话吧。”

    话落准备经过对方回房。

    沈成爱却拦住她,低声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把我的钻石手链藏起来了!我告诉你,赶紧还我,否则没你好果子吃!”

    沈成芮满脸平静“三姐说什么呢?钻石手链的事情不是查清楚了吗,不在我房里,你怎么又说是我拿的呢?

    这话如果被祖母知道,她又要骂你和大伯母了。”

    “手链在你房间里不见的,不是你拿的会是谁?”

    沈成芮嗤笑,“你的钻石手链,怎么会出现在我房间里,姐姐莫不是糊涂了?

    我劝三姐还是想明白些,手链丢了是事实,就别再念念不忘了。”

    沈成芮不肯承认,沈成爱拿她就没办法,总不能跑去祖父祖母面前告状,说自己把手链放在了沈成芮枕头底下,现在却找不到了吧?

    她只能认。

    但沈成爱瞪着她的眼中满是威胁“沈成芮,你会后悔的。”

    沈成芮没有理会,径自回了自己房间。

    次日,沈成芮以提前去学校报到为由出了门,坐上司家派来的车,一路驶向市南。

    这边的地段基本都是政府用地,有总督府和一些政要人员的府邸,据她所知司家的老宅也在这附近。

    该不会真的要去司家吧?

    不知为何,沈成芮有些紧张。

    司师座那可是国内当年大名鼎鼎的人物,司夫人亦是,没想到自己居然要去他家做厨娘。

    不知他们二老的口味挑不挑剔,会不会对自己所做的菜不满?

    她一路胡思乱想,望着路边的岗哨暗惊。

    果然是司家住的地方,这守卫,从大老远就开始在路上设岗了。

    亏得她昨天居然去问司开阊地址,如果只身过来,怕是连前面那条路都到不了吧?

    早被人拦住了。

    又往前开了一段,汽车才终于放缓速度,驶入绿林花园中,前方不远有一座喷泉雕塑,园子里有很多持着长枪的兵,守卫不少。

    主楼是座很新式的别墅。

    怎么和报纸上看过的司家古院不同?

    等进去了,沈成芮才知道,原来这只是司开阊的常居别馆,并非是司家大宅。

    张宣娇早就听下人提醒过了,一身白色洋裙下了楼,喊着成芮姐姐就冲向了门口。

    “你真的来了呀?”

    沈成芮对她笑笑,“对啊,说今天回来就肯定回来。”

    “那你还说前天给我电话呢,怎么没有?”

    沈成芮摸了摸她脑袋,“跟你说过对不起了,小孩子年纪小小的不要翻旧账!”

    “不,我就要翻,翻了旧账你就心虚了。”张宣娇牵着她就要上楼,“走,去看看姐姐的房间。”

    “什么?”

    沈成芮上楼的脚步差点没走稳,她是来做厨娘的,不是该去看看厨房吗?

    “大舅说你待会要给我做好吃的,那不是要先换衣服吗?所以就给你安排了一个房间呀。”

    “在楼上?”

    沈成芮看了眼一楼那些紧闭的房门。

    “那些都是大舅谈事情的房间,你的房间在二楼,我也在二楼。”

    其实司开阊从未想过要在这里招待什么客人,是以客房安排也是没有的,就随便划了一间房给她用罢了。

    本来沈成芮就不是很经常穿那些繁琐裙子的,何况本来就知道自己是来做厨娘的,为了方便自然还是最简单的衬衫裤子,原就用不着换衣裳。

    但司开阊既然安排了,她以为这是司家的规矩,而自己是个打工的,自然也会配合。

    她跟着张宣娇走,又忍不住问“对了,你大舅呢?”

    “在书房里。”

    “那你先带我去见他吧。”沈成芮说道。

    张宣娇不解的仰头,“怎么了?”

    沈成芮一本正经“有点事。”

    “好。”

    张宣娇随意惯了,若有人敢不敲司开阊的书房门就进,那只能是她,连张宣娇的父母都不敢这样。

    “大舅,成芮姐姐来啦。”

    外甥女这样子突然冲进来是很正常的,但后面跟着的那人是谁?

    司开阊和他的副官们都惊呆了。

    沈成芮也没想到里面有这么多人,阿娇牵着她就开门进了,好像是打搅到别人谈事情了?

    偏偏张宣娇没有这个自觉,又高声提醒了句“成芮姐姐说找你有事。”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