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被召唤成了白莲神 > 第二章 初谋
    在除白莲圣女之外的十几个教徒都离开了这地下室之后,姜不周对白莲圣女下达了新的指示。

    “白莲圣女,我会指引你如何行动,你要随身携带一个白莲神雕像,这样我可以时刻与你保持沟通。

    接下来你先回到你进城时租住的客栈,然后把留在客栈里的东西收拾干净,再然后坐着你来陵安城时的马车去往北城区钱府,以远方表亲的名义拜访钱府主人钱如意。

    钱如意虽是一个商人,但他很痴情。他的妻子早逝只给他留下一个女儿,而他从未续弦。

    钱如意含辛茹苦地将孩子拉扯张大,却没想到女儿忽然遭了疾,前年你曾给过他一碗符水,稍微缓解了他女儿的病症,而他父女也自此虔诚地信仰了白莲神。

    不过现如今他女儿的病症还没好,并且身子虚弱,随时可能身亡。

    吾等此次离开这座城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回来,所以需先前去为这位虔诚的信徒治好病。”

    “是,至高无上的白莲神。”白莲圣女在心中默念着。

    “嗯,以后称呼我不用这么麻烦,称呼我为神主就行。

    至于明天问斩的人我已知晓是谁,那人不是吾之信徒,故此不用理会。”

    作为神灵,姜不周本能的知道自己的能力是来源于人们对他的信仰,信仰他的人越多且越虔诚,他的实力就越强。

    为了要在这个有修仙者的世界存活下去,他必须变得更强。

    姜不周之所以要改称呼是因为白莲教作为叛逆不利于他以后传播信仰,所以他现在要开始给自己改一下称呼,如此方便他以后的计划。

    而三月初三要被问斩之人原本确实是白莲教人,不过现在姜不周是白莲教的神灵,故此只要他不认可,那么那人就不是他的信徒,所以这件事他也没有说谎。

    “还有,这次大周皇朝的行动归根结底就是一个圈套,白莲教一众高层早已被送往京都,不在此处。”

    听闻这个消息,白莲圣女面带犹豫之色,但纠结了一会她还是在心里默念道:“神主,不知您能否将被抓捕的白莲教教主和教众救出来。”

    “青荷”,姜不周用如神灵般充满威严的声音在白莲圣女的心中响起:“大周皇朝有修仙者守护,吾等神灵碍于规定只能给予尔等指示和帮助,不能亲自出手干涉,不然以区区凡人皇朝,又如何能抓捕吾之信徒。”

    姜不周会说这话主要是他没这个能力救人,而且就算有能力他也不想救。

    在他所看到的白莲教众的过往画面中,那些意图谋反的人只不过是借着白莲神的名义起事而已,实际上他们对白莲神也是没多少敬畏的,他们想要的也不过是荣华富贵。

    在众多的白莲教众中,只有白莲圣女和白莲教主是真心信仰白莲神的,不过白莲圣女比较单纯好控制,所以姜不周自然不会费力去救那些白莲教的高层们,即使白莲教教主是白莲圣女的父亲。

    白莲圣女听到这话惶恐地拜倒在白莲神像面前,“青荷知罪,青荷不该怀疑神主。”

    “嗯,念你是初犯便不予你责罚,须知下不为例。”

    “青荷谢神主宽恕。”

    “嗯,速速起身行动吧。”

    “是。”白莲圣女在心中回复完之后,便迅速行动起来。

    从客栈退了房之后,白莲圣女坐上她原本租来的马车,由车行的车夫驾驶,往北城区而去。

    ……

    北城区钱府书房里,钱如意正独自一人对着手中的白莲神像发呆。

    “白莲教完了,那小茹的病该怎么办?”

    正在他发呆之时,书房外面传来钱府管家的呼声,“老爷,门外有人自称是您的远方表亲,特来此拜会。”

    钱如意看了看手中的神像,想起这些日子所发生的事,脸上有些阴晴不定。

    他是一个孤儿,哪来的什么远方表亲,他如今的亲人只有他的女儿钱小茹一人。

    门外头的不用想都知道会是白莲教的人,毕竟他的女儿曾受过白莲教的帮助,白莲教这时找上门来也是正常,他的商会是有渠道能帮人出城,但帮助一个快要完了的白莲教值得吗?

    钱如意本想就此拒绝,但一想到女儿的病症,他就想先出去看看来人是谁,有多少?

    钱府门外,钱如意只见一辆马车停在路边,接着马车上下来一女子,女子身着青色绣花长裙,模样端正,虽不是国色天香的大美人,但女子却给人一种清净恬然的感觉。

    马车上下来的女子就是白莲圣女青荷,至于她的衣服则是姜不周让她换的,毕竟身着白色长裙的女子在眼下这个关头实在太引人注目。

    就算不是白莲圣女,如此打扮也会遭到别人三分怀疑,更不用说她就是真真正正的白莲圣女。

    青荷下了马车,行到钱如意面前对他行了一礼。

    “表叔,我是青荷。两年不见,小茹的身体可曾好些?”

    钱如意见马车在青荷下车了之后就离去,附近也没见到其他人,于是便笑问道:“哦……是小青荷啊,两年不见,你已出落得如此模样。

    此次就你一人前来吗?你家人就放心你过来,没派其他人跟随?”

    “我此次前来只为了来看望小茹妹妹而已,其他人在半路已经被我赶回去了。”

    “嗯……外面风大,进来府里谈吧。”

    钱如意沉吟了一下,然后一挥手便带着白莲圣女青荷进了钱府的门。

    屏退所有下人之后,钱如意带着青荷来到书房。

    “我从未听闻我有什么远方的表亲,阁下究竟是谁?”

    钱如意面容严肃地对着青荷说道,其实他已经猜到青荷就是白莲教的圣女,但他不能明说,万一猜错那就出问题了。

    “如你心中所想的那般,我就是白莲圣女。此次来钱府不为别的,只是遵白莲神之命,特来救助一个身患重病的信徒,也就是你的女儿——钱小茹。”

    钱如意闻言迟疑了一下,“可有什么条件?当然若是你能治好小茹的病,我可以帮助你们白莲教众出城,至于劫法场我可帮不上忙。”

    青荷对钱如意将这件事看成是一场交易感到有些气愤,但她没有表现出来,毕竟对于连白莲教众都算不上的普通信徒来说,他们白莲教人如今就是人人都不愿碰的瘟疫。

    她面容平静说道:“没有任何条件,而且如我之前所说,我此次前来只为了遵白莲神之命治疗钱小茹的病症。

    至于白莲教徒出城的事,白莲神也早已安排好,不用你担心。”

    钱如意见青荷面容平静不似作假,而且白莲圣女生性善良的名声他也有所耳闻,故此他暂且相信了青荷所说的话。

    他试探着问道:“既如此,那圣女大人,小女的病症该如何医治?”

    “你女儿得的不是病,她是曾经被鬼上身带走了身上的许多精神气,故此落下的病根。

    世俗的药物无论如何也医不好她,白莲神察觉到她精神气不断流失,不久就将有生命之危,故此才让我来此,为她灌注精神气。”

    青荷的这一席话震惊了钱如意,她的女儿被鬼上身一事他从未告知任何人,毕竟这事关她女儿的名声。若是传了出去,将来他的女儿肯定无法出嫁。

    所以他一边请大夫医治的同时一边寻找看有没有修仙求道之人能帮助他,但很遗憾他没寻到修仙之人。

    前年之时,他有幸得到白莲教的一碗符水,这使他女儿的身体稍有好转,于是他便信仰起白莲神来,祈求白莲神能治好他女儿的身体。

    前年那符水听闻也是白莲神赐予的,故此钱如意已大致相信了青荷所说的话。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青荷是一个人来此,若是事不可为,钱如意也可将她处理掉以绝后患。

    按青荷的意见,钱如意将她的住所安排在了钱小茹的隔壁,以方便为钱小茹治疗。

    成为神灵之后,对于信徒的所思所想,姜不周都能察觉到,所以钱如意心中所想都悉数被姜不周所知晓。

    但姜不周没有将这件事告诉白莲圣女,也没有对她下达什么指令,因为姜不周一开始的目的也不单纯。

    他之所以会将白莲圣女安排到钱府,本就是打算借着钱小茹的命来要挟钱如意,因为姜不周知道钱小茹在钱如意心中的地位,那是比钱如意自己的性命还重要的存在。

    钱如意对于钱小茹的保护是全方位的,一般来说是没人能如此轻易接近她的,而姜不周正是借着白莲圣女生性良善的名声,才做到这一步,当然这些东西姜不周依旧是不会告诉白莲圣女的,他只会在心中默默谋划。

    其实若从一开始姜不周直接以白莲神的身份与钱如意进行对话,事情不就简单明了了吗?也不用设这样的阴谋诡计。

    虽说直接与钱如意沟通并蛊惑他很方便,但姜不周有自己的考虑,他在忌惮着这个世界的超凡力量。

    没错,就是那些修仙者。

    虽说现如今他仍没有直面那些修仙者,但知道这些人的存在之后,姜不周就尽量把自己隐藏起来,所以他的行事要尽可能的低调,要让他做出的影响就像是凡人本来就会做的事一样。

    所以他目前只打算与白莲圣女和接下来的南城门守将沟通,当然最好是只有白莲圣女一个,接着再利用白莲圣女的手默默壮大自己,等到了解了修仙者的虚实再决定接下来是继续苟着还是横行天下。

    既然被召唤到了这个世界并成为了一个神灵,那么将这一切当成是一场游戏来玩也不错。

    玩游戏,当然是先种地苟发育,然后再横推所有敌人。

    ……

    另一边,十几位白莲教徒终于快要赶到城门口了,不过他们却忽然停了下来,远远看去只见南城门口守卫森严,所有要出城的人都被一一仔细盘查,他们这么多人过去,难免会有人露出马脚。

    但他们又不想分散一一出城,因为他们每个人也怕自己会露出破绽。这些人会待在一起也是抱着一个要活一起活,要死谁也逃不掉的心。

    白莲圣女的侍女小采右手按着怀里的圣女令牌,想起了白莲圣女临走前特意交代她的话,“若是万一被发现的话,可将我供出来。”

    “圣女心性纯良,她既然交代了南城门守将会放我们出去,那就绝对没问题。

    若是万一被发现了,我就一口咬定自己就是白莲圣女,这样圣女就安全了。”

    坐在马车里,小采自言自语着。

    小采给自己打完气,掀起车帘发声道:“继续前行,诸位不用紧张,白莲神已将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

    停下的马车继续前行,一干白莲教徒也怀着忐忑的心情往南城门口而去。

    感应到这些白莲教徒即将到达城门,姜不周也将心神放到了这边。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