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被召唤成了白莲神 > 第五章 布局(三)
    茫茫的雾气之中,奔逃的钱小茹只觉自己脚下生风,但她仍旧不满足,恨不得自己能多生两只翅膀。

    在她的身后和她的左右两边,都有数不尽的鬼差在追捕着她。

    钱小茹曾回头张望过,她发现那坐于阎王殿里的鬼王爷也在她身后追赶着她,这更让她无比惊慌,只得埋头狂奔。

    雾气之外,钱小茹的前方忽然出现一片火红的花海,花朵摇曳,美不胜收。

    不过此时的钱小茹顾不得欣赏这罕见的美景,她一头钻进花海之中。

    在花海的尽头有一条奔腾不息的大河,当钱小茹到达这里时,发现这里没有船只,她无法度过这河流。

    钱小茹顿时心生绝望,无法度过河流,她在这里迟早要被身后的鬼差所抓捕。

    想到被抓捕后的场景,她不由得跌坐在地,低声啜泣起来,她害怕。

    正在钱小茹惶惶不安之时,河岸旁,一位雍容华贵的妇人向她行来。

    “小姑娘,你在此作甚?”

    钱小茹闻言抬头望去,只见那妇人锦衣玉带、凤冠霞帔,妇人面容端庄,钱小茹能看清她的脸却无法将这面容记在心里。

    今天一路都遭遇奇模怪样鬼物的她好不容易见到一个正常人,她急忙起身,然后向着这妇人吐诉她今天的遭遇。

    “我记得我正在睡梦之中,但一觉醒来发现我不在原来的房间里,这里不知是什么地方,到处充斥着鬼物,我很害怕,只能一直逃窜,我想回家,但我不知道怎么回去。

    方才我在阎王殿偷看那些鬼物审判之时被他们发现了,现在他们正在追捕我,我逃到这里才发现有一条大河我过不去,我怕被他们抓回去。”

    钱小茹说着说着,又开始啜泣起来。

    那妇人伸手抹去钱小茹眼角的泪珠,轻声道:“孩子,你不用担心,我会帮你回家的。”

    说着,她便抓起钱小茹的手腕,“你跟我来。”

    钱小茹跟着那妇人走进火红花海之中,在花海之外有许多想抓捕钱小茹的鬼物,但此时在这妇人身旁,钱小茹却感觉安心无比。

    火红花海之外,无数的鬼差已经守在了此处,远远望去,钱小茹只觉他们看起来煞气腾腾。

    但当她和那雍容华贵的妇人出现在此处时,鬼差们皆惶恐地伏地跪拜,连那鬼王爷也鞠躬行礼,他们齐声喊道:“拜见后土娘娘。”

    “后土娘娘,难道这妇人也是鬼么?”

    钱小茹心中萌生了这样的想法,但她很快就将这个想法默默甩掉,她觉得这样太不敬了。

    钱小茹见那妇人,也就是后土娘娘开口道:“秦广王,这个小姑娘与我有缘,你们不得对她无礼。她误入此处,待会我会送她回去,你们退下吧。”

    鞠躬行礼的鬼王爷听到这话回道:“是,遵命。”

    接着,他起身向后走去。而在他的带领下,所有的鬼物都陆续起身,然后跟随在他身后离开了此处。

    不一会,这里就剩下钱小茹与这后土娘娘两人。

    钱小茹见追捕她的鬼差都已经离开了,她也学着鬼差的叫法,对着身旁之人行了一礼,“谢后土娘娘。”

    后土娘娘颔首,“孩子,此处是冥界,是生人死后鬼魂的归处。你乃生魂,不可长留此处,需速速离去。”

    “后土娘娘,我不知道从哪里进入的这里,我该怎么离开?”

    钱小茹话一说完,只见那后土娘娘长袖一挥,她们俩便到了鬼门关所在处。

    “这里是鬼门关,从这里进来就是踏入了冥土地界,你从这里出去,便能回去。

    还有要记住,生人不可进入鬼门关,这里是鬼魂的归处。”

    后土娘娘边说着话边递出一朵火红的花朵,“这叫彼岸花,你误入此处的缘由我已知晓,你的神魂太弱,想来是曾被鬼物上身吸走了阳气,带着这朵彼岸花,它能补全你的魂魄,今后你便能如正常人一般生活。”

    钱小茹接过火红的彼岸花,然后往鬼门关走去,临出关时,她回首望去,那后土娘娘早已不在原地,她默默行了一礼,然后转身出关,离开了此处。

    陵安城钱府,随着鸡啼声的叫唤,钱小茹从床上惊醒起身。

    望着空无一物的手掌,钱小茹呆呆地,“原来只是一场梦啊!”

    看着守夜的侍女小兰正在椅子上打瞌睡,钱小茹没有去叫醒她,反而自己掀开被子下了床。

    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杯水,钱小茹觉得今天的自己精神格外良好。

    于是她慢慢打开房门,走到了院子中。

    晨曦刺破黑暗投射到了院子里,阳光下,钱小茹看到种在院子的花朵摇曳着,露珠从花瓣上凝聚落在地上,她听见鸟儿正在房檐上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阳光下,一切都是那么地鲜活,一切都跟她以往所见到的灰色景象不同。

    她张开双手,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

    她嘴角上扬,与以往为了不让她父亲担心而露出的强颜欢笑不同,今次的她是发自内心的。

    不过钱小茹还没来得及多想些什么,身后就传来了呼喊。

    “小姐,小姐,早晨雾气重,你要披件衣服才能出来。”

    侍女小兰拿着一件厚衣裳快步朝她走来,然后披在她身上并帮她系好。

    “小姐,我们回屋子吧,早晨太凉,你身子弱,容易得病。”

    钱小茹脸含笑意,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院子外,钱如意拿着一幅画轴走了进来。

    “小茹?”钱如意见到俩人快步走来,打量之下,他发现钱小茹精神奕奕的样子。

    “你的病好了?”钱如意惊喜异常。

    “是的父亲,昨日睡了一觉,今早醒来便发觉没有以往那般昏沉沉,所以出来院子走走”,钱小茹噙着微笑,“对了父亲,这么早你怎么会来我院子里呢?”

    钱如意看了眼手中的画卷,想起刚刚交给他这画轴的白莲圣女的交代,于是他说道:“哦,是这样的。

    方才府外有一铜铃大眼的黑面大汉送来一幅画轴,说是要给你的,所以我便拿了过来。”

    钱小茹带着疑惑接过钱如意递来的画轴,她打开之后发现画轴上画着一位雍容华贵的妇人,妇人手上还拿着一朵火红的彼岸花。

    看到这幅画,钱小茹终于明白原来昨夜梦里遭遇的一切都不是虚幻的,而是真实存在的。

    “原来真有冥土,原来真的是后土娘娘”,钱小茹心里默默念叨着。

    钱如意见钱小茹看了画卷后便一副出神的样子,他忙开口道:“小茹,你认识这画中人?”

    这幅画青荷交给他时钱如意便打开看过,因为他怕白莲圣女做什么手脚,不过这确实是一副普通的画,至于画中之人,钱如意也不认识。

    钱小茹看到钱如意急切的模样,她本想说出昨夜遭遇的一切。

    但不知为何她突生了一个念头,于是她轻启道:“父亲,这画中之人是我们的老祖宗。

    昨夜我梦到她,是她帮我治好了病。

    父亲,我想为老祖宗立一座大的祠堂,让许多人都祭拜她,可以吗?”

    钱如意看着钱小茹一脸认真的模样不由心里嘀咕,“难道我祖上真有一位神通广大的老祖宗?

    不,不,不,肯定是白莲圣女做的手脚,不然她怎么知道我老祖宗长什么样子。

    不过这画中人不是白莲神,既然她治好了小茹,那么为她立一座祠堂也没什么,反正我钱如意本就是一个孤儿,逢年过节也没有祖宗可以祭拜。”

    想到这,钱如意便定下了心思,“没问题,既然她是我们的老祖宗,那我们就该为她建一座祠堂。

    以后不止逢年过节,我们要每天都去祭拜她。”

    钱小茹听到这话喜笑颜开,“父亲,那就这么说定了。”

    说着,她便转头对着侍女小兰说道:“小兰,去准备些饭菜吧,我有些饿了”,钱小茹说完便蹦蹦跳跳地回了自己的屋子。

    钱如意含笑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见她精气神满满的样子,也就放下心来。

    他对着侍女吩咐道:“小兰,饭菜记得今天要多准备一点,小茹看起来胃口很好的样子。”

    “是,老爷”,小兰行了一礼,然后退了下去。

    钱如意见没什么事,也就离开了此处。

    ……

    另一边,在钱小茹院子的隔壁一座院子,白莲圣女在连夜画完那幅后土娘娘画像后,突然发现她所祭拜的白莲神虚弱了许多。

    “神主,你没事吧”,白莲圣女担忧地说道。

    姜不周闻言强打着精神,将声音传入她的心神,“我没事,你不必担心。

    还有,记得将我传入你心神中的两幅神灵画像雕刻出来,将来有大用。”

    白莲圣女见姜不周声音依旧充满威严,也就没再多说些什么。

    “遵命,神主。”

    姜不周为何会突然虚弱呢?原因还得从昨夜他为钱小茹“治病”说起。

    钱小茹因为被鬼上身吸走了太多阳气,虽说如今鬼物离开了,但这也导致她如今的神魂不全,身子也虚弱。

    这样的体质很容易被鬼所趁,上她的身,抢了她的身体。

    而要治好她的病则要补全她的魂魄,姜不周如今虽是神灵,但还没这般的神通。

    所以姜不周“治疗”的方法就是分出自己的一部分神魂上了钱小茹的身,借此补全她的神魂。

    一般人被鬼上身之后,因为自身的魂魄比鬼物弱,所以身体也是由鬼物操控。

    姜不周作为一个神灵,也是能上别人的身的,而且以他的神魂强度,要控制钱小茹的身体也是易如反掌。

    不过姜不周有自己的大计划,所以他上了钱小茹的身,让她的神魂变得不比普通人弱之后,放弃了操控她身体的权力,还是以钱小茹自己的神魂操控自己的身体。

    当然,作为钱小茹如今身体中神魂的一部分,他能不断予以钱小茹念头暗示还会让钱小茹以为这是自己产生的念头,这可比姜不周自己占据这个身体要来的有用的多。

    当然,作为代价,姜不周会虚弱一段时间,不过只要后面信徒发展起来,他就能恢复了。

    不过令他没想到的是白莲圣女竟然能察觉到他变弱了,看来白莲圣女与他的牵绊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深。
亿乐彩