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少帅大人,请高抬贵手顾轻舟司行霈 > 第2182章 开阊番外(20)
    她的话,让已经举起戒尺的老爷子尴尬极了。

    首先质疑的就是沈成爱“祖父,她肯定是瞎说的!就她怎么可能认识司大少?

    再说,就她这副德行,一点名媛淑女的样子都没有,司大少还能看上她?”

    语气很酸。

    大太太亦说“就是,司家是何等人家,怎么会和我们家的人有所瓜葛?”

    “从来没听说司大少有女朋友。”

    连陆琳都不相信女儿这话,拉着她小声提醒“阿芮,司家不是能开玩笑的。”

    “我说真的。”

    沈成芮见众人如此神色,重复道“我真的是他的人。”

    沈成爱反问“你凭什么说你是司大少的人?四妹,吹牛也要先打打草稿,这吹上天了可不好看。”

    “那你们要怎么才相信?”

    老爷子已经被老太太扶着坐回了沙发,他虽没出声,却也是很认真在听。

    自己的孙女勾搭上了司家的大少爷?

    如果是真的,那沈家以后在新加坡还用得着再担心前途吗?

    是真的吧?

    他隐隐这样期盼着。

    沈成爱道“你有本事就喊他来我们家。你既然说你是司大少的人,那喊他登门应该不难吧?

    他如果不肯来,你就是为了躲罚说的谎话。”

    沈成芮微滞,司开阊那样的人物,来面对自家的三姑六婆?

    这场面,无法想象。

    见她不语,大家都唏嘘起来,还是老爷子道“成芮,听你三姐的话。”

    看来,就算只有一分希望,还是存着希冀的。

    “三姐,你也知道他的身份,怎么可能随随便便来咱们家?”

    见对方又要神气起来攻击自己,沈成芮主动道“这样,我打个电话喊他派人来接我,你们能信了吗?”

    这时,沈成桦悄悄拉了拉她衣角,“阿姐,祖父不是这么好糊弄的。”

    她生怕自己姐姐找人假装是司家的人来接,到时候被拆穿了后果更严重。

    沈成芮回她“别担心。”

    “行,你打。”沈成爱一脸看戏心态,拿起沙发边的电话就递了过去。

    昨晚去别馆做饭的时候,司开阊说今天中午有事不需要她过去。

    本来也是要打电话确认是否需要做晚饭的,这个电话打得并不唐突。

    虽说时辰是早了些,但目前情况,这电话不打不行。

    于是,沈成芮拨通了司开阊别馆的内线号码。

    张宣娇给的这号码好处,就是不用经过司家那些副官们的询问和请示,电话直接就能通到司开阊的书房、房间和客厅。

    她本来觉得司开阊说中午有事,那大概率不在别馆,想让管家传话提前喊司机来接自己,到时候就说今晚的菜需要提前准备。

    理由都准备好了,万万没想到会是司开阊亲自接起的电话。

    那边的声音一如既往“哪位?”

    面对全家一瞬不瞬的目光,沈成芮当即温柔了语气,“大少呀,是我、成芮。”

    握着电话的司开阊手腕微抖,看了眼对面站着的几位副官,语气如常的问“何事?”

    沈成芮在心里措词了半天,想着要怎么问出那句需不需要她过去做晚饭的话,结果可能是家人的眼神太有压迫感了,也可能是小心思作祟,开口便成了“待会我过去陪你用晚饭好吗?”

    司开阊浓眉微蹙,问“你在哪?”

    结果那边传来的回话能甜死人,又娇又嗔的“我自然是在家里啦。你不是知道的吗,周末我都没课的,所以可以提前去陪你。”

    在家里。

    嗯,司开阊懂了。

    可能是实在受不了她这种语气了,言简意赅道“我派车去接你。”

    而后,他果断挂了电话。

    那么反常的语气,明显是在利用他应付别人,这点小心思司开阊还是猜得出来的。

    沈家,面对大家狐疑和惊羡的目光,沈成芮晃了晃手里的听筒,仰头道“他派车过来了。

    你们如果有兴趣,就去门口等着,顺道待会儿再盘问盘问司机,看他是不是司大少的人?”

    开玩笑,他们沈家闲着没事做去为难司家的人?

    盘问是不可能的。

    但即便不问,见她如此胸有成竹的语气,已然信了大半。

    沈成爱还在小声嘀咕“这怎么可能?绝对不可能的。”

    三太太也在念叨“假的”。

    只有陆琳和沈成桦,都担忧的望着沈成芮。

    到了这个份上,以她们的了解,八成是真的。

    但是这样子,岂不直接断送了自己的将来?

    司家那样的门第,是绝不可能和沈家结亲的。

    异想天开的事,想都不用想。

    半晌,老爷子终于放下了手里的戒尺,看着沈成芮道“既然要出门,总要拾掇拾掇自己,还不回房换身衣服。”

    竟是催着她去装扮。

    沈成芮低头看了看衣服上的脏污,确实有些狼狈,但却没有再对祖父的话亦步亦趋,摇头道“不必,那边我有很多衣服。”

    大太太闭眼转过了头,实在没耳听下去了。

    老爷子没再说话。

    厅里的气氛诡异,沈成芮反倒成了最轻松的人。

    终于,门房来报,说是司家的车到了。

    不能盘问司机,但悄悄看看是敢的。

    老爷子端着架子不动,就放任长房和三房悄悄跟着,准备等她们回来描述汽车模样、司机气度及车牌号,而后他再去打听确认。

    沈成芮心知后面鬼鬼祟祟跟着人,脸不红心不虚的在司机的服侍下上车。

    也是奇怪,司机今天竟然穿了身军装。

    难道司开阊猜出了自己的目的,故意配合她,所以关照的司机?

    这么想着,沈成芮又有点彷徨。

    汽车扬长而去。

    沈家上下震惊,成芮一个电话,真让司大少派车来接她了?

    那车虽然低调,表面看和普通的汽车差不多,但识货的都能看出车轮不俗,车价自然也是不菲。

    何况,还有司机的那一身行头……

    沈家的四小姐,果真勾搭上了威名赫赫大少?

    这话,其实沈成芮自己也不信。

    本就是天差地别的两个人,任谁都不会将他们联系起来。

    但自家人的那些心思,她还是了解的,哪怕平日装得再清高不追名逐利,但私心里还都是攀龙附凤,尤其是祖父。

    否则当初在香港都发生了那么不体面的事,还能把三堂姐许给童家?

    真可以有龙凤可攀的时候,是绝不会错失良机的。

    说到底,在祖父眼中,孙女都是可以为了家族利益而牺牲的,他又何曾真正心疼过她们中的谁?

    这般想着,沈成芮又有些惆怅。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