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被召唤成了白莲神 > 第三章 布局(一)
    陵安城南城门守将秦敬德,原本是京都天子禁卫军的一员,因为得罪修仙者而被流放到这偏远的云州陵安城守城门。

    按理说一个凡人得罪修仙者基本是死路一条的,不过那位修仙者没太在意,所以秦敬德才能保住这条命,不过他还是遭到了流放,且终生不能回京都。

    秦敬德自问曾为大周立下赫赫战功,没想到只是一句话语冲撞了修仙者就遭到这样的待遇,对此事他无法释怀。

    他恨那位修仙者,更恨那些怂恿他去挑衅修仙者的同僚,他想报仇。

    在秦敬德被流放到这云州时,他听闻了白莲教的消息,于是他便信仰上了白莲神,他期望能借助白莲神的力量来帮他报仇。

    但是三年过去了,白莲教一直是一个上不了台面的邪教,而他诚心信仰的白莲神也从未对他有过任何的回应,秦敬德绝望了。

    他想过放弃自己那份不切实际的期望,重新过好现下的生活。但当午夜时分,他老是会梦到当初那些嘲笑他的同僚们的面容和话语,他每每被惊醒,而他的心中也充满了恼怒与悔恨。

    秦敬德不甘心,他曾偷偷帮助过白莲教起事,但没想到白莲神依旧不理会他。

    于是在上个月他得知了白莲教教主等人将刺杀陵安城县令时,他将这个消息告知了上去,于是才有了白莲教教主一众被捕的事发生。

    秦敬德是想以此立功将功补过吗?并不是。他早已看透了这个皇朝,即使他能立下再大的功劳,也无法对修仙者产生什么影响。

    秦敬德只是想借此逼出白莲神,若是白莲神真的存在,那么对白莲教主等人被捕一事肯定不会无动于衷吧,若是白莲神出现,那么就代表他还有希望。

    然而,许多天过去了,白莲教主等人没有任何意外地被安全羁押到京都去,而白莲神依旧没有现身。

    秦敬德已经意识到白莲神是假的,白莲教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叛逆团伙而已。

    但即使如此,他还是抱有那最后的一丝期待,他期待白莲教能延续下去,这样他的希望就还未断绝,于是他又将三月初三陵安城问斩之人不是白莲教主一事偷偷告知给白莲教的人知晓。

    秦敬德前后如此自相矛盾的做法将人身上的矛盾性展现得淋漓尽致,他很善变,这也是姜不周认为他是一个有问题的信徒的原因。

    而姜不周也是从他这里得知了这个世界上是存在修仙者这种东西的,所以姜不周才会制定低调行事的策略。

    不过若姜不周想在这个世界发展壮大自己的信仰,那么秦敬德将是一颗非常好用的棋子,所以他想借此机会收服秦敬德,至于说服他放走白莲教其他人,依旧是顺带而为之的。

    虽然姜不周能知晓信徒心里想的是什么,但表忠心这种事还是得用实际行动来展现,这次放走白莲教众就是一次测验。

    陵安城南城门口,守将秦敬德正站在城门处观察着过往的行人。忽然,一个威严厚重的声音传入他的心神之中。

    “秦敬德,你可知吾是谁?”

    秦敬德被这突然从脑海中冒出的声音惊得浑身一颤,他下意识地握住刀柄并大喊道:“是谁?”

    “别大惊小怪的,我就在你怀里,你不是很期待见到我吗?”

    秦敬德右手放开刀柄捂住胸口,在其怀里,有着一个白莲神雕像,此时雕像上正发出一层只有他才看得见的光芒。

    “你是白莲神?”他小心翼翼地轻声说着。

    “没错,正是吾。

    吾如今正与你进行心神对话,你想说的话语在心里默念吾便可以知晓。”

    “白莲神,您为何会找我?”

    秦敬德默念这话时带着忐忑,还有期待。

    姜不周组织了一下话语,“吾此次找你就是给你这三年来对吾的信仰做一个交代。

    你每天对神像的祭拜和供奉吾都看在眼里,所以在今天将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

    原本你如此虔诚信仰我,吾应早就给予你回应,但你知道为何是今天吾才来找你吗?”

    “我,我……不知道。”秦敬德不由得低下了头。

    “因为吾对你之前的行为很恼怒。”

    秦敬德听到这话很惶恐,“白莲神大人,我……”

    姜不周没等他说完便打断了他,“白莲教中如今只有白莲圣女诚心信仰我,白莲教主一众人很早就背叛了信仰,不思散播教义,却贪图人间的荣华富贵。

    此前你一直帮助他们行动,吾很恼怒你这样的行为,故此迟迟不予你回应。

    上个月你将他们刺杀县令的消息走漏给大周皇朝的人,使得他们被一网打尽。

    前些日子你又将这次陵安县令设圈套抓捕白莲圣女的事透露给白莲圣女,这两件事吾都很满意,故此今日给与你回应。”

    秦敬德一边流着冷汗,一边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白莲神大人,小人也是冥冥中感应到了您的心思,这才做出这两件事的,小人的功劳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姜不周观察着他俩对话开始后秦敬德的一系列变化,此时已有十成把握收服秦敬德此人。

    但表忠心还是得拿出实际行动来,所以姜不周接着与他对话。

    “秦敬德。”

    “小人在。”

    “吾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白莲圣女我早安全送她离开了陵安城,如今还在城里的是一些普通的白莲教众,现在我已命令他们来这南城门口。

    她们其中一人有带着白莲圣女的令牌,那是白莲圣女的侍女,你可将他们抓捕,然后将那侍女当成是白莲圣女交给大周皇朝。

    如此虽不能让你回到以前禁卫军的待遇,但你以后的日子也好过许多,你看这样如何?”

    秦敬德听到这个选择没什么心动的,不过听到禁卫军三个字时他又涌起了一阵不甘、愤恨的情绪,而这一切都在姜不周的掌控之内。

    秦敬德平复着自己产生的怒气,然后默念道:“那另一个选择呢?”

    “另一个选择就是,你仍要过现在这种生活。

    但是,我给你一个亲手向那些嘲笑、贬低过你的人复仇的机会,这是我身为神界之主给你做出的承诺。”

    在姜不周与秦敬德说完这番话后,秦敬德的脑海中闪过很多他复仇时的画面,画面里的人有他以前那些同僚,还有那位修仙者。

    一想到这些事的发生,秦敬德的心里涌出巨大的期待与喜悦之情,而他的选择如何自然不言而喻。

    在秦敬德做出选择之后,姜不周也断开了与他的心神对话。

    虽说事情已成定局,英雄从不回头看爆炸,但姜不周还没走,他还附身在秦敬德怀里的那个神像上,观察着这里发生的事。

    ……

    “大人,大人。”

    城门前,一个守卫不断出声呼喊,终于让秦敬德回过了神,此时他刚好与姜不周断开联系。

    “嗯……怎么了吗?”秦敬德装作若无其事回复着。

    “大人,从刚才起您先是按着刀柄然后又捂着胸口,接着又是低头冷汗直流的,可是发现了什么?

    如今进出城的检查的工作已经被全部叫停,就等您的指令。”城门守卫问道。

    “嗯,没发现什么。就是我的一点老毛病犯了,现在已经没事了。

    继续检查吧,别耽搁别人进出城。”

    城门守卫回复了声是便挥手让人继续检查,其实他看出秦敬德的不对,但他不敢多想,也不敢多问。

    南城门前,秦敬德装模做样地帮忙检查了行人。轮到白莲教一众人时,他一眼便识破了他们的身份,除了因为姜不周的提醒之外,还有他曾经的军旅生涯能看出这群人不对劲。

    两相结合之下,这些人的身份很好猜。

    秦敬德如先前那般独自一人上前检查,先是问他们从哪里来?来城里做什么?接着再问他们马车里的是谁?然后打开马车的帘子之后瞧了一眼又放下。

    检查的时候,这些人无论是回答还是行事都透露着一股可疑的气息,若不是秦敬德在此,他们这些人也许要被抓好几回。

    “难怪白莲神会让他们从我这里过,他们实在是太无能了。”

    秦敬德如此想着,不过只是片刻的事,接着他一挥手就让这群人从这南城门出了城,毕竟他已做出选择。

    出了城的小采等一行人还一直心惊胆跳的,他们被秦敬德原本那突然的一声“是谁”吓了一跳,接着又被他亲自检查吓了一跳,不过如今都熬过来了。

    等到他们已经远离了陵安城之后,他们才大口大口地喘起气来。

    “感谢白莲神保佑。”

    “感谢至高无上的白莲神。”

    “感谢无所不知的白莲神。”

    “感谢无处不在的白莲神。”

    这次的事让这些人对于白莲神的信仰又坚定了几分,众人齐声欢呼着,在稍作休息之后,他们又继续上路。

    陵安城这边,姜不周心神不再关注南城门,重新回到了北城区钱府。

    距离他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半天的时间,在这半天里,他除了花掉小部分时间与白莲圣女和秦敬德对话之外,剩下的时间都在整理脑海中的记忆和信徒们的过往,从这些记忆之中,姜不周得到了对他非常有用的信息。

    总结来说就是两点,第一是大周皇朝的神灵信仰是一片空白,没有对于诸神的神话传说流传,所以百姓们目前逢年过节只会祭拜各自的祖先。

    第二则是他这个神灵的力量来源于他的信徒,也就是说信徒觉得他有什么能力,他就有什么能力。

    至于这份力量强大与否则由信徒产生的愿力所决定,信徒产生的愿力又由信徒的数量和信徒信仰的虔诚度所决定。

    因为这两条信息,姜不周制定了一个初步计划。

    “让大周各地传遍神话,让神话中的诸神都是他的马甲。”

    没错,虽然姜不周目前是一个白莲神的形象,但其实他可以通过幻术变化成各种模样,而本体都是他。

    只要将诸神信仰传播开来,那时百姓们对于诸神所产生的所有的愿力都会被他所收纳。

    同样一个人,他不只要一直褥他的羊毛,还要一天褥两次,褥三次,褥四万八千次,这种事想想都觉得刺激。

    目前的钱府,就是他所有计划的开始。

    三月初三,姜不周的马甲要上线了。

    不,应该说一尊新的神灵要诞生了。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